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魔鬼的艺术

    “皇室贵族公爵奢华尊贵慷慨……黄金棺。”
    “优雅内敛沉稳智慧英明冷静……轻风棺。”
    客厅里,
    卡伦正坐在小沙发上翻阅着家里的“棺木彩册”。
    先前念出来的,是彩册上最贵的两款棺木,前面的形容词,加得一套又一套的连成了串,售价分别是225万卢币和250万卢币。
    轻风棺为何比黄金棺贵,大概,这就是“优雅”的代价吧。
    梅森叔叔告诉过自己,彩册上的标价缩个五倍,就是进货成本价,但饶是如此,一个55万卢币一个50万卢币,也是一笔巨大的数字了。
    卡伦没记错的话,50万卢币就够在市区位置不错的地方买一套三室一厅的房产;
    唉,在真正有钱人的世界里,这是真的一口棺抵一套房。
    “咖啡。”
    “谢谢姑妈。”
    温妮姑妈将咖啡放在茶几上,坐到了对面小沙发上。
    “这几天清闲吧?”温妮姑妈问道。
    “嗯。”卡伦点了点头,米娜他们都需要上学,自己则不用,故而这几天,他一直负责做饭,倒是刷新了家里人对美食的认知。
    前天他还特意做了一顿“水煮牛肉”,家里人对辣的接受程度其实挺可以的,尤其梅森叔叔吃得那叫一个格外开心,结果第二天梅森叔叔走路都蹩着脚,
    痔疮犯了。
    除了做饭之外,他其实也没其他事可以做。
    爷爷虽然没有帮自己恢复学籍,但给自己弄来了一套高中教材以及辅导用书。
    除了历史书卡伦会偶尔翻翻以外,其余的书对他而言,真的没多少价值。
    “过阵子应该就会忙了,花水湾疗养院里又有两位老人身体不适了,附近和我们有合作的两家医院里,这阵子有几个病危的患者;
    教堂那里,也有一个在家弥留躺着的信众。
    到时候,我会向他们家属推荐你的心理咨询的。”
    “谢谢姑妈。”
    “为自家公司做事,说什么谢谢,喝咖啡吧,我给你加了糖。”
    “好的。”
    卡伦左手微微攥着,
    明明咖啡放在左手侧,但他还是用右手侧身过去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这时,电话铃响起。
    温妮姑妈起身去接了电话:
    “喂……嗯……嗯……知道了。”
    “啪。”
    挂电话的声音有点重,
    接下来更重的,是温妮姑妈的喊声:
    “梅森,梅森!”
    原本在楼上喝着红茶看着财经报纸的梅森叔叔马上丢下一切,一边穿着外套一边“蹬蹬蹬”地快速踩着楼梯下来。
    温妮姑妈说道:“皇冠舞厅的舞台塌下来了,伤亡很大。”
    “哦,皇冠舞厅。”梅森马上点头。
    “皇冠舞厅在哪里?”楼梯口传来玛丽婶婶的声音。
    梅森马上疑惑道:“是啊,皇冠舞厅在哪里?”
    “我知道,梅森先生,在希尔街,是一家有年头的老舞厅了。”罗恩回答道。
    先前,他和保尔其实是在花圃靠椅上晒着太阳,平时没有活儿时,他们经常一整天一整天地就休息。
    但这一行就是这样,哪怕明知道没活儿,你也得把伙计等工人给预留好,毕竟临时有事时找服务员好找,找搬尸工很难;
    总不能喊隔壁的邻居们过来搭把手吧?
