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6)

    许一柠用剑撑着站了起来,指着祈止说:你作弊,你吃了丹药!
    祈止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她,说:我的确吃了丹药,但并不能说我作弊。
    术海的大师兄此刻也跳出来说:没错,丹修也是修道的一种,许师妹,技不如人就不要事后挑衅了,如果你足够强的话,刚刚的丹术你是可以躲过的。
    许一柠不悦的说:凭什么,我们这是法术课,她怎么可以用丹修的伎俩!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是丹修!
    祈止站在擂台上却说:你别管我是不是丹修,如今是我赢了,你就应该履行诺言,跟我道歉。
    周围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也跟着叫嚷道:是啊,输了就是输了,快点道歉吧!
    是啊,许一柠你都输了,人家不是丹修都把你打败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可不是么,不要仗着你有几个嫡亲在内门就能随便张狂,现在还不是输了?
    许一柠在外门一向嚣张跋扈,自然是有不少人看她不顺眼,此刻见她落败也叫嚷的凶,让许一柠给祈止道歉。
    看着周围越来越高的喊叫声,许一柠脸色难看却始终不愿意道歉,在她的人生中自己就没有道歉这个词!
    祈止,你给我等着!许一柠指着擂台上的祈止说:我迟早要你好看!
    说完这话她课也不上了,转身就走了。
    祈止看着她离开,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跟术海的大师兄行了个礼就回去休息了。
    离开后山,祈止便再也吃撑不住,扶着墙就吐出一口鲜血。
    祈止看着手中剩余的五颗暗金色丹药,心中不禁庆幸许一柠能力不行,只让自己吃了两颗,要是再厉害一些多吃一些丹药,那她可真要吐血而死了。
    看样子,还是不能勉强。祈止收回丹药,心里暗暗盘算,就算是为了自己好,以后也不能这么冲动了。
    第9章
    因为受了伤,祈止又翘了一天的课,香儿看她这副模样也在床榻照顾了很久,好在祈止只是有些气血亏损而已,倒是问题不大。
    就是那一掌用尽了祈止这两天积攒下来的灵力,现在的她又变成了一个一点灵力都没有的人了。
    祈止第二天原本是爬不起来的,可一想到自己不去上早课连那一点天地灵气都没有了,就硬是撑着去上了早课,积攒了一些灵力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
    昨天祈止和许一柠在后山的比试被口口相传,很多人都看到了她仅用一招就把许一柠打飞出去,真的是特别帅。
    祈止,你昨天用的什么啊?
    上午的课还没有开始,一群人就把祈止围在了中间,热切的问她昨天到底用什么方法打败了许一柠。
    虽说许一柠成绩不好,灵力也不是特别高,可能一掌把人打飞出去那也是特别厉害了,所以大家都很好奇祈止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祈止被众人围着也没有恼,而是从乾坤袋中掏出了那剩下的五枚暗金色的丹药。
    这是一字决。祈止对同门们说道:吞下一粒之后,第一个说出来的字具有法术效应,十尺内的敌人会受到这个法术影响。
    同门们看着祈止手中的丹丸眼睛都亮了,纷纷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字决么?
    我听说上一位医馆长老就会这个,只不过现在已经没人会炼这个丹药了。
    是啊,听说也就现在医馆长老风乐安还会这个,祈止你是怎么会的啊?
    祈止淡淡的说:因为机缘巧合会的,这东西并不难炼。
    这话一出,围着祈止的人都顿了顿,有一个男弟子开口问道:祈止师妹,你这一字决的丹丸卖不卖啊?
    他一提问周围人也热闹起来,纷纷开口问祈止卖不卖这种丹药。
    跟剑修道修不同,他们无论再怎么修炼都是只能自己用,而丹修炼制出来的东西是可以卖的。
    一些小丹药在门内都很流行,甚至还可以在内门专门买一些辅助类的丹药。
    只不过一字决这种丹药最适合出其不意,许一柠也是完全没有料到祈止会用这个招数,便中了招落败。
    再加上这种丹药现在已经没有卖的了,如今祈止会炼制,自然会有人想要买。
    祈止看着大家那么热情,想着自己为了炼制这一字决的丹药花了不少钱,便说道:一千灵石一枚,我这边只有五枚。
    原本祈止还觉得自己要价贵了,可谁知道竟然真的有人要,直接就把祈止剩下的这五颗一字决丹丸买了回去,而且当场付清。
    祈止看着到手的灵石,除去没有炼制成功,和自己已经服用的两颗,基本并没有亏多少灵石。
    还是回本了的。
    大家一看到有人买了这一字决,都在犹犹豫豫,而更多的则是直接问祈止接不接丹药的炼制。
    材料我们出,会付你一笔辛苦费。其中几个弟子说:价钱只要不过分,我们都要。
    祈止最近也缺钱,便应了这个活:一炉能炼制十枚,成功率在五成以上,一炉我要两千灵石的辛苦费,如何?
