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7)

    她看着祈止整个人都开始犯迷糊,便凑过来说:不过你与这肉身倒是不怎么贴合,先睡一觉吧,剩下的我来帮你。
    祈止这一觉也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当她睁开眼睛,太阳已经升的老高。
    糟了!祈止坐在被窝里惊讶道:我怎么连早课都睡过去了?!
    她灵力本来就不高,全靠早课那点灵力滋补,炼制丹药还要再消耗一些,今天缺了一天还不知道怎么补回来呢!
    就那点灵力,你也能看在眼里。
    就在这时,祈止只觉得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的声音,吓得她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谁!
    自然是我。
    相莲轻声笑道:怎么,昨天夜里刚遇到,今天就把我忘了吗?
    祈止愣了愣:你在我的神识里?
    是啊,你我既然有缘,我自然会选择帮助你。相莲说:我可以教你很多东西,也可以帮你慢慢恢复灵力。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我有缘。
    相莲说:我本来是一朵雪莲,之后与祈家先祖签订了契约,要世世代代守护祈家的子孙,你既然是祈家的人,又能遇到我,我自然会帮你。
    祈止很不解:我上辈子无父无母,名字也是师父随便给我起的,怎么能说是祈家人?
    因果循环往复,有些事情是一早就注定的。相莲轻笑道:你注定是祈家的人。
    祈止没有反驳,因为她真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变化。
    原先的时候因为灵魂与□□契合度不够,肉身和自己的想法总是会慢上那么半拍,在日常中这根本无足轻重,可要是与人交手,那就是致命的缺陷了。
    甚至因为魂魄的问题,□□不能自主的吸收乾月宗的灵力,祈止只能靠上早课这种方式来被动吸收。
    可现在祈止的身体已经开始在吸收月宗山的灵力了,虽然很缓慢,可至少是个好现象!
    祈止感受着自己的气海,那里的灵力温柔极了,似乎也承认了祈止这个外来人。
    你真的是来帮我的?祈止低声询问。
    相莲并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我现在已经住在你的神识里了,那镜子你也不要丢,当初买还挺贵的,以后要是你死了,我还得回去呢。
    祈止:我会帮你收好的。
    把那镜子连带着小盒子一起收到了乾坤袋中,祈止这才下床去洗漱。
    出了房门就看到香儿坐在院子里吃早点,看到祈止还在屋里就睁大了眼睛:小姐,你今天没去上早课啊?
    祈止挠了挠头说:睡过头了。
    香儿很理解,给她倒上热水洗漱,跟她说:小姐你这几天的确辛苦了,不然以后我还是叫小姐吧,省的再睡过头。
    祈止擦了把脸淡淡的说:不用,你每天干那么多活,也多休息休息,不用总操心我。
    香儿扶着祈止坐下,给她跑前跑后弄早点。
    之后祈止去了学堂,她本以为许一柠得来找茬,结果好几天过去了,祈止偶尔和这姑娘遇到,她也是冷哼一声离开,也不知道是憋着坏,还是真的不敢惹她。
    祈止也没有闲暇的心情去猜测,她今天刚炼制好第三炉丹药。
    之后其实还有人来找祈止买这一字决的丹药,可祈止不打算接了,给多少钱都不接。
    炼制这些丹药损耗了祈止不少的灵力,让原本就贫穷的气海雪上加霜,即使每天上早课,天天去打坐,也是入不敷出居多,所以在拿到三炉丹药的钱之后,祈止就收工不干了。
    她回到家把那一万多的灵石抽出一半交给香儿,家里的吃穿用度都需要钱,祈止也不像内门弟子那样辟谷,所以这吃食上的花销还是不少的。
    香儿也是个勤俭持家的姑娘,每天就那么点钱,祈止还能顿顿吃到肉,真是为难小姑娘了。
    ***
    医馆宗门内。
    风乐安看着门下弟子送上来的暗金色丹丸,拿起来端详了片刻才说:这就是外门弟子之间流传的一字决丹药么?
    是的,风长老。那弟子说:外门弟子目前就属这个丹药最火,听说已经炒到两千灵石一颗的价格了。
    风乐安对于价格倒是不怎么在意,就是看着这丹丸略微觉得奇怪。
    都说药修丹修不分家,风乐安他们所在的医馆的确也会炼制丹药,并且这枚一字决丹药和当初风长老教他们的很像。
    不,应该说几乎一模一样。
    风乐安沉默了半响,张开嘴吞了下去。
    顿时,风乐安就能感觉到那丹丸的药效,她看着面前的弟子说:起。
    那弟子的身体便在她眼前浮了起来,就仿佛是在水中一样缓缓升起。
    周围的弟子们都看呆了,可那人并没有浮多久,大约就一会儿的功夫就落了下来。
    长老。几个人都很诧异的说:这真的是一字决?可这一字决不是只有您才会炼制的么?
