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5)

    故听霜看了一眼祈止,缓缓闭上眼睛:还需,坚定所求。
    很快,广场上的弟子都进入了冥想状态,只有祈止除外。
    她闭上了双眼,脑海里浮现出故听霜的那句话
    一生无憾。
    坚定所求。
    祈止就是因为坚定所求从而落个被利用,身死魂灭,不得好死的结局!
    她爱着故听霜,也坚信两个人总有一天可以在一起,那些吃过的苦,那些遭过的罪,都会成为她们的见证。
    可结果总是不如人愿!
    祈止只觉得面前呼啸着闪过当日在渡仙台的场景,它们与那些年和故听霜的点点滴滴交汇。
    在高山流水亭的初见。
    在中秋灯会的相望。
    大婚时的红色嫁衣。
    空空荡荡的竹屋。
    最终都定格在那触目惊心的天雷上,祈止痛苦的连呼吸都做不到,就仿佛再次经历了那场劫难,又似乎将要再一次失去生命一般!
    不!!!
    她不要再死一遍!!!
    故听霜不爱她,她为什么要替她渡雷劫,她为什么要替她去死!!!
    啊
    祈止觉得浑身冰冷,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涌了上来,却被一个温柔的手掌安抚掉。
    那手掌的温度让祈止无比的安心,刚刚浮躁的灵力忽然安静了下来,就仿佛是沸腾的热水突然停下来一样,只剩下浓重带着血腥味的呼吸。
    还好吗?
    故听霜的声音在祈止耳边响起,祈止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故听霜此刻正在用手帮她传送灵力,安抚她体内焦躁的气海。
    故听霜?
    祈止紧紧抓着故听霜的衣角,她想开口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与你在一起的这些年,你难道都是在利用我吗?
    可当祈止看清楚周围的景色忍不住吓出一身冷汗。
    她竟然忘记自己已经重生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等着故听霜回头看自己一眼的祈止了。
    故听霜看着她,过了很久才沉声道:修为不足的话,就不要贸然进入我设立的幻境。
    祈止迷糊起来:幻境?什么幻境?
    旁边的弟子说:宗主的早课都是幻术类的,这样可以大幅度提高弟子们吸收灵力的速度,可按理来说不会出现你这种情况,难不成是你灵力太低了,跟不上宗主的课?
    祈止浑身盗汗,她觉得刚刚自己把那些年的经历又重现一边,肯定是跟故听霜的课有关。
    她不动声色的甩开故听霜的手,低头说:对不起,弟子灵力不足,给宗主添麻烦了。
    故听霜看着自己的手心,想了很久才收起双手起身说:以后多注意。
    说完这话,她对众人说道:今天的早课就到此为止吧。
    因为祈止的问题,故听霜的早课提前了半个时辰结束了,惹得很多弟子脸色不好,毕竟上故听霜一堂课比上其他长老一个月的课收获都多,现在被祈止这么一搅合,硬是少了半个时辰。
    祈止能感觉到很多弟子恶狠狠的目光,只不过她现在更多的是害怕。
    刚刚醒来的时候,她差点要把心里想的话脱口而出了。
    如果故听霜知道自己还活着,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待自己呢。
    祈止神情恍惚的往自己的小院子走去,她现在只要坚持到内门考核,到时候和商烟浮解除婚约,就可以带着香儿离开这个地方了。
    只有一个月而已,她不可以露馅。
    绝对不可以让故听霜知道自己还活着的事情。
    因为早课提前结束了,祈止回到院子里稍作休息精神就好了许多,她还要去上正式的课程呢。
    外门弟子在没有入宗门之前都是需要上大课的,所谓大课就是好几千人一起上,由各个宗门比较有成绩的弟子教授,所以翘不翘课的都无所谓。
    祈止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去上课了。
    也许是因为今早遇到故听霜的原因,祈止的身体一直不舒服,胸口闷闷的,而且气海原本稀少的灵力没有人安抚,现在逐渐浮躁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被烧干的水壶,正准备把所剩无几的灵力也一起蒸发掉。
    正当祈止难受的时候,她感觉到面前走来三五个人,围着祈止的位置。
    喂,祈止。为首的是一个扎着一把小辫子的女弟子,她长得其实也还算漂亮,只不过因为看着有些尖酸刻薄,所以并不好看。
    祈止看着她想了很久才在原身的记忆里想起这是经常在课上欺负她的同门,这姑娘其实灵力也不行,成绩也特别差,只不过有好几个同宗兄弟姐妹都进了内门,所以就特别嚣张跋扈。
    而欺负祈止的原因只是因为她觉得原身的名字不讨喜而已。
    穿着浅色衣裙的女子看着祈止,不悦的说:你今天早上打断了故宗主的授课,你知道她一个月只给外门弟子上一次课么?我每个月就靠这堂课积攒灵力,结果你倒好,竟然让故宗主照顾你停了课。
    女子指着祈止的鼻子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大家道个歉?