    马克太太上次来投诉的花钱,玛丽婶婶还没给她呢,不仅没给,还和人家吵了一架。
    “奥,在希尔街。”梅森叔叔转过头,看向站在上方楼梯口的玛丽婶婶,“亲爱的,你也准备一下,我争取把客人直接接回来,如果有客人的话。”
    “好的,亲爱的。”玛丽婶婶点头。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卡伦看到这一幕,不觉有些好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家开的是“120”,需要紧急出动。
    但这就是“商业网络”吧,不仅在医院疗养院这类地方家里有关系,其实在其他不少地方,也有“眼线”,遇到这类的事情,会有人来通知。
    买卖,就是这么做成的,得主动。
    “伤亡很多是么?”梅森看向卡伦,“卡伦,你也一起来,多一个帮手。”
    “好的,叔叔。”
    梅森叔叔坐进了驾驶室,卡伦则与保尔、罗恩一起先将担架车折叠起来放置在车厢里,又拿上裹尸袋等,随后一同坐进了车厢。
    在灵车发动前,温妮姑妈则将一沓茵默莱斯逝者关怀公司的宣传册丢进了车窗。
    “走了!”
    梅森给自己妹妹和妻子一个坚定的眼神,如同出征的将军。
    而温妮姑妈与玛丽婶婶也是一脸严肃,期盼着将军凯旋。
    ……
    车,开得很快。
    卡伦已经看见梅森叔叔连闯了两个信号灯,好在现在没有电子眼拍照,只要不是运气差到警察就在旁边站着,基本不会有什么事;
    当然,车祸另算。
    “舞台塌陷,会那么严重?”卡伦有些好奇地问道。
    罗恩正准备回答,
    开车的梅森叔叔先开口道:
    “皇冠舞厅有它特有的舞台,是悬吊在近五米高位置上的强化玻璃舞台,穿着裙子和超短裙的舞女会在那上面跳舞,站在下面,你可以尽情地抬头看。
    当然,也会有不少客人会选择额外花钱,去体验这种高空跳舞的刺激。
    所以说,如果那个舞台塌了下来,上面和下面正有人跳着舞的话,很容易造成可怕的后果。”
    罗恩附和道:“是的,那里请舞女跳一曲舞的价格是5卢币,而玻璃上跳舞的价格是50卢币,实在是太贵了。”
    梅森叔叔道:“钱倒是其次的,主要皇冠舞厅年久怕也失修了,我是不敢上去的,真怕哪天出意外被我给碰上了。
    家里那些意外死亡的遗体死状到底有多惨,我是见得多了。”
    “叔叔经常去么?”卡伦问道。
    “年轻时那会儿喜欢去,和你婶婶结婚后就没怎么去了,前些年也就是回罗佳市探亲时,和以前的一些朋友聚会时去过那么两三次。
    真正回家后,倒是一次都没去过,以前的那帮朋友我也不和他们联系了。”
    倒不是说朋友之间嫌贫爱富什么的,纯粹是因为以前的梅森叔叔也算是小有成绩的金融人士,现在的他是家里公司的经理,虽然也不缺朋友与关系,但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圈子。
    总不能:
    “嗨,朋友;
    知道亲人离世你很痛苦,不如和我去跳个舞?”
    很快,
    希尔街就到了。
    梅森叔叔继续踩着油门,然后又拐入一条只够一辆车通行的小道,再穿插了一下,快速地从前街来到了中街。
    开出巷子后,右转,停下,很明显,梅森叔叔对这里极为熟悉。
    前方那栋楼上挂着电影院、健身房等牌子,但其中最大的还闪着光的,就是皇冠舞厅!
    呼,到了。
    此时,在出入口处的街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不少人身上带着血,头破血流,也有被吓得在哭喊的,总之很是嘈乱。
    卡伦等人刚下车,身旁就忽然停过来一辆警车,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着卡其色风衣嘴里叼着烟斗的警长,他很是诧异地看着面前的这辆茵默莱斯家灵车,
    惊愕地喊道:
    “该死,梅森,你们是怎么做到来得比警察和救护车还快的!!!”
    显然,这位警长和梅森叔叔是认识的。
    这也不奇怪,
    丧仪社几个稳定客户来源,除了疗养院、医院、教堂以外,下一个,就是警局了。
    来警局停尸间拉尸体,是常事。
    梅森叔叔解释道:“杜克警长,这真是巧合,我们正好在前街。”
    “呵。”杜克警长显然是不相信的。
    不过这时因为交通堵塞,再加上罗佳市体育馆今天在举办一场国家队的足球友谊赛,所以大量警力都被抽调过去负责安保了,后续警力一时半会儿还不怎么好过来。
    “你们跟着我一起来,帮我维持一下秩序。”
    “是!”
