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零五章 我回来了

    最近每晚晚都陪夫人散步?”
    “是的。”!
    阿尔弗雷德端起面前的冰水,一边喝
    一边仔细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菲洛米娜,问道∶
    没受伤"
    "受伤了。"
    "看不出来。
    "她故意不打脸。"
    "哦,到底还是慈祥的。"阿尔弗雷德放下杯子,笑着继续问道"_进步大么?""她很强。""这当然了。"
    毕竟是年轻时能和狄斯老爷在一个小队里冒险的人啊,如果硬要打个不太恰当
    的比方,把少爷比作狄斯老爷,那么年轻!时的唐丽夫人可能就是现在的菲洛米娜;结果就是菲洛米娜最后嫁给了理查…'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不是胡扯么?"她很关心主任。"
    毕竟我们的少爷很容易受长辈喜欢……,你还打算继续去么,如果不想去的话,我可以帮你拒绝她。”''去。好的。”这时,维克敲门进来,对阿尔弗雷德道∶"调令下来了。都走了"
    伯尼和哈里都走了,还有几个部长
    办公室早就收拾好了,调令一下来人就直接出了大楼。”"那就准备一下欢送宴吧,吩咐一下食堂那边。”"人都已经走了。"
    "欢送他们终于走的,是我们自己吃
    也对,我喜欢你这种做事风格。""有些时候哪怕你不想,但也必须做
    到爱憎分明,否则下面人就不会怕你。是的,没错,那我们的主任应该也快出来了吧"
    "应该快了吧,调查组也离开几天了,该回来了。"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起,阿尔
    弗雷德接了电话,随即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挂断电话,阿尔弗雷德站起身,笑道
    "教务大楼传送法阵大厅那里给我打了电话,调查组长……哦不,是我们的新任
    区长来了,上面的办事效率还是高,老人前脚刚走,代替他们的新人就已经到了,这真的是让下面的人想不表现出人情冷漠都难。”
    维克开口道∶"那我去将横幅改一下
    食堂今天改办欢迎宴。”其实不用,欢迎宴改明天吧,今天,依旧是告别的主题,我想,新上任的区长不会觉得不满,反而会有一种霸占了人家夫人的快乐,那我们就给他双倍快乐。"维克指了指自己额头笑道"类似于
    那种胜利者向失败者表达位慈与包容的快
    流,请勿外传乐”
    "是的,"这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另外,通知大家伙桉件进程可以再推一推了,新区长上任后,这个针对六个主教的桉子,肯定还是交给我们少爷来收尾。”
    "老样子,习惯了,做上司的似乎都喜欢这样。”
    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道"其实这样也挺不错,正如少爷对我说的那样,事儿我们做,他给我们自由度就好。”
    维克有些疑惑道∶"我怎么觉得你对现在的处境很高兴""因为我最近在看一本书。书名叫什么?"
    没有书名,我把大祭祀之前的履历'资料搜集了过来,做了一个合订本,我发现就算是上升速度很快的大祭祀,也曾在
    一个地方待过很长一段时间。这就像是一棵大树如果只是急着长个子就容易倒一样,在一个地方深耕培育好自己的班底,才能真的拥有迎接风浪的能力。
    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是
    少爷曾对我提过的真言。真言?"
    把城墙筑得高高的,把粮食存得多多的,把野心埋得深深的。
    苏斯回来了,上次离开时,他还是调查组组长,现在,他已经是约克城大区新任区长。
    不过他特意躲开了总部大楼前的列队欧迎,而是直接从后门进入了大楼,走入了地牢。早就接到消息的卡伦和尼奥今天换了
    一件崭新神袍,等苏斯过来以区长的名义解除前任留下的内部调查命令同时宣读了新的职位安排后……
    卡伦和尼奥两个人站在一起,向苏斯行礼。*察!""苏斯带过来的两个记者开始拍照。
    拍完后,苏斯笑着对记者说道∶"那,些肉麻的话我们就不说话了,你们笔头上自己发挥,咱们都节约一下时间。”"是,区长大人。"
    是,区长大人。"
    苏斯看向卡伦,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僚了。”
    随即,他又看向尼奥∶"以后,互相扶持。苏斯先来地牢放人本就是一种对外态度的展示,这也是为接下来这栋大楼里的工作运转奠定了一个基础基调。随后,内部会议召开,新任区长以及另外几个空降的部长外加新提拔起来的卡伦和尼奥部长,和所有人正式见面。
    人少的时候,一切都可以从简,让记者自己去找套话往里面填充新闻报道就好,但面对大礼堂这么多秩序之鞭成员,就不能再是后期添加那么敷衍了。苏斯虽然个头矮小,但他在演讲方面
    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调动情绪的能力非常之强。
    听得坐在下面的阿尔弗雷德不停点头,受益良多。
    甚至,他还不介意拿自己的身高来打趣,说自己这么矮却能站到这个位置,那'么在座的诸位,凭什么不行?
