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蓄意掠夺(5)

    收了他的东西,就没办法摆脱这个男人了。
    谈贞静明白这个道理。但她没办法,自己丈夫的身家性命现在掌握在他手里。
    又是一个周五的下午,铃声响起。文化馆顿时喧闹起来,小学生们一个接一个涌出教室。
    练舞室里,谈贞静送走学生,脱下舞鞋,对着大镜子揉着肩膀,让酸痛的肌肉放松。
    镜中里,女人穿着洁白的舞裙,黑发高高盘起,两弯柳眉细挑,上翘的眼角发红带媚。谈贞静吓了一跳,这是自己吗?
    收拾好东西,谈贞静出了文化馆,上了街角的车。
    驾驶座上的小李朝她笑着打了招呼。
    车子发动,城市景色被甩在身后。
    谈贞静还在想临走前同事的话。“贞静,换包了?这包可贵了,你家老公挺能干啊。”
    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她脸色霎时白了。她只是随便从聂修齐的衣柜里拿了一个包,没想过它会这么贵。
    谈贞静强装镇定敷衍过去。
    类似的事已经发生过。聂修齐来接她用餐,恰好被同事看到,她说是家里亲戚。
    再来几次,她早晚会被拆穿。
    到了餐厅,聂修齐已经等在座位上了。男人手边放着文件,敛眉看着手中的一迭纸。见她过来,聂修齐收起文件,起身为她拉开椅子。
    谈贞静坐下,他便把菜单推到她手边。
    “已经点了主菜,看看还需要什么。”
    谈贞静心不在焉翻着菜单。
    说实话,从一些细节来看,聂修齐是个体贴的男人。
    如果她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女孩,她会喜欢上他。
    “就这些吧。”
    她把菜单推过去,低头喝水。
    聂修齐看出她兴致不高,没再说什么。两人安静用完餐,上车回了湖畔花园。
    夜色笼罩,女人被按在落地窗前,面对着皎白月辉,承受着背后一阵阵的撞击。
    挺拔的蝴蝶骨被男人的舌尖舔过,带来一片战栗。
    从心底深处升起的痒意,传遍全身。谈贞静仰高了头,喉间呻吟难以自抑。
    聂修齐从她后背啜吻到她脖颈,再到耳廓。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今天怎么不开心?”灼热的硬物在她体内研磨,顶到宫口,涌进一层层热浪。
    谈贞静呻吟了一声,腰肢颤抖。“没事。你给我的那个包,我同事看到了。”
    聂修齐不太在意,在她耳垂咬了一下。“怎么?”
    “她没说什么。就是……我有些担心。”谈贞静咬唇,想扭头过去看他。
    聂修齐掐着她的腰把她抱到床上,推高她下身,耸动劲腰。
    浑圆的双乳随着他的动作颠簸,他的动作太深,女人纤细的腰肢痛苦的蜷起。
    谈贞静推他,“轻点!”她娇嗔一声。
    聂修齐勾唇笑了声,“这么快就没力气了?这可不像你。”男人结实的手臂揽在她腰后,把她抱起来操。每一下进出,龟头都敲打在肉壁花心,几阵急促的抽插后,一股精液喷射在她体内。
    洗完澡,聂修齐抽时间看了些文件。谈贞静躺在他怀里打瞌睡。
    她还在想白天的事,心里不安宁。她和聂修齐现在算怎么回事?她是他的情妇吗?
    一开始谈贞静不想和他纠缠,但聂修齐总有办法逼她就范。甚至到舞蹈学校外面接她下班,她不上车,他就不走。害怕被同事看到,她只能上车。
    这一来,次数就多了。
    聂修齐说他的前妻两年前去世,琪琪想要个妈妈。
    可谈贞静是有家室的女人。和丈夫结婚一年多,一直没怀上孩子,她其实一直想要个女儿。每次放学,看到其他小朋友都有家长来接,只有琪琪孤孤单单的,谈贞静很心疼她。
    谈贞静想着事情,脑袋迷迷糊糊有了睡意。
    如果早些遇到聂修齐,她会不会心动?她不知道。
    “贞静。”
    男人的手动了一下。
    聂修齐看完了文件,放到床头。
    “嗯?”谈贞静迷迷糊糊应了声。
    他笑了一下,刮了刮她的鼻尖。“别担心了,跟我在一起不用那么提心吊胆。”
    聂修齐低头吻了下她的唇瓣,哑声说,“贞静,要不要……和我结婚?”
    谈贞静瞬间清醒了,她坐起来,难以置信地看他。
    “你疯了?我结婚了!我有老公!”
    聂修齐捏了捏鼻梁,起身去书房保险柜拿来一份文件。
    雪白的纸张散落在床上。中间还有些打印出来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谈贞静很熟悉,是她的丈夫。
    “看看吧。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冷笑一声,“你为了他的乌纱帽与我周旋,他可未必领情。这样的男人,你还要为他守身?谈贞静,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傻。“
    谈贞静拾起那些资料,沉默地看了几眼。
    丈夫出轨了。照片上的女人她认识,是她的高中同学,也是她多年的好友。
    她应该生气的,但她自己也做错了事,怎么生气?
    看资料上所说,丈夫出轨的时间甚至在谈贞静认识聂修齐之前。他们结婚没多久,他就背着她和别人私会了。如果不是聂修齐拿来这些资料,她大概不会知道。
    看她神色凄然,聂修齐又心疼了,把那些资料收起来,抱着她安慰,“宝贝,别伤心了。为他难过不值得。离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