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ρó18Sf.℃óм 蓄意掠夺(2)

    “原来,谈老师结婚了?”
    男人意味深长的声音在谈贞静对面响起。
    谈贞静低下头,握紧手中勺子,搅弄杯中的液体。
    几周前,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起初她只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学生家长,尽管他出众的外表令人印象深刻。但在几次对方邀约后,她察觉到了不对。于是在今天赴约用餐时,戴上了婚戒。
    纤细的无名指被一枚小小的银色圆环套住。显示出这个女人是有主的。女人柔顺的长发散在肩头,白皙的脸庞由于心里的慌乱而更加显得柔弱可欺。
    聂修齐饮下一口冰水,笑涔涔看她。聂书记在官场被不少人称为“笑面虎”,如果是政敌看到这样的笑容,多半知道自己要糟了。可惜,谈贞静并不了解这个男人,她还妄图能用已婚的身份阻止他。
    用完餐,聂修齐照样把她送回家,尽管她再叁拒绝。
    “聂先生。”
    临下车,她忍不住开口。
    车厢里只有聂修齐,她,以及前方默不作声的司机。
    女人抓紧了手里的包包,以期获得一些安全感。
    她说:“您的欣赏我很感谢,但是……请您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好吗?”
    男人坐在黑暗里,深色西装让他与夜色融为一体。公文包搁在一边,聂修齐姿态放松,手放在她身后的真皮车座上。谈贞静知道他在看着她。
    她压力很大,几乎想要夺路而逃。
    这是个气场很强的男人。或许是因为久在上位,在与他不多的几次接触中,她能感觉到他的强势。他不喜欢女人忤逆他。
    聂修齐这次却很尊重她,他笑了笑,替她拉开车门,“别急,我等你来找我。”
    男人目送她下车,一步步走回家。单元楼的灯亮起。聂修齐闭目养神,“开车。”
    这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谈贞静几乎都要忘记了聂修齐。
    她也曾幻想过与他在一起,但稍一思索便清醒过来。她承受不起外界的目光,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
    一天回家,客厅里烟雾、酒气弥漫。
    谈贞静咳嗽了两声,打开了灯。
    沙发上的男人翻了个身,醉醺醺的叫她:“老婆……”他是谈贞静的丈夫,在住建局工作,两人结婚不到一年,谈贞静这是第一次看到他烂醉如泥的样子。
    “怎么醉成这样?”女人皱起眉,她不喜欢酗酒的男人,但还是尽了妻子的责任,把丈夫扶起来,给他擦脸,又熬了醒酒汤。
    丈夫虽然喝醉,但还有意识,在她把他扶到床上后,突然抱住她哭起来。“老婆……呜呜呜……我被人举报了……估计,估计工作要没了……”
    谈贞静大惊。等丈夫睡着后,她给婆婆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婆婆也很慌,告诉她,丈夫被人举报受贿,已经报给纪委,通报批评文件已经下来了,这两天家里找人疏通,都没有成果。
    一般科员收点东西很正常,在十九大之后虽然不让收,但架不住开发商花样多,大家心照不宣。可这次,一个小开发商被讨薪闹大进去了,在里面抖露出来不少东西,异常头铁,让人觉得稀奇。
    谈贞静挂了电话,几乎按捺不住心里的怒火。她多次告诫过丈夫,不要收受贿赂,丈夫也答应的很好,现在看来,他只是瞒着她,不让她知道而已!
    翌日丈夫醒后,哭着求谈贞静帮忙。他知道谈贞静家里有些关系,在父母那边找不上关系的情况下,把希望寄托在了岳父岳母身上。
    但谈贞静也没办法,她求了爸妈,爸妈那边找到了能说上话的人,那人告知他们:他们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故意下套整他呢。让他们一家好好想想得罪了谁。
    爸妈电话里说的明确,谈贞静瞬间心凉了,如坠冰窟。
    不是丈夫得罪了人……是她,是她惹了不该惹的人。
    周日,琪琪放学,被谈老师叫住了。谈贞静捏了捏小女孩的脸,不由带上笑容。她是真的很喜欢琪琪。
    “琪琪,今天你爸爸来接你吗?”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奶声奶气:“我爸爸说,以后都让司机叔叔来接我,他最近工作忙,不来了。”
    谈贞静心里一紧,连忙问:“那你爸爸在哪个单位工作呀?可以告诉老师吗?”
    琪琪拉着谈老师的手到轿车前,“我不知道爸爸的单位叫什么,司机叔叔知道。”
    小李瞥见女人过来,连忙站直身体,陪着笑打招呼:“谈老师。”
    琪琪说,“谈老师问爸爸在哪个单位工作,叔叔你告诉老师吧!”
    小李心里咯噔一下,想起老板的吩咐,说:“谈老师,聂先生说,您要是找他,直接去这个地址。”
    小李递过来一张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