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小稚(8) ⓎцⓎêsんц.Ⅽòm

    视频会议不能中断,杜庭责让方稚在一边等他。于是她坐在离他不远的桌子另一端,找了本书看,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
    男人穿着衬衣,披了件羊毛衫,一只手拿着文件,另一只手握着钢笔在上面勾画,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专注与其他人通话。
    等杜庭责开完会,往那边一看,小姑娘趴在桌面睡着了。他捏了捏鼻梁,疏解工作的疲惫,然后走向她,把少女抱起。
    方稚睡的浅,他一动,她就醒了,睁眼看到他把她双腿揽在臂弯,正要打横抱起。
    她轻微动了动,出声:“不用,我醒了。”
    杜庭责动作一顿,把她放下来。方稚自己跟着他走回卧室。
    她来之前已经在自己房间洗过澡,在杜庭责背对她从衣柜里拿浴袍的时候心情惴惴不安,说道:“我洗过澡了,我在这里等你,你快去洗澡吧。”
    男人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系带浴袍,转过身来,英挺眉毛挑了一下,把她的紧张收进眼里,没说什么,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时,看到床上的蚕丝被鼓起一个小包,女孩把自己包在被子里面,没露头。
    杜庭责神色淡淡,擦着头发。
    方稚屏住呼吸,身体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不敢动,竖起耳朵听着他的动作。吹风机的声音停下,她猜他吹完了头发。
    脚步声越来越近,被子被杜庭责从上方拉开,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包这么严实,不觉得闷?”
    方稚从被子里钻出来,大口呼吸,确实憋气久了,脸蛋都被憋红了。
    少女跪在床上,看向男人。杜庭责神色虽然依旧淡然,但那双眼底确实比往常要火热一些。他没再说话,捏住她下巴,吻上她的唇瓣。
    陌生的气息紧紧包裹了她,他的吻不容拒绝,毫无保留地扫荡着她。他的手捏住她后颈,就像捏一只幼猫那样,不让她逃跑。
    吻了不知多久,杜庭责体贴地松开她,给她喘气的空隙。她脸颊发红,一双星眸一动不动凝视他。杜庭责以为会从那双眼里找到一些情绪,例如恐惧、犹疑、后悔。但什么都没有找到,那双眼里只有平静。
    杜庭责捂住她眼睛,把她放在床上,低声说,“小稚,别看我。”
    “怎么,您愧疚了?”
    “如果我有愧疚,就不会带你回来。”杜庭责盯着她。“只是看到你这双眼,会有些扫兴。”
    方稚闭上眼睛,躺倒在床上,身下被一个枕头垫高,她撑起身体,双腿被他打开。
    灼热的性器抵在她的腿间。摩擦了一会儿,那个头部越来越热。她身体颤抖了两下,很快被他察觉到,他从床头拿了保险套,给自己戴上。
    女孩紧闭眼睛,身体僵直等着他。
    还是年龄太小了。如果是外面的女伴,就知道这个时候要活跃一些,没有男人喜欢不情愿的性爱。
    “别怕,”他闷笑一声,沉下身子,握着性器一点一点顶进去。
    方稚的身体太紧了,杜庭责低啧一声,握着她的腰让她起来。
    女孩脸色发白,死死咬着嘴唇,杜庭责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时候她不想说话,也没什么可说的。
    两人调整到女上的姿势,杜庭责把她搂在怀里,按着她的腰往上顶,贯穿了她。
    剧烈的痛让方稚眼角一下子湿润了,但她没出声,咬紧牙关承受他一下下的顶弄。
    粗硬的龟头碾过体内的小核,阴道被刺激,分泌出淫液,她双腿颤动,盘在他腰后,不受控制地随他动作上下颠。
    快感在累积。
    对于方稚来说,她从来没体会过如此快乐的事情。以前也曾偷偷揉过自己下面的花核,但那一点隐秘的乐趣完全不能和现在相比。紧窄的甬道被完全不能容纳的粗大肉棒撑开,一丝缝隙也没有,他还在不断往上顶,在更深处抽动。
    “怎么样,你满意吗?”方稚红着眼睛问。
    杜庭责低头看她,幼圆粉白的耳垂在他眼前,俯身就可以碰到。他垂头含住她耳垂,吸吮。少女的身子立刻震了一下。
    “小稚,你不知道你有多么……”他抽了口气,“嘶——太紧了!”
    对于杜庭责来说,这是他长期以来的渴望,自然食髓知味,贪得无厌,把小稚按在怀里便是狠操,两叁年来的欲念总算得到满足。
    自他见到方稚以来,其他女人都入不了眼,更别提床上事了。素了两叁年,才得以纾解,肉棒端口射出的精液又浓又多,埋入她体内发泄了出来,拔出来时险些撑破安全套。
    方稚脸色发白地躺下去,手脚绵软,还要强撑着起来洗澡。杜庭责抽出来,抱着她去了浴室,在浴室没忍住又把女孩抱到洗手台上来了一发。
    等从浴室出来,累到极致的少女已经在杜庭责怀里睡了。
    女孩的睡姿很乖,蜷缩在他怀里像一只落网的兔子。杜庭责关了灯,躺在大床上,把女孩搂在怀里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