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碎狸骨(8)

    行啊,不过你会做饭吗?戴舟砚不是故意这么问的,主要是青璋给他的印象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
    我会。
    戴舟砚挑了挑眉,说:好,你去做饭,我就在这里不动。
    青璋真起身往厨房去了,戴舟砚看见身形高大的男人进了厨房关上了门,他轻笑一声,难不成是怕他看见他其实啥也不会?
    戴舟砚不再注意青璋那边的动静,直到听到青璋喊他他才看了眼时间,才过去了二十分钟。
    我猜您应该吃不了辣,我就没放柜子里的尖椒,但是鱼片不放辣容易腥,我就提前用料酒腌了几分钟,对不起时间花得有些久了。青璋把筷子放在戴舟砚手边,撑着木椅俯下身,把下巴嵌入了戴舟砚肩膀。
    他讨好地说:您试试吧,我保证味道很好的,您的等待是值得的。
    戴舟砚想说话,脑海内又忍不住把青璋方才的话过了一遍,忽然觉得这话熟悉极了,青璋的语气和不久前日料店主厨小哥的语气如出一辙,然后他就忽然幻想出了穿着围裙的青璋,这让他忍俊不禁。
    您,您笑什么?青璋懵了,话音都有些抖。
    没什么,你不吃?戴舟砚自然地转移了话题。
    我不饿啊,而且这盘菜是专门给您做的,我不吃。青璋又开始说黏黏糊糊的话。
    戴舟砚是真的怀疑青璋有精神疾病,他无法适应青璋跳跃的性格,一时恶劣讨打一会儿又乖顺极了,他都不知道是该说对方演技好还是演技差,毕竟能两种人设无缝切换并且都演得极真也是不容易,但青璋干什么两种性格都对着他一个人来,叠buff也好歹注意下兼容度吧?
    怎么?听你的意思,我是不是应该感谢感谢你?
    是啊,您犒劳犒劳我行不行?青璋顺杆爬得极快。
    你想我怎么犒劳你?戴舟砚不介意陪青璋玩几分钟。
    我今天晚上能不能和您睡觉?
    这应该几分钟解决不了。
    您误会了。青璋注意到戴舟砚脸色变差,赶紧解释:不做/爱,就是单纯一起睡觉,在一张床上就行。
    戴舟砚指腹在筷身摩挲了几下,说:我考虑考虑吧。
    1230 01:53:30
    第12章
    是夜,戴舟砚卧室。
    您什么时候休息呢?青璋坐在床铺一侧,拍拍身边,一脸期待地问。
    戴舟砚删了刚才码的八百字,然后抬头看了青璋一眼。
    男人靠在墙上,穿着一件白T,薄被将下半身盖住,手臂搁在被子上,卷发有些长,盖住了眉毛,这模样看起来挺乖巧。
    我还有一会儿,你先睡吧。戴舟砚说。
    青璋没回话,戴舟砚也没注意那边的情况。
    但半小时后,青璋又开口了,声音压得很低:您还不休息吗?
    戴舟砚这才注意到青璋的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心虚,瞟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经转钟了。
    戴舟砚直接关了电脑,他走了过去,在青璋身边坐下。
    男人垂着头,感受到他过来也没说话,甚至一点动作都没有。
    戴舟砚有些无奈,青璋怎么还会儿还耍小孩子脾气,他将手撑在床上借力,靠过去温声说:我忘了时间,你睡吧,我去洗个手马上来。
    几点了。
    戴舟砚顿了顿,说:零点九分。
    您就这么喜欢写文?!您很缺钱?您就不能听我一次?青璋抓住戴舟砚的手腕,轻笑一声,这笑声里含着许多戴舟砚听不太懂的情绪,但戴舟砚大概能感受到青璋现在很激动。
    青璋!你冷静
    戴舟砚被重重地推倒到了床上,床铺很柔软,戴舟砚并不疼,但接下来青璋的动作,却让他感到十分的愤怒与羞耻。
    手臂被分开放在头两侧,手腕被死死按着动弹不得,青璋短发垂下,眉眼蒙着阴影,晦暗之下的那对眼瞳毫不掩饰地释放着恶意。
    我告诉你,你再骗我,我他妈就操/死你,你不要以为我没有脾气。
    戴舟砚听对方把话说完倒是不觉得生气了。
    我当然知道你有脾气,但说实话,你凭什么管我?我愿意陪你演,是因为我被你开出的条件吸引了,如果我这本文写完得不到任何感情方面的感悟,我自然会和你断开,但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不然我会直接就地和你解除关系。
    戴舟砚死死地盯着青璋,冷声说:你最好想清楚到底要用你的哪一面对我,不然,我可能会因为你太疯把你扔了。
    房间里安静了,戴舟砚从没对人说过这种话,大概是青璋太不正常,带着他也不正常了。
    青璋愣怔着,好像不知道局面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样,也不相信戴舟砚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最后他还是服软了。