    总之,这一场演讲给了风雨飘摇一个0F!月的秩序之鞭带来了新的气象,至少大家心里都认识到了,混乱的局面已经结束,接下来,要重新认真做事了。几位新部长的自我介绍中,除了莉切
    尔这个早就见过的,还有一个女性部长给卡伦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她叫罗尹娜,宣传部长,很漂亮。她的面容配合着她的气质,给人一种风尘气的撩拨又有一种严肃性的兜底,很
    矛盾的同时又很和谐。
    资料上记录她已经四十二岁了,但现
    场完全看不出来,反倒有种二十八九的少妇质感。
    不过,很尴尬的一件事就是,卡伦升职太快了,现在就已经坐到了部长位置,而且是部长序列里权柄靠前的执法部部长,这就使得他放眼望去,同层级的,基本都是叔叔婶婶辈。
    坐在台上的尼奥对卡伦小声道"长得好看的人,总能更容易给人留下印象。卡伦点头。
    尼奥又补充道∶"就和你一样。"卡伦懒得接话。
    尼奥站起身,走到前台,轮到他讲话
    了,尼奥的口才也是不错的,否则也无法
    组建出猎狗小队那样的氛围,尤其是在点开乐子人属性后,他就更解放了自我。一通演讲,很有水平,结合了自己过去的任职经历,引起台下的极大共鸣,结束时下面爆发了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往回走时,尼奥对卡伦带着些许挑衅
    |意味地点了点头,示意接下来是你了。等卡伦站起身,从他身边经过时,他还刻意提醒道"我相信你的口才,加油不要让我失望。”卡伦走到发言台位置,站住,没说话。先前尼奥演讲所引发的欢呼声和掌声
    在几秒之内,完全平息,整个会场陷入了——种真正的安静。且不说卡伦进入这栋大楼后查维科来
    I桉起所做的那些事和积攒起来的威望,就算只看那天卡伦一声令下驻军骑士冲入总
    部大楼范围的场景,就已经给在座的大部分人,都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年轻、天赋、手腕、心性、狠辣,真
    惹急了,不是掀桌子,而是直接拆房子的那种极端暴戾;
    他原本的顶头上司被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捅了一刀,然后顶头上司被调走了,他坐上了原本上司的位置。
    最可怕的是,他大概不会升职了,他会一直在这里担任部长,而且他还很年轻
    才十七岁,这意味着,在场的所有人,只要还在这里工作,那就必然会面对他的管理;一些年纪大的,退休后,晚辈进来211可能一直到晚辈都准备退休时,这位部长大人,他还在任!
    能靠关系调走的,那是少数中的少数绝大部分人是很难坐上部长位置的,区长位置,就更加不现实了。而且,要是让这位年轻部长在执法部
    部长位置上再干个十年二十年,以后区长说话,都不见得有他管用。外来空降户,怎么压得过本土地头蛇!
    所以,此时站在发言台上的年轻人…将是接下来数十年内,这栋大楼里,权势最高的那个人。"咳"
    有个人咳嗽了一下,他之前一直在憋着,但因为有点感冒,没憋住,等咳出来后,瞬间有种可怕的感觉,彷佛自己破坏
    了此时的宁静会被目光注意到,成了一种大罪过。原本,卡伦是准备了演讲稿的,但现在看了一下,他觉得自己错估了自己在群众"之中的印象。
    虽然他在和苏斯的对话中说过自己的形象被误解了,但其实如果把自己放到自己外面去,自己也会误解自己吧。瞬间,卡伦就就不想再演讲什么和鼓
    舞人心了,只是抬起手,又放回了演讲桌"啪!"
    本来很轻的一个声音,因为现场太过安静,竟然显得有些"震耳"。卡伦微笑道∶
    "诸位,我回来了。"
    哦,该死,我发誓,你肯定是想了三天三夜才想到了这段演讲词!”没有。"尼奥不信道"呵,这里又没有外人,你没必要再遮掩了。”"没有。""
    "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信任了么?"
    你好啰嗦。"
    "现在嫌我啰嗦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怎么好端端的我的后勤部长一下子变成了侦查部长”"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这不肯定是你决定的,在正常人眼里侦查部长可比后勤部长位置要更高更好
    我能够得着一个地位最末尾的后勤部长∶I就已经得感谢秩序和光明两大主神了,居然还能给我继续往前提拔?""应该是苏斯看重了你的能力吧。"你这真就是把我当傻子了,卡伦,因为我思考来思考去发现不愿意我坐后勤`部长位置的人……只能是你。""为什么"
    "因为你要在这个位置待很久,所以你不希望我来瞎搞!"你也知道你会瞎搞。"吓,"我只会投资理财。
    "好了,阿尔弗雷德查过总部的账了,都能跑耗子了。”这么惨?那之前伯尼到底在干什么?