    好。那几个弟子点头:就这么定了,回头我们把需要的材料给你。
    乾月宗很多弟子其实都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有钱有势之余就想让孩子修习一些仙法,别看他们在这里是乾月宗的外门弟子,可出了乾月宗,那也是人人追捧的仙师。
    祈止精力有限,也就只接了三炉。
    原本以为许一柠上午会再来找茬,结果祈止上了一上午的课都没有看到对方出现,她也挺奇怪的。
    可并没有奇怪多久,祈止就看到了穿着鹅黄色衣裙的女人,此刻正在门口等着她。
    祈止。
    商烟浮看着祈止,走过来说:我听说,你昨天和人比了法术?
    祈止不奇怪她知道,只是奇怪商烟浮为什么因为这件事情来看望自己。
    商烟浮无奈的说:马上就要内门弟子考核了,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添麻烦的。
    又不是我主动招惹的。祈止不去看她,而是平静的说:只是她一直都欺负我,我受不了了而已。
    准确的说,是一直欺负原身而已,更何况许一柠对自己并不礼貌,还说她与故听霜是恩爱的,听着都让她不舒服,就忍不住爆发了。
    现在事情都解决了,你怎么才来质问我?祈止转头看向她,说:我被人欺负了,为什么你让我忍着呢?
    商烟浮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她。
    祈止虽然对商烟浮并没有感觉,可也能感觉出原身是喜欢她的,就跟自己当年喜欢故听霜一样,所以她很不理解为什么商烟浮能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话。
    怎么,被喜欢的人欺负还不够,连外人也要来踩自己一脚吗?
    商烟浮,如果你今天是来教训我的话,就没必要了。祈止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子说:以前你不帮我,以后也不需要你帮忙了,我们各走各的吧。
    祈止说完这番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商烟浮还没有生气,她身边的鸳鸯气不过的说:祈止小姐怎么这样?小姐你为她在背后摆平的事情还少么,她怎么能这么对你说话?!
    作为内门弟子的丫鬟,鸳鸯也是有些本事的,只不过因为和商家签订了契约,这辈子只能服侍商烟浮而已。
    商烟浮看着祈止离开并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了很久才说:不怨她气我,我只希望祈止她能通过这次的内门考核,不然
    不然就只能退婚了。
    商烟浮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祈止,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甚至有记忆起两个人就是凑在一起的。
    那个时候祈止笨笨的,学什么都很慢。
    而商烟浮则是商家少有的才女,被挖掘出灵根之后就送到了交好的乾月宗,很顺利的就通过了内门考核成为乾月宗的弟子。
    可祈止似乎永远都比她慢很多,无论是学识还是灵根,甚至前后一起进的乾月宗,商烟浮已经在内门做了好几年的弟子了,祈止却还要因为灵根太差要面临离开的处境。
    商烟浮觉得这女孩子可真的笨,那么简单的东西她为什么总是学不会?
    学不会又为什么偏偏硬要逼着自己去学?
    后来祈家落败,两家再也没有了联络,商烟浮唯一能够和祈止接触的缘由就是她们早已定下了婚约。
    可商家并不希望商烟浮和祈止在一起,也把希望寄托于祈止通不过考核,便可以正大光明的断了这最后一层关系。
    商烟浮看着祈止早已消失的背影,悠悠的叹了口气。
    她并不讨厌祈止,可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喜欢她。
    也许
    商烟浮想,也许等祈止进了内门,她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内心吧。
    ***
    祈止并不知道商烟浮的想法,回到自己住的院子之后就开始准备炼制丹丸,因为和其中一个弟子约好晚上送来材料的。
    小姐。
    香儿看到祈止回来就迎过来说:商小姐刚刚来找小姐,见你没回来就去学院找你了,小姐遇到她了吗?
    遇到了。祈止说:跟她说了会儿话就回来了,怎么了?
    香儿摇了摇头,把一个小盒子递了过来,说:这是商小姐要我交给你的,说是祈家祖传的东西,对你的修为有好处。
    祈止纳闷,她刚刚都遇到商烟浮了,怎么没听她提过这件事情?
    虽然很奇怪,可祈止还是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下,发现盒子里安安静静的扣着一个大约半个巴掌大的铜制物品。
    那铜制的物品雕刻着一朵似绽非绽的莲花,看起来特别古朴。
    祈止把那东西翻过来,发现竟然是一面铜镜。
    镜子?
    祈止把那镜子拿起来看了看,小镜子还没有祈止巴掌大,凑的近了连脸都照不全,这算什么祖传的东西?
    可当祈止看着镜子中的时候,却发现在镜子深处似乎有一朵莹莹的雪莲。
    香儿。祈止像是发现了新奇的东西一样,给香儿指着那雪莲对她说:你看这铜镜里面怎么还有一朵雪莲啊?
