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母女消息

    众亲戚,以及李玉泽,皆是被林北这霸道的眼神,给吓到了。
    呆滞了片刻!
    但随即,小姑便是反应了过来:“怎么,玉泽好心好意给你介绍工作,你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
    林北起身,目光垂落,一边用纸巾擦着嘴角,一边凝视小姑。
    顿时,小姑心中一凛,在林北那骇然的目光下,将剩下的话语,都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林北,你真的太让人失望了!”
    此时,林楠也是轻声说道,看向林北的眼神中,满是失望之色。
    有机会,也不知道好好把握。
    弃自己的良苦用心于不顾,早知道,她何必替林北遮掩,说什么是主动退学的,这要是被李玉泽知道了,还不得多想啊。
    自己冒着被男友误会的风险,林北却这么不识好歹。
    真不知道自己当年,是怎么看上他的。
    对于林楠之言,林北也不反驳。
    而就在此时,林家的家门,再次响了起来。
    “谁啊?”
    陈淑华一脸疑惑,今天怎么这么多不速之客。
    打开房门之后,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年轻貌美、英姿飒爽的女子。
    关键是,身着一身衣服。
    “你......你找谁啊?”
    陈淑华有些紧张了起来。
    该不会是找林北的吧。
    “阿姨,您好,我是朱雀,来找林北!”
    朱雀出声,声音清脆干练。
    闻言,陈淑华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
    难道,林北是越狱回来的?
    逃犯?
    陈淑华也不敢阻拦,只能是将朱雀给带进了门。
    看向林北的眼神,那叫一个恨。
    丢人!
    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果然,朱雀进门后,所有人,都看到了朱雀。
    以及,她身上那一身显眼的制式服装。
    “不会是来抓林北的吧?”
    小姑有些幸灾乐祸。
    其他亲戚,也是脸色难看。
    这一刻,所有人,都跟陈淑华的想法一致。
    怀疑林北是不是逃犯。
    这要是在家被抓了,绝对会在小区里面,传开。
    那林家的脸面,就彻底丢光了。
    林楠嫌弃的看了林北一眼,便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不再看林北。
    李玉泽,看到朱雀的身材和容貌后,眼神一亮,再看林北,却又满是幸灾乐祸之意。
    唯有林安国,赶紧起身,迎向朱雀,声音微颤:“同志,该......该不会是搞错了吧!”
    刚刚朱雀说她是来找林北的,林安国也听见了。
    “叔叔,您好,没搞错呢,我是来找天......找林北汇报工作的!”
    朱雀见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赶紧解释道。
    “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林安国瞬间松了一口气。
    看着朱雀身上那身衣服,林安国也是反应了过来朱雀的身份。
    不过,转瞬之间,林安国又是瞪大了双眼,语气激动:“小姑娘,你......你说,你是来找小北汇报工作,那他......他岂不是......也是......?”
    这一刻,林安国,激动到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没错,我是他的下属!”
    朱雀饱满的身材,挺的笔直,对于林北的养父,朱雀是发自内心的恭敬。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林安国,忽然是喜极而泣。
    一张老脸之上,笑容满面,眼中老泪纵横。
    “好小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原来,这些年,找不到你,你是去当兵去了,还混出了一番名堂,可真是给我老林家长脸了!”
    林安国重重的拍了林北肩膀一下,非常激动,非常自豪!
    而陈淑华,林楠,所有亲戚等,此刻,那都是目瞪口呆。
    林北,不是刚出狱?
    而是,当兵去了?
    好像,还混出了点名堂!
    这种冲击,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一时之间,小姑的那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其他那些讥讽过林北的人,也是面面相觑,低下了头。
    林楠,则是娇躯微颤,看着林北,一时之间,神色复杂到了极点。
    “爸,我已经退役了!”林北笑道,没有隐瞒!
    “我不管,退役了,那也是我老林家的骄傲!”林安国,脸色仍旧激动。
    林北便也不再多言。
    只要养父能高兴,那就成!
    “报告天策,您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全部查清了!”
    朱雀此时,也走到了林北身前,收起了笑容,正色说道。
    “好!”
    林北点头。
    然后又是看向林安国和陈淑华:“爸,妈,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先不陪您们了,等忙完了我再回来看您们!”
    林北非常尊敬的说道。
    “小北,你的事情要紧,可别耽误了,赶紧去吧。”
    “还有,要是有空的话,记得,常回家看看!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林安国赶紧道。
    可别耽误了林北他们的大事。
    “爸,放心吧,这里,永远都是我的家!”林北笑道。
    随后,又是看向林楠:“楠楠,祝你幸福!”
