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小稚(1)

    方稚的名字是父亲起的,寓意是希望女儿永远天真烂漫,犹如稚子。父亲是地产承包商,生意做的不算太大。一家人在这个准一线城市属于中产家庭。
    父亲疼爱方稚,母亲对女儿却很冷漠。当年母亲是被父亲倒追的,对父亲并无多少爱意。母亲是画家,身上一直有种艺术家的清高,看不上地产起家的父亲。
    小时候方稚还曾为母亲的冷漠偷偷哭过,父亲擦干她的眼泪,“你长大后就会懂了……有些事,强求不来。”
    后来渐渐长大,方稚才逐渐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不是所有人都天然爱子女。
    日子就这样过去。平淡的生活在方稚14岁时戛然而止。    父亲在工地出了意外,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板砸中,丢了性命。
    *
    盛夏多有骤雨。
    周五下午的黄昏,原本是晴朗天气,放学回家时,突降小雨。
    方稚顶着书包跑回院子,站在门廊下拍打身上的雨珠。
    校服裙下摆微湿,晕开一片深色。
    细密的水珠从白皙的小腿肚滚落。
    豆蔻年华的少女,处处都是可口诱人。
    楼上窗边的男人眼神暗了暗,收回视线,熄灭香烟,拢住窗帘退回屋内。
    “怎么样?”秦芬问。
    男人淡淡说:“她很可爱。你舍得送给我?”
    女人笑了:“你和阿威是多少年的好朋友,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跟着你,她还能上个更好的学校。”
    男人没应声。
    过了一会儿,他才答:“再等等吧,她太小了。”
    楼下传来少女的呼唤。
    “妈妈,妈妈,你不在吗?”
    秦芬回神,“该下去了。”
    楼下,方稚进了门,把书包先挂在一边,喊了两声妈妈没人应答,以为没人在家,便开始脱衣服。
    蓝白色的校服外套早已打湿,贴在身上黏糊极了。方稚不舒服,刚脱下外套,背后传来秦芬的声音:
    “怎么现在才回来?路上跟谁一起?”
    方稚转身,却被母亲身后的陌生男人惊了一瞬,连忙把湿哒哒的校服外套再次穿上。
    “和小园一起的……妈妈,这是谁呀。”
    秦芬身后的男人身穿黑色西装,头发黑亮,眼神幽深,看上去只有将近叁十的年纪,有几分俊美,更多的是冷峻。
    秦芬笑了一下,推男人到沙发上坐:“这是你杜叔叔,不记得他了?你小时候还去过他家呢。”
    杜庭责不动声色地打量女孩。
    湿透的校服外套已经不能遮掩多少春光。刚发育出第二性征的女孩胸前的小鼓包在外套下若隐若现。刚才她没来得及穿上外套时,他有幸看了个仔细。
    “我是你父亲的朋友,还记得我吗?”
    方稚觉得他的眼神有几分可怕,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奇怪。支支吾吾了半天,实在想不起来男人是父亲的哪个朋友,她捂着衣领跑上楼:
    “我先上去换衣服!”
    换好衣服下楼时,杜庭责和秦芬还在聊天。
    茶几上的杯子升起袅袅水汽,茶雾弥散。
    “杜叔叔,您也爱喝普洱茶?我爸爸也喜欢这个。”
    方稚在男人对面坐下。
    杜庭责挑眉,看了眼茶杯:“你爸爸当年从我这儿顺了不少茶叶。”
    少女“哦”了一声,看来他和自己爸爸的关系不错。
    秦芬看了她一眼,“去,坐你杜叔叔旁边。”
    方稚犹豫了一下,正想起身,就听杜庭责说:“就坐那边吧。”于是她乖乖原地不动。
    秦芬脸色有些难看,瞥了方稚一眼,挤出一个笑:“庭责,这次来南京停几天?到时候我和小稚去送你。”
    “明天就走。”
    男人揉了揉眉心,语气很淡,并不多透露自己的事。
    到饭点时,叁人去外面吃了顿饭,然后方稚跟着妈妈送男人去酒店。
    回到家时,秦芬脸色很难看。
    方稚有些怵怵的,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秦芬指着客厅沙发,让她坐下。
    “小稚,你已经十五岁了吧。”
    方稚点点头。
    “十五岁,不小了……你爸走了也有一年了。这些日子,家里困难,你是明白的,对吗?”
    方稚乖巧地点头。
    “所以你要听话,要懂事,学会为家里分忧……”
    那天晚上秦芬说了很多话,大意是要她听话懂事。还有些她听不懂的话,她把那些疑问咽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