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妹妹的房间(1)

    放学的时候,少年被后桌的女生叫住。
    “宋同学,你有女朋友吗?我喜欢你……”女生红着脸,害羞表白。
    他冷静地拒绝她,拎起书包走向初中部教学楼。
    初叁1班教室,有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哼,来的这么慢!”少女不爽的把书包丢给他,扬起小脸冷冷撇下他往外走。
    他背着两个书包,默默跟在比他矮了一大截的少女身后。
    坐上校门口的加长林肯,车子缓缓驶回庄园。
    晚餐时,父母都不在,家仆精心为小姐烹制佳肴,而他去小厨房领了牛奶面包,回自己房间吃。
    洗完澡,他起身,朝楼上走去。
    叩门过后几秒,门被打开,女孩的脸出现在门后。
    她心情不好,回小沙发坐下,指了指墙角的链子。
    “自己戴上。”
    他默默走过去,自己把枷锁戴到脖颈上,白皙脖颈连着明晃晃的铁链子,跪在她脚下。
    女孩用赤裸的足挑起他下巴,艳丽又稚嫩的小脸上写满对他的厌恶,“你现在都敢迟到了,是不是忘记了你的身份?记住,你是我的狗。”她柔软的脚底搭在他肩膀上,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
    他低下头,一言不发,默许了她的动作。
    少女是他的“主人”,也是他的妹妹。
    从他九岁被送到宋家,以私生子的身份成为这个家的一员,他就成了妹妹的奴隶。
    “叫一声听听。”她要求。
    他张嘴,乖乖发出声音:“汪,汪。”
    妹妹扬起脸,“不够大声,你没吃饭吗!”
    他确实没吃饱。佣人给他准备的牛奶面包,完全不够发育期少年的营养。但他不能说,只能自己偷偷攒一些钱,去商店买食物。
    他不能说出实情,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讨好少女,以换得她的原谅。
    少年低头,捧起女孩赤裸的足,伸出舌头,贴上她的足尖。
    温热的舌头从她的脚趾一直舔到她的脚底,细嫩的肉被他含在嘴里舔舐,痒痒的触感让女孩不由往后一缩,忍不住发笑,“哈哈哈——好啦,别舔了——我说,别舔了!好痒!”
    莹润肉感的玉足从他手心抽回,他下意识舔了舔嘴角,有一丝不舍。但没表露出来,他垂着头安静跪着。
    女孩懒懒躺在沙发上,踢了踢他的腿,“去把投影仪打开,我要看《未麻的部屋》。”
    他站起来,按她的要求做了,拿了她喜欢的零食和饮料摆在茶几上。妹妹才满意,准许他坐在沙发上和她一起看。
    窗帘被拉上,昏暗的房间里,投影仪的光打在幕布上。光怪陆离的画面闪过,妹妹看的很认真,他心不在焉地看,视线游离在电影外,脑海里还是妹妹的脚。
    如果,如果她没有缩回去……
    他今天吃到了她的脚,昨天没有,大昨天也没有。
    电影放完了,女孩也睡着了,他把女孩抱回床上,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在她床边躺下。
    没有她的准许,他不可以回自己的房间睡,也不可以自己拿被子和枕头用。
    第二天醒来,床上已经空了,妹妹去吃饭了。他默默起来,回自己房间洗漱,然后抓紧时间去领早餐。
    和她一起坐车去了学校,他下车,走向高中部。
    午休大家都是吃自带的午餐。下课铃一响,少年立刻起身去校门口拿佣人送来的饭盒,然后赶往初中部。
    女孩已经在休息室等他。
    “下次来的这么晚,你就别吃饭了!”妹妹抱臂,冷冷说。
    “对不起,今天下课晚了。”他低头,打开饭盒,把菜一道一道摆出来,把筷子递给她。
    女孩接过筷子,没再刁难,开始吃饭,少年就在一旁听她使唤,伺候她吃饭。
    吃了几口,女孩丢了筷子,扔给少年一把勺子要他喂汤。
    他无奈捡起勺子,盛了汤吹凉,仔细送到她嘴边。
    她喝了一点,吐了出来,“都凉了,怎么喝?”
    他又盛了一勺,妹妹这次碰都没碰,吐在他手心:“这次烫了。”
    少年只能再次盛汤,又吹凉,喂了几次女孩才肯喝。
    门缝中有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吃完饭,少年回教室,路上,被人拦住了。
    拦住他的人是昨天告白的女生,女生一脸震惊问他:“宋同学,刚才和你在一起的女孩是谁?你为什么要那样喂她?”
    他摇头,“和你没关系。”绕开她,他走回教室。
    放学时,他背上书包,正要去初中部接妹妹,又被同班女生跟上了,追着他问中午的事。
    他沉默不言,只管往前走,走到初中部时,愕然看到妹妹站在校门口,拎着书包,视线越过他看向背后的女生。
    他张口结舌,走到妹妹面前,“她……是我同学。”
    妹妹脸色一黑,朝那个女生冷哼一声,把书包丢给他,走向林肯车。
    少年默默接过书包,跟在妹妹后面上车,谁都没理后面的女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