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

    祈止爱慕故听霜很多年,终于如愿以偿和她结为道侣,虽然知道故听霜心中一直有一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可祈止并不在意,觉得自己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故听霜总有一天会回头看自己。
    可祈止等来的不是故听霜的爱恋,而是故听霜的天劫。
    被宗主钉在渡仙台的时候,祈止才终于明白,故听霜和自己结为道侣并不是因为爱意,而是因为自己体质特殊,可以代替故听霜渡雷劫,从始至终故听霜都没有爱过自己。
    身死魂灭了十年之后,祈止重生在宗门弟子身上,听到的却是这十年间,大家如何歌颂故听霜深爱自己的故事,把那场天劫描述成她心甘情愿为故听霜渡劫,故听霜也为此受了重伤,并放弃了成仙的机会,终年守在祈止的尸身旁,可谓是修仙界人人艳羡的道侣楷模。
    祈止听了之后觉得自己都能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她看着已经成为宗主的故听霜,下定决心这辈子不跟她有任何瓜葛,她要逍遥自在的活一回。
    ***
    故听霜守着爱侣的尸身度过了十年的时光,她以为自己漫长的一生都会这样度过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让她觉得分外熟悉的人。
    所有人都觉得故听霜冷漠得难以接触,只有她自己知道,早在十年前自己就已经疯了。
    【阅读排雷】
    1、女主体质特殊,可以为另一个女主渡劫,前提是需要长时间的相处
    2、火葬场,火葬场,火葬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是纯粹的先虐受再追妻的火葬场!
    3、1v1,不换人,故攻祈受,骨灰扬了都不换的那种,防盗70%
    4、中午12点更新,理性评论,尽量不要上升到作者(球球了)
    5、封面:水鱼子酱
    6、本文是猫写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祈止、故听霜 ┃ 配角: ┃ 其它:预收《正经人谁做渣A胺
    一句话简介:火葬场烧得可真旺啊!
    立意:珍惜当下,展望未来
    第1章
    渡仙台之上,厚重的乌云之中闪烁着雷电,天色忽变,似乎在预示着天劫将至。
    当祈止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天空中劈下的雷长长短短,仿佛是空中裁下来的刀子一般,随着一声炸雷,一道天雷就劈在祈止面前不远处的位置。
    祈止闻到了空气之中焦灼的味道,那是雷电劈过之后产生的味道。
    很臭。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祈止茫然的看着周围,她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渡仙台的,她在昏迷之前做了什么,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你终于醒了。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祈止身侧响起,她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位穿着蓝色长衫的男子站在她身侧不远的位置,男人五十多岁的模样,身侧跟着两个同样穿着浅蓝色服饰的弟子。
    墨生宗主?
    祈止看着那男子,不解的皱起了眉:这是哪里,我、我为什么会在渡仙台?
    祈止。墨生宗主冷着脸看着她,平静的说:这三年来,你和故听霜结为道侣,为的就是在今日替她渡这雷劫。
    渡雷劫?
    祈止觉得墨生宗主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清楚,可组合在一起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她要替故听霜渡雷劫?故听霜要飞升了吗?可为什么渡雷劫的是自己?
    被捆在渡仙台上,祈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一些,就听到墨生宗主道:你的体质和故听霜非常相似,她与你结为道侣之后,便可由你待她受天劫。不然,你觉得为什么修断情绝爱之道的故听霜会和你在一起呢,图的不过是你替她渡的这次劫而已。
    什么意思?
    墨生宗主这话的意思是说从始至终祈止都是在被算计,为的是帮故听霜渡雷劫?!
    祈止忽然明白过来,她明白为什么二人朝夕相处了三年,故听霜对待自己总是冷冰冰的,还听闻她有喜爱的人,可祈止却觉得以后与她朝朝暮暮的是自己,故听霜心里想着谁总有一天会忘记的。
    没想到
    祈止她怎么也没想到,打从一开始,故听霜就不曾想与她好。
    这三年来的朝夕相处,这三年来的同床共枕,终究都是演给她看的一场戏!
    墨生宗主看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便冷笑了一声,对祈止说:等你死后,我会让故听霜帮你立个牌位,你是她的结发妻子,替她挡雷劫,也受得起这块牌位。
    祈止摇头,她为了一个女人去死,竟然只能得到这一个轻飘飘的牌位么?!
    我不愿!祈止看着墨生宗主,挣扯着身上的符文,冲男人喊道:这雷劫我不愿渡!她不爱我,凭什么要我替她渡雷劫!故听霜,她从始至终都是在骗我!
    为了当年的一个微笑,她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祈止不明白,她只是喜欢上了故听霜而已,为什么会这样!