    “他应该也只是在尽力维持罢了,倒不是他的过错,虽然他背后给我们捅过刀子,但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这倒是。“听以现实情况就是,地方秩序之鞭的重启并没有配备好足够的经费支持,后勒部长这个位置,不是你贪多少了,而是得忙着四处拉赞助。”那我心里舒服多了,所以苏斯把莉切尔放在那个位置,你说过,莉切尔不是苏斯自己的人,是安插过来的,再看看那个女人的臭脾气,以前肯定顺风顺水惯了,家世肯定不错,所以要账要经费的任务,就交给她了。
    ”喂。“不过这感觉还真跟做梦一样,我之前在桑浦市蹉跎了十年不止,这刚调来约克城才半年多,就直接当上了部长。”是啊,多少光明余孽羡慕不来的速度。”“可不,多少光明余孽……呵啊呵,说得像是你自己不是一样。”
    你的工作要开始展开了。“呵,我知道一个光明余孽在秩序之鞭里秘密组建一个光明余孽组织来控制光明余孽,还真是绕口,对了,那两个光明宝宝呢?"你去问阿尔弗雷德吧,这种事情都是阿尔弗雷德在关注,他是我的眼睛。
    "好的,过两天我就去找他们,再算上拍莎,嘿,我的光明余孽班底居然直接就成型了。"”加上你的话,连光明长老都有了,恭喜你,不用搞什么光明秘密组织了,直接开光明分舵吧,去和其他光明派系势力争夺正统。
    “你这扯得就有些远了啊,积攒实力哪里有这么快。”相对实力提升就好了,以后获得其他光明余孽组织的消息后,直接上报给秩序神教,让秩序神教各大区派力量去剿灭,你一边立功还能一边获得更多的资源。”把其他派系都收拾掉,我就被动成最大的正统了?
    “嘿.“哪里有这么借单的事,否则以前秩序神教早把光明余孽彻底清除了。
    “以前也没有我们两个人坐着秩序的贵宾车商量这种事情啊。”也对,你说得很有道理,那我当长老,等势力强大起来后,你也来客串一下,反正你也升不了职了。”
    为什么不是你把这个势力养大到一定程度后,我代表秩序来消灭你“喂?”这样立不这么大功劳后说不定我就能升职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尼奥对卡伦竖起了中指”形1“卡伦停下了车,前方是一栋别墅。下车后,尼奥感慨道∶"人真的很少,不外是几乎没什么人。"这不挺好,首席本来就不喜欢热闹。"卡伦和尼奥向里面走去,门是开着的,客厅内,来昂正跪在一个垫子上,画面前摆放着一个火盆,他正在往里面放着"点卷"烧着。
    在他前方,有一张供桌,上面摆放着果盘和点心盘,中央是沃福伦首席主教的黑白遗像,两根白蜡烛位于遗像两侧不停地燃烧着。来昂见卡伦和尼奥来了,起身准备行礼,尼奥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拉来另一块垫子跪在上面,帮着一起烧纸。
    "谢谢您,主任。"该改口叫部长了,我和卡伦现在都是部长了。
    ”部长?“菜昂愣了一下,显然这段时间一直在放假中的他,没有过多和外面接触。尼奥笑道∶“所以明,来给我们的首席烧点纸,感静首席的安排工作,对了,卡伦,你说这些假的点券烧过去后,真的有用么?”有用的。
    "尼奥又问道"那要不要混一点真的烧一下
    我身上没带点券。"卡伦提着从车上带下来的袋子走进了厨房。"哦,该死的,我也没带,你那就算了吧。
    "尼奥继续烧着纸钱,说道,"咱多烧点,等首席去了第一骑士团后,肯定是战友里面最有钱最有面子的那个。然后第一骑士团的战友们羡慕了,给
    家族后人们或者传承者们来一个集体托梦,不知道的还以为灵梦神教向我们秩序神教宣战了呢"
    "噗……"英昂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他的悲伤早就被拉长和摊薄了,而且
    给爷爷烧纸时,他彷佛能感觉到爷爷就在自己旁边站着,心里很平和。过了一会儿,卡伦端着个托盘过来,托盘上有四碗馄饨。
    他一碗,尼奥一碗,来昂也取了一碗还剩下一碗。来昂看了一下,有些疑惑。卡伦喝了口汤,说道"愣着做什么
    给你爷爷端去。”"是,主任,哦不,部长。"
    来昂马上将最后一碗端起,摆放在了爷爷遗像面前,笑着道∶
    "爷爷,您尝尝,皮没破的馄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