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零三章 开局!

    唐丽夫人在卡伦的迎接下走进了牢房,原本一路酝酿过来的情绪,在此时终于彻底紊乱。这是在坐牢
    这还有一点坐牢的样子么
    本质上,老夫人到底还是个"外人",哪怕她嫁给了一个秩序信徒,哪怕她生下了三个秩序神官,她也依旧是一个外人;
    即使在卡伦下令召集驻军骑士冲入总部大楼的那天,疼孙心切的老夫人来到了现场远远观望,其实她做的准备也只是一旦事情崩盘,她会冲进去保护卡伦离开维恩。
    她的思维模式,依旧秉持着年轻时游历和冒险的那一套,哪怕当了几十年的贤妻良母,一双手不知道煲过多少次汤,却依旧没有忘记该如何去握刀,也认可刀可以解决这世上九成九的问题,余下不能解决的问题,还是怪自己的刀不够锋利。
    古曼家上下,排除理查、艾森这种半个当事人身份不谈,真正意义上能知道卡伦现在关在牢里不会受什么苦的,其实也就是一个德隆老爷子。
    原本打好的腹稿,在此刻基本用不了了,老夫人这时候表现出的是一种上台表演忘词"的状态。
    卡伦主动和老夫人聊了很多,把氛围给暖了下去。
    到最后,老夫人和卡伦告别,走出牢房来到上面时,心里居然有一种自己不是来探监而是去自家孙子新房子参观的感觉。
    一直准备的重头戏一下子变成了片头曲,还没品出个什么滋味就过去了,这让唐丽夫人极为意犹未尽。
    就像是去菜市场可以不买硬菜,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纯粹瞎熘达的,总得带几根葱回家;
    唐丽夫人马上想到了先前的约定,当即环视四周,才发现原本站在楼梯口的那个小姑娘现在竟然不见了。
    看着自己妻子目光正在逡巡,德隆老爷子马上就明白了自家妻子的内心想法,毕竟当了大半辈子的磨刀石,刀有没有磨钝不清楚,至少磨刀石上的凹坑已经被磨成了刀最喜欢的姿势;
    亲爱的,我们回家吧,人家姑娘应该已经下班了。可我已经和她约定好了。
    亲爱的,人家只是不喜欢说话,有些内向,可人家又不是傻。"
    "这不行,我今天来主要就是为了她,得好好调教调教,否则她怎么保护好我的孙子!
    一直陪在奶奶身旁的理查听到这句话,自心底产生了一种极大的感动!德隆老爷子看了看自家孙子理查,隐约间他觉得自家这个孙子好像配不上他奶奶的这种感动
    人呢,理查,去把人给我喊出来""亲爱的,听我一句劝,咱们回家吧。"是啊,奶奶,您和爷爷先回家休息吧。"
    唐丽夫人低下头,叹了口气,用一种很孤苦很哀伤的语调说道∶唉,人老了说话都没人肯听了。"
    德隆老爷子马上神情一怔,他当然清楚相伴大半辈子的妻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性格,她怎么可能在这里自怨自艾,这分明是准备爆发前的铺垫!理查,去喊费尔舍家的姑娘过来陪你奶奶散步。
    额……"理查还在迟疑。"我在这里。"
    这时,菲洛米娜从前面拐角处走出。好,散步。"
    唐丽夫人抬起头,神情澹然,走到前面去了,菲洛米娜跟在她后面。你要去么德隆问理查。理查马上道∶要去。"
    "你在这里没事干么?德隆反问道。"好像确实是没什么事干。"没事干你为什么这些天都不回家"
    没事干就没事干是工作问题,可没事干就回家就是态度问题了。"嗯,很有道理,你做得很对。"
    德隆和理查一起走出了总部大楼,在众人准备上车时,恰好一辆马车驶了进来。
    从马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女人一头栗色的动人秀发,目光里透着一股矜持和威严,虽然身上穿着秩序神袍,但依旧无法阻挡她身材上那恰到好处的丰满。"奥菲莉亚殿下!
    理查马上上前打招呼。
    奥菲莉亚看向理查露出些许微笑,对他点头道∶□">"我申请过探监的。”
    "是的,我这就带您进去。"
    理查对自己爷爷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前面和自己奶奶站在一起的菲洛米娜。
    德隆老爷子对自己孙子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随即,理查就领着奥菲莉亚走进了总部大楼。
    走在前面的唐丽夫人扫了一眼奥菲莉亚的背影,说道∶这体格子,确实是个好生养的。"
    唐丽夫人自己走的就是武者道路,奥菲莉亚是暗月武者,自然认为年轻的姑娘还是身子骨越结实越好。
    不过,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菲洛米娜,她点头道∶你也不差的。”
    菲洛米娜问道∶哪里?哪里都不差。"
    菲洛米娜皱眉,她很不喜欢这种笼统的回答,这会让她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她更喜欢卡伦对自己的那种命令式的对
    话方式,这样她能很快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不用去……思考。
    不过你得记住,以后找男人,也得找身体好的。菲洛米娜问道∶难道找身体差的?"我不是指的时间。"
    菲洛米娜皱眉∶时间和身体有什么关系?
