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9)

    她冷冷的盯着祈止说:你明知道我已经辟谷了,还送我这些东西做什么?
    祈止呆呆地站在商烟浮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捏着手。
    商烟浮因为始终突破不了第九层,整个人都非常暴躁,看到祈止这个样子更是生气,语气也尖锐了许多。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闭关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你难道不知道吗?商烟浮怒气一沉,那些糕点全部被掀翻,精巧的点心胡乱的滚作一团。
    一只粉色的樱花形状的糕点滚到祈止的脚边,打着旋儿的停了下来。
    祈止弯下腰想去捡,却被商烟浮一掌给挥到了一边。
    商烟浮不悦的盯着她:你不求上进就算了,我是一定要突破这第九层的,现在立马滚出去!
    祈止本来法力就低,被商烟浮一吓更是心中如同针扎了一般疼。
    她没有去看商烟浮,因为祈止根本不敢去看她的眼神。
    那种眼神她看过太多次,从别人身上看到的,从亲人身上看到的,从商烟浮身上看到的。
    鄙夷,嘲笑,厌恶。
    祈止她不想看
    烟浮。祈止看着那杯她掀翻在地的点心,轻声问道:是不是只有突破第九层,你才会高兴起来?
    商烟浮不懂祈止为什么这么说,可她也只是犹豫了片刻才不耐烦的说:没错,我现在的目标就是突破第九层,其他的,我根本不想去管。
    祈止点了点头,苦笑着说:我知道了,今天是我逾越了,我只是想见见你。
    商烟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祈止,她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是不是太重了?
    可祈止很快就勾起唇角笑了笑,她对商烟浮说:你一定能突破第九层的,我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看着祈止离开,商烟浮也不知为何心中像是缺了什么一样,可她满脑子都是如何突破这九层,完全没有去留意。
    而当晚,商烟浮就突破了一年多没有突破的第九层功法,圆满出关。
    听到这,祈止眉头微皱。
    商烟浮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让祈止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放大,她赶忙问道:你突破第九层的那天,是什么时候?
    商烟浮看着她,想了想说:半个月前,上个月27号,怎么了?
    祈止的心越来越沉了,因为当天正好是她进入这具身体的日子,也就是原身祈止施展禁术,魂飞魄散的日子。
    怎么会?
    祈止实在是不敢相信,为什么会有人愿意施展禁术,帮助他人突破功法?
    她看着商烟浮,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和她远远地拉开了距离。
    商烟浮看着她的动作非常不解,心中那股隐隐约约的不安又浮现了,她皱着眉头看向祈止,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祈止没有说话,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商烟浮解释。
    你认识的那个祈止为了帮你突破功法已经死了,现在的祈止是一个死了十年的陌生人。
    不能说啊
    你走吧。
    祈止没有去看她,而是侧着身子站在门边对商烟浮说:我今天不想见到你。
    商烟浮起身走到她身边,想握住祈止的手,却被她躲了过去。
    为什么躲我?商烟浮静静的看着她:我那天心情不好,跟你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我并不是在羞辱你,祈止你能接受我的道歉么?
    祈止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突然觉得商烟浮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
    她能看出来商烟浮对祈止是有心的,至少还是在乎的。
    可这声道歉,那个人再也听不到了。
    不用了。祈止看着商烟浮说:你走吧,这段时间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商烟浮还想开口说什么,祈止扭头就走了出去。
    不是祈止心狠,而是她根本没有办法面对商烟浮。
    她要怎么告诉商烟浮,自己不是祈止,也永远不能代替她接受商烟浮的道歉?
    那种心中绞痛的感觉并不舒服,祈止忽然想到了十年前的自己,那个时候她也是这样,为了喜欢人而失去了自我,最后被钉在渡仙台上,致死故听霜也没有来看她最后一眼。
    真是凄凉。
    她们两个,都是这么凄凉。
    祈止心里发堵,她似乎能感受到原身那难过的心情,就仿佛是亲身经历了一般。
    静静的坐在水潭边,祈止看着面前那一汪清水,脑袋很乱。
    一直沉默着的相莲此刻悠悠的叹了口气,对祈止说:人死如灯灭,不要太过在意。
    我怎能不在意?祈止伸出手捂着胸口,感受着那温热的跳动,她对相莲说:你说,她死的时候,心里是高兴的还是难过的?
    相莲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道:那你呢?你死的时候,是伤心的么?
    忘记了
    祈止闭上眼睛,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好像是难过的吧,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会和她永远在一起。
    可人世间哪有那么多她以为的事情?