    可墨生宗主并没有理会祈止的喊叫,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渡仙台。
    此刻天空乌云密布,雷劫将至,祈止看着落在自己头顶的第一道雷劫,终于明白了故听霜不爱她这件事情。
    可已经太晚了。
    三道雷劫,祈止是活不下来的。
    混沌之中,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雷劫总是会提醒着祈止她曾经遭受的痛苦,雷劫劈在身上的疼痛几乎快要抵达灵魂,□□在一瞬间就被烧灼。
    祈止觉得她这辈子没有那么痛过。
    心痛,身痛,灵魂也同样在痛。
    祈止的灵魂游荡了很久,终于有一天,她带着痛苦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房梁。
    她还活着?
    祈止躺在床上困惑的想,不应该啊,她的法术低微,按理来说渡雷劫是必死无疑的,而且她已经感知到自己的灵魂在人间游荡了很久,怎么突然睁开眼了呢?
    唔,大概是做了个噩梦吧。
    祈止重新闭上眼睛,决定先好好休养一下,可她刚刚闭上眼睛,脑袋就突然痛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些不属于祈止的记忆,就这样涌了进来。
    很凌乱,也很痛苦。
    祈止捂着脑袋在半盏茶的功夫过后,终于再度睁开了眼睛。
    见鬼了
    祈止浑浑噩噩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件收拾的很干净的房屋,东西不多却一应俱全,桌椅板凳,屏风书桌,以及自己躺着的这张雕花大床。
    她拿过床头的铜镜,看着镜子里陌生的女子,终于明白自己的的确确是死了,而现在这具身体是别人的。
    祈止从小就怕鬼,在茶摊听到说书先生说一些神神鬼鬼的事情都会吓得晚上睡不好,结果没成想一睁开眼,自己就是那活生生的女鬼。
    而这具身体的主人,在昨日施展了禁术,献祭了自己的生魂,也许是恰巧,祈止的魂魄遇到了一个无主的驱壳,便鸠占鹊巢,醒了过来。
    祈止看着镜中的人,那是一副很年轻的面孔,皮肤白皙身材消瘦,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乌青的眼圈看起来似乎很憔悴,而且祈止试了试身子。
    嗯,法力跟她上辈子一样,几乎等同于没有。
    祈止放下铜镜,她穿上鞋试着才房间里走了一圈,发现身体还是可以控制的,就是突然变成了鬼,她自己也挺害怕的。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房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一个清脆的女声冲屋里喊道:小姐,您醒了吗?该洗漱了。
    祈止微微愣了愣,原身也叫祈止,竟然那么巧。
    醒了。祈止对门外的人说:进来吧。
    随着吱呀一声响,一个年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就走进了屋,她看了一眼祈止就紧张的说:祈止小姐,您的黑眼圈怎么那么重啊,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么?
    祈止心想,何止是没睡好啊,简直是把命都丢了。
    还好。祈止不想惹麻烦,看着那小丫头和她手里的脸盆就说:你放下吧,我自己来。
    小姑娘也没有拒绝,放下东西之后就去给祈止收拾被褥,等祈止洗漱完毕之后就对祈止说:商小姐今天出关了,说是突破了九层境界,您不去看望看望么?
    祈止知道小姑娘口中的这位商小姐是她的未婚妻,原身和商家从小定了娃娃亲,只可惜原身家族逐渐没落,自己这位未婚妻虽未退婚,可对原身也不是特别好。
    继承的原身记忆并不多,祈止只零星记得最近这几个月的情况,也知道原身几日前去找这位未婚妻,被心情欠佳的商小姐辱骂回来,现在这位商小姐出关了,祈止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她现在还没完全了解自己的这具身体。
    祈止摇了摇头对小丫鬟说:不用了。
    小丫鬟点了点头,端着脸盆说:那我先去给小姐准备早点,您快点换衣服,迟了就赶不上早课了。
    看着那姑娘出去,祈止才起身换上放在床上的衣裙,给自己梳了一个简单的云簪发,也没有抹面,就这样推门而出。
    一抬头,祈止就看愣了,因为在她抬起头就看到了乾月宗的月宗山屹立在她面前,环顾四周,祈止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乾月宗的境内。
    忽然想起小丫鬟说过的那位商小姐突破的九层境界,不就是乾月宗内门的九剑决么?
    祈止忍不住头嗡的一声炸开,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乾月宗,又回到了那个让她身死魂灭的乾月宗。
    故听霜
    祈止攥着胸口,她想起那个女人,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是什么样子。
    渡仙台的那场雷劫让祈止失去了一次生命,现在好不容易借着别人的身体活了下来,她是断然不敢再去接近这个女人了。
    无论自己当初有多喜欢她,都已经死过一次了,没必要上赶着再送第二条命。
    远远的看着乾月宗,祈止很果断的转身,准备先找找门路,离开这个地方才行。
    沿着青石板路一直走,这里是祈止从未见过的景色,原本月宗山附近都是深山峡谷,可这一片祥和的市井是怎么回事?
