设置

关灯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连根拔起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连根拔起
    光刃贯空,从烛龙眼前一闪而过,他的身躯,也在这一刻凝固,眼中的神芒也是迅速消散。
    一位精神力达到元婴期的强者,就这样死得无声无息!
    巴掌大小的光刃,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快速飞旋而回,没入了叶辰的眉心之中,到的现在,众人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这连一尺都不到的光刃,怎么能够斩灭那百丈高达的精神力巨人,又是如何灭杀烛龙的?
    他们又如何知道,这便是汲魂刀的威能!
    汲魂刀,在面对其余对手时,或许并没有那么明显的优势,但若是遇上专修精神力,精擅精神力攻击的对手,汲魂刀便是杀器中的杀器,可谓是无往不利。
    在汲魂刀之下,只要是精神力所凝的事物,一切皆为虚妄,只会被汲魂刀彻底吸收击溃!
    “连元婴,他都能够这么轻易地击败?”
    目睹这一战的温胜男等人,彻底没了言语,从叶辰出现在他们面前开始,他便是用一场接一场的战斗,踩下一个比一个更强的对手,来一次次证实他无与伦比的实力。
    他们现在甚至十分好奇,叶辰的力量,尽头究竟在何处,如果叶辰倾力出手,究竟又能达到何种地步?
    汲魂刀回归神府,叶辰能够感觉到,一大波精神力正从汲魂刀之上转渡到他的神府之中,让得他的精神力又再涨动,向着更高层次迈进。
    这正是汲魂刀吸取了烛龙的精神力,给与叶辰的反馈。
    他心神沉降,让得神府逐渐吸收这股庞大的精神力,而后他目光一抬,直直扫向了那些还在小溪旁未从震惊回神的强者修士们,淡漠一笑。
    “还有谁想上前?”
    叶辰的话音,将这些人从震撼之中拖回现实,而后,一道道破空声响彻,只见这些强者修士们,皆是腾空而起,向着不同的方向飞掠而去,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温胜男等人心头大喜,他们知道,叶辰先杀霍振堂,再斩烛龙,这两场战斗过后,已经彻底将这些各怀鬼胎的强者修士们震慑住,再无人敢打这颗圣灵树的主意。
    “太好了,老师有救了!”
    看着圣灵树上那一颗颗状若婴儿的果实,温胜男眼中也是止不住涌上一抹热切。
    风后受创太久了,从她拜入风后门下之时,风后便已经是现在这样,她也很想见识一下,当年以一己之力拖住银河系五大修仙大教进攻的巅峰风后,到底是何种模样……
    与此同时,在这悬浮宫殿的西方,一道身影正踏空而立,他周身黑气缭绕,气息邪恶阴冷,周边的草木被黑气沾染一丝,皆是枯萎坏死。
    此人,正是跟叶辰有着诸多宿怨的千轮!
    千轮面容丑陋狰狞,其手掌虚握,在其身前,一位修为达到神品金丹的强者修士,正被一团黑雾笼罩,无数血气自黑雾中涌出,伴随着阵阵惨叫,凄厉而渗人!
    在千轮身后,一株散发着蓬勃灵气的参天大树正静静伫立,这棵树,竟然跟叶辰等人现在所掌控的那株圣灵树外表近乎相同,俨然也是一棵圣灵树!
    “刷拉!”
    就在此时,千轮手掌猛然握下,其身前的黑雾之中,传来一声闷响,似是血肉爆裂的声音,而后黑雾散去,空气中仅现出一团血雾,却是再不见那神品金丹的身影!
    在千轮前方百丈距离,一众强者修士汇聚,而他们现在,都用一种极尽恐惧的眼神看着千轮,宛如看着魔鬼。
    因为,这已经是第五位神品金丹,在千轮手中诡异消失了!
    “这世间,多是不怕死的人!”千轮放下手掌,眼中带着一丝不屑和冷漠。
    “只可惜,空有勇往直前的决心,但却多是庸才!”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着众人迈步而去,每一步落下,都好像死神的旋律,撞击在众人那脆弱的心房之上。
    下一刻,无数强者修士皆是掉头鼠窜,头也不回的狼狈逃遁,这一幕,竟是跟叶辰等人所在的情况极为相似。
    看到众人逃走,千轮鼻息中发出一声冷哼,而后这才收回目光,转向身后的圣灵树。
    “阳灭生要的,就是这东西吗?”
    他话音刚落,一旁便是有人当即回道:“特使,掌门特意交代过,这圣灵树,是掌教指明要拿到手的东西,这也是此次北荒墓主遗迹当中,最重要的两件东西之一!”
