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10)

    一瞬间,祈止只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
    何人故听霜抬脚走向祈止,释放出灭顶的威压:敢擅闯此地?
    第15章
    夜风在小院子里盘旋,带着几乎是彻骨的寒意。
    故听霜就站在距离祈止几步之遥的距离,星辰一般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她,不带一丝温度。
    祈止早已呆住,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故听霜会出现在这。
    十年前,她也是这样看着面前的故听霜,那个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多到记忆都开始模糊起来。
    那个时候的故听霜对她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可祈止还是爱慕她的。
    喜欢一个人也许从来不需要什么理由,一个眼神就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祈止看着面前的故听霜,只觉得时光一下子似乎就回到了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死,故听霜也是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相莲能够感觉到祈止的心跳,虽然很不忍,可还是打断了她的回忆。
    故听霜在门窗上施展了结界,因为时间太过长远我以为那是小院里自带的。相莲对祈止说: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不是本尊,而是她的元神分身。
    可相莲知道,即便是只有十分之一灵力的分身,也能轻而易举的碾死祈止。
    很显然,祈止也在晃神之后反应过来了,眉头微皱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为什么故听霜要在自己的房间里设置结界?
    为什么她要把自己的元神分身留一个在这里?
    这些问题让祈止奇怪,却又格外的不安,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可能,却始终觉得那才是最不可能。
    祈止想了那么多其实也不过是一瞬而已,因为故听霜很快就抽出了自己的佩剑,一剑分五柄,在她身后展开,像极了天神。
    不回答?故听霜看着面前的祈止,右手缓缓抬起,指着祈止说:那就死。
    等一下!
    祈止赶忙开口道:我是误闯此地的,你不要动手,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故听霜听到她的声音,才看清了面前的人。
    是祈止。
    是那个当初被困在驿站的祈止。
    大概是因为有过一面之缘的缘故,故听霜果真没有动手,只不过她星眸微微闪动,最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挥手带起一阵风,把祈止刚打开的门嘭的一声关上。
    祈止被风刮得闭上眼睛,等她再睁开的时候早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小院,置身在一个宽阔的书房中。
    故听霜坐在上位,看着跌坐在地上的祈止。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故听霜缓缓开口,询问这祈止说:你可知那是什么地方?
    祈止跪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她,过了好久才说:不清楚。
    医馆那么多门户,为何偏偏选了那间?
    我是误闯进去的,我也不知道那是谁的房间。
    祈止看着故听霜,开口道:我今天只是睡不着,出来随便走走,不知不觉就到了那院子里,看着陌生就想进去查看一下,却不知道怎么惹恼了宗主大人。
    故听霜看着她,起身走到祈止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当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故听霜的眼睛里似乎有祈止看不懂的东西,星眸闪动,带着祈止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祈止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她低下了头对故听霜说:我真不知道。
    故听霜的目光让祈止浑身难受,她怎么也想不到故听霜竟然会抓到自己,她现在只觉得浑身发冷,头脑一片空白。
    无论故听霜问她什么,她都不可以露馅,如果让故听霜知道自己还活着
    祈止紧紧攥着拳头,她不知道故听霜要怎么对自己。
    是让她再死一次么?
    故听霜当年放弃了飞升的机会可曾后悔?
    如果知道自己还活着,她是不是还要再来一遍?
    被天雷劈中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又涌了出来,那是刻在祈止灵魂里的伤痛,这辈子都忘不掉的痛苦。
    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让故听霜发现自己!
    正当两个人僵持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故宗主。
    风乐安站在书房门口,冲屋内的故听霜扬声道:在下风乐安,有事要见您。
    故听霜收回了在祈止身上的目光,端详了紧闭的房门许久,才应声道:进来吧。
    话音落下,风乐安就觉得面前的房门的结界被打开,她沉着了片刻,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风乐安进来的第一眼就看到跪坐在地上的祈止,她眸色沉了沉,走到祈止身边冲故听霜行了个礼,开口道:宗主。
    风长老有什么事情吗?故听霜不愿意见她,所以背对着风乐安淡淡的询问道。
    自从祈止死后,故听霜就不愿意再见风乐安了,要不是她是医馆的长老,想必两个人早就没有了交集。
    风乐安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十年来也从未开口询问过,似乎心照不宣的分开,非必要也不会单独见面。
    而今天,是风乐安那么多年来第一次找故听霜。
    今天听值夜的弟子说,故宗主从我医馆宗门内抓了个人离开,我便过来瞧一瞧。风乐安看了一眼祈止,对故听霜说:我想这里应该有什么误会,这位是我的朋友,她应该是走错了地方,惊扰了宗主吧。
    故听霜回头看了一眼祈止,却说:你和她认识?