    男人的手臂向两边展开,如同往常几次一样,将头埋入了戴舟砚脖颈,戴舟砚看着天花板,没说话。
    良久,戴舟砚感觉自己被压得喘不过气了,正好心里的火气也消了,他开口:行了,别闹了,再闹就更晚了。
    戴老师,对不起。
    戴舟砚听见对方软声软气这一句,没来由地挺开心,要知道不久前自己还被身上这人气得说了那么多刻薄的话。
    你和我说的对不起还少了?哪一次有用?对不起你错了,但你下次还要干。
    我不是故意的,您原谅我的吧。
    戴舟砚笑:我要是不原谅你我就不会让你继续待在我房里了,你起来吧,睡觉。
    每个人都有无法控制的情绪波动,说不出原因,道不出缘由,神经真的脆弱易控极了。
    只是吃了几片治感冒的药物,就会消沉一整天,又只是听到哪个陌生人的一句话,就胡思乱想一整天。
    戴舟砚初次接触戴雪满的时候,对方扒着他房间的门框,往他这里探了个头。
    戴舟砚躺在床上睡着了,彻底入睡时,耳边响起了戴雪满平静死寂的话
    你不是我的哥哥。
    *
    青璋不知道原来戴舟砚睡觉还有留着一盏小夜灯的习惯。
    他缓慢地往戴舟砚那边移,直到距离缩减到即将触碰,他停了下来。
    在他小的时候,他的世界有许多人,屈流水,张叙吟,张父张母,但这些被他投以信任的人,全部都是飞在空中的肥皂泡,流光溢彩,一触就破。
    可能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能与他和谐相处,屈流水领他出孤儿院,后来发病了却只喊他小张;张叙吟拉着他替他上了无数次台,青璋无从反抗,因为恩情最难报了;张父张母冷眼旁观,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任何地方,没有任何人,需要他青璋。
    那个夏天,青璋得知软件内测失败,他断了与戴舟砚的最后一层联系,这个世界好像都在玩他。
    但是他找到了,他找到戴舟砚了,戴舟砚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他经历了张叙吟的事情,他不希望有什么其他的事件来干扰他与戴舟砚的感情。
    戴舟砚很温柔,很成熟,如果知道以往的事,可能会出于怜悯答应他的求爱,因为他的戴老师还不懂爱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啊。
    但青璋不要,他不想用往事枷锁绑着戴舟砚往他心里走,他要戴舟砚真的爱上他。
    青璋的手环上戴舟砚的腰,却并未触碰到,手臂与对方的肌肤隔着距离,下一刻,睡梦中的戴舟砚伸手盖在了青璋悬空的手臂上。
    温柔地一拉,青璋就碰到了他的戴老师。
    *
    青璋醒得很早,他轻手轻脚地起身,站到床边,看着毫无防备面对着他的戴舟砚轻轻笑了笑,然后他拿走了戴舟砚的手机。
    戴舟砚早起是因为要做饭,闹钟会在每天八点半准时响起,但其实戴舟砚并不喜欢早起,至少在青璋这几天观察到的戴舟砚不喜欢早起。
    戴舟砚自然醒时,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的手机,当发现手机不见了时,他起身看见了同样空荡的身侧。
    他到了楼梯口,看见了站在窗户边上的青璋。
    昨天急着睡觉,其实并未好好的谈发生的矛盾,但此刻的青璋俨然是一副不想多说的态度,男人看见戴舟砚,走过来说:您的手机就在沙发上。
    你拿我手机做什么?
    您先别生气,我解释给您听。青璋把手机拿起来递给戴舟砚,说:我只是不想闹钟吵到您,您昨天也知道我厨艺怎么样了,以后我做饭好不好?
    青璋以为戴舟砚会答应他,但戴舟砚没有,戴舟砚说他们马上就要回首都了,青璋问回首都了为什么不能继续住在一起,戴舟砚说双方需要冷静冷静。
    最后青璋生气了,但是他忍着没有发作,依旧平静地和戴舟砚一起吃饭,然后收拾碗筷。
    戴舟砚看见青璋失落的样子,心里也不怎么舒服,他站在厨房中间看见青璋背对他在洗碗,脑海里没来由记起他第一次带青璋进这间厨房时的景象,那时候青璋还调侃他怎么没有洗碗机,但嘴里这么说着,洗碗的动作却是熟稔极了。
    和现在一样。
    最后在准备走的时候,戴舟砚还是转过去走到了青璋的身后,和他说话。
    他饭前说的那些话,其实没有恶意,他只是觉得青璋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希望对方能暂时远离他冷静冷静。
    为了让自己的话音再显得温和些,戴舟砚试着换个更亲切的称呼叫青璋。
    小璋
    啪!