    这回话之人,正是阳神域的长老,戴蒙飞!
    在阳神域,最高的统帅,称之为掌门,而掌教,指的则是阳灭生!
    “最重要的两件东西之一?”千轮目光微顿,斜眼扫向戴蒙飞,“你的意思是,这遗迹当中,还有东西能够媲美这圣灵树?”
    “是!”戴蒙飞重重点头,话音幽幽。
    “遗迹之中,除开圣灵树之外,还有一件至宝,那就是‘灵脉’!”
    “北荒墓主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建造自己的宫殿,是因为此处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洞天福地!”
    “而每一处洞天福地,都有一条灵脉支撑,源源不断的提供灵力和元气,孕养着着洞天福地所有的生灵!”
    戴蒙飞继续道:“掌门说过,以掌教现在的实力,普通级别的灵脉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作用,但这处灵脉,却是一处大型灵脉,其中所自产的灵力和元气,可以助掌教更快地突破!”
    “所以,恳请特使将这宫殿内隐藏的灵脉拿到手!”
    说完,他对着千轮一躬到地。
    “灵脉吗?”
    千轮轻声呢喃,眼中有着厉芒闪过。
    “阳灭生是否能够突破,我并不感兴趣,但我既然欠他一条命,那我必定会将这条灵脉取回,到时候,我与太阳神殿,两不相欠!”
    “是,是!”戴蒙飞被千轮蓬勃的杀气震慑,当即点头哈腰,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态。
    千轮理也未理戴蒙飞,而是收回目光,径直走到了圣灵树之前。
    “如果说,这处洞天福地是由一条灵脉支撑,那这圣灵树,必然也是借由灵脉的灵力和元气存活!”
    “既然如此,它扎根之处,极有可能就是灵脉所在!”
    说完,他手掌突然探出,而后重重地按在了圣灵树前的土地上。
    “轰!”
    大地一阵颤动,而后千轮掌间无数黑气逸散而出,宛如有生命一般,源源不断地向着泥土当中钻去。
    本是青葱一片的草地,瞬时之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腐败,即便是强如圣灵树这样的至宝,也是光芒黯淡而下,树枝剧烈摆动着,显然正在竭力对抗这黑色魔气的侵蚀。
    这股黑气,顺土地而下,一直延伸到这悬浮宫殿的最底端,而在那里,一条连绵百丈,闪耀着淡淡青光的龙形山脉,正悄然静立,这正是戴蒙飞口中所说的灵脉!
    黑气越发接近,这龙形的灵脉也当即生出反应,其上的青光变得越发强盛,而同一时间,整个悬浮宫殿都受到波及,本是弥漫在整座宫殿的灵力与元气,皆是同时向着地底中央收缩,无数事物,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衰败。
    叶辰这边,温胜男等人正围拢在叶辰旁边,商量到底该如何取下魂婴果,而就在此时,叶辰却是目光一凝。
    他看到,本是生机蓬勃的圣灵树,从树根之处,竟是开始变色,本是繁茂的枝干树叶,也是开始快速收缩,周边的青葱土地,也化为了一片枯黄。
    “神子,这是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温胜男等人都是不知所措,纷纷看向叶辰。
    “有人打破了这座宫殿的灵力平衡!”
    叶辰双目微眯,眉宇间带着一抹冷冽:“能够动用这种手段的,必然是他了!”
    听得叶辰此话,温胜男等人都是反应过来,叶辰口中的“他”,肯定就是与叶辰同为死敌的千轮!
    “神子,看这情况,圣灵树就快要枯死了,我们到底该怎么做?”
    温胜男面露焦急,圣灵树本来唾手可得,但是现在却因为这座宫殿的灵力平衡遭到破坏,导致圣灵树失去了灵力支撑而枯竭,这岂不是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
    没有了圣灵树,便没有了魂婴果,那风后又改如何痊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辰身上,到得这种关头,他们也仅能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叶辰身上。
    叶辰手拖下巴,在短暂的思索过后,他当即抬头。
    “事到如今,只能试试看了!”
    “你们都退后!”
    众人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叶辰的吩咐向后退去。
    在他们退后的瞬间,叶辰却是迈步而上,站到了圣灵树的根茎之前。
    而后,他双手探出,左手扶着圣灵树的树干,右手则是抓在了圣灵树根茎最为坚实之处!
    “轰轰!”
    巨大的震动,自叶辰脚下而始,那灵力为基扎根入土,便是一位神品金丹都无法撼动的圣灵树,就这样,一寸一寸,被叶辰从土地之中强行拔拽而出!
    古有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今有叶辰徒手撼圣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