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身份危机

    “哥,你在想什么?”
    刚刚帮卡伦处理好鼻子的米娜看见自己堂哥在看着窗外发愣,有些好奇地问道。
    在过去,她的堂哥可能是因为父母离世,所以性格有些孤僻,初中上完后高中就不上了,就一直待在家里,也不怎么和人交流;
    最近这一场重病下来,虽然哥哥表现得会有些“魂不守舍”,但比以前开朗了许多,她也愿意和哥哥说话。
    “哦,在想要不要继续上学。”
    卡伦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鼻尖,痛感已经没先前那般强烈了,鼻子里塞了棉团,应该不用多久就可以取出。
    先前,他其实是在想刚刚发生在地下室里的事以及梦里的情景,到底是和自己的“身体”与“精神”有关的偶发,还是自己真的遭遇了“灵异事件”?
    毕竟,对于后者而言,先前地下室,已经包含了大部分可触发条件。
    但,到底只是个梦,再骇人的噩梦,在苏醒后,那种心悸感也会马上散去个七七八八。
    之后,卡伦更多的还是在思索自己以后的道路。
    他并不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穿越者”,随随便便就能日进斗金开启成功人生;
    但上辈子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奋斗逼”,
    他有足够的信心靠着自己的能力与素质,在这个“新世界”混出一个体面。
    毕竟,不管怎样,“卡伦”这个身份带给自己的,助力什么的先不谈,反正负担什么的,是丁点都无的。
    这就足够了。
    “哥哥以前可是最不喜欢上学的。”米娜笑着说道。
    以前的卡伦,有点偏向于自闭症患者,自然不会喜欢学校那种人多的地方。
    “上学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年轻时。”卡伦很认真地说道,“绝大部分人,在长大、成年后,都会惋惜,惋惜自己年轻那会儿学习时为什么不能再用点功再多吃一点苦。”
    “哥哥说这话的语气,和妈妈一样呢。”
    “呵呵。”卡伦耸了耸肩,“米娜,给我倒杯水吧。”
    “好的,哥哥。”
    妹妹听话地去帮忙倒水。
    卡伦则将房间里的窗户打开,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他深呼吸一口,随即,卡伦又将窗户关上,这风好寒。
    回过头,卡伦看见黑猫颇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床头,匍匐在那儿,猫眼盯着自己在看,时不时地还微微转动着脖,似在上下打量。
    “颇尔,啧啧啧啧……”
    卡伦用通用逗猫狗的“发音语言”尝试逗弄这只黑猫。
    颇尔歪了歪脑袋,没上钩。
    卡伦走上前,黑猫也没怕,再怎么样,卡伦也是家里人。卡伦伸出手,在猫脑袋上摸了摸。
    “喵……”
    颇尔扭过头,似乎并不喜欢这种爱抚。
    “爷爷怎么给你取这么拗口的名字。”卡伦自言自语,“颇尔……颇尔,呵,还不如叫普洱,一下子就清新了很多。”
    黑猫挪了挪身子,显然,对这个发音很相似的“新名字”,并未有相对应的欢喜。
    米娜拿着一杯水送了过来,道:
    “妈妈在打电话找爸爸呢。”
    “嗯?”
    这个时代“手机”还没出现,座机打电话找人的话,效率其实很低。
    再者,不出意外的话,梅森叔叔现在应该开着他那辆灵车也不晓得在哪条街道上“漂移”。
    米娜在给卡伦送完水后,就很熟稔地拿起抹布擦窗台,原本茵默莱斯家里是有两个女佣的,一个负责打扫做家务另一个专门负责做饭,但在梅森叔叔一家与温妮姑妈母女相继回来后,两个女佣也被爷爷解雇了。
    平日家务工作,由米娜带着弟弟伦特以及姑妈的女儿克丽丝一起做,三餐,由玛丽婶婶与温妮姑妈交替来做。
    家里所有人都有“工作”,所以卡伦反而是最闲的一个。
    这也可以从侧面看出,一向威严的爷爷狄斯,在对待这个长孙方面,确实和其他人不一样。
    这时,爷爷走上了楼。
    米娜马上站好,端着水杯的卡伦也站好;
    很多时候,家里有没有规矩,并不取决于所谓的“家教”与“传统”,而是取决于家里有没有一个让你敬畏与害怕的人。
    狄斯的目光在孙子孙女身上扫了一遍,在孙子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没说什么,推开自己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空气中凝滞的氛围,在关门声响起后才算恢复了“流通”。
    卡伦舒了口气,低头看向米娜,发现米娜也在做着一样的动作。
    “爷爷,似乎每天都很忙。”卡伦问道。
    “是的,教堂里事情很多,爷爷也经常出差的。”米娜回答道。
    说话间,爷爷的门被从里面推开,换了一身“神父”衣服的爷爷又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箱子。
    “我不回来用午饭。”狄斯说道。
    “哦,好的,爷爷。”米娜马上回应。
    狄斯走下了楼。
    不一会儿,卡伦通过窗台看见走到楼下院子里的爷爷。
    狄斯身上的这套衣服,明显带着宗教服饰的意味,但似乎,又有些不同,给他一种专指性很强的感觉。
    可能在外人看来,狄斯当“神父”,有助于家里生意的拓展,毕竟他这个身份很容易得到教堂内信众的信任,也就能……为家里接更多的单子;
    但卡伦却并不觉得事情就真这么简单,而等到爷爷推开院门,走出去后,卡伦才恍然找到了那股“意味”的源头。
    “我们的爷爷,有点九叔的意思。”
    “哥哥,九叔是谁?”