    风乐安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炼制这丹药的弟子,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是一个叫做祈止的外门弟子。
    风乐安听到这个名字为之一振,呢喃道:祈止?
    是那个外门祈家的姑娘。旁边的人对风乐安说:以前祈家势力还挺大,但是早些年没落了,目前就这个叫做祈止的弟子还留着。
    是么。风乐安眸色微微闪动,她起身说:我对她很感兴趣,带我去见她吧。
    是!
    当风乐安来到外门弟子上课的基台前,就远远的看到了那个叫做祈止的弟子,风乐安发现那竟然是前些日子来问她医馆秋考的姑娘。
    原来她叫祈止?
    风乐安眉头微皱,这难道真的是巧合?
    想起当年的事情,风乐安略感不安,因为祈止当年的死,她和故听霜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在墨生宗主消失之后,这种情况更甚。
    故听霜这些年的变化特别大,连风乐安都不太敢招惹她,以至于很久都没有见面。
    风乐安看着祈止认真听讲的模样,觉得她实在是太像自己的师妹了,看了她许久才对身边的人说:去把那个叫做祈止的外门弟子带过来,我要见她。
    第11章
    风乐安坐在亭子内喝茶的时候,就看到弟子把祈止带来了。
    祈止大约也是没想到要见自己的是风乐安,看着她熟悉的面孔瞳孔微微震惊,暗暗握紧放在身侧的手站在原地,最终还是行了个礼:风长老好。
    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弟子,风乐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对方,这才露出温柔的神情道:起来吧。
    祈止抬头看着她,张了张口问道;不知道您找我来是何事?
    她现在换了具身体,改了样貌和声音,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可祈止还是害怕风乐安认出她。
    两个人从小就在一起念书,跟着风长老一起治病救人,甚至也会同塌而眠,几乎可以说是最亲近的关系了,祈止很害怕风乐安会认出她来。
    毕竟一个人死了十年,却突然有一天被告知她的灵魂占据了另外一个身体,既是对修道之人来说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现在的大家过得都挺好,祈止也不想让风乐安为难,只希望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要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现的话,为什么会特意来见她呢?
    风乐安看着祈止,轻柔的笑道:不用那么紧张,我今天来见你呢,主要是因为听说你炼制了一字决的丹药,所以过来看看。
    看着祈止,风乐安起身走到她面前,她微微低下头看着祈止的眼神,眉眼低垂。
    你叫祈止是吧?风乐安柔声说:我有个师妹,也叫做祈止。
    祈止的心不由自主的漏了一拍,她看着风乐安,问道:是么?那她和我长得像吗?
    风乐安遗憾的摇了摇头:你和她一点都不像,我师妹性格乖巧懂事,她这辈子生命很短暂,就仿佛是刚刚绽放的鲜花一样,在最美的年纪逝去了。
    不过你的眼神和她很像。风乐安伸出手,握着祈止的双手说:虽然我和你只见了两面,可我偏偏就觉得你格外亲切。
    祈止心中微微动容,她鼻尖微酸,差一点就开口喊了她师姐,却最终咽了回去。
    风长老。祈止低垂着眉眼说:我并不是你的师妹。
    我知道,我知道啊风乐安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我好想她,如果她还活着该有多好
    祈止看着风乐安伤心的模样真想开口跟她说自己就是祈止,自己就是那个替故听霜渡雷劫而死的祈止。
    她好想和自己以前的亲人在一起啊。
    她好想回到以前,回到那个不认识故听霜的时候。
    那个时候师父还在,师兄师姐们也都在,祈止只是一个懵懂少女,天真烂漫的跟着大家,学习如何去救治更多的人。
    可那样美好的过去,再也回不去了。
    祈止红了眼眶,却抿着嘴唇说:风长老,请节哀顺变。
    风乐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苦笑着说: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祈止紧紧握着她的手,没有说话。
    风乐安感受到手中的力道,轻笑着对她说:别站着了,我带了一些糕点,进亭子里来坐吧。
    两个人进了亭子,风乐安让祈止坐在自己的对面,并把碗碟里的糕点拿出来一块放在她的面前,轻声说:这是我师妹生前最喜欢吃的绿豆糕,你尝尝看。
    祈止看着小碟里的绿豆糕,拿起来咬了一口,笑道:好吃。
    风乐安也笑弯了眉眼,她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给她拿了另一块点心,像多年前的场景一样。
    阿止。风乐安看着祈止,开口道:我以后可以这么叫你么?
    祈止吃糕点的动作顿了顿,重重的点头说:好。
    风乐安弯了弯眉眼,对她说:阿止,我听说你们外门弟子在准备内门弟子的考核,你今年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是么?