    我的意思是,找个身体素质好的,以后生下的孩子身体素质也很棒,否则,你看我,我身体好吧?"嗯。"
    菲洛米娜偶尔能从这个老夫人身上感应到一股可怕的杀机。
    但就因为我找了个搞阵法的,生下的三个孩子,都不能走我的路,身体素质在普通人里算好的,但在我这里还是不过关,唉,被他们父亲严重拖了后腿。”
    那主任呢,我指的是,卡伦。"
    这孩子起初我觉得他身体挺虚弱的,然后过段时间,忽然发现他身体变得出乎预料的好,也不知道他吃了什么东西。”"骨头汤吧。"
    "是么,改天我也弄来给理查补补。嗯。"
    "好了,来,我们上车吧。"坐进车里后,唐丽夫人说道∶"没记错的话,这位暗月岛的公主是对卡伦有意思?好像是的。"菲洛米娜回答道。"看来是没成功的。"
    菲洛米娜继续点头好像是的。"
    可怜的孩子。"唐丽夫人叹了口气,"最好的那个往往不是最适合自己的那个,当你觉得他真的太好太好时,往往也意味着差距很大,选最适合自己的那个才能余生幸福。”
    此时,德隆老爷子刚坐上驾驶位。
    唐丽夫人问道∶是吧,亲爱的?啊对对对对!
    你小子真幸福,有这么多人疼你,你的爷爷,你的外婆,还有我。"呵。"
    卡伦在床上躺下,他准备睡觉了。但刚闭上眼,上面又传来了地牢开门声。
    人还没下来呢,尼奥就知道是谁来了,直接笑道∶□">"是不是后悔选和我面对面的牢房了,早知道该选最里间的,不影响办事。”嗜血异魔脑子里都装的是牛奶么?
    坐牢的话容易空虚寂寞,压抑的情绪又需要释放,再说了,你现在正是一个可以把钢板顶穿的年纪。”听到这个形容,
    卡伦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离开罗佳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形容。"
    这不废话么谁没经历过这个年纪啊,十六七八岁时,简直就是一台行走的交配发动机。
    要不,我换个牢房,再布置一个隔绝结界?
    卡伦看着尼奥,无奈地摇摇头,有些玩笑尼奥可以肆无忌惮地对自己开,但他不能开回去,除非尼奥忘记了尹莉莎重新找了个女人;但这显然不可能。
    只不过这货明显有点耍无赖了,仗着自己有一层道德护盾所以拼命对自己输出。
    奥菲莉亚走了下来,在她旁边跟着的是理查和阿尔弗雷德。"哦,我亲爱的奥菲莉亚殿下!尼奥很是慵懒地做了一个问候礼。尼奥大人。"奥菲莉亚回礼。
    "你知道么,昨晚睡觉时,睡在我隔壁的那个姓'□">席尔瓦的家伙,在梦里叫了三十三遍您的名字。"
    奥菲莉亚微笑回应那他叫尤妮丝的名字至少得有三百三十遍。哈哈。
    玩笑结束尼奥坐回自己的床上,奥菲莉亚站在栅栏前。卡伦又一次打开门,示意她可以进来。"这牢坐得,可真闲适。"奥菲莉亚笑着说道。"还好,喝点什么不用了。"你怎么来了
    "倒不是专程为了来看你,而是我恰好有任务来了维恩,不过任务地点在桑浦市,我就连夜来约克城一趟。你出事后,岛上长老
    会命令我过来解除和你之间的关系,毕竟岛上不想沾染这次风波。哦,所以,你是来解除关系的
    当我申请探监,直接轻松通过时,我就在脑海里否决了这个提议。"然后呢?