    故听霜不爱她就是不爱她,勉强的结果就是送了命。
    但我比她似乎要幸运一些。祈止睁开眼,轻声说:她没有做的事情,我想替她做。
    第14章
    自从祈止知道原身死去的缘由,她和商烟浮再也没有见面。
    因为每当祈止想起原身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现在能活着,完全是偷来的。
    那个祈止这么爱商烟浮,可商烟浮现在的满目柔情只能给自己,这无论如何都让祈止接受不了。
    占了人家的身子,就不要再去破坏她们的感情了。
    香儿。
    祈止吃饭的时候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开口问道:如果我有一天离开乾月宗,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香儿纳闷的看着祈止,把一根小青菜吃了进去,道:小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啊,我永远跟着你。
    祈止看着她,忍不住笑道:那你以后不打算成亲么?
    不打算啊。香儿吃着香喷喷的饭菜,笑道:我就喜欢跟着小姐,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以后也不嫁人。
    那万一你以后有了喜欢的人怎么办?
    香儿没有喜欢的人啊,以后也不会有的。
    祈止看着她如此肯定的说,不免叹了口气。
    到底是年轻,想她当年十五六岁的时候,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别人,谁知道就遇到了故听霜。
    真的是一见故听霜误终身啊。
    我知道了。祈止给香儿夹菜,温柔的说:那我们以后就相依为命了。
    香儿也很开心,点着头扒着饭,仿佛是一只可爱的小仓鼠。
    吃完了饭祈止就回房间休息了,她现在因为气海不足,每天早晚都要进行修炼,早上有早课,晚上的话,就只能自己琢磨了。
    相莲看着祈止又做这些无用功,慵懒的说:你这样一点用都没有。
    怎么会没用呢?祈止闭着眼睛沉着心说:好歹有不少灵力。
    虽然没有早上长老们指导的丰富,可她也不至于晚上无所事事。
    祈止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对神识里的相莲说:前辈,你反正每天也没事做,不然教教我一些东西吧?
    相莲听了这话就懒懒的笑道:我会的挺多,就是不知道你想学什么?
    祈止睁开眼:前辈看我适合学什么?
    实话实说,你什么都不合适。相莲并不隐瞒:你这具身体原本驾驭不了那禁术,以至于掏空了整个气海,我想你这辈子都无法在气海筑基了。
    祈止听闻这话就沉默了。
    气海无法筑基,就意味着她一直都是外门弟子的水平,不会进步,永远都是一个普通人。
    相莲能感受到祈止的心思,她对祈止说:所以我说你什么都不适合,因为无论哪一个修道之法,都是以气海为基础的,就算是最不怎么消耗灵力的丹修,你也没有足够的灵力,一炉中品的丹药就能把你掏空。
    祈止没有说话,相莲能感受到对方的绝望,可她说的的确是实话。
    可随即,祈止就笑了起来:没关系的,前辈。我反正本来就是十年前就应该死掉的人,现在能重新活过来都是上天在眷顾我。
    相莲没有说话,她现在和祈止合二为一,是能感受到她所说的都是真心的。
    祈止死过一次,现在活了下来,已经是上天给她的机会了。
    这辈子不能筑基又怎么样?
    一辈子都是凡人又怎样?
    她能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每天起早贪黑的修炼呢?相莲好奇的问:做个普通人不好吗?
    因为我打算等以后离开乾月宗,带着香儿出去也能有好日子过。
    祈止伸出手,施展灵力。
    别看祈止在乾月宗属于底层的弟子,可下了山那都是被大家称为仙师的人。
    就算不弄那些坑蒙拐骗的事情,用法术讨个不错的生计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你的志向可真伟大啊。相莲翻了个白眼,对祈止说:你那个叫做香儿的小丫鬟,你真打算以后都带着?
    她说要跟我一辈子,我自然会带着她一辈子。祈止说。
    相莲轻笑道:我看啊,你干脆直接把她收了做通房丫头算了。
    祈止脸微微涨红了,埋怨道:前辈不要说笑了,她还那么小。
    十五不小了,在山下都成亲了。
    前辈
    相莲也不逗她,而是很认真的对她说:其实你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办法。
    祈止闻言眼睛都亮了:前辈你是说,我还有救?