    是的。
    这样啊
    风乐安想了想,无奈的说:关于内门弟子的考核,其实我并不能过多插手,但是如果你过不了考核的话,我可以破格收你来医馆,你前些日子不还问医馆的秋考么?
    这样好吗?祈止其实也是想去医馆的,看风乐安这么说当即眼睛就亮了:我很喜欢医馆,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对其他人并不公平。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的。风乐安对祈止说:如果你真的考不过的话,我就为你单独举行一场秋招,这样可好?
    祈止犹豫了很久,其实她觉得这样真的挺不公平的。
    医馆作为乾月宗唯一一个不需要灵力等级作为参考的宗门,是受到很多灵力不强的弟子青睐的,所以每一年的医馆秋考都有很多人,就连那种送进来白打工的药童,都是人人争抢的名额。
    风乐安竟然要跳过这么多人给她开后门,这怎么都让祈止有些不舒服。
    风长老。祈止放下手中的糕点,说:我对我的能力有信心,只要你开秋考,我就可以考过去。
    风乐安听闻笑弯了眉眼,伸出手点了点祈止的额头,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下个月就是内门弟子考核了,你一定要落选啊,我在医馆等你。
    祈止也跟着笑弯了眉眼,点点头算是应了。
    如果实在不能离开乾月宗的话,那继续回到医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之后风乐安和祈止又聊了很多,询问了祈止现在的生活,又说了一些宗门里的趣事,倒也融洽。
    风乐安离开的时候还依依不舍的握着祈止的手,亲昵的叫她阿止,说之后会再过来看她的。
    也许是中午点心吃多了,又或者是和风乐安闲聊的通体舒畅,她中午并不觉得饿,就直接去上课了。
    今天下午的课程依旧是内门的弟子来教授,祈止刚进来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而当她落座之后,那种感觉更甚了。
    因为祈止发现了站在走廊另一边的许一柠等人。
    学堂要容纳那么多学生,自然不会像山下私塾那样盖屋建庙,乾月宗的学堂就是幕地席天的空地,而且还会因为课程的变化到处换地方。
    比如真刀真枪的打斗就去后山,幻境仙法就去山山水水的地方,而学习基本功法就直接在小广场上。
    反正内门弟子都会传音,再大的地方都不怕后排的弟子听不见,今天祈止所在的就是一个小广场。
    许一柠看到祈止,勾起唇角轻蔑的笑了笑,看的祈止微微皱紧了眉头。
    她有不太好的预感。
    小丫头,没想到你本事不大,对手倒不少。相莲在祈止的神识里感慨道:周围对你不怀好意的人可有很多啊。
    前辈见笑了。祈止无奈的对她说:别人找我麻烦,我也得接着不是?
    这话倒是说的没错。相莲轻笑又慵懒的说:这群蝼蚁功力都不怎么样,也伤不到你。
    祈止叹了口气,相莲说的轻描淡写,可知她现在也是灵力低微的蝼蚁啊。
    正当祈止琢磨许一柠又打算使什么坏,就看到走廊尽头走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个男弟子,看年纪大约快三十的模样,整个人瘦瘦高高的,透露着一股狠劲儿,特别是那对眉眼,看着格外熟悉。
    许一柠看到了那人就立刻笑开了,轻快的跑过去抱着对方的胳膊笑道:哥,你终于来了呀!
    祈止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这男子的眉眼熟悉,原来是和许一柠的眼睛很相似。
    听闻许一柠有不少嫡亲在内门,想必这男子也是许家的人吧。
    在几百名弟子的目光中,许一柠就拉着那男子的手走到了众人面前,得意洋洋的说: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堂哥许青州,在九剑门下,是来今天给大家上课的。
    这话一出有不少人都低呼了一声。
    九剑?是内门的那个九剑么?
    不然还能是哪个九剑?听说内门的五个门派里,就九剑最难进了。
    内门弟子考核是万里挑一,九剑基本就是万里的万里挑一了,能进九剑的都是很厉害的角色啊!
    怪不得许一柠那么张狂,原来她哥是九剑的啊。
    祈止听到九剑这个名头也愣了愣,因为她刚刚反应过来,商烟浮似乎也是九剑的门徒,甚至还是悟出九剑诀第九层的弟子。
    进九剑难,练九剑更难。
    祈止看着那个叫做许青州的男子,发现他虽然已经结了丹,可身上的灵力却不强盛,似乎刚过五层。
    但即便是只有五层,这个男人也是可以傲视绝大部分乾月宗门徒的人,不分内外。
    许一柠似乎很得意,她挑衅的看了一眼祈止,踮起脚尖在自己哥哥耳边说了些什么,许青州很快就抬起头看向了祈止,和她四目相对。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