    雪莲?香儿凑到镜子前看了看,纳闷的说:香儿怎么没看到有什么雪莲?
    她看到的只有铜镜里的两个人影而已。
    祈止指着那雪莲对她说:你看,就在这里,那么大的一个雪莲你看不到吗?
    香儿摇了摇头,懵懵懂懂的说:香儿什么都看不到啊,小姐你是不是看错了呀?
    祈止有些奇怪,这雪莲如此明显,而且活灵活现,香儿怎么看不见呢?
    不过她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把那小镜子收好之后就和香儿吃了饭,之后定好的那弟子就送了东西过来,祈止在屋里炼制了两个时辰,终于出了一炉。
    一共八颗。
    祈止把那丹药都收好,想着一炉赚两千,她这三炉能赚六千灵石,这在外门可是不小的数目。
    不过这种靠丹药维持效果的法术弊端还是有的,祈止打算做完这三炉就不接了。
    时间也不早了,祈止洗漱了一番就上床入睡了。
    可当她陷入睡眠之后,却发现自己梦到了一片如同镜子一般的空间里。
    那个空间又大又空旷,只有浮动在水面的雪莲散发着莹莹的光芒。
    这是在梦里?
    祈止好奇的在这如同镜子一般的空间环顾四周,就在此时,她听到了一阵银铃的声音。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衫裙的女子从天而降,她赤着白嫩圆润的双足,两只脚腕上分别系着一个银色的铃铛。
    当她漂浮一般落在祈止面前的时候,缓缓睁开了眼睛。
    祈止发现她的瞳孔里竟然各盛开一朵雪莲。
    那名女子此时缓缓开口,道:祈家的子孙,终于再次来到这镜中莲了么?
    第10章
    祈止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女子面若冰霜,眉目低垂,黑色的长发垂在身后,明明无风却缓缓飘动。
    这女子生的极美,浑身上下不染一丝尘埃,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人间的模样。
    女子落在如同水面一般的镜子上,看了一眼祈止,便走了过来。
    祈止这个时候才发现她不仅仅是眼睛深处各有一朵雪莲,竟然走起路来每一步都伴着莲花。
    这才是步步生莲。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还跟自己搭话的女子,祈止是格外的警惕。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明白这个女人是谁,这让她感觉到非常的不安。
    祈家的子孙,现在已经沦落至此了么?
    那女子似乎看穿了祈止的心思,走到她面前轻声说:连我都不认识了?
    祈止虽然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灵力,可却莫名的感觉对方似乎并没有想伤害自己,便开口问道: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我是祈家的先祖,你现在所在的是我镜中莲。女子缓缓地解释:我叫做相莲,你叫什么?
    也许是这女子太美了,祈止沉着了半响还是回答了她的话:我叫做祈止,可我应该不是你的子孙。
    祈止说:我曾经死过一次,灵魂在世间游荡了十年,前些日子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进了这具身体。
    相莲看着祈止并不吭声,过了好久才说:有意思。
    她抬起赤足在祈止身边绕了一圈,悠悠的说:我已经好久没有遇到像你这样有趣的人了,把你的故事说来听一听,也许我能提点一下你。
    祈止并没有把自己伤口揭开给人取乐的习惯,沉着脸说:不好意思,我不想提起以前的事情。
    那就让我来猜一猜。相莲不痛不痒的说:肯定是因为一个女人吧?
    祈止看着她没有说话。
    相莲却又说:为了喜欢的人而放弃自己的生命,只能说是愚蠢。
    我没有!祈止皱着眉头说:我不是为了她放弃生命的!
    我还没说完呢。相莲勾起唇角微微笑道:被所爱之人陷害而死去的,就是笨了。
    相莲凑到祈止面前,伸出白嫩纤细的手指摸了摸她的下巴,呼出一口气问道:这世间,也就只有你这么笨。
    祈止气不过,后退一步拉开和那女人的距离,不悦的说:你到底是人是鬼?!
    不是人也不是鬼。相莲想了想说:你就当我是一个小妖精吧,一朵雪莲精。
    祈止看着周围,沉着脸说:你刚刚说这是哪里?镜中莲?是是今天的那个小镜子?
    是的。相莲淡淡的说:只有祈家有渊源的人才能看到我,今天我听到你的声音,所以晚上我就入梦来找你了。
    入梦?我是在梦里?
    是啊。
    相莲觉得这样一问一答实在是太费劲了,便手中挽了个拇指大小的雪莲,轻飘飘的落在了祈止的额前,就这么钻了进去!
    你刚刚说你不是祈家的子孙,这句话是错的。相莲说:不是每一个祈家的子孙都能看到我,可能看到我的必定是祈家的子孙,这种感应是刻印在灵魂里的,和肉身关系并不大。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