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犯罪心理

    “凶手故意的?”
    杜克警长疑惑道。
    但其实他心里,被卡伦话语中的另一个词给拨动到了,那就是……艺术品。
    一个年轻人,
    竟然直接用“艺术品”来形容这具被害者遗体;
    虽然杜克警长清楚,这是眼前这位年轻人代入到凶手视角所说出的话,但能够毫无阻滞地在这么快时间内组织和代入完成这种形容语言,很难不让他觉得诧异。
    但他还是希望听这个年轻人继续说下去,当即追问道:“你是如何判定的?”
    “很明显,这不是激情杀人。”
    “嗯。”杜克警长点头。
    激情杀人与预谋杀人相对应,即本无任何故意杀人动机,但在被害人的刺激、挑逗下失去理智,失控进而将他人杀死。
    但这具尸体,被做了这么多的布置与装饰,早就脱离了激情杀人的范畴了,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一系列的尸体后续处理工作。
    杜克警长转动着烟斗,继续问道:“你是凭什么判断出来的,毕竟我们还没有做细致的现场调查,不是么?”
    卡伦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感觉。”
    “感觉?”
    “是的,看到尸体时的感觉。”
    “凭感觉查案么?”杜克警长抬了抬手,“不,我想听听你的感觉,能具体地说说么?”
    “凶手把尸体藏匿在了舞台的下面……”
    杜克警长开口道:“所以,凶手很熟悉这家舞厅的环境,再配上你之前所说的,这起意外不是意外而是凶手故意制造出来的话,那么凶手要么就是这家舞厅里的员工,要么,至少也该是这家舞厅的常客。
    哦,抱歉,我又打断了你的话,请你继续。”
    “我只能跟着感觉走,警长。”卡伦再次解释道。
    “没事,你说。”
    “舞厅是很热闹的场所,人很多,很喧嚣。一般而言,凶手杀了人处理尸体,是以毁尸灭迹为主要目的,在这里,则完全不一样。
    凶手之所以会把尸体放置在这里,且对尸体做了如此复杂与精心的布置,其目的,就应该是想要在之后的某一天里……就是在今天,把他呈现出来。
    就像是一幅画作在画师完成后用一块红布遮盖着,等到宾客们齐至时,再将红布揭开,让作品展露在人眼前。
    另外,
    放置在舞台下面,我觉得还有另一层意思。”
    “另一层意思?”
    “虽然不是激情杀人,但凶手明显带着一种极为强烈的恨意。”
    “这个你放心,在调查出死者身份后,我们会排查死者的社会关系网的,着重会排查与死者有矛盾和对立面的人员。”
    “不不不,您误解了我的意思,我说的恨意,和警长您理解的恨意不一样。”
    “不一样?”
    “它应该不属于生活中,同事、亲戚、邻居、朋友这种生活活动圈子里因摩擦而导致的积怨,最后转化成杀人动机完成了杀人。
    我所说的这种恨意,是另一种层面上的。
    您看,
    凶手对死者尸体的处理,太过于注重细节了,不仅有浓浓的宗教意味,还有类似雕刻师的那种对艺术情绪上的表达。”
    “你说的这些词,我能听懂,但连起来的话,我有些……”
    “您随我来。”
    这会儿,梅森叔叔已经带着众人抬着那位重伤者出去了,内场里,暂时就只剩下卡伦与杜克警长。
    因为舞台中央窟窿里的尸体被发现时,杜克警长和卡伦都没失声尖叫,所以在先前那个乱糟糟的环境下,其他人甚至都没发现这儿还有一具不属于这场“意外”的尸体。
    卡伦走下舞台,向座位区走去,这家舞厅的布局很像是剧院,其实,在开办舞厅之前,这里本就是罗佳市的一家剧院。
    所以,舞台向“观众席”也就是卡座区走去,是向上的台阶,越往后,高度越高,类似角斗场的那种场景。
    卡伦继续往上走,走到中间位置时,他停了下来。
    这里,有一张张很高的小茶几,小到只能放下几杯酒,旁边也没配椅子,想要舒舒服服坐下的话,得额外花钱开前面的卡座。
    这儿呢,就是给你放个杯子,然后和朋友聊天说话时用的,当然,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话,倒是可以随意且自由地去前面座位上拼桌与喝酒。
    和梅森叔叔早就金盆洗手不同的是,罗恩是这家舞厅的常客,这块区域,也是他的主打区域,因为这里,没有最低消费。
    一首曲子也就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5卢币,哪怕罗恩的收入不错,但他花销的地方其实很多,所以,也不能尽情地找舞者跳舞。
