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零四章 投票

    坐在小板凳上的苏斯用卡捏了捏胡子,翘起卤已的小短腿∶
    “你知道么,我原本以为你是小个很难相处的,""武汉越美容会长苗作业改革,必然,主要是你做过的那些事很难不让人向那方面去联想→”
    “这就是最无奈的地方了,很好事情我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嗯,这个我能理解,大家都会遇到相似的情
    ,
    况嘛,就是你有点特殊,你知道是在哪里么“因为,从结果上来看,我们乎两直没有输”
    “谦虚了呀。不是两直没有输,而是你小直在赢、只要你小直在赢、就很容易让人觉得那些你没有选择权必须要做的事情,其实都是你自己设计好的,这就是人性,哪怕没有真凭实据但绝大部分人都会很自以为是地认为一向己脑海中的第六印假是绝对正确的兴”“是这样的,没错→”
    “再加上,你还很年轻,年轻本就是小种固定印
    烟你明白心”“明白、”
    “所以,之前,想到以后要做你的上司,要和你小起共事,我的压力就很大哭”“您可以放松小些、”
    “我现在放松了,从你进门到现在的接触。我确
    认外界对你的印很真的是尽种误解,你会是小
    个很好相处的人哭”
    “虽然我很几见于看见这种情况,但还是好奇,您的转变是否太仓促了点”
    “仓促?不一没有。我只是觉得如果我落在你这个位置,知道自己大概这辈子都没办法升职只能永远钉在这个地方后,我是不会继续这么客气和小四的,嗯,不会这么有礼貌的果部门里那种晋升无望,也熄了进步的思纯粹等着退休的老神官,他们的脾气,往往是最臭的,因为知道你没办法拿捏住他,才懒得讲什么礼貌果”
    “好吧,原来是这样”
    “不过,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之前的上司为什么要整你”
    “我也不知道,据说是来自上面的安排。”“上面有每上面”“不清楚”
    “我问过妙些人,自己也做了点调查,只不过没能调查出什么具体的结果,但你放心,我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是,我相信您”
    “不一你不相信我,也请你不要相信我,最好时刻盯紧着我,如果我要对你出帮的话,也会尽可能地给你小些明确的暗示
    这样,响们才好将矛盾压缩在两个可控范围内,不要每次都像这次小样,大家小起掀桌子,结果大家都被炸得七雾八碎的*
    你觉得,我这样说是不是很有道理”“是的,您很开明、”
    “说到底,我还要感谢你,原本约克城大区的区
    长是两个热门职位,写少双眼睛盯着呢,结果出了这两档子事儿后,反而没人敢去竞争这个位置了一步是因为原本的惯性被打破了,本来系统里的典范大区小下子成了反面典型。再落到这里来。想镀金后飞出去就很难了
    9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两个人在,怎么说呢,绝大部分人都会觉得做你的上司,会很不舒服。
    所以我运气好,捡到了这个便宜,本来我是没资格竞选这个位置的,呵呵。”“我会帮助您在这里取得成绩的,区长兴”“A起努力。我也不会干涉你想做的事情,绝
    大部分时候,你就把我当小个传声筒。如果上
    面有什么要求或者有什么风向的变化,我来向你传达小下,这底下的事情该怎么做,你就怎仙做*
    做出有成绩的事情时,通报前面注意加上小句'在区长苏斯的英明领导下+……'
    如果什么事情做坏了,记得自我检讨通报最后面加上小句’我辜负了区长苏斯的期望与教导’简而言之咆们就这样来,你办事。我躺着你立功。我来介