    “一个专门抓吸血鬼的神父。”
    “哦,这样啊,戏剧里的么?”
    “嗯,对。米娜,这里都要拖一遍么?”
    “嗯,还有楼梯。”
    “我帮你吧。”
    “可是哥哥你的身体?”
    “没问题的。”
    卡伦开始帮米娜拖地板,拖完地后又去拖楼梯,换水桶时,卡伦来到了院子里,那里有一个大水龙头,接水快一些。
    这时,梅森叔叔开着他的那辆改装“果壳”车回来了,罗恩与保尔推下来一架担架车,上面躺着一个老人,卡伦看见了白布遮盖下的白头发。
    梅森叔叔则是先一步跑到院子里,都没注意到在角落里打水的卡伦,而是直奔玛丽婶婶面前。
    “父亲在找你。”玛丽婶婶说道。
    “父亲呢?”梅森叔叔眼神有些飘忽。
    这像是做了错事,怕被长辈责怪的心虚表现,出于上辈子的职业习惯,卡伦会留意这些细节。
    “父亲刚出去了。”玛丽婶婶说道。
    “这……”梅森叔叔似乎长舒一口气,随即道,“没事,没事,我出去找找父亲,兴许他在教堂呢。”
    “嗯,那你去吧。”
    梅森叔叔马上向外跑去,车也不开了。
    玛丽婶婶并未察觉到自家丈夫的异样,
    因为她的注意力此时在这个刚从疗养院送来的老人身上,
    很快,
    就听到玛丽婶婶的尖叫:
    “天呐,他身上怎么还有屎!”
    ……
    没能完成吩咐的保尔与罗恩被玛丽婶婶要求负责遗体的清洁,面对愤怒的玛丽女士,他们完全不敢反抗。
    保尔先将担架车运往地下室,罗恩则走到卡伦面前:
    “卡伦少爷,我需要借用一下水桶和拖把。”
    “我帮你提下去吧。”
    “不用,不用。”罗恩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他体格很高大,有些胖,虽然年纪不算很大,但啤酒肚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处理就好。”
    卡伦笑着问道:“所以为什么没有让护工把那位的身体清洁好呢?”
    这本该就是疗养院护工的工作,为逝去的客户初步清理遗体,否则等人家家人过来看见亲人遗体上还脏兮兮的,也不好看。
    “让少爷您见笑了。”罗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约了那位负责莫桑先生的护工小姐过两天去看电影。”
    原来如此……
    罗恩的脸微微有些泛红,继续道:
    “她说她喜欢看电影,也喜欢吃爆米花,到时候看电影时可以亲手喂给我吃,所以……所以我不想到时候喂我吃爆米花的手,刚刚给遗体擦过那东西。
    少爷你知道么,情侣之间看电影时互相喂爆米花真的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昏暗的灯光下,当她把爆米花送你嘴里时,你还能用舌头舔她的手指;
    哦,天呐,这真是太美妙了!”
    “做梦吧你。”
    保尔的声音传来,他已经将莫桑先生运进了地下室,这会儿上来拿塑胶手套和洗衣粉。
    “保尔,我知道,你就是在嫉妒我!”
    “嫉妒你?得了吧,罗恩,这世上除了休斯火葬社的老板娘休斯太太会喜欢你,估计没其他女人会看上你了。”
    “你胡说!”
    罗恩气得手指保尔。
    “休斯太太?”卡伦有些好奇地问道。
    听起来,火葬社的老板娘,应该是位富婆,罗恩又为何这般激动?
