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蓄意掠夺(8)

    离婚之后,谈贞静感觉到久违的轻松自由。她想,还要感谢聂修齐,如果不是他,她可能还困在这个牢笼里。
    她拒绝了搬到聂修齐家的提议,住在租的房子里,照常去舞蹈学校上班。
    聂修齐送她到学校,临下车前,他突然拦住她说:“放学我来接你,和琪琪一起吃个饭。”
    “行,不过要排练节目,可能放学会晚一点。”
    聂修齐松了手,谈贞静走下车快速走进学校。
    市里要办七十周年汇报演出,文化馆报了几个节目,谈贞静负责其中一个。
    练舞室里,女人扬起脖颈,舒展身姿。
    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她最喜欢的芭蕾舞剧。大学毕业后,她第一次跳这支舞。
    绷起脚尖。
    手臂向上,弯曲出优美的弧度。轻盈的裙摆颤动,大腿向外踢出,跳动。
    影子在地面上交错,晃动。
    旋转啊,旋转。
    跨过荆棘,穿过玫瑰花丛,越过陷阱遍地的森林。王子握着他的宝剑,披荆斩棘,来到了蔷薇盛开的王宫中央。啊,美丽的公主,请允许我吻醒你。
    睡美人,她即将苏醒了。
    她越转越快,闭上眼睛,几乎要陶醉在这首曲子中。
    汗水逐渐从皮肤深处渗出来。一曲结束,体力耗尽。她停下来,竭力维持站立,失神地望着镜子。
    练舞室的玻璃门,让她清楚的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
    他静静站在那里,不知已经看了多久。两人的目光在镜子中交汇。
    目光如同实质纠缠,偌大空旷的场地,只有他们二人静谧对望。
    聂修齐终于沉不住气,推开玻璃门,走进来。
    他快步走过来,揽她入怀。
    “好看吗?”
    谈贞静懒懒抱着他的腰,把身体都靠在他身上卸力休息。
    “好看,”聂修齐深嗅她发丝中的芳香,在她耳边低声:“我都不舍得让你上台跳给别人看了。”
    纤巧的下巴被男人抬起来,以仰视的姿势,强势地吻住。
    他的气息不容拒绝,包裹了她的口腔。他以一种霸道的姿态闯进来,让她的每一寸都溃不成军。
    男人的大掌在她身后收紧,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出炫目的白光。她情不自禁闭眼,放松了全身回应他。
    落地镜子光可鉴人,清晰倒映出两人的影子。
    蕾丝舞裙还好好的穿在身上,但裙摆异样地凸起,随着背后男人劲腰一下一下的耸动,布料有节奏地抖动。
    紧致的大腿被分开,从她背后深处的双臂有力地托起她的腰,男人连裤子都没脱,只是拉下裤链,从后面进入她。
    镜子里,女人的脸颊潮红,无力瘫软在男人怀里。
    “轻,轻一点……”
    她呻吟出声,指甲掐进他肉里。
    聂修齐把她往上托了托,肉刃深深刺入花穴,翻涌出黏腻的淫液。
    一阵一阵的热液涌出穴口,滴滴答答落到地面。
    洁净的瓷砖地面上很快形成一滩明亮的液体,倒映两人的身影。
    “贞静,看看镜子,看看你自己……”聂修齐在她耳边说。
    他伸手掀起她的裙摆,交合处立刻暴露在视线中。镜子诚实地反射着光线。
    粗长的红色肉棒一下一下在穴中进出,穴口花瓣被挤开,阴蒂硬挺挺立着,因两人的视线落在上面,更加发硬发亮。
    “不要看,呜呜呜……”
    太刺激了。谈贞静浑身打了个颤,花穴咬得更紧,把肉棒狠狠绞在肉穴里,阴蒂发热发烫,快感无以复加,在聂修齐的目光下,花穴涌出一大股透明液体,但被龟头堵住了出口,不能泄出来,只能可怜兮兮地顺着肉刃往下流,涌出的热液渐渐弄湿了男人的西装裤。
    聂修齐咬了一口她的耳朵,“瞧瞧你的水有多少,把我衣服都弄湿了。”
    肉刃加速顶弄,在穴里快速进出,每一下都顶进最深处。
    男人把她抱起来,翻转身子,用正对她的姿势快速进出了上百下,最后终于射出来。
    谈贞静感觉小腹中被一股液体冲击,量很大,很快小腹便有些鼓了起来。
    聂修齐退了出去,肉棒还直直翘着。刚泄出来的肉棒还要一会儿才软下去。他伸手指进她的身体,帮她把精液弄出来,以免等会儿流出来弄脏衣服。
    晚餐在市中心订的儿童餐厅。
    司机小李眼观鼻鼻观心,不敢看后座自己上级怀里的女人。
    一路上,只能听到后面偶尔传出女人的娇嗔。
    车停下来,聂修齐搂着谈贞静进餐厅。
    琪琪早已经被保姆送来,见两人来,她开心地扑向谈贞静。
    “谈老师!爸爸真的没有骗我,你要做我妈妈了!”
    谈贞静腿还软着,被小女孩突然的一扑,身体站不稳晃了一下。
    聂修齐脸沉了一下,“琪琪,过来,别闹你谈老师。”
    琪琪乖乖过去,坐在聂修齐身边。
    谈贞静笑着摇头,“没关系的,琪琪开心就好。”
    两人一起哄琪琪吃饭,琪琪一手牵着爸爸,一手牵着谈贞静,摇晃着脑袋说:“爸爸,谈老师下周要到大会堂跳舞,你会来看吗?”
    聂修齐看谈贞静一眼,温声说:“爸爸有时间就去看。”
    琪琪说:“那你一定要来哦。”
    谈贞静连忙说:“你工作忙,不用勉强。况且……你今天不是已经看过了那支舞?”
    聂修齐抬头笑了:“那不一样。我还没有看过你在舞台上的样子。你跳的那么好,错过岂不可惜?”
    他毫不掩饰对她的喜欢,也从不吝啬对她的夸赞。谈贞静脸颊绯红,低头装作喝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