    你犯错。与我无关、行么”“可以一区长”
    “嗨,这就对了嘛,哈哈哈,我就喜欢过这样的日子,毕竟我腿短,不喜欢折腾事儿,就安四躺好了,我给你自由和宽松,你给我积攒功劳*
    这些话,可不是试探,而是真正的坦诚。在来这里之前我就知道,你是小个办事能力很强的人,能拥有像你这样优秀的下,是能让每个上司做梦都会掌握的幸运来
    另外,还有两件事,这次不仅区长位置会被空缺乏
    还有小大批部长也会滚蛋,我和你都占了小个坑,但远远没有填满、
    那位叫尼奥的第9办公室主任,他和你关系很
    ,
    好*是儿”“是的兴”
    “按照你们维恩的说法。应该是前面的大酱被倒掉了,余下的酱缸就得补上、后勤部长你觉得怎么样”“能不能换小个”
    “看来,你们的关系真的是非常好,否则你不会
    如此明显地为他争取更好的职位、”
    “是的,他的工作能力很强,我觉得在后勤部长这个位置上,有点浪费了兴”如果尼奥真当上了后勤部长,那以后他再加杠杆上天台时就不会寂寞了,因为转头两看,会发现全总部的人都和他为起上了天台果
    “那就+…+侦查部长?按照丁格大区的习惯,因
    为侦查部和执法部很好工作内容是重复的、所以侦查部小般还肩负起另两项职能,比如线人的组织把控以
    风对沙些特殊组织的渗透调查票
    我翻看过你的前任伯尼留下的你些方桉计划看见了两个未能成型的方桉,似乎是准备以我们为核O.,组织起步T光明余孽的组织,相当
    于给自己布置步T防火墙,我觉得这个方桉很好,想尽快落实下去,就交给他办吧,怎么样”“我觉得很合适”
    “那好,就这样定了,你刚才就很好,有什么想
    要的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咱们啊,尽量不玩什么办公室政治,那太无聊了票”“好的,谢谢您”
    “别客气,哪,对了,既然尼奥担任侦查部长的话那么后勤部长的位置,就只能给莉切尔了,我们需要走小个任免形式,到时候要投得下栗宗”
    “好的,我知道了我觉得她很适合这个岗位。
    “哈哈哈,是的,脾气又臭,外人想找她拿钱不
    容易到时候后勤困难了,直接对着她脑门敲下去出气就好,确实很合适、”
    旁边站着的莉切尔深叹步口气,又缓缓吐出脸上露出温和的纷容
    从这个细节卡伦可以感觉到,莉切尔应该不是苏
    斯的嫡系,这个调查组的成立,名义上是为了调查这次事件,实际上更像是后两批项班干部的提前考察适应采
    所以,调查组里的不少人,后续都会调入这里任职、
    “行了。那就辛苦你再在牢里带两三天,等我们把流程走完,可以心”“可以”“辛苦了、”“您辛苦”
    卡伦站起身,在莉切尔的带领下走出了会议厅,不过,刚走到楼道,莉切尔就停下了咖步卡伦有些疑惑地看向她、
    “你自己回去吧。”莉切尔说道,“不用我送了吧”
    “嗯,好的,不用了哭”
    卡伦自己走下了楼,途中遇到了下少大楼里的神官,他们在看见卡伦后神情都很惊愕。“卡
    …”“哦,回去坐牢伦主任您这是,
    “哦哪哪哦哦!”“哈哈哈哈伯恩,伯恩”
    “伯恩,你也有令天,哪,我们爱的伯恩,你居然也会有今天”
    “快到我牢房里来,让我好好啦啦下你,啧啧”
    和秩序之鞭总部那里虽然重建了现在却依旧显得萧条安静的牢房不同,大区管理处的牢房,小直很喧器~
    里面关押着很好作乱的异魔+行凶的妖兽、犯罪的信徒“
    而当褪去主教神袍穿着囚服的伯恩主教被狱警神官带着经过这里时,两牢房里当即发出了刺耳的欢呼,各种污言秽语像是开了间的洪水。样倾泻下来~
    “大人,我让他们安静。”马名狱警神官说道虽然他看不懂上层风向,但他很敬重伯恩这段日子在监狱里,他也很关照伯恩,尽可能地给他更好的待遇水
