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蓄意掠夺(1)

    周五下班比往常早了一些。聂修齐挟着公文包从政府大楼出来,坐上车的时候想起女儿应该还没下课,“去文化馆。”男人揉着眉心说。
    驾驶座上的司机听从命令,他知道自己的雇主喜静,很有眼色没有说话。
    车子稳当行驶,聂修齐靠着后座闭目养神,脑海里思索着公务。
    叁十五岁的男人了,精力不再像年轻时那般旺盛。只是长时间盯着电脑,太阳穴就隐隐作痛。
    “聂先生,到了。”
    聂修齐没动静,司机小李朝后面看了眼,见他好像睡着了,便一动不动,尽职尽责盯着学校门口。
    7点,下课了。
    小学生们从文化馆里涌出来,背着画板的、抱着吉他的、拎着毛笔的,或跑或跳,跟着自己家长离校。
    “聂先生……下课了,您看是进去找琪琪还是……”眼看学生走了不少,生怕错过,小李只得叫醒聂修齐。
    聂修齐醒了。
    只是短短假寐,精神好了不少。等了一会儿仍不见琪琪出来,聂修齐低头看了眼表,起身下车,朝小李摆了摆手,“不用跟过来,我去看看琪琪。”
    文化馆里各式各样的兴趣班都有。琪琪去年报的班,当时是他陪女儿来的,问女儿想学哪个,女儿说想学跳舞,他就给女儿选了一个芭蕾舞班。
    金蕾舞蹈学校,是这个。
    聂修齐进来的时候,练舞室里的音乐还没停。
    悠扬的钢琴曲节奏不激烈,小女孩们穿着蓬蓬的白舞裙,老师也穿着蓬蓬的白舞裙,翩翩起舞。
    只是,小孩们跳的笨拙,领头的女人却半点没急躁,一遍遍的轻声细语,一一纠正孩子们的动作。
    纠正好了,女人才又上台,领着孩子们再次跳起来。
    她的动作优雅极了,手臂的肌肉细细一条随着抬手、挥手的动作绷紧、又舒展,丝袜包裹的大腿曲线优美圆润,不疾不徐地在蓬起的裙子下摆动。
    几乎就在看到她的那一瞬,聂修齐不动声色调整了站姿,将公文包放在身前遮挡。
    舞曲结束,下课了。
    琪琪冲过来,扑进聂修齐的怀抱。
    “爸爸!你今天怎么来啦?”小女孩留着可爱的苹果头,芭蕾舞裙是班里小朋友里面最好看的,缀着亮片,像个闪闪发光的天鹅公主。
    聂修齐将她抱起来,逗了她一会儿,不经意间说:“那是你们老师?”他目光直直锁定大镜子前的女人。女人俯下身子,在和一个小女孩说着什么,柔和的笑意在她脸上绽开,被束起的黑发在脑后团成髻,花朵形状的发饰微微颤抖。
    小孩们和家长们在大厅里来来往往,不断有家长想去找她谈话,她根本没注意到男人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
    “对呀!我们老师可好了,我好喜欢谈老师!”琪琪兴奋地向爸爸讲老师的事情。
    聂修齐耐心听她说,随声附和,暗暗记下女儿所说。
    等其余人走的差不多了,聂修齐才牵着女儿过去。
    “谈老师,您有时间的话,可以聊聊吗。”男人的声音清淡有礼。
    谈贞静动作顿住,抬头。
    眼前的是一个成熟矜贵的男人。穿着合身的暗色正装,身姿匀称挺拔不见肌肉松弛,五官端正俊朗,一只手牵着女儿,一只手挟着公文包,目光礼貌看向自己。
    在学生家长里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模样出众,且浑身精英气质的。谈贞静晃了晃神,连忙向男人应声,一边笑着和男人攀谈,一边将其请到自己休息室。
    舞蹈学校老师们没有办公室,只有休息室。如果要和家长们长时间交流,谈贞静就会把家长请到这里。
    不过,这是第一次谈贞静后悔这么做。因为男人太过出众,过来过往的老师们不禁暗自打量。
    男人倒没在意他人的目光,温和而专注望着她。
    谈贞静镇定的与他交流,把琪琪这个学期的情况和男人讲了讲,夸了琪琪好几句。
    男人摸着琪琪的头,望着她笑道:“刚才我也看到了,琪琪跳的这么好,多亏了谈老师的教导。琪琪,还不谢谢谈老师?”
    琪琪奶声奶气的说:“谢谢谈老师。”小女孩很可爱,谈贞静不由脸上又浮起笑容,又夸了小女孩几句。
    小李找到休息室,敲门进来。
    聂修齐看见他,淡淡瞥了眼,看了眼手表,说:“谈老师,时间不早了,今天耽误您这么久时间,不好意思。不如我请您吃顿饭,当作赔礼。正好,我还有些琪琪的事想问您,不知您方不方便?”
    “聂先生客气了,”谈贞静犹豫了一下,目光有些好奇地扫过小李。这位聂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犹豫了半天,没经住聂修齐再叁邀请,谈贞静还是答应了。
    能和谈老师一起吃饭,琪琪很开心,拉着谈贞静的手把她带到车子边,和她一起坐上后座,叽叽喳喳和老师聊着天。
    谈贞静也很喜欢琪琪,笑着和她说话。
    她本以为聂修齐会坐前座,没想到看见小李脸色惨白拉开车门,接着聂修齐上了后座。
    聂修齐淡然上车,与谈贞静中间隔了一个琪琪,一起坐在后座,笑着看琪琪眉飞色舞。
    谈贞静惊了一下,有些紧张。但还好,有琪琪坐在两人之间活跃气氛。
    这么看,叁人倒像是一家叁口。
    车子发动,朝市中心开去。小李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叁人,为自己捏了把冷汗,想起刚才自己闯进休息室打断聂修齐,出来时被老板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在心里痛斥起自己没眼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