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毛骨悚然

    闻言,林北眸中,终于是闪过一丝不耐,“楠楠,你错了,这五年来,我征战沙场,无数次险死还生,为的,就是护佑这一方天下,让这繁华盛世,能更长久一些。”
    “我不仅把全天下放在眼中,更是放在了心上,我看不上的,只是某些人罢了!”
    “够了。”林楠脸上涌现出一丝怒色,“你不撒谎不吹牛,会死吗?玉泽诚心诚意要给你道歉,还专门想着,动用私权,给你安排一个主管职位,换来的,却只是你的不屑,就当我们是好心喂了狗,你继续自甘堕落,继续去当你的小白脸吧!”
    林楠说到最后,声嘶力竭。
    愤怒、悔恨、不甘、委屈......所有情绪,都是涌了上来。
    曾经那个如同天之骄子的哥哥,如今怎么变成了这样?
    或许,以前那个好哥哥,都是装出来的吧。
    现在的他,才是本来模样。
    要不然,又怎么会做出下药强奸未遂这样,让所有人都唾弃,将耻辱刻进骨子里的事情来。
    “你说完了吗?”
    林北起身,目光平静。
    他想过解释,可林楠不愿听。
    他“林天策”身居高位,手握北境兵马大权,睥睨天下,傲视群雄,自有其傲骨,也不会低三下四,再去解释。
    “你真的是没救了!”
    林楠撇过头去,眼中升腾起一股雾气,湿了眼眶。
    旁边的李玉泽,此时却是不再多言,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而就在此时,一个带着哭腔,无比着急的奶音响起,“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快救妈妈......”
    “爸爸......”
    一个小小的身影,满面惶恐,走到了大厅之中,哭音之中,充满了惊惧和不安。
    而本来,目光平静的林北,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却是内心一颤。
    迅速站起身来,身形如同一道幻影一般,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林楠没有注意到,李玉泽却是瞳孔一缩。
    “妃妃,怎么了?”
    林北立马冲了过去,抱住了苏妃子。
    “爸爸,有坏人欺负妈妈,你快去救妈妈......”
    看到林北,苏妃子那如同黑曜石一般漂亮的小眼睛中,眼泪瞬间决堤。
    “找死!”
    林北眸光,瞬间变的冷彻,声音,宛如发自九幽黄泉一般,幽森冰冷。
    抱起苏妃子,整个人,快若闪电,向着包厢的方向而去。
    “怎么了?”
    林楠一愣。
    刚刚苏妃子的话,她也听到了。
    随后,林楠赶紧是跟了上去。
    李玉泽看着这一切,嘴角勾起一抹阴沉的笑容。
    “林北,你最好是够男人点,这样,才能惹怒魏成啊。”
    敢得罪我,这,就是下场!
    李玉泽几乎可以料到,林北今天,不死也要残。
    不过,很快,李玉泽脸上的阴沉笑容,便是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虚假的担忧之色,赶紧跟着林楠,跑了过去。
    而此时,苏婉所在的包厢之中。
    苏婉已经被魏成逼到了墙角。
    “我看你还是从了我比较好,不然,逼我用强,受苦的也是你。”
    魏成哈哈笑道。
    看着苏婉,眼中精光闪烁。
    这样的极品女人,比以前,他玩过的任何女人,都要让他心动。
    此刻,魏成心痒难耐,恨不能立马将苏婉扑倒。
    “你敢碰我一下试试?”
    苏婉眸光冷冽,满脸寒霜。
    “还挺刚烈。”魏成哈哈笑道,“碰你怎么了?你是想报案啊,还是让你那小白脸来报复我啊?”
    “你越是这样,越是让我有征服感。”
    魏成一步一步逼近苏婉。
    对付女人,他有的是手段。
    既然苏婉没什么大背景,他就丝毫不惧。
    到时候,拍点照片下来,不怕她不屈服。
    敢报案?
    他就敢让她的床照,传遍网络。
    魏成手中的那些女人,有不少,都是以各种方式,被他威逼利诱,不得不屈服的。
    他有的是手段。
    苏婉紧咬贝齿。
    刚刚苏妃子哭着跑出去了,她只希望,苏妃子能快点找到林北。
    “你是想等那小白脸来救你?”魏成哈哈笑道,看出了苏婉的目的,“区区一个小白脸而已,他要是敢来,我就敢让他亲眼看着你被我......”
    然而,就在此时,魏成的话,还没有说完。
    砰!
    一声巨响。
    “草,不是叫你们守好,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来吗?”
    魏成回头,破口大骂。
    然而,话音落下,他的脸色,却是呆滞住了。
    因为,包厢的门,开了!
    或者说是,包厢的门,整个碎了!
    两道人影,直接飞了进来。
    赫然便是他留在外面,守着门口的小弟。
    不是KTV的服务员,而是他的手下,各个都是经历过数次火拼,身手出众的黑衣壮汉。
    而那两人,落地之后,胸口直接是凹陷进去了一大块。
    如果不是怕见血,吓到苏妃子,此时,两人早已四分五裂。
    “你,当死!”
    林北寒声说道,眸光冷彻。
    整个包间之内的温度,瞬间骤降。
    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林北的话,犹如死神宣判一般,吓的魏成浑身一哆嗦。
    头皮发麻,浑身颤栗。
    魏成本想鼓起勇气,呵斥林北。
    但,看到林北那双仿佛闪过道道血红的森寒眼神,以及躺在地上,连个声音都没有发出,半死不活的两个手下。
    魏成,恐惧了!
    林北一只手抱着苏妃子,一只手遮挡着苏妃子的眼睛,一步一步,走向魏成。
    “你......你要干嘛?”
    魏成毛骨悚然。
    林北错过了他,看向苏婉,眼神变的柔和,“你没事吧?”
    苏婉紧紧咬着粉唇,摇了摇头。
    “别问,带着妃妃,先离开这!”
    林北说着,将苏妃子,交到了苏婉的手中,两人皆是很有默契的伸手,将苏妃子的眼睛,给挡住了。
    苏婉担忧的看了看林北,林北示意她放心。
    苏婉这才是带着苏妃子,离开了包间。
    一切以苏妃子为重,不能让苏妃子心理留下阴影。
    等到苏婉和苏妃子离开后,林北这才是又看向魏成,变的平静了下来。
    如果有熟悉“林天策”的人在此地,定然会知道,平静下来后的天策,才是最可怕的。
    “说,这件事,和李玉泽,有没有关系?”
    林北目光似刀,却并非是看向魏成。
    而是看向出现在了包厢门口的林楠和李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