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错位关系(1)

    辛歆被程羽送到单位时,已经快到上班时间。
    她推门下车,快步走进单位大门。程羽在车上没来得及和她道别,女人纤弱的影子便消失在大门里。
    从正门过了安检进去,和门卫匆匆打了个招呼,辛歆站在一楼大厅等电梯。
    电梯门上倒映出女人的影子。
    虽然已经快30岁了,但女人身材窈窕,皮肤白里透红,五官秀美,看起来比真实年龄小了四五岁。走在路上,还会被男大学生喊学妹。
    辛歆看着电梯门上自己的影子出神。她从小不是学习的料,普通工薪家庭,考上了本地一所二本,读汉语言文学。
    单位在市中心,是个效益不错的国企,以辛歆的学历,本来很难进这样的单位。
    但多亏她找了个好老公。老公的爸爸是国企的领导,为奖励儿媳,把她安排进了自己单位。
    虽然是劳务派遣,但待遇和正式员工都一样,只要明年通过考试,就能正式纳入编制。
    电梯到了,辛歆走进办公室。
    她的部门是企业最清闲的档案部,基本都是关系户。
    单位的女同事都羡慕她,领导是自己公公,可以在单位横着走了。但辛歆谨小慎微惯了,一时难改,对别人还是那么实诚。
    母亲说她从小就是个实心眼,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辛歆想改,却不知道怎么改。她也想像别人那样精明,可是猜别人的心思真的好难。她宁愿不说话,自己一个人看书学习,也懒得去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维护人际关系。
    只有家人和朋友值得她花时间去陪伴,其他人在她的世界里都是一道道模糊的影子。她连他们的脸都懒得去记。
    她背着老公送的名牌包包,走到自己那张办公桌坐下。
    其他部门送来档案资料,需要整理。辛歆着手开始做,一本一本把资料登记造册,按单位的规定,归档成电子档案。
    整理完资料,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不想浪费时间,她从面前的书架抽出一本书。
    隔壁桌的女同事快退休了,见她又开始学习,阴阳怪气起来:“哟,看书呢!”
    辛歆没理她,自己继续看书。
    她考了初级和中级会计证书,还准备再考考其他的证。
    同事嗤笑一声,和别的同事嘀咕着些什么。
    她们的声音不算小,辛歆听到她们的笑声,还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
    “她老公和婆婆……”
    “哈哈哈……”
    辛歆抬头,冷冷瞪视她们一眼。几个女同事被她看得脊背发凉,讷讷地住了口。
    下班时,原本说要来接她的老公发来了消息。
    程羽:「老婆,今天单位有事,没办法去接你了,你自己坐公交回来吧。」
    辛歆嘴角冷冷抿起,将手机扔进包里,背起包走出办公室。
    中午时还晴好的天色,在傍晚悄然转阴。
    大朵的乌云密布,暮霭沉沉,仿佛一块铸铁压在心头。
    单位的对面就是一个公交车站。
    女人细瘦的躯体被站牌挡住了大半,黑色凯迪拉克驶过,差点错过那抹白影。车后座的男人抬手,司机立即踩了刹车。
    她低着头,出神地望着路边绿化带里的树丛。
    乌黑长发盘在脑后,细瘦肩膀削落,颈肉细腻均匀,没有一丝丰腴,淡蓝的开司衬衫,米色雪纺长裙垂在小腿肚,刚好露出了莹润白皙的脚踝骨。
    车笛响了两声,辛歆才从飘到天边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在刚才的几分钟里,她一直在思考着刚才看的书里的内容。这也是一种逃避,在看到车上的人时,她不得不回到现实。
    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经历风霜,却依旧意气风发的脸。
    黑润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辛歆认出了车后座的男人,有些拘谨地打招呼:“爸。”
    男人淡淡瞥她一眼,沉声:“上车。”
    程家住宅在叁环外的一座两层小院。婚后,辛歆夫妻和公婆同住在这里。
    偶尔下班时遇到公公,她会坐他的车回家。大多数时间,都是程羽自己来接她。
    隔了一张车座,辛歆握紧了包,脸撇向窗外,出神地看着路边不断后退的绿树。
    一张车座之遥的手边坐着的男人,是辛歆单位的总经理,也是她老公程羽的父亲,程之舒。
    辛歆一上车,看到后座放着睡袋和换洗衣服,就知道程之舒又是刚出差完回来,还没到家就先去了单位。
    男人闭眼休息,神色倦倦。身上的西装有些褶皱,但还干净。
    身为上一辈的人,他保持着矫健魁伟的身材,没有生出啤酒肚,头发全黑,斜飞的剑眉插入鬓中,目光深邃有神。程羽俊朗的五官遗传自他。如果穿上休闲装,程之舒看上去只有叁十多岁。
    更别说程之舒的能力和人品都属一流,年纪尚轻就已经走到副厅级,结婚多年没有出现外遇。
    不得不说,她的婆婆是个值得羡慕的女人。辛歆心想。她望着窗外,一言不发。她一直有些怕程之舒,每次坐他的车,她都安安静静,努力降低存在感。
    好在程之舒也不是话多的人,每次接上她,除了问问工作,也不会多说什么。
    但这次,辛歆刚把思维发散出去,就听身边的男人问了一声:
    “今天阿羽怎么没来接你?”
    她扭头看过去,程之舒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神采奕奕的眼睛锁定了她,目光如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