    梅森叔叔一个立定,旁边的罗恩与保尔也马上站定,卡伦慢了半拍,但也跟着挺起了胸膛。
    这一幕有些滑稽,杜克警长忍不住笑了一下,但马上意识到这个场合不能失仪,随即扭头吩咐开车的警员:
    “米克,你把警笛打起来,去前面疏通一下交通,接应救护车进来。”
    “是,警长。”
    罗恩与保尔在前面推开人群,杜克警长先扫了一眼路边受伤的人群,应该是舞台塌陷后从舞厅里跑出来的,虽然不少人身上带伤,但能自己跑出来,问题应该不会太大,他们也在互相做着简单包扎与止血。
    “里面还有人么?”杜克警长问道。
    “里面还有人么?”梅森叔叔拉过来一个身穿着舞厅工作服的人员。
    “有……有,有的。”
    “走,我们进去。”
    杜克警长先一步走入,上楼梯时,看见几个伤势有点重的人或被搀或被抬着出来,要么是腿上刺入了玻璃片要么是腹部,无法靠着自己能力行走。
    梅森叔叔直接放弃了腿上被刺入玻璃片的那位,转而先握住腹部被刺入玻璃片的一身嘻哈打扮的年轻男子:
    “你还好吧,能坚持住吧?”
    年轻男子还以为是医生来了,马上点头道:“我觉得问题不大,还能挺住。”
    梅森叔叔的热情瞬间消散,也撒开了他的手。
    “医生?”年轻男子还在向梅森叔叔呼喊。
    “抱歉,我要去里面找伤势更重的伤者,他们现在更需要我!”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道:“我明白,我理解。”
    杜克警长带着茵默莱斯家众人继续向里走去;
    途中,杜克警长揶揄梅森道:“就这么急不可耐地希望出现死人?”
    梅森叔叔回答道:“最近淡季。”
    “呵,淡季。”
    “你们淡季可以去抓大麻贩子和无证的妓院,我们淡季总不能去杀人吧?”
    “我可警告你,待会儿里面发现重伤者的话,得先送去医院,如果救护车还没过来,就用你的车送,可别……人还没死透就给我直接拉你家去了。”
    “怎么可能。”
    说话间,众人终于进入舞厅的内场,内场里剩下的人不多,大部分人都已经出来了,但眼下还有十多个人在里面。
    地上,满是玻璃碎渣,大块小块都有。
    刚往里走没几步,就看见一个人靠在卡座上。
    走近一瞧,发现脑袋一半被削去了;
    在其卡座后面,有一块面积大概在三平米的大块玻璃。
    这么大一块玻璃,直接砸过来,削去人半个脑袋跟切西瓜差不多简单。
    卡座背面的场景,更是不堪入目,各种颜色都有,像是开了个酱料铺。
    梅森叔叔赶忙上前,又扭头看向杜克警长,焦急地问道:
    “警长你快来看看,这位死透了没有?”
    杜克警长上去就是对梅森一脚,
    但顾及到四周地上都是碎玻璃,这一脚中途还是收了回来,没真踹上去。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梅森叔叔和杜克警长的关系,是真的不错。
    三年前杜克警长的母亲去世,是在茵默莱斯家办的葬礼,最后,家里没收1卢币的丧葬费。
    这件事,“卡伦”是不知道的,毕竟那时候的“卡伦”还是个自闭少年,对家里生意上的事基本没什么了解,,也不会过问。
    “罗恩,裹尸袋。”梅森叔叔吩咐道。
    “好。”
    罗恩拿出裹尸袋,开始给这位倒霉的先生套上,一边套一边还嘀咕:
    “这个座的开座费可不低啊,您也真是倒霉。”
    这里前上方就是玻璃舞台,坐在这里可以有最好的抬头向上欣赏角度。
    罗恩收拾得很快,并没有因为惨状和其他的而畏首畏脚,这就是专业,也是罗恩与保尔可以一整天一整天的带薪休息还拿着比普通工人高出很多薪水的原因所在。
    前头,一个人被几个人围着;
    他的身上插着好几处玻璃,嘴里也在不停地有血溢出,话都说不清楚,只剩下眼睛一眨一眨的。
    因为这伤实在是太重,旁边也不晓得是他朋友还是热心的舞厅顾客,他们也不敢擅自去挪动他,怕一不小心,人就直接没了。
    梅森叔叔马上上前,握着他的手,道:
    “坚持住,坚持住,请你一定要坚持住!”
