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ρó18Sf.℃óм 小稚(3)

    “想走吗?”杜庭责问她,声音低沉。
    方稚咬唇,点头。
    杜庭责把苏烟换到左手,右手伸进西服口袋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发送。
    外面手机响了一下。
    秦芬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和男人一起走了。
    一直等到两人的声音彻底消失,方稚才松了口气。
    *
    回到宴会厅,方稚心不在焉,刚吃了点东西,就听有人叫她,说母亲找她。
    她上楼,到二楼走廊尽头母亲的房间,敲门。
    “请进。”秦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方稚进去后才发现,杜庭责也在。
    杜庭责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见她进来,瞥了眼,没什么表情。
    空气的氛围似乎有些紧张。
    方稚意识到了气氛的与众不同,忐忑望向母亲。
    秦芬凝神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
    女儿已经十六岁了,像花儿一样的年纪。
    她的眉眼长得如此像自己,但眼神却如此像她的父亲。
    呵,那个男人。
    当初嫁给他不到一年,秦芬就后悔了。没等她提出离婚,她怀孕了。她的家人劝她不要离婚,于是她郁郁地生下方稚,却没有给过她多少关爱。
    如今,她又要把她送走……
    秦芬避过女儿的目光。
    “过完生日,你跟杜叔叔去北京。那边教育条件好,你跟着他,乖乖的。”
    方稚问:“那妈妈呢?”
    秦芬说:“我很快就过去陪你,这段时间先让杜叔叔照顾你,乖。”
    方稚乖乖点头,心里没想那么多,只以为是母亲打算去北京工作。
    收拾好行李,走的那天,方稚在机场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秦芬来送她,她心里有些不安。
    *
    把人接到身边后,杜庭责恰好要去国外出差,把人带到京郊的房子,叫人安顿着,就出国了。
    等到一周后回来,又被叫去饭局。
    想起那个小姑娘时,已经是七八天后了。
    司机小陈抬头看了眼后视镜,犹豫该不该开口。
    后视镜里的男人揉着眉心,西装外套搭在臂弯,白衬衣袖子折到肘弯。
    他看上去心情并不好。
    “说吧。”杜庭责抬眼看向他。
    小陈被他的敏锐一惊,随即想起了刚才自己想说的话:“先生,那位小姐……”
    杜庭责神色淡淡。
    “那位方小姐一直在郊区住着。……吵着要见您。”小陈老老实实交代。
    杜庭责挑眉。吵着见他?凭他之前对这小姑娘的印象,小姑娘不像是跋扈的性格。
    看来真是觉着委屈了。
    到别墅时,客厅灯火通明。见他回来,阿姨一脸为难地迎上来,接过他手臂的西装外套,悄声道:“先生,方小姐还没吃饭。”
    九点了,还没吃晚饭。
    看来是要和他作对。
    杜庭责脸色平静,扯松领带,坐到餐桌前。“叫她下来。”
    没一会儿,小姑娘下来了。穿着纯白的睡裙,毛茸茸的质地,软软地贴在身上,两个粉色兔子耳朵垂在睡衣后摆。
    “杜叔叔。”方稚低声叫了他。小脸白嫩,眼圈红红的。
    真跟兔子一样。
    杜庭责垂眼看她,叹了声,“坐下,吃饭。”原本是想训斥的,结果又不忍心了。
    没成想小姑娘没给他面子,坐下后,有一搭没一搭地用筷子戳着食物,就是不往嘴里送。
    杜庭责放下筷子,筷子在桌面拍出重重一声响。
    方稚顿时坐直上半身,还拿眼睛睇他。
    “不吃饭?”
    杜庭责声音很轻,没由来地让方稚身子一震,心底升腾起一丝疑惧。
    但又有说不出来的委屈。
    杜庭责“啧”了一声,看着小姑娘垂着头不说话,眼泪一滴一滴流下来掉到餐桌上。
    “我的盘子不是用来盛你的眼泪的。”男人把她面前的餐盘推走,“不想吃就回房间睡觉,明天直接去学校上课。周姨,以后不用再做她的饭。”
    周姨应了声是,把吃了一半的餐盘收走。
    男人没看小姑娘一眼,起身要走。
    一只白嫩小手抓住他的衬衣下摆。
    声音怯怯的:“杜叔叔……对不起。”
    方稚知道自己有些任性,垂着头看自己的脚尖,不敢看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