    别人可能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相莲说:只不过需要的药材多而繁琐,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最起码要准备很长的时间,还有一些药材是可遇不可求,千金难换的宝物。
    至少有希望,我还是想试一试。
    好。
    相莲轻笑道:那就跟我来镜中莲吧。
    祈止点了点头,吹灭了蜡烛躺进了被窝,很快就睡着了。
    在镜中莲里,祈止看着相莲站在自己面前,她虽然偶尔也会跟着相莲来这镜中莲,可还是有些恍惚的感觉。
    相莲每走一步都带着清脆的铃声,她就在这漫无边际的世界中行走。
    你听说过一句佛语么?相莲回头看了祈止一眼,道:一花一世界,这镜中莲,便是一个小世界。
    说着,周围水墨晕开,很快大片大片的阴影投了下来,遮住了两个人的影子。
    祈止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就看到原本空无一物的镜中莲此刻浮出了很多建筑物。
    真的就是直接从脚下的镜子中浮出来的。
    最开始的是一座宝塔,后来是数间阁楼,最后是大片大片的白玉石板,等所有的建筑物都浮现出来的时候,嫣然是一座森然宝气的大殿!
    这是我的世界,也是你的世界。相莲站在大殿前的白玉平台上,对祈止说:想进去看看吗?
    祈止呆呆地看着那宏大的宝殿,过了很久才点了点头。
    相莲笑出了声,她伸出手牵着祈止,和她一起步入了这座大殿。
    这宝殿还只是一个雏形,你以后可以好好的完善它。相莲对她说:每一个祈家子孙到最后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殿堂,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设置。
    祈止在回廊里走着,环顾四周只觉得格外神奇。
    这宝殿并没有围墙,想想也是,毕竟这里除了相莲和自己之外,什么人都不会有。
    因为没有围墙,所以祈止更能看到周围的景象,还是那般空白安静的世界,无边无际。
    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大?祈止好奇的询问相莲。
    相莲笑着说:像整个世界那么大。
    祈止摸着面前的柱子,这些支撑走廊的柱子都不粗壮,可触摸过去却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相莲清楚祈止的想法,只是站在她身边说:这些都是真的,又可以是假的,听起来很玄妙,可你只要把它们当成真的,它们就是真的。
    那这个宝塔是什么?祈止看着最中央的那座森然的宝塔,说:也可以进去么?
    可以进去,但是现在进不去。相莲摊了摊手,对祈止说:因为你还不够资格。
    之后相莲带着祈止参观了这所属于自己的大殿,除了中间这个不能进去的宝塔之外,还有三间很大的空房,里面什么都没有。
    以后你会慢慢丰富这些。相莲对祈止笑道:现在,我们去收集你要的东西吧。
    从镜中莲出来的时候,祈止还有些恍惚。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看着窗外的时间,已经过了子时。
    留魂丹你应该知道吧?相莲对祈止说。
    我知道。祈止说:中品丹药,有固魂定魄的功效,主要用于神魂不稳的人身上。
    现在我需要三颗留魂丹,你知道乾月宗哪里有么?
    留魂丹虽然是中品丹药,可毕竟是药,不是什么太难弄到的东西,医馆有的时候自己也会炼制,只不过因为这种材料比较稀少,所以还挺贵的。
    一颗怎么也得要两万灵石以上,这还是十年前的价格,现在的价格是多少祈止也不太清楚。
    我记得当年师父给我留了几颗,放在我房间的书架上。祈止想了想,说:十年前的留魂丹还能用吗?
    问题不大,可能会损失一点药效,但是多来几颗就补回来了。
    好。
    祈止穿好衣服趁着夜色就出了门,她看了一眼香儿的房间,看到她已经睡着了这才离开。
    风长老当年离开乾月宗的时候,给她留了不少好东西,这还是她在后来发现的,也许那个时候风长老就知道自己不会回来了吧。
    夜风吹过祈止的黑发,带着一股寒意。
    头顶的星辰在缓缓的转动,那是乾月宗的星辰结界,在夜晚格外明亮。
    祈止驾轻就熟的来到了原本自己住的院子,她在这里住了那么久的时间,看到那些熟悉的一草一木都觉得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
    那个时候师父在,师姐在,故听霜也在。
    祈止站在自己的小院子里,过了好久才抬起脚走向自己房间。
    等一下!相莲还没来得及出声,祈止就推开了房门。
    门开的一瞬间,祈止感觉到一丝灵力波动,那是结界被破的感觉!
    祈止顿时心一沉,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阵带着灵力的夜风就旋转了起来,把祈止的头发吹的四散飞舞。
    故听霜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她一身蓝白色的衫裙站在院子里,面无表情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祈止。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