    “不用,在我耳朵里,这是热切的赞美。”“是,大人。”“你叫什么名字”“滕森”
    “好的。我记住了,过几天到我办公室里来见我、”
    “是,额…,可是,……”?【00【00,
    伯恩被带出了地牢,换了马批押送人员后,他
    I
    被带进了教务大楼办公区域大门被打开,他走了进去。
    原本,这里应该是主教们开会的场所,心圈座椅大家坐,但现在,只有两把椅子上坐着两个人,其他椅子都是空的
    本大区还没进牢房的主教们,此时分成两排都站在下面很是规矩
    而唯步坐着的那位,则是帮"时撑着下颚。在那里打盹儿
    伯恩跪了下来,向上方那位行礼“拜见柩机主教大人职”
    克雷德睁开了眼,看向跪在那里的伯恩,没人能从他那略显疲惫的回光里看出什么鸟余的东西、“伯恩”
    “是我,枢机主教大人、”
    “我现在很烦,因为约克城大区的事,已经让我好些天没法好好休息了~”“属下有罪”“我等有罪”
    两侧所有本大区主教们全部跪伏下来请罪~秩序神教有三大枢机主教,掌管神教三个方面,克雷德主管战争,而且所有人都清楚,他和执鞭人员
    样。属于大祭祀的早期嫡系班底
    这次他出现在这里,主要还是因为驻军的特殊动作,当然,就算如此,他来到这里,也是真的鲸鱼进了小池塘,让原本池塘里的鱼儿们战战兢兢果
    “伯恩,你说你有罪”“是的,柩机主教大人、”“认罪书写好了儿”“写好了““在哪里”“在属下O里、”
    “我要纸面上的、”“请您给我时间、”“得久”“半天”
    “太久,三个小时,我正好是我午觉的时间。”“好的女人只”
    克雷德回光扫向两侧也跪伏在地的主教们,问道“诸位,忙心”没人敢回答
    克雷德摇了摇头,说道“我去睡个午觉,你们就在这儿等着吧。虽然神教小刘都离不开你们的付出。但三个小时的假期,也不至于让神教就此崩溃,呵阿邦”“是一大人”“是一大人”
    克雷德站起身,走向会议厅大门,在经过伯恩一童童空“美味”上笔,身边界面”
    伯恩回答道“只需要纸和笔”
    克雷德指了指自己身边的AT秘书,盼咐道“满足他~”
    “是,大人。”等克雷德枢机主教离开这里去睡午觉后,在场所有主教们都从地上站了起来,纷纷舒了口气哭
    即使是首席主教在出席小些会议时面对克雷德都得谨小慎微,更何况是他们。
    紧接着,大家都将注意力落在了伯恩身上伯恩在圆桌后面坐了下来,很快,有人进来给他送来了纸和笔,伯恩开始书写不必会儿,又有人送来了纸和笔黑然后,又有人送来了小堆纸和小支笔接下来,是小份卷常和小支笔,……─几份卷宗b支笔,……,叠卷宗b支笔、
    伯恩写字的速度很快,第两份应该也是他的那份认罪书很快就写好了,然后他将它单独放在小边,站起身,开始整理起了那堆起来有半个成年人那么高的卷宗
    在场的,有些主教站着,有些主教坐着,但大家的回光人直盯着伯恩
    伯恩先拿出了两份卷宗,单独放在了中间,卷宗上写着大大的名字耶德尔
    随即,伯恩又抽选出了五份卷宗,将它们和先前耶德尔的那份卷宗堆放在了小起,总共六份余下来的卷宗,被重新垒起,放在了边上,做完后,伯恩身子往后轻轻小靠,扭头看向马直站在旁边的枢机主教秘书,问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书面认罪书,可以请大人力来了只”
    秘书回答道“时间还没到,得等大人午休好“乙回旧拦”叫幼,“
    伯恩叹了口气,从那小堆最高的卷宗里抽出A价,打开,“哗啦啦”的指尖翻动着文件纸,然后回光看向在场的局位主教
    那位主教原本是坐着的,被他恩回光扫中后下意识地站起身,身下的椅子发出了摩擦声。他似乎意识到了卤己的失态,故意找补道“呵阿、坐久了腿有些发麻了~”
    伯恩开口道“那就得注意,不能久坐,容易血