    “哈哈。”保尔先笑了起来,随即解释道,“卡伦少爷你应该不知道,遗体推进火炉焚化前,是需要在遗体上喷汽油助燃的,而瘦的人,往往需要更多的汽油,否则骨头烧不开。但胖的人,自己身上的油就能帮着助燃了。
    所以说,火葬社的休斯太太最喜欢罗恩这种身材的了,因为他省油。”
    “原来是这样。”
    “可恶,保尔,竟敢在卡伦少爷面前这样编排我!”
    “走吧走吧,先下去做事,不然一会儿玛丽夫人又要发脾气了。”
    罗恩与保尔二人一边拌着嘴一边提着东西走去地下室。
    大厅里,玛丽婶婶点了一根烟,她心情没那么坏了。
    因为保尔告诉了她一个好消息,就是这个叫莫桑的老人,是有子女的,晚些时候子女们就会过来。
    不是福利单的话,就意味着有油水,哪怕是最低层次的套餐也是有利润可走的。
    而玛丽婶婶的“薪酬”,也得靠家里“业绩”来支撑,扣除开支留公的余下利润,都会当作津贴发给家里人;
    账,由温妮姑妈在管。
    这也是为何家里人都害怕爷爷却没人在背后说他坏话的原因,他很严肃,但绝不是个吝啬贪钱的老头。
    卡伦则回到二楼,帮堂妹米娜擦拭家具。
    快擦完时,听到下面罗恩与保尔从地下室上来了,他们已经清理好了遗体,接下来得由玛丽婶婶出手。
    因为人家家里人可能会在下午过来安排哀悼会的事宜,在这个时候先把老人处理得好看一点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
    不过,家里似乎来了客人,卡伦听到了玛丽婶婶在楼下喊自己:
    “卡伦,你下来招待一下霍芬先生。”
    放下抹布的卡伦先在脑海里检索了一下“霍芬先生”:
    这是一个老者,大学哲学系退休老师,有不错的退休金,生活体面,和爷爷是好友,经常来找爷爷喝茶聊天。
    另外,他还对占卜有很大的兴趣,曾送给过卡伦一副精致的扑克牌,不是塔罗牌……是可以玩斗地主的那种。
    卡伦先去二楼厨房,泡了一杯茶,然后配了些简单茶点,端着走到一楼客厅。
    霍芬先生个头很高,人却很瘦削;
    瘦削的人,他的五官往往会更立体,情绪表达也会更直观。
    当卡伦见到他时,
    发现霍芬先生的目光,直接锁死在了自己身上。
    连带着霍芬先生身旁趴着的那条宠物狗大金毛,似乎也感应到了主人的情绪波动,缓缓地站起身,但它却又有些茫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直到它看见楼梯口匍匐着的普洱,似是本能地找到了兴趣点,想起身过去。
    但普洱只是猫眸扫过,大金毛马上就蔫吧了,又趴了回去。
    “很抱歉,霍芬先生,我爷爷出去了,但我想爷爷应该会很快回来,叔叔已经去找他了。”
    卡伦把茶放下,说了句场面话。
    谁知,
    就在这时,
    霍芬先生猛地伸手,攥住了卡伦的手腕,整张脸瞬间贴了过来,呼吸声也在此时变得无比急促,
    他用一种压抑却又抑制不住的激动语调,
    问道:
    “你不是卡伦……你……到底是谁?”
    刹那间,一股危机感瞬间袭上卡伦脑海,这种危机来自于对方竟然一个照面就直接撕破了自己的身份,让半个月以来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的卡伦有些手足无措。
    卡伦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想要和霍芬先生拉开距离,
    无巧不巧的,抓着卡伦手腕的霍芬先生被带着身体失去了平衡,意外地来了一个踉跄,他用手去撑桌面,却很不幸地又撑了个空,身体随之向前一摔,脑门直接磕在了桌子边缘。
    “砰!”
    闷响传出,
    紧接着,
    霍芬先生向后栽倒,后脑勺重重且毫无阻滞地摔在了瓷砖上;
    “啪!”
    卡伦无比惊愕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位刚刚直接点出自己“身份问题”的老人,眼下出气已经比进气多了;
    而且,
    他头下客厅瓷砖上,开始有一大片鲜血溢出。
    这时,还在二楼忙碌的米娜似乎是听到了声音,站在楼梯口处喊道:
    “哥哥,楼下发生什么事了?”
    卡伦舔了舔嘴唇,
    缓缓站直了身子,
    回答道:
    “霍芬先生中风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