    祈止坐在位置上仰头看着她,沉默了好久才说:对不起,今早的确是我不好。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祈止就打算待在这里一个月,她并不打算惹是生非,万一被人发现奇怪的地方,那就糟糕了。
    许一柠看她跟以前一样老老实实的道歉,闷哼一声说:下个月就要内门弟子考核了,你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吧,要是考不过去,就要滚出乾月宗了。
    祈止点了点头:是的。
    许一柠有些奇怪的看着祈止,问她: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不会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变傻了吧?
    祈止低着头没有说话,她现在只希望自己这种伏小作低的态度能让这人快点离开,而周围的人似乎也是这么想的,拉着许一柠的衣角说:行了,别跟这人计较了,她今年内门弟子考核肯定过不去,马上都要滚蛋的人了,何必跟她计较呢。
    许一柠也冷笑着转身准备离开,离开之前还不忘扔下一句:就是,我看她就是仗着自己和宗主夫人名字一样想好事呢,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想和故宗主攀上关系。
    祈止听闻这话就握紧了拳头。
    许一柠冷嘲热讽道:咱们这个祈止,和宗主夫人那可是天差地别,现在全天下谁不知道故宗主最爱的就是自己的道侣,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还想在宗主面前博眼球。
    你再说一遍?祈止看着许一柠,黑着脸站起来说:故听霜她就是个人渣,她根本不配!
    许一柠作为故听霜最忠实的追求者,自然是听不得祈止这种话的,当即就火了起来: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故宗主?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她?祈止气愤的说:她就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那些真爱那些故事全部都是演出来的,也就你们还觉得她格外深情!
    闭嘴!许一柠跺着脚指着祈止说: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说故宗主,你不想在乾月宗混了么?
    我本来也不打算在乾月宗待着了。祈止冷冷地说。
    许一柠却气笑了,她凑到祈止面前说:行啊,你既然这么说那在参加内门弟子考核之前,我们先比试比试吧?
    她对祈止说:明天上午在演武场有一对一的法术课,到时候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再说这种大话。
    第8章
    祈止一向是一个不与人争辩的人,可也许是这么多年的委屈需要找一个宣泄的出口,而许一柠又撞了过来,她便就这么答应了。
    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祈止是越想越后悔,可话已经说出口就没有办法再收回。
    想来想去,祈止没有先回小院,而是去了一趟医馆。
    医馆除了问诊之外,还会卖一些寻常的药材和天材地宝,这些东西有的漫山遍野的都是,而有的则是稀少得千金难求。
    来到医馆的药房,祈止拿了一张纸写上自己需要的东西,递给抓药的小伙计。
    那小伙计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长得端庄,因为个头高所以分配到了药房抓药,此刻看着祈止给他的方子忍不住纳闷道:姑娘这是治什么的,我怎么看不懂?
    祈止说:是做一些丹药的,并不是治病。
    那小伙计点了点头,叮嘱祈止说:这药可不能乱吃,以后姑娘再来买药,还需要让医师签上署名比较好。
    这样至少让人看着安心,省的有些人抓完药回去胡乱吃,吃死人的话可就麻烦了。
    祈止自然是知道这些的,可她也知道药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格,药房的伙计只负责抓药,方子上写什么他们拿什么,基本不会过问,就算是出了事,只要不是抓错的药,基本跟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更何况,乾月宗的人多为修道,就算吃的是毒药也不会那么容易死,所以一向没人追究这个。
    抓好了药付了钱,祈止又去市集上买了一些东西,林林总总的花了几千灵石。
    看着自己快要空了的乾坤袋,祈止不免有些后悔自己的意气用事。
    直到天黑了祈止才回到了小院子,香儿都等急了,坐在门口的门槛上等着祈止回来,看她大包小包拎着东西就赶忙跑了过来。
    小姐!香儿接过祈止手上的东西,好奇的问:您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啊?上街买东西去了?这些都是什么啊?
    祈止对她说:都是明天需要用的。
    香儿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祈止则问她:饭菜都做好了吗?
    做好了。香儿笑道:今天弄了红糖肘子,还有您最喜欢吃的糖醋里脊。
    怎么都是甜的?
    您不是最爱吃甜的么?
