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ρó18Sf.℃óм 蓄意掠夺(3)

    纸上的地址是一个湖畔小区,环境和安保都很好,听说不少达官贵人住这里。
    谈贞静自己是进不来的,小李开车把她送来。车子停在双层小别墅前。谈贞静下车,按了门铃。
    不久门开了。门里站着的男人穿着家居服,头发不像以往梳的那么整齐,眯起眼睛看她。
    “进来吧。”聂修齐淡淡说。他让开路,没看谈贞静,转身上了楼梯。
    谈贞静在沙发坐下,忐忑不安,打好的腹稿现在全忘了,她真的能和他谈判吗?他对她的态度变了。
    几分钟后,男人换了套衣服下楼,在她对面坐下,目光终于放到她身上。“喝些什么?”
    “不用了。”谈贞静打量这个男人。
    他脸上那种和煦的笑不见了,是觉得没必要伪装了,还是说这才是他真实的样子?谈贞静不确定,她拒绝了男人的好意,直奔主题。“听说,您是在市政府工作?”
    聂修齐没回答,转移了话锋。“谈老师,你今天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沉默了片刻,谈贞静说:“我丈夫的事,和你有关吗?”
    聂修齐挑眉,“谈老师为什么认为我会知道一个陌生人的事?我承认我是有些倾慕谈老师,但也不是非你不可。”话说到这儿,他突然顿住,轻笑:“谈老师,独自一人来到单身男人家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真的不是他?女人思索了一瞬,站起来,“不好意思,也许是我弄错了,打扰了。”
    见她要走,聂修齐放下茶杯,拦住了她。男人温热的大掌轻握她手腕,指腹的茧划过女人细嫩皮肤,有些刺痛。
    “谈老师,”聂修齐满足地叹息,在她手腕微微施力,把她扣在怀里。谈贞静一时不察,踉跄了一下,被他牢牢握住腰肢。
    那在跳芭蕾舞时柔曼摆动的细腰终于被他掐在手里,一丝富余也没有,与他的手掌相合。女人穿的印花长裙在他膝上散开,荼蘼绮丽。
    聂修齐凝视怀里的人,“我确实在政府工作。你若有难处,不妨开口,我或许能帮你。”
    他手指在她腰间软肉动了动,似乎要朝上触及。
    谈贞静挣扎起来,“放开我,我不是那种女人。”她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温和有礼的精英男士,没想到他会这么孟浪。
    聂修齐笑了一下,捏住她下巴,“自己跑到我的地盘上,还矜持什么。”他危险的眯起眼睛,在她耳边低声说:“你来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对吗?”
    的确是这样。
    探贞静茫然无措,双腿被他分开,手也被迫圈在他脑后,被逼着只能将视线放在他脸上。这张俊朗的脸正着迷地盯着她。
    她梦到过这场景,高大英俊的男人强迫她承欢,背德的罪恶感与快感交织,醒来后久久无法忘却。
    她心跳很快,身体情潮涌动,慢慢湿润,不知不觉间,她的身体已经替她投降了。
    男人的手从她裙摆下深入,指节勾住内裤的布料。“他知道你来?”
    谈贞静被他的手指烫了一下,敏感的花心吐出更多液体。“他不知道,我没说。”女人盯着他的脸,“他受贿被举报,通报都下来了。你真能帮我?”
    聂修齐手指伸进她阴道,插了两下,灼热粘稠的触感让他哂笑一声。“贞静,”他揽她腰将人抱起来,往楼上走。“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踢开卧室的门,他把女人放到床上,灼热的身躯覆上她的。“现在是干正事比较要紧。”
    他在她脸颊轻吻了几下,放开她,盯着她的表情看了一会儿,笑道:“想明白就好。又不是土匪强抢民女,这种事不都是你情我愿?等会儿我就帮你把事办了,别伤心了。”
    谈贞静闭上眼,任他剥了她的衣服,四肢僵硬,一动不动。
    红切黑·聂·书记:不是我干的,无辜.jpg(暗中使坏)
    多年后的书记:要老婆亲亲抱抱QA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