    说着,马上对身后的保尔喊道:
    “担架,担架,快!”
    扛着担架车的保尔马上将担架车放下,但没把四个轮子放下。
    梅森叔叔吩咐周围的人:
    “小心,每个人帮忙抬一点,注意平稳,先把他抬担架运出去,救护车很快就会到,他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众人马上开始按照梅森的吩咐开始出力帮忙。
    卡伦知道,梅森叔叔之所以会如此热情,是因为这个人,没奇迹的话,应该是抢救不回来了。
    不过,梅森做的选择,也是正确的,这么做确实是对伤者最好,也能让其更快地接受医生治疗。
    而等到伤者被送去医院,“没”了后,提前混到脸熟的梅森叔叔就能很自然地在一众感激的家属面前,拿下这个丧事订单。
    杜克警长就在旁边看着,也没打扰梅森,他心里清楚,梅森虽然想要订单,但不是个会乱来的人。
    卡伦本想上去帮忙,但担架就这么大,他也没插手的地方。
    就在这时,卡伦听到杜克警长发出了一声“咦?”
    循声看去,发现杜克警长已经来到了原本的舞台中央。
    皇冠舞厅的布局是,中间是一个三个台阶高、很大的一个木质板舞台,玻璃舞台则在这个木质板舞台上方。
    玻璃舞台砸下来后,将下方的舞台中央也砸出了好几个窟窿。
    此时,杜克警长正蹲在一个窟窿旁,伸手拔开旁边的几块碎木板。
    卡伦走了过来,随即整个人一愣。
    这个窟窿内,赫然躺着一具男尸。
    这具男尸一丝不挂,双手呈四十五度角向两侧对称地展开,掌心向上,而起中指位置则被插着两根铁钉固定住了,形成了双向竖起中指的姿势;
    另外,
    男尸的腹部位置,也就是肚脐眼那里,有一朵白色的花,应该是……塑料的。
    肚脐眼上下,有缝合的痕迹,很大可能,这不是一朵花,而是……一盆花。
    花盆则在男尸肚子里;
    除此之外,男尸的脸上,被画了浓妆。
    口红痕迹自男尸嘴角两侧夸张地延伸下去,形成了“微笑”的视觉错感。
    男尸胸膛位置,放着一本书,封面上写着《灵魂之歌》,这是贝瑞教的圣经。
    记得玛丽婶婶之前吐槽过莫桑先生的子女为了省钱故意说莫桑先生是贝瑞教信徒;
    而贝瑞教教义里,要求的是死后遗体要火化,重新回归于自然,越是对遗体进行装饰或者采取盛大的葬礼,就越是对自然也就是对教义的亵渎。
    可眼前这具舞台里面的男尸,其遗体被改动和布置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另外,从尸体皮肤青黑色的状态来看,死亡应该挺久的了,虽然身上并未看出明显的腐烂痕迹。
    但,总不可能是玻璃舞台掉下来后被砸死了,然后再被身边人脱去衣服又布置成这样的吧?
    杜克警长目光凝重,
    先前舞厅的事,是意外,而意外的话,与他这个警察,其实并无太大的干系,维持好救援秩序就好,但眼下这具尸体,不一样了。
    杜克警长咬了一口烟嘴,
    自言自语道:
    “如果不是这场意外,还真没办法发现这起命案。”
    “我觉得……不是这样。”
    “哦?”
    杜克警长扭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位英俊小伙子。
    “那你觉得是怎样?”
    卡伦手指着窟窿内的男尸,
    道:
    “是凶手为了展示他的‘艺术品’,从而故意制造了这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