    祈止想了想,说:今天就算了,之后偶尔可以换换别的口味。
    两个人进了院子吃了饭,祈止就把自己锁在了屋里,开始倒腾她今天买来的材料。
    祈止现在的身体灵力很低,甚至比自己当初还要低,就仿佛是被拧干的毛巾一样,一点灵力都没有,一把火就能把自己全烧光。
    现在补是肯定来不及了,而且祈止也不会那些法术,把灵力补满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用,不如想想其他的法子。
    好在,祈止还有上辈子的记忆在。
    当初前任风长老,也就是风悦安的父亲,祈止的师父还在的时候,除了教祈止他们如何治病救人之外,还有另外一门功课,叫做丹术。
    丹术除了常规的炼制救命丹药之外,还可以炼制一些攻击或者辅助类的丹药,但基本都是临时用一用,很快就会消失。
    但对于现在的祈止来说,也是够用的。
    祈止看着面前的那口大锅,面色平静的把手头的药材分批倒入,那些药物经过高温炼制,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
    又经过两个时辰的炼制,一锅十颗丹药炼成了七颗。
    祈止拿起一直暗金色的药丸观摩了一下成色,悠悠的叹了口气。
    几千灵石最后只炼成了七颗,实在是太贵了,以前在医馆的时候东西随便用还没有觉得特别心疼,现在风水轮流转,祈止只觉得自己穷得要死。
    她把那七枚丹药收了起来,明天战况如何就看它们的了。
    ***
    第二天早课结束,就是许一柠期待已久的法术课了。
    法术课和别的大课不同,基本就是一对一的法术比试时间,讲究的是真刀真枪的干,所以外门弟子也都把法术课当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课来上。
    实力至上,在哪里都一样。
    法术课因为要施展拳脚,所以是修建在月宗山的背阴处,这边地方空旷而且很少有人,一大片空地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法术残留的痕迹。
    今天来教课的是内门术海一脉的大师兄,他点了名之后便让弟子们自行组队,进行切磋。
    许一柠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她走到祈止的身边说:祈止,你准备好了吗?到时候别被我揍得哭鼻子,那可就太丢人了。
    祈止不为所动,她平静的看着对方说:光哭鼻子多没意思,不如来点彩头吧。
    好啊,你想要什么?
    祈止说:如果我赢了,你就给我道歉,并且再也不许提宗主夫人的事情。
    好啊。许一柠说:如果你输了,那下个月的内门弟子考核你就自动弃权,如何?
    祈止勾起唇角笑了笑:好啊。
    反正她无论输赢都是赚的,也就许一柠觉得内门弟子考核重要呢。
    彩头定好了,双方也就上了擂台。
    许一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剑修,她从背后抽出自己的长剑,看着站在对面两手空空的祈止就笑道:干什么,你就打算赤手空拳跟我打么?
    祈止站在擂台之上,山风吹得猎猎作响。
    看祈止不吭声,许一柠心里暗喜,想着她估摸着是打不过自己彻底放弃了吧,便挽了个剑花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许一柠足尖一踏便直接冲了过去。
    她的速度并不慢,而且是直直的往祈止面前冲去,毫不停留,势要这一剑定胜负!
    祈止看着许一柠越来越近了,当她进入祈止判定的范围之中,便缓缓地开口吐出一个字:定。
    一瞬间,许一柠全身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拿着剑以俯冲的姿势停在祈止十尺左右的距离。
    许一柠脸色都变了,她使劲的动了动,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诧异的看着祈止。
    祈止看着许一柠,很平静的从口袋中掏出一枚暗金色的丹药塞进口中,就这么当着她的面吃了进去。
    这是什么东西?!
    祈止她吃了什么东西!!!
    许一柠震惊了,她完全没料到这种情况,整个人只有眼睛还能动,此刻瞳孔震动,不敢相信。
    其实祈止吃的就是昨天炼化的丹药,是当年风长老传授给几个亲密弟子的丹术,名字叫做一字决。
    术如其名,就是一颗丹药一个字,只要对手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就必须听从施术者的控制。
    不过这个丹术也有一定的弊端,那就是每次只能控制一个人,并且被控制的人修为不能太高,至少不能比丹术者修为高太多。
    最主要的一点,一字决的施展时间有限,对方修为越高越容易破,但是对付许一柠却是足够的。
    擂台外的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看到许一柠原本还气势汹汹,可到了祈止面前就突然停了下来,而祈止还当着她的面吃了一粒丹药,看起来就格外诡异。
    说的那么热闹其实也不过就一晃眼的功夫而已,祈止咽下丹药的瞬间就冲到许一柠的面前,手以掌直接推向了许一柠的胸口。
    破!
    一瞬间,许一柠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直接飞出擂台撞到了对面的山岩之上,瞬间一口血喷了出来,直挺挺的就掉了下来。
    祈止站在场中,看着许一柠捂着胸口猛咳。
    周围人安静了很久,随之而来的是热烈的掌声,就连术海的大师兄也忍不住对祈止刮目相看。
    天哪,刚刚发生了什么?!
    太快了,祈止竟然一招就把许一柠拍飞了!
    刚刚许一柠为什么会停下来,而且怎么会飞那么远,也没听说祈止有多大的能耐啊?
    是啊,太奇怪了,她肯定用了什么东西吧?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