    青璋手里的瓷盘滑到了水池里,裂开了一条缝。
    对不起
    戴舟砚听到青璋这一句,忽然觉得很疲惫,甚至有些心烦,他说:算了不用了。
    第二天两人回到了首都,青璋回了自己家,很奇怪的没有纠缠,戴舟砚有些不习惯青璋的沉默,在青璋走的时候还问青璋要不要送送他,但青璋说不用了。
    和对方相处了这几天,戴舟砚也习惯了青璋忽冷忽热的性格,听青璋这样也就不打算再多说了。
    可能就是单纯的厌烦了吧,毕竟青璋原本是一个张扬的人,在他戴舟砚面前要强迫自己乖巧,那多不舒服。
    十月末戴舟砚和三月报备开新文,三月和他说暂时不要开,说近期可能会很忙,顾不上新文,紧接着戴舟砚就收到了消息说《黄昏》的项目已经过了,让他去参加庆功宴。
    这未免也太快了点,但这对戴舟砚来说并无害处,他欣然前往。
    吃饭的时候戴舟砚和屈旖在一桌,他身边的位置一直空着,听人说这是主演白霁溪的位子,白霁溪在剧中饰演于栖,也就是主角受。
    《黄昏》的选角还未官宣,但角色分配圈内已经传开了,白霁溪是主演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戴舟砚在饭局开始前听其他人谈论过,作为演员,白霁溪是最近几年,不对,应该说是最近一年才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
    在那之前白霁溪只拍过一个MV,人气属于井喷式,没什么死忠粉。
    但这些都很正常,唯一让戴舟砚有些在意的是,关于白霁溪的包养传闻。
    戴舟砚接了屈旖敬的酒,正要喝下去时听到包厢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烫着灰蓝色的青年。
    隔着酒杯戴舟砚并未看清,放下酒杯的时候周围人已经叫出了蓝发青年的名字。
    白霁溪。
    戴舟砚转头去看白霁溪,与白霁溪目光对了个正着。
    这一刻,戴舟砚开始反思,自己相亲的次数是不是真的实在太多了,不然怎么这都能遇到相亲对象。
    戴先生?白霁溪开心地笑了,杏眼圆睁,他好像没听到周围的人的讨论声,走过来坐在戴舟砚身边,说:您怎么在这里?
    1230 01:53:33
    第13章
    您怎么在这里?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到了戴舟砚身上。
    戴先生?白霁溪大概是看戴舟砚一直不回话,便想要帮戴舟砚唤醒记忆:是我啊,小白,之前咖啡店我们相
    对对对!小白,我记得你。戴舟砚赶紧说。
    之后白霁溪先是给屈旖赔礼道歉,连喝三满杯酒都不带停,然后就专心致志地和戴舟砚聊天。
    戴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白霁溪问完了又立即自答道:和我坐一起,诶,您不会演段准吧?
    白霁溪这话一出,四周立即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虽说白霁溪在圈内名声不好,戴舟砚也没少听人谈论白霁溪的黑料,但分桌也是看咖位的,在《黄昏》这样的大企划里,能和主制片人、原著作者、主演分到一桌的,都不会是嘴碎心黑的无名之辈。
    白霁溪黑料再怎么多,他也是主演,无论他以后人气再怎么昙花一现,至少现在人现在还开着,惹不惹得起在座的有点脑子都掂量得出来。
    屈旖笑着说:小白,说什么呢,戴先生可不演戏。
    啊?那戴先生您怎么在这里?白霁溪问。
    再后来知道真相的白霁溪夸张地捂着心脏,说:天呐戴先生您这么厉害啊!深藏不露诶!
    戴舟砚看出了白霁溪现在和那天在咖啡厅里不一样,但这与他无关,他乐意陪对方装熟识,白霁溪在剧组里待遇会怎样他不清楚,但至少有了今天这一出会好些。
    时间接近十二点,白霁溪说要回去了,有些资方仗着砸了钱要留人喝酒,白霁溪装作看不懂暗示非要回家,但这根本没用。
    最后戴舟砚出来说话,顺利把白霁溪带了出来。
    两人都喝了酒,白霁溪一个人回不去,戴舟砚也没法把人送回去,白霁溪一出大门醉醺醺的模样就消了个彻底,没再靠着戴舟砚。
    我帮你叫你的经纪人?戴舟砚问。
    我有个屁的经纪人。白霁溪蹲在花坛边上像个蘑菇。
    戴舟砚联想到白霁溪在饭桌上的模样,以为是公司不看重白霁溪连经纪人都没给配。
    戴舟砚想要不要给白霁溪打个车,然后白霁溪就说话了:
    您帮我叫我金主吧!
    戴舟砚:?
    戴舟砚看着白霁溪,没明白这个年轻人的人际交往是怎么学的,说金主的语气和说朋友似的。
    白霁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戴舟砚说:我头晕看不清字了,麻烦您帮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备注是顾总。
    戴舟砚没找到。
    啊我忘记了!前几天出了点事我改成傻逼了。
    戴舟砚:
    来的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来就把白霁溪像提小鸡仔似的从花坛上提了起来,白霁溪被扯着往前走,时不时回头冲戴舟砚喊:戴先生!下次有机会一起出来玩!
    那男人立即给了戴舟砚一记眼刀。
    戴舟砚:
    戴舟砚上了车叫了个代驾,眯着眼等人来,五分钟之后车门被敲了敲。
    戴舟砚没多想,酒让他不如往常清醒,他打开车门,下一刻,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径直钻入了车内,没有任何言语,戴舟砚立即反应过来这并不是代驾。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