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错位关系(4) izнáиsнυ.čō㎥

    两人终于察觉到不对,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两人发出尖叫。
    张艳的表情从欢愉瞬间转为痛苦和恐惧,扭曲的表情在年老松弛的皮肤上拧出一条条褶皱。
    而程羽,被父亲阴沉的表情吓软了,一下子瘫倒在床上,无力动弹,连从母亲身体里拔出来也做不到,这一时刻,他本能的动作看向母亲。从小到大,他习惯了听妈妈的话。
    但母亲这一次帮不了他,张艳把他一把推开,拽过一边的被子盖住自己,扭曲的表情终于转变为哀求,“老公,你听我说……”
    在这一刻,程之舒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竟然是辛歆泫然欲泣的样子。
    她如果知道真相,一定很难过。丈夫不碰她的原因,竟然是和自己的妈妈乱伦。
    程之舒敛神,面无表情地抬脚走出房间。房间里的两人还忙着穿衣服,都没有追出来。
    酒店经理小步跟上来。程之舒大步走向电梯,没有回头。“不用跟着我了,你去忙吧。”
    yǔsんǔщǔ.Ьíⓩ(yushuwu.biz)
    下班后回到家,辛歆敏锐地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太对。保姆做好饭就回自己房间了,老公和婆婆都不在。
    辛歆没多想,自己上楼去换了身衣服,准备去公园散散步。
    刚走到卧室,她听到楼下的门被人甩上。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
    难道出什么事了?辛歆顾不得其他,快步走下楼。
    一到客厅,只看到一个背对她的身影。
    程之舒一个人背对着她的方向,坐在沙发上,垂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她的脚步声,程之舒回头,看到她的瞬间,他的眉尖松开,“原来你在家,把你吵醒了?抱歉。”
    辛歆摇头,走到他身边。
    “发生什么事了?”她问。
    程之舒看着她,盯着她的眼睛,他的眼神里含着愧疚。
    “阿羽他……小歆,我们程家对不起你。”他闭了闭眼,“你陪他去看病,老张怎么说?”
    辛歆挪了挪身子,离他更近一些,轻声细语说:“张大夫说,阿羽是最近有些累了,力不从心很正常,我理解的。爸,你千万别太放在心里去……”她呵气如兰,圆溜溜的眼睛里全是信赖。
    “……”听她这么说,看来是什么都不知道。程之舒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她起身,嘴角轻抿了一个笑容,蜂腰扭着上楼去了。
    *
    一个小时后,程羽和张艳回来了。辛歆已经回卧室休息,没有理会外面的动静。她听到老公和张艳慌张的声音,问保姆程之舒在哪里。
    保姆说在书房。
    程羽冲进书房。张艳也跟着进去了。
    这之后,她只听到书房里动静不小,隐隐有哭声传来。
    辛歆翻了个身,睡得很安稳。
    当天晚上,程羽没有回房间睡。第二天辛歆起床吃早餐时,整个宅子冷冷清清,连做饭的保姆都不在了。
    早餐是程之舒亲自做的,非常丰盛的西式早餐,可惜并不符合辛歆的口味。
    辛歆只啃了片面包,就吃不下去了,她放下餐具,小口喝着牛奶。
    “不合口味?”餐桌另一头的男人皱眉。
    “没有,只是胃口不好。”辛歆摇头。
    程之舒剑眉拧起,薄唇抿了一下:“我给保姆放了假,这几天我来做饭,你的喜好最好告诉我。”
    辛歆吃了一惊,“您来做饭?阿羽呢,妈呢?”
    程之舒云淡风轻地说:“你妈身体不舒服,长辈接她去国外看病。阿羽的公司派他去外省出差,这段时间都回不了家。”
    辛歆心道这怕是程之舒的手笔,把母子二人分开,眼不见心不烦,又把知情的保姆支走,说是放假,恐怕是直接换了一批人。
    毕竟是出了母子不伦这样的丑事。她垂头,纤长睫毛落下,遮掩了眼底的嘲讽。
    从知道程羽和他妈有那样恶心的关系后,她没有一天不在想着如何报复他。她一直在忍,直到今天,机会终于来了。
    老公啊,你既然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她没有对程之舒的安排表露出任何疑惑,安安静静吃完早餐。
    程之舒看她没有起疑心,松了一口气,见她要出门,也站起身,拿起车钥匙走到她身后。“我送你上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