    大部分时候他都是拿着买来的一杯啤酒,不停地沾着嘴唇,再东看看西看看,看看那些“衣衫褴褛”的美女;
    一定要等到最漂亮最心仪的那位出现后,才会去邀请她跳个一曲或者两曲,跳完后马上把曲目钱给舞女,然后退下舞台,再回到这里,继续用那杯啤酒沾着嘴唇,慢慢回味的同时,再慢慢寻找下一个跳舞的对象。
    这些都是坐车来这里的路上,罗恩自己讲述的,他很骄傲,因为他用最小的成本,把快乐延长到了极致。
    卡伦回过头,杜克警长就站在他身后。
    “警长,请您转过身。”
    “好。”
    杜克警长转过身,站在半高处,面向前下方的舞台。
    卡伦的声音,自其身后传来。
    “请警长您发挥想象,这里不再是刚刚发生舞台倒塌意外的舞厅,现在,它正在正常营业。
    你听,曲子已经放出来了,是欢快节奏的《罗佳精灵》。”
    这首曲子很欢快,玛丽婶婶在自己工作室内工作时,很喜欢放这首曲子。
    “你看,灯光已经逐渐暗淡了下来,客人们已经挑选好了自己的舞伴,走上了舞台。
    你看,舞台中间,有上百对的男女,正相拥在一起跳舞。
    外围的确有那么几对人,在认真地跳着交谊舞,舞姿虽然不是很完美,但也算正规。
    里面呢,男顾客纷纷和舞女贴在了一起,手,纷纷滑落向不该放置的位置,还在不停地摩挲着。
    你听,荷尔蒙的声音,在舞台上不停地脆响和翻滚;
    你看,眼前的这一切,是人本质欲的一种集中体现,大家紧靠在一起,借着彼此身体的掩护,将伪装撕去,甚至,还能寻求到一种当众的快感。
    你抬头再看,
    这上方的玻璃舞台,又是一大片的刺激风景。
    道德、伦理、矜持,等等这些,全都被丢下了舞台,金钱与原始的欲开始张牙舞爪,本该羞于见人的一面,在这里,在你眼前的这两层舞台上,变得堂而皇之。”
    伴随着卡伦的叙述,
    杜克警长眼前似乎真的出现了相类似的一幕,光与影,在此时开始交织变幻。
    “请您再将目光,落入舞台,舞台的中央,再慢慢往下,慢慢来,最终,落入舞台的下方。
    请告诉我,
    你看到了什么?”
    杜克警长回答道:“尸体,一具胸口上放着贝瑞教圣经的尸体,被摆弄出特定嘲讽姿势的尸体。”
    “那么,请你告诉我,他是什么姿势?”
    “躺着的。”
    “哦,是么?”
    “难道不是么?”
    “你现在站在这里,请你再仔细地看一看,他……真的是躺着的么?”
    杜克警长目光一凝,因为高度的原因,当他的意识视角进一步的切换后,他不由得惊呼:
    “不,他不是躺着的,他是站着的;而舞台上跳舞的那些人,他们其实是躺着的!”
    倏然间,
    杜克警长双拳猛地攥紧,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位置,是一个观察者的位置,不,是一个欣赏者的位置。
    杜克警长缓缓地向左边转过头,
    在他的“视线”里,仿佛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他正站在那儿,就站在自己身侧,嘴角带着微笑,欣赏着眼前的这一幅动态的画面。
    他……就是凶手!
    杜克警长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去抓他;
    但在他的手触碰到黑影的那一刹那,黑影消散了,四周的一切光与影也随之消散,再次恢复成了现实里的狼藉模样。
    也不再有其他声音,除了自己那略显沉重的呼吸。
    杜克警长回头看向卡伦,开口道:“那是个以杀人为乐的家伙,他在欣赏。”
    事情,严重了。
    意外,谁都无法预料,意外造成的死伤,亲朋会悲痛;
    但一个变态杀人魔不同,他的存在,能让整个罗佳市,陷入恐慌。
    “他其实并不觉得自己在杀人,他是在作画,他认为自己在呈现一种艺术。”
    “那贝瑞教的圣经,肚子上的那个花盆,中指,一丝不挂的尸体,这些……”杜克警长微微皱眉,“这些,似乎……似乎……”
    “警长您是想说这些似乎都变得不重要了,是么?”
    “我………是有这种感觉。”
    “因为画面感已经足够了,不,更准确地说,是因为这些布置,都是为了填充画作让画面感更有格调的配角。”
    “所以,无论是花盆,中指,《灵魂之歌》,调查这些,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并非凶手刻意地表达,而是凶手随手的搭配?
    甚至很可能,这个现在我还不知道身份的尸体,他本身,很可能就不是贝瑞教的信徒?”
