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ρó18Sf.℃óм 小稚(5)

    包厢里音乐开的不大,一帮人边聊天边喝酒,每个公子哥身边都依偎着位女伴。杜庭责身边坐着个忐忑不安的少女。
    “饿了就先吃水果。”
    杜庭责没看她,却是对她说的。
    方稚肚子确实饿了,用牙签戳着西瓜吃了几块,口有些渴,见没人注意,悄悄拿起桌面上一杯透明的饮料。
    透明的,应该是水吧?方稚犹豫了几秒,把杯子里的饮料喝下。
    等人们喝的差不多,准备散了的时候吧,杜庭责才发现少女的醉态。
    那透明的饮料不是水,而是会所特调的一种果酒。
    杜庭责啧了一声,这小姑娘真会给他找事儿。
    男人弯腰把女孩打横抱起,滑腻的腿弯在他手心收拢,薄荷色吊带裙的肩带险险挂在少女的锁骨,欲掉不掉,危险又情色。
    到家,吩咐周姨煮了醒酒汤,杜庭责把人抱到她房间里。
    少女不安生,被子盖到身上又被她踢开,嘴里咕哝着什么。
    杜庭责皱着眉,心里本不耐,却在听清她呢喃时怔住。
    “妈妈……”
    少女的唇瓣是樱粉色,呢喃声很低,却被离她很近的杜庭责听见。
    一颗透明的水滴从她的眼角滑落。
    杜庭责望着床中央的方稚,看着那颗泪滴没入她的发间。
    *
    醒来,天色已经大亮,还好是周日,不用去学校。
    方稚扶额站到镜子前,镜子里的女孩脸色苍白。
    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她用手撑住额头,痛苦地回忆了一番,脑海里纷乱极了,恍惚间,一片黑色的衣角闪过脑海。
    杜庭责抱她回来的。
    她扶额,胳膊出了鸡皮疙瘩。
    他怎么……
    方稚写了一会儿作业,躺床上想睡觉,又睡不着。打开QQ,她给好朋友发过去一个表情包。
    “在不?/可爱”
    小园:“在。”
    “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爸爸会抱你吗?”
    “小时候会,现在不会。怎么啦?/好奇“
    “……没什么。/撇嘴”
    关上手机,方稚在床上翻滚了几圈,做了好几个仰卧起坐。
    杜庭责这次回来,一待就是好多天。
    早上方稚要去上学,杜庭责送她到学校,临下车前,男人亲手解开她的安全带,抚了抚她的头发。
    “去吧。”
    方稚背着书包走进校园,慢吞吞拖着步子朝教室走。
    少年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方稚!周末怎么没来图书馆?”少年拍了拍她的肩膀。方稚躲了一下。
    她心不在焉,“有点事。”她加快脚步进了教室。
    上高二以后,原本有些起色的成绩又掉了下去。物理和数学,就是方稚的两只拦路虎。
    班长很热心,主动给她补习。
    放学后,两人在教室里补课。
    班长成绩好,考试基本都在班级前叁名。但他讲课不怎么样,方稚听不懂。
    少女托腮听着他讲,脑海里还是迷迷糊糊。终于讲完课,少年又要送她回家。
    “呃……不用了,我家里人会来接。”
    方稚拒绝了他。少年失落地哦了一声,眼巴巴陪她走出校门。
    校门口不远处,停了辆奔驰。
    方稚和少年挥手告别,拉开车门上车。
    与她想象的不一样,驾驶座上的不是小陈,而是杜庭责。
    男人应该是从公司过来,西装一尘不染,胸前口袋塞了条女士的方巾。杜庭责按下车锁,升起车窗,视线从渐行渐远的少年背影上撤离。
    “杜叔叔……”
    少女吃惊地睁圆眼睛。男人瞥她一眼,“忘记我上次怎么说的?”
    方稚老老实实喊了声,“先生。”
    可是我不喜欢这么叫你。她在心里说。
    车子发动,朝家开。
    杜庭责状似无意问她,“怎么出来这么晚,老师拖堂了?”
    方稚说,“没有,是班长放学后帮我补习物理。”
    “物理?”杜庭责沉吟一声,“以后放学不用找他了,到书房找我。”
    方稚惊讶,“您要给我补习?”
    车子转了个弯。杜庭责轻笑一声,“我和你爸爸一个专业,搞土木的。我大学物理这门课是满分。”他又讲了些学生时代的事,对方稚来说,既陌生,又让人向往。
    这是他第一次说起这个话题。方稚默默听着,心跳有些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