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这条灵脉,我要了!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这条灵脉,我要了!
    幽暗的地底深处,一道散发着莹莹紫光的龙形虚影,正竭力嘶吼着,在他周身,一圈接一圈的黑色魔气越发旺盛,将他牢牢圈禁在其中,让得它无法脱困。
    “吼!”
    龙形虚影身形一摆,尾巴向着魔气牢笼狠狠撞去,这一击的威力,丝毫不下于一位神品金丹的全力一击,但其撞击在魔气牢笼之上,却仅是令得后者微微波动了一下,便再无其他效果。
    但龙形虚影并未就此罢休,它一次次发出愤怒的嘶吼,一次次奋力地撞向魔气牢笼,试图脱困而出。
    在幽暗空间的另一侧,一个被黑袍笼罩的身影踏空而立,正是千轮。
    他看着那不断冲击魔气牢笼的虚影,眼中现出一抹冷笑。
    “无用之功!”
    “即便你是灵脉之魂,但拥有的灵智却极为有限,本身拥有的力量也仅在神品金丹,又如何破得了我的手段?”
    下一刻,他五指开合,而后猛然按下。
    本是布于四周的魔气牢笼,突然像是有了生命般,剧烈翻卷,魔气层层叠叠涌来,竟是开始向内部压缩。
    感觉到空间被挤压得越发狭小,那条散发着紫色光芒的龙形虚影显得更为焦急了,冲撞魔气牢笼的频率也是变得越来越高,但无论它如何冲击,仍旧无法破开牢笼半分,反倒是在无数次的冲撞之下,身上的紫色荧光显得黯淡了几分。
    这条龙形虚影,正是北荒墓主这处洞天福地的灵脉之魂,虽然灵智不全,但也拥有了自己的意志和想法,此前它只臣服于北荒墓主,而现今,千轮来到地下想要将它抢占,自然激起了它强烈的反抗。
    可千轮的魔气层层叠叠,何等坚实,加上千轮本身的实力远超过它,任凭它百般挣扎,仍旧只能在那不断缩减的牢笼之中被死死封困。
    “到手了!”
    眼看魔气牢笼越缩越小,千轮眼中掠过一抹冷笑,而后手掌一抓,掌心间爆发出强大的吸力,就要将灵脉之魂吸摄到他的身前。
    而就在此时,一道沉闷的鸣音,在幽暗空间之中响彻,而后便是一道血色光芒掠过,狠狠地向着千轮撞去。
    “嗯?”
    千轮感觉到攻击袭来,当即眉头一皱,向着血光冲来的方向一挥衣袖。
    “砰!”
    强悍的魔气跟灰光撞在一处,血色光芒顿时被撞得四散无形,唯有魔气仍旧固若精汤,缭绕搬空。
    但因为灰色光芒的突然攻击,千轮动作顿了一顿,让得灵脉之魂免于被其吸到身前,暂时脱困。
    “找死吗?”
    千轮并不急于对付灵脉之魂,而是转头看向了血色光芒发出的方向,在那里,一道身影踏空而立。
    来人一身血袍,面上呈现不健康的白色,没有丝毫血色,双眼微微凹陷,瞳孔现出摄人的红色,正一脸冷意地盯着千轮。
    “想要一个人独占这处洞天福地的灵脉,阳神域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吧?”
    千轮双目微微眯起,在这血袍中年人身上来回打量,眼神微微波动。
    “星空血族?”
    “你是血境的人?”
    血袍中年人并未回话,而在幽暗空间的另一个方向,又是一道破空声传来,只见虚空中巨大狼影一闪,化为一个身形健硕,赤膊上身的威猛男子,其眼如狼,其形如虎,浑身上下散发着猛兽一般的气息,直向千轮和血袍男子扫来。
    “阳神域和血境想要先一步夺得灵脉,未免太不把我天狼堡放在眼里了吧!”
    除开千轮代表阳神域之外,这血袍中年人和赤膊男子,竟是血境和天狼堡的强者。
    此前,叶辰依次将仙狐宗和天神国的带头长老击溃,现如今,五大上宗除了仙狐宗和天神国的人之外,另外三宗的带队人物,竟都汇聚在了这里。
    而且听他们的口气,显然都知晓灵脉的存在,都是为了灵脉而来!
    “星空血族,星空狼族都来了!”
    千轮目光依次扫过两人,表情淡漠道:“天神国和仙狐宗的人呢?还没到吗?”
    血袍男子负手而立,闻言冷笑道:“我们在赶来这里之前,听闻天神国的烛龙和仙狐宗的月魅已经败于他人之手,看这个情形,他们是不会来了!”
    赤膊男子也是沉声道:“僧多粥少,少张嘴吃饭,总是比较容易吃得饱!”
    “仙狐宗和天神国的人败了?”千轮目光微动。
    在他看来,这次遗迹之行,就是以五大上宗为最强,想要击败天神国和仙狐宗,离星上的其余修士根本做不到。
    “难道是他?”
    一个名字从他脑海中闪过,片刻之后,他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除开他之外,恐怕也仅有同在遗迹当中的叶辰了。
    虽然他并不知道叶辰现在的真实实力,但隐隐间他却有种感觉,叶辰,比起现在在离星上称霸的五大上宗更具威胁性。
    而就在他思索之际,血袍中年人却是再度开口:“在离星上,五大上宗一心同体,我们也算是盟友!”
    “既然我们三人都到了这里,那这灵脉,就等分三份,一人拿一份离开吧,这样也可以不用动手,不伤和气!”
    赤膊男子面色微顿,而后点头道:“这个提议很中肯,五大上宗镇压离星已久,我们犯不着为了一条灵脉,弄得你死我活!”
    “各拿一份,最是合理!”
    两人话音落下,千轮这才从思绪当中脱出,他听得两人此话,当即一声冷笑。
    “各拿一份?”
    他咧嘴一笑,嘴角勾起一抹森寒的弧度。
    “我千轮,还从来没有与人分享的习惯!”
    “这条灵脉,我全要了!”
    血袍中年人和赤膊男子闻言,面色瞬间变换。
    “你说什么?”
    千轮面对两人的怒视,全然不惧,反倒是不屑一笑:“你们想插足,我不介意把你们永久埋葬在这里!”
    到最后一个字,他眼中已然杀意毕现,毫不掩饰!
    血袍中年人和赤膊男子勃然大怒,就要动手,而就在此时,一道淡漠话音,却是突然在虚空传彻。
    “千轮,你的行事作风,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啊!”
    幽暗虚空中,一道身影踏空而来,他身上带着淡淡蓝芒,缓步走到了众人的十丈之内,就这样站在了三人的中间方位,正是叶辰。
    他看都未看赤膊男子和血泡中年人一眼,反倒是直接看向了千轮,目光睥睨。
    “很不巧!”
    “这条灵脉,我要了!”
    幽暗空间当中的气氛,瞬时变得沉闷下来!
    此次遗迹之行,最强的四位带队者,皆是汇聚于此,一场激战,势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