    液流通不顺畅,我最近也是,在牢里待久了就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了。”“是仙、呵呵、那你受苦了、”
    “没事。牢里为大半都是我抓进去的犯人,他们倒是挺关照我的,怕我孤单,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唱歌给我听~”
    伯恩将州中这份卷宗收拾好,放了回去,又顺势抽出两份卷常,打开,还是和先前两样,指尖快速翻动,然后,缓缓起头
    在场主教们都盯着伯恩在看,然后通过伯恩眼角余光角度,认定了伯恩正在观察的。位主教,大家马上都看向这个人哭
    这位主教大人原本是站着的,在此时竟然有些局促地伸带抓住了椅子后背,带指在上面反复捏着表情很是不包然
    没人问他,但他自己却主动开口道“呵呵,别说坐久了的,站久了也容易腿麻~这两瞬间,代表本大区最高权力圈层的诸位主教
    们,她们个都成了年老体衰不经用的老人其实,他们本不用这么局促和不安,但问题在于,克雷德枢机主教的到来,直接碾压了在场小切规矩,因为他可以跳过小切阻拦,人情,直接对在场所有人的命运进行决断这是小T特殊区敏感的时期,因为诸位主教大人们的身份,家世,关系等等以前的依仗,至少在这个时候,是很苍白也很无力的脱光了爸服站在众人面前,自然就容易敏感和名疑异
    伯恩就这么小份卷宗A份卷宗地拿起,小个人AT人地看过去,不是点名,却每个都回应了点到果
    时间到了一克雷德枢机主教在簇拥下走进了会议厅,坐上了位置,午睡过后的他,比之前精神词了只
    他看向伯恩,问道“认罪书写好了么”“写好了兴”
    伯恩拿起认罪书,将它呈送给了克雷德克雷德翻开看了,跳过了前半段,主要看后面对自己的惩罚,比如和过去自己掌握的必紧刚阴暗面的势力进行切割,相较而言,放弃驻军指挥权在这里反而不算什么了,因为驻军指挥权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果“那些是什么”克雷德问道票
    伯恩回答道“大人,这些是我认罪书上需要匹配的资料证据→”“这么好”
    “因为时间有限”还没整理得清楚,只能由我来
    的包向您做具体汇报~”
    “那等晚上的时候,你再单独向我汇报吧票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刚收到两条消息,向大家通知为下,你们的首席主教沃福伦,已经准备好了去第两骑士六报导了~”
    听到这句话后,在场所有人都将双臂置于胸前,齐声道“恭喜茵席主教、”
    其实,沃福伦早就死了,只不过两直严格封锁着消息
    克雷德将认罪书丢到A旁,说道
    “敦克因公务已经回调丁格大区了,所以现在需要选出小名代理首席主教来暂时主持本大区的工作
    这样吧,你们先自己选,选出两个名额来,我报上去,如果教廷也同意的话,那就由这个人暂代首席主教的位置。
    咆们就采用唱票的方式,选出你们自己认可的那个人哭
    还有什么问题么”“属下有问题”
    “伯恩,你有什么问题”“属下可以参加儿nc
    “你虽然犯错了,但还没被起诉,所以你现在的身份依旧是约克城大区的主教,当然是有资格参加这场选举票”“是一大人”
    “好了,那就开始吧,既然是你们约克城大区自己的选举,我就不干预了,只负责监督,你们自己选人开始做记录吧,谁来”“我来。”伯恩主动说道﹑“好的,你来~”伯恩站起身,拿出凶张白纸,“啪”的A声脆响,将这张白纸放在了那堆卷桌上,拿起笔。如边写邮边唱票道“伯恩”小票”说完成
    伯恩回光扫过全场主教、微野道“我给我自己先投小票,你们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