    卡伦点了点头,但还是提醒道:“但贝瑞教向往自然,而自然,则是一种天性。”
    杜克警长:“是的,有些贝瑞教信徒很喜欢组织聚众银乱的派对,他们把这种行为也认为是贴近自然的一种表现方式,而这一要素,又恰好和舞台上的场景呼应上了。
    所以,凶手不是贝瑞教的人,也不仇恨贝瑞教,他的恨意,来自于这种态度,不,是他恨的东西,和贝瑞教提倡的东西,是相悖的。”
    “警长说得对,没有情绪宣泄的艺术品,只是一种没有营养的精致堆砌,它是无法给创作者带来快乐的,恨,也可以是一种快乐,而快乐,又需要代入。
    这具尸体,不是在这里被惩罚,他不是凶手惩罚的对象,而是凶手代入的载体。
    凶手站在这里,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时,可以代入到自己正站在那里,而两个舞台上跳舞跳得画面不堪入目的男女,就是他恨和戏谑的对象。
    他站着,那些男女是躺着,他像是一个上帝,俯瞰着肮脏的众生,这是一种超出寻常意义上的恨。”
    杜克警长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我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没有特别大的头绪,凶手,代入,那么,凶手和死者之间,可能没有仇……甚至可能关系非常好,非常亲密,因为只有这样,凶手才能在死者身上……”
    卡伦笑了笑,道:“找到代入感。”
    杜克警长用烟斗敲了一记自己的脑袋,
    自嘲式地笑了两下:
    “哈。。。哈。。。”
    随后,
    他长舒一口气,道:“我觉得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毫无依据,全是臆想与杜撰,可偏偏我又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我只是在尽一个良好市民的责任,维护这个城市的良善与秩序。”
    “接下来调查时,我会着重关注死者身边关系亲近的人,越亲近,我越关注。”
    卡伦没说话。
    “你是茵默莱斯家的人?和梅森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侄子,他是我叔叔。”
    “哦,我就知道,你不应该是他家招的伙计,你长得这么英俊,想赚钱也不用去做搬尸工,完全可以站在这里,等那些太太花钱来主动请你跳舞。”
    说完,自以为很幽默的杜克警长大笑起来。
    卡伦也只是礼貌性微笑附和一下;
    他已经有些习惯了,这个世界,对长得好看的人,其实总充满着一种恶意。
    “我叫杜克.马尔罗,你看可以叫我烟嘴杜克。”
    “卡伦.茵默莱斯。”
    “卡伦,你多大了今年?”
    “十五岁。”
    “啧,梅森有个很厉害的侄子,刚刚的经历,还是我查案以来的第一次。”
    这时,有警员开始进来了。
    “如果案子有进展……不,不管案子是否有进展,我都会再来找你,明克街……13号是吧。”
    “是的,警长。”
    杜克警长转身,对刚进来的警员喊道:
    “舞台中间窟窿下面有一具被杀者尸体,保护好那块现场,再联系局里,请求新的警力增援。”
    他一边继续往台阶下走,一边背对着卡伦嘴里小声嘀咕着:
    能和变态杀人魔产生精神共鸣的侄子。
    刚往下走了几步后,杜克警长又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卡伦:
    “还有一件事。”
    “您说。”
    “我刚刚检查尸体时,发现尸体做过一定程度的防腐处理,再加上现在是冬天,所以尸体腐烂得会没那么快。凶手完全可以再继续享受代入这种快乐或者叫恨意。
    他为什么要选择以这种方式来呈现尸体……艺术品呢?
    我能理解他想展示的心,但我觉得,他完全可以再多玩一会儿,不是么?”
    卡伦看着杜克警长,回答道:“有可能,凶手喜新厌旧了。”
    杜克警长瞳孔微微一缩:“你的意思是,凶手已经物色到了新的目标?”
    “不。”
    “哦~”杜克警长舒了口气。
    卡伦继续道:
    “凶手现在可能已经在欣赏了。”
    ……
    卡伦则走出了舞厅,来到外面时,看见两辆救护车已经停在了这里,不少伤者正被抬入救护车,先前乱糟糟的场面也恢复了一定秩序。
    但让卡伦有些尴尬的是,茵默莱斯家的那辆“果壳”牌改装灵车,不见了。
    梅森叔叔是光顾着运送“客人”,所以没留意到他这个侄子其实不在车上么!
    无奈之下,卡伦准备打一辆出租车回家。
    先前他之所以主动地帮杜克做犯罪心理侧写,并不是侦探瘾犯了,而是因为他有迫切的对外社交的需求,虽然现在不敢“离家出走”,但并不妨碍他为以后的事做些准备,比如,多认识一些人。
    藏拙的话,倒是真没这个必要,当你家里有个爷爷一直权衡着要不要杀你时,你还藏个什么劲的拙?
    这时,一辆出租车在卡伦面前停了下来。
    出租车上下来一个男子,男子戴着鸭舌帽,鹰钩鼻,下巴尖削。
    他下车后,
    卡伦自然而然地就坐了进去,可坐进去后才发现后座旁还有一个穿着灰色裙子的女人正把脑袋靠着车窗位置熟睡着。
    出租车司机回过头喊道:
    “女士,女士,你们已经到地方了。”
    女人被喊醒了,一边从她那边打开车门下车一边带着些许埋怨地嘀咕道:
    “头儿真是的,警察局都说是意外了,又怎么可能和异魔扯上关系,还非要来这里看一眼,哎,头儿,你等等我!”
    “先生,你去哪儿?”
    “先生?
    先生?”
    “啊,嗯?”卡伦有些失神地回应。
    “您去哪儿啊,您得告诉我地方我才能送您过去。”
    “明克街13号。”
    “好的。”
    出租车发动了。
    卡伦则默默地将自己攥紧的左手,缓缓摊开,看着上面留着的十字架烧伤疤痕。
    她刚刚说,异魔?
    这一刻,
    卡伦忽然感到一阵心虚,以及一种极不确定的恐惧感。
    家外面的世界,
    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