    祈止记得,距离乾月宗最近的城镇也要御剑一盏茶的功夫才能到。
    自己到底死了多少年啊,这镇子看起来住的人已经很多了,绝对不是一两年就建成的。
    祈止琢磨着也想不清楚,正当这时,她看到对面有一个茶摊,摊主是个说书人,都说茶摊是最好收集资料的地方,想必这里的茶馆也一定是这样。
    这么想着,祈止就抬脚走了过去,在腰间摸出一两碎银子,找了个位置就这么坐了下来。
    可这一坐不要紧,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只见那说书人张口就冲众人说道:这故听霜啊,是乾月宗第二十一代宗主,她的师父墨生宗主早已在十年前下落不明,要说这位奇女子,就不得不提她的结发爱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是我喜欢的追妻火葬场,有虐有甜不换攻,请各位小天使们轻轻的骂!
    开文三天留评发红包,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
    一般中午12点更新,刚开始会随榜请假两天,之后基本日更,有事会请假!
    第2章
    说书人这么说道:十年前故听霜雷劫将至,那天乌云密布,眼看故听霜雷劫在即,她的道侣祈止就独自来到渡仙台。只因这祈止姑娘体质特殊,和故听霜故宗主身上气息相同,这雷劫不是活物,自然分辨不出到底哪个是故听霜,哪个是祈止。
    只听见咔嚓一声,那第一道雷劫就劈在了渡仙台上,随后是第二道第三道。说书人对众人感慨的说:可惜了那祈止姑娘,听说在第一道雷劫的时候就已经撑不住了,要知道这渡劫的雷可是一次比一次厉害,能撑得过三道雷劫的,才有资格飞升入仙门。
    嗑瓜子的群众们狐疑的问道:这祈止姑娘为什么要帮故听霜挡雷劫啊?
    说书人捋了捋胡子,对众人说:因为三道雷劫过后,故听霜便可羽化飞仙,只不过故宗主看着身死魂灭的爱妻,自然是心痛万分,纵使天门大开也不愿再入仙门,而是把祈止姑娘的尸身带走,再不入仙门。
    听众们哗然:这故宗主真是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啊。
    两女子之间的爱恋竟然也能如此轰轰烈烈,想必她们一定是真爱吧。
    听着好凄惨,要是祈止姑娘还活着,她们两个一定是一对神仙眷侣。
    坐在人群中的祈止面色苍白握紧拳头,什么挡雷劫,什么轰轰烈烈,什么神仙眷侣,这些乱七八糟扭曲事实的传闻都是从哪来的!
    她这个当事人怎么都不清楚故听霜何时爱过自己!
    胡说八道!祈止实在是气不过,一拍桌子站起来冲那说书人说:故听霜根本不喜欢她的道侣,那天劫也是一场阴谋诡计,别听这人胡说,事实上故听霜心里早已有了别人,跟她的道侣也是貌合神离,她道侣死了,我看故听霜高兴得不得了!
    还为了她放弃飞升的机会,听着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话一出,茶摊上的人纷纷回头看着祈止,说书人也瞪圆了眼睛看着她说:这位姑娘,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故宗主深爱自己的道侣,把她的尸身带回宗门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你怎么能说她们根本不相爱呢?
    祈止气白了脸:她们要是真的相爱,为什么故听霜自己不去受雷劫,反而让一个法力低微的道侣去,那不是就想让她去死么?!
    一想起雷劫劈在身上的痛苦,祈止就红了眼睛。
    她不是名门望族之女,故听霜也不爱自己,可她也是一个人啊,故听霜何苦要她的命?
    想起自己那三年来对故听霜的关切,现在看来全部都是一场笑话,而这场笑话到了众人的口中,就是故听霜爱自己的证明。
    真是可笑极了!
    说书人也懵了,他不过是讲了个情爱故事,这姑娘为何如此生气?
    祈止此刻也看到众人的目光一直都是放在自己身上,顿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冷静了,她都已经重生了竟然还会为这个女人生气,还弄得那么尴尬,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她看着众人,攥着衣裙微微后退,然后转身离开。
    说书人看她走了也很纳闷,可生意还要继续做,就拍了拍醒木,对众人说:小小意外,我们继续说啊,刚刚说到故宗主把爱妻的尸身带回了宗门
    茶摊之上,二楼茶馆。
    一个身穿蓝白色羽衣的女子坐在窗边,她低头就能看到楼下的街景,以及楼下说书先生的茶摊。
    如墨一般的长发垂在身后,她漆黑的眸子看向远去的祈止,眸色沉了沉。
    而站在她旁边的一名佩剑女子看她这样,便低声说:宗主,那女子口出狂言,说您与宗主夫人的坏话,要不要弟子去教训教训她?
    被称为宗主的这位女子正是乾月宗的现任宗主故听霜,她收回了目光,抿了一口茶说:何必跟一个女子过不去。
    况且,她说的也是事实。
    只不过
    故听霜再次抬头的时候,却见不到祈止的身影,她若有所思的垂下眉目。
    祈止替自己挡雷劫这件事情,这人为什么知道?
    ***
    而此刻气哼哼回来的祈止,气的抓起茶碗就喝了一碗水,只觉得自己气血翻涌,脑袋嗡嗡直响。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