    “李玉泽,楠楠是个好女孩,别辜负了她!”
    说完后,林北又是看向李玉泽。
    眼神,犀利!
    语气,森然!
    李玉泽心里一紧,他自然听出了林北话语之中的威胁之意,浑身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却没反驳。
    林北也不管他们什么反应,说完之后,便是带着朱雀,往门外走去。
    步伐沉稳!
    那不算多么强壮的背影,这一刻,却是显得那么庄严神武和伟岸!
    片刻后,林北和朱雀身影,便是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好半天后,大家这才是回过神来。
    只是,之前还热热闹闹的餐厅,此时,却是没人再动筷子,显得有些沉默。
    尤其是林楠,紧紧的咬着红唇,秀拳紧捏。
    他,不是那个令人唾弃的罪犯?
    我误会他了?
    不可能!
    五年前,他确确实实是被逮捕,宣判入狱了。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可今天这事,又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这一刻,林楠都感觉,自己心中,仿佛失去了什么一样。
    再也找不回来了!
    李玉泽见林楠有些失神,又是想到,自从林北出现,林楠好像有意无意的,就跟他保持着一丝距离,李玉泽的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但转瞬即逝。
    笑道:“我不想以恶意去揣测他人,不过,我想提醒一句,刚刚那个朱雀,肩上,可没有肩章!”
    嗯?
    闻言,林楠一愣。
    不仅是她,小姑等人,也是反应了过来。
    “是啊,我记得,没有肩章!”小姑立马咋呼起来,“她身上那身衣服,该不会是假的吧?”
    “我看有可能,五年前的事情,大家谁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摇身一变,去当兵了!”
    “而且,就算退一万步来讲,他真去了,可这才几年时间,他怎么可能会有下属,要知道,队伍中最重资历,他,哪里够格!”
    “这么一说,还真是,你看他那小身板,脸色白咔咔的,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像个病痨鬼似的,怎么可能是,我看,他就是好面子,请人来演戏的!”
    “绝对是,还说什么退役了,明摆着就是怕露馅,提起给自己找好了借口。”
    众亲戚,此时,都像是变成了福尔摩斯一般,抓住了他们看出的细节,以及猜想。
    你一嘴,我一句。
    总之,得出一个结论。
    林北,是装的。
    朱雀,是林北请来演戏的。
    林安国,本来一开始,还想呵斥这些亲戚,反驳他们的。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开口。
    这些亲戚,虽然说话难听,但确实不无道理。
    小北,该不会真的是故意请人来哄骗他们的吧?
    饶是林安国,对于林北无比相信,此时,心里也是有些打鼓起来。
    “原来,五年牢狱,并没有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没有让你反思成长,出狱后,反而是来耍这些小把戏。”
    “为了面子,欺骗父母,拒绝来之不易的工作,林北,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林楠听着那些亲戚讨伐林北的话,心中,失望到了极点。
    而与此同时。
    林北已经和朱雀,走出了小区。
    小区外,停有一辆,绿色吉普车!
    上车后,朱雀递给林北一张照片。
    照片之上,乃是一个知性成熟,温文尔雅的漂亮女子!
    “报告天策,她叫苏婉,乃是江都苏家之女,五年前,便是她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你!”
    “苏婉至今未婚,不仅如此,她还有了一个女儿,是您的!”
    “因为孩子的缘故,苏婉如今,已经和江都苏家决裂,在青州开了个小公司,自己带着女儿生活。”
    “而昨天,她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招聘生活助理,据我调查,实际上,生活助理的工作职责,只有一个,便是冒充孩子的爸爸,偶尔陪孩子玩玩,让孩子高兴!”
    闻言,林北浑身一震!
    目光璀璨夺目,犀利霸道,语气森然:“让所有的应聘者,都给我滚的远远的,我的女儿,只能有我一个父亲,别人,没有资格!”
    朱雀顿了顿,这才是有些复杂的说道:“苏婉,对于孩子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亲生父亲,也就是您,好像,很痛恨!”
    林北一愣,随即,眼神之中,便是充满了愧疚之色。
    当年,苏婉虽然是救了他,但却是要送他去医院,而非要以身为解药。
    不过,那时,林北神智已失,遇见苏婉,便是如同沉溺在汪洋大海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仅凭本能行事。
    那一晚,带给了苏婉,如同噩梦一般的记忆。
    最终,林北叹息一声:“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暴露身份了,你帮我递交一份简历,明天,我去面试!”
    苏婉,我回来了!
    我会尽我所能,弥补对你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