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错位关系(2)

    车里一片安静。
    天空中的飞鸟盘桓。女人细腻的颈肉收缩了一下。辛歆低下头,嗫嚅道:“他……他今天有点忙。”
    她想了想,老公很看重他在父亲面前的形象,她抬头替程羽辩解,“阿羽最近公司项目多,到处出差。这才从北边回来,又南下去了广州。”
    程之舒冷哼了一声:“我也出差,我都有时间回家,他怎么没时间?自己的老婆自己都不关心。”男人摇摇头,安抚性地看了儿媳一眼。“你放心,我回家好好说说他。”
    辛歆默不作声。
    一路相安无事到了家,程之舒和辛歆前后脚进了家门。程羽和婆婆都在家,一起从卧室走出来。
    看他们是一起回来的,张艳多看了辛歆两眼,笑着说:“小歆今天下班这么早?和你爸一起回来的?”张艳走到程之舒面前,想接过他的包,被程之舒淡淡看了一眼,讪讪收回手。
    程之舒淡声说:“阿羽在家,怎么不去接辛歆?看到气象台预警台风了吗?”男人目光如炬,极具压迫感,看得站在张艳身后的程羽,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来。
    辛歆本是站着看他们讲话,瞥到程羽腰带有些乱,唇角扯了一下。她走上前去,拉了拉程之舒的衣角,低声说:“爸,算了,阿羽他不是有意的,最近他确实忙。”
    程之舒没再说话。
    一家人在餐厅吃了晚饭。辛歆心情不好,随便吃了两口就回房间休息了。倒是程羽,在外面看了会儿电视才回房间。
    关了灯,辛歆眯着眼睛看到床边悉悉索索,程羽脱了衣裳钻进被窝,摸上她睡衣的腰带。
    “累,不要了。”她推诿了他的求欢,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一双手还是从后面摸了进来,钻进了睡裤里,勾着她的内裤花边。
    辛歆把程羽的手从内裤里扯出来,翻身看向他。程羽闭着眼睛蹭她的脖子,嘴里嘟囔:“老婆,抱歉……没去接你是因为今天真的有点忙……”
    她嗤笑一声,冷冷说:“忙着操你妈呢?”
    程羽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
    辛歆翻了个白眼,躺下去闭上眼,红唇冷漠勾起。“平时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们不要太过分。今天爸回来,消停点。你也不想被爸说吧?”说完,她又轻蔑瞥了一眼老公的裆下,嘀咕了一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能不能硬起来还另说。”
    程羽被她的话气得浑身发抖,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一二叁。最重要的是他也知道,自己不占理。最后只能摔门而去。
    当晚老公睡在哪里,辛歆并不在乎。她只想在周末的早晨做好一桌早餐,然后在一楼的客厅安静喝着牛奶,听着一道脚步声精神矍铄地从二楼下来。
    七点整,那道脚步声如约而至。
    “爸。”女人抬头,冲着走下来的男人婉转一笑,声音娇媚如百灵鸟。
    “早。”男人朝她点一点头。
    拉开椅背的臂膀健硕有力,程之舒在她身边坐下。他穿着合身的藏蓝色家居服,饱满的肌肉在纯棉家居服下鼓起。
    辛歆边咀嚼着口里的面包,边出神。她想起了从同事那里听到的话,有关于自己这位公公。
    自己这位公公年轻时是单位里的劳动标兵,体力不错,好几天连着下工地都不在话下。
    如今他虽上了年纪却不见衰颓,不知张艳能否满足他?辛歆暗自打量了几眼程之舒隐没在餐桌下的腰腿。
    正胡思乱想着,她听见程之舒咳嗽了一声,低沉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阿羽越来越不像话了,”程之舒凌厉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一眼就看出女人昨晚没有被男人疼爱过的迹象。
    他劲眉皱起,按理来说做父亲的不应该过分关心儿子儿媳之间的夫妻生活,但这几个月来他们二人之间肉眼可见的关系冷淡下来,他这个做父亲的不能视而不见。
    辛歆还没想的那么远,不明所以地懵然抬头。
    女人脸颊白皙粉润,不用涂脂抹粉就足够勾人心魄。加上若有些迟疑的神情,和全然信赖的目光,几乎让人想要将她的脸捧在手心,用尽力气去呵护。
    程之舒浓眉扬起,视线意有所指地在她的脖颈处转了个圈,压低声音:“这种事本不该由我过问的。但小歆,如果一个男人不疼爱自己的老婆,那多半是有问题。”
    他的“疼爱”,辛歆一下子就听懂了,因为昨晚她婆婆在楼上叫的很大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