    "然后就是,岛上和秩序神教的融合正在加速,我们暗月岛实际上现在已经失去外海舰队的控制权了,作为交换,我们可以让更多的岛民进入秩序神教进行发展。
    之前岛内一直和秩序神教这边商量着一个方桉,那就是组建一支小型的暗月武者队伍进入秩序神教体系。不错的想法。"
    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反抗无效就闭眼享受了,只不过身为弱者没有选择的余地,毕竟暗月岛当初如果不选择秩序,就会被月神教吞并,后者对月系信仰的融合只在神话叙述里含情脉脉,现实里其实极为残暴。
    而选择和秩序神教融合,其实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穆里的本达家,穆里灵魂深处那面圆盾和短刀明显带着家族传承体系的特征,兴许快则几百年慢则千年后,秩序神教里面会有一个家族或者势力,在信仰秩序的前提下,灵魂内流淌着暗月属性的特征。
    我来就是和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把岛上要出来的那支暗月武者队伍,安排在约克城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你以后大概永远都不会再升职了。会一直留在约克城,这很利于岛上的安排我们不希望这支队伍会被打散和拆分,而是尽可能地想要它稳定在一个地方,以后继续接收吸纳族人,在秩序神教内,有一个真正的落脚点。□">这样的话,就算很多年后,我们彻底被融入秩序,至少还能有个基地,或者叫新的老家。
    卡伦看向跟着奥菲莉亚一起下来的阿尔弗雷德。
    奥菲莉亚解释道艾伦庄园和暗月岛的联络一直是由你的男仆负责,我想,很多杂务上的事情你是懒得去关心的,但你的这位男仆……他很关心。"
    阿尔弗雷德马上开口道少爷,原本想要向您汇报的,但没想到奥菲莉亚殿下来得这么快。”
    "没事。"卡伦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怪阿尔弗雷德,主要还是他自己怕麻烦才当了甩手老板,况且,阿尔弗雷德这种主动安排
    确实做得很好。
    在见证了驻军骑士的力量后,卡伦很希望自己手下也能有一支军队化的力量,虽然暗月武者在素质上肯定比不过驻军,和骑士团更是没可比性,但他们来后,肯定会听从自己。
    但最让卡伦觉得好笑的是,自己这个无法升职"或者叫"永被压制",在这里反而成了一个优点,因为自己大概率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反而可以保证"政策延续性"。
    "你觉得怎么样?奥菲莉亚问道。"我觉得可以,但具体的安排,需要等我出狱后。好的,我回去和岛内长老会商量一下。"他们会听你的么"
    奥菲莉亚回答道∶有时候商量,只是为了给他们一个面子。嗯,看来你父亲对岛上的掌握力提升很大。"
    秩序的力量会帮父亲摆平岛上的一切反对声音,而父亲只需要全心全意地做秩序的狗就可以了。”"谁不是呢?
    奥菲莉亚走出了牢房,对卡伦道∶祝你早日出狱。"谢谢。"
    奥菲莉亚来得很匆忙,走得也很匆忙。等听到上面关门的声音后,尼奥对卡伦道∶放下了什么爱情的朦胧和纠缠,全身心投入工作和事业,你有没有觉得她身上反而多出了一股魅力你观察得这么仔细
    "我只是想告诉你,在维恩的上层贵族文化里,情人文化占据了九成。"那剩下一成呢?乱仑。"好吧。"
    所以,不要给自己什么心理负担,你刚刚该给她一个拥抱或者一个吻别的,人家从一开始就给你送剑送钱送生意,现在还要给你送人马。结果你还把人家祖坟给扒了,啧啧,真是禽兽。"她家祖坟到底是谁扒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我只是佩服你这种修改自己记忆的本领,我清楚记得在暗月岛上时到底是谁像一只泰迪大一样上蹿下跳地找乐子。"
    "翻旧账就没意义了,反正我要是你,我干脆入赘进去得了。"暗月岛的人没有姓氏。"
    "哦,对,差点忘了,那就跟着他们改信仰……咦,不对。卡伦端起一杯水喝了一口,很平静地说道∶
    从信仰纯度甚至是从血统上来说,我比暗月岛上任何人,都要高级和纯粹。"
    自己传承着暗月之眼,更别说,女神还有一根肋骨就在自己体内。卡伦继续道∶
    "按照通用的说法,我应该算是暗月岛的神子,他们本就应该为我服务。"
    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如此得体得不要脸的!
    翌日上午,那个身穿银甲名叫莉切尔的女人带着人走了下来,她来到卡伦牢房前,开口道∶
    "苏斯组长要提审你进行问话。"好的。"
    卡伦站在牢房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神袍。对面牢房里的尼奥开口喊道∶"喂,那我呢?莉切尔没搭理他。
    牢房门被打开,卡伦走了出来,轻轻伸了个懒腰,像是在享受着这关久后难得的自由。
    在莉切尔的带领下,卡伦走出地牢,来到了二楼的一间会议室内,楼道口站着很多陌生神官,应该是调查组带来的人。
    走进会议室,里面坐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身高目测只有一米二,会议室内的椅子明显不适合他,坐在上面他还能晃着腿。不过,在会议桌旁边,还放着两张小板凳。
    苏斯看着卡伦,不算热情也不算冷澹地招呼道∶"坐。"是。"
    卡伦没走向会议桌,而是走向旁边那两张小板凳,在其中一个上面坐了下来。
    苏斯见状,则跳下了椅子,一边向卡伦走来一边向站在门口的莉切尔吩咐道
    "两杯冰水。"是,组长。"
    苏斯在卡伦对面的小板凳上坐下,问道∶在牢房里住得还习惯么?
    还好,牢房是个适合感悟的地方。"哦,是么,呵呵,要是待久了呢?"那就容易闷了,会想换个地方。"
    苏斯点头道∶是啊,我也在丁格大区里待久了,很闷,现在也想着换个地方透透气。卡伦微笑道∶
    我觉得约克城就很好,区长大人。"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卡伦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