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小稚(7)

    “放开我!”
    直到被司机塞进车,少女还在挣扎。
    然而没有用,车子驶离机场,朝着郊区开去,如同离弦之箭。方稚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逃走了。
    书包被甩在车座的另一边,方稚把身子缩在角落。
    “坐那么远?过来。”
    车座另一端的男人朝她招手。
    少女把头扭到一边。
    车子驶回家。气氛骇人,别墅里的佣人大气不敢喘,只有周姨上前握了握方稚的手,担忧地问她去哪了。
    方稚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久以来,在周姨他们眼里,自己是什么样?她竟然丝毫没察觉。
    方稚跟着杜庭责进了书房,警惕地抬头盯着他。
    少女的样子像只小刺猬,杜庭责唇角微扬。
    男人坐在宽大书桌后,气定神闲与少女对峙。
    “如果不是司机发现,或许你还真能回到南京。”
    杜庭责似笑非笑,“就这么想走?你母亲未必欢迎你回去。”
    “你什么意思。”
    方稚盯着他的脸。
    男人嗤笑一声:
    “你以为秦芬把你送过来,是为了什么?”
    “……”
    杜庭责把手机打开,滑动了十几秒,把手机扔给她,让她自己看。
    方稚拾起手机。屏幕上是杜庭责与秦芬的对话。
    时间是2018年夏天,她第一次见到杜庭责。
    杜庭责:“她还小,你再考虑考虑。”
    而母亲的回复,让她浑身颤抖。
    ——“小稚需要一个父亲,你也需要一个女人陪你。明年你再过来。”
    再往下的,是昨天的对话。
    秦芬:“小稚说要坐飞机回南京。你找人把她领回去。我和凯文下周要举行婚礼,她回来不合适。”
    啪。
    手机从她手心脱落,掉到地上。
    方稚茫然地想。
    这就是……母亲的想法吗?
    把她当做一个禁脔,送给眼前的男人,又厌恶她。
    甚至,连她要再婚,都不允许她去参加。
    方稚浑身发冷,牙齿打架,心底空茫茫的。
    杜庭责高高站着,把她的情绪尽收眼底。
    温热的大手把她拖起来,困在自己怀里。
    “小稚。”
    “你明白了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还会在乎你。”
    他把她扣在怀里,抚着她的头发。
    男人长叹一声,怜悯地看着她,“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跟着我……”
    方稚抬起头,怔怔看着他。
    杜庭责脸色平静,轻描淡写:“我不强求。我会送你回到秦芬身边,你就当没有见过我。好好休息吧。”
    他把她送回房间,就真的离开了。
    他走后,方稚抱着双膝,怔怔地望着窗外,没有合眼。
    杜庭责并不爱她,显而易见。
    他只是恰好有经济能力养一只金丝雀,所以不介意收留她。
    可是,他的这份兴趣能持续到何时?
    脑海中父亲的脸已经有些模糊,母亲漠然的神情在她脑中来回闪过。
    半夜,书房里,杜庭责在开视频会议,听到房门被敲响。
    小家伙来了。
    男人放下笔,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女孩仰头看他,衣裳单薄。
    莹白的锁骨裸露在他不动声色的目光下。
    “杜先生。”
    “我有些冷,可以来您的房间睡吗?”
    有些意思。
    杜庭责挑眉,抬腕看了眼手表。
    与他预想的不同,没过一个晚上,甚至只过去了两个小时,她就已经把自己的境况想明白。
    果然是个聪明的姑娘。
    “进来吧。”他侧身让她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