    是的。风乐安点头说:这位是我前些日子交的小友,相谈甚欢。
    故听霜转过身,看着祈止和风乐安:照这么说,是我误会她了?
    故听霜看着祈止,和她四目相对。
    宗主。风乐安看着故听霜,对她说: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就不打扰宗主休息了,我和阿止就先离开了。
    也许是这声阿止让故听霜晃了晃神,最终她闭上了眼睛转过身,消失在了书房之中。
    风乐安看着故听霜离开,这才松了口气,把祈止从地上扶起来,摸了摸她的头问道:怎么样,宗主有没有欺负你?
    祈止摇了摇头,她看着风乐安说:风长老是怎么知道我被宗主抓来的?
    风乐安没有回答,而是带着祈止离开了宗主书房。
    阿止。风乐安并没有使用法术,而是陪着祈止走在内门的石板路上,她对祈止说:其实,我和你相识是有私心的。
    她看着头顶的月色,缓缓地说:你很像我的师妹,你的眼神总是让我想起她,每次看到你,我都觉得她好像还活着。
    祈止看着风乐安静静地没有说话。
    我师妹已经死了十年,其实她的死我也有错。风乐安低垂着眉眼道:如果当初不是我让她为了医馆和故听霜在一起,想必她也不会死。
    如果她不和故听霜在一起,那她一定还能开心的活着。
    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就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我当初如果不让她和故听霜结契,她还是我的小师妹,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
    风乐安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祈止,眸色中带着痛楚:可人世间哪有那么多假设?我师妹去世的这些年,我始终放不下她,直到我遇到了你。
    她走到祈止面前,牵起她的手,目光清明的看着祈止。
    阿止,对不起。风乐安轻声说:你原谅师姐好不好?
    祈止看着风乐安,想了很久才低哑着声音说:风长老,我不是她
    夜风卷起风乐安的长发,她紧紧盯着祈止,最终垂下了双眸。
    对不起。风乐安松开祈止的手,叹了口气说:给你添烦恼了,是我不好。
    祈止摇了摇头,她看着风乐安说:风长老思念你的师妹,那不如这样,在人前我还是喊你长老,但是在人后我就唤你师姐如何?
    风乐安惊讶的看着她。
    祈止笑道:也谢谢你今天愿意帮我。
    风乐安噗呲一下笑了出来,拉着祈止的手点着头:好,那无人的时候,你就喊我师姐吧。
    好,师姐。
    阿止
    风乐安长叹了口气,伸出手把祈止抱在了怀里:师姐好想你,阿止
    祈止紧紧攥着风乐安的长袍,把头埋在她的肩颈处。
    我也想你,师姐。
    ***
    故听霜看着相拥的两个人,星眸微微的闪动,却转瞬间消失不见。
    当她走进祈止的小院子的时候,看着那些十几年不变的家具,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故听霜坐在祈止的床上,看着面前小小的梳妆镜,以及屋内简陋却温馨的摆设,闭上了双眼。
    祈止。故听霜缓缓地说:今天我又遇到她了。
    空荡荡的屋舍里,并没有人可以回答故听霜,可她像是习惯了一样,闭上眼自顾自的说道:她和你一点都不像。
    听闻那个祈止是九剑弟子的未婚妻,可她们一点都不般配。故听霜想了想,说:可配不配也不是我可以说的,我只是觉得她们两个和我们当年很像,却又不像。
    那人的眉眼,那人的皮相,和你都不同,可每次我看到她都会想起你。
    祈止,如果人生再来一次的话,你一定会和我分开的吧,一定会离我远远地。
    故听霜缓缓睁开眼,看着屋内洒下来的月光,只觉得周围一切冷冷清清。
    十年间,故听霜从未有过一刻停止思念,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祈止早就已经死了。
    今天看到风乐安抱着祈止的时候,故听霜只觉得内心钝痛,风乐安可以借着这姑娘寄托哀思,那自己呢?
    自己又应该如何?
    故听霜伸出手,托起一手的月光。
    她,又当如何呢
    第16章
    也许是因为遇到了故听霜,所以祈止整个人的状态并不怎么好。
    更何况现在她知道自己屋子有故听霜的结界,更是不能轻易过去,只不过相莲需要的东西凑不齐的话,那她的功力可怎么办?
    祈止并不是不想做一个普通人,只是如果有机会的话,她还是想活的更久一点。
    也许是祈止的忧虑太过明显,风乐安看着她这个样子便开口问道:怎么了,阿止?
    祈止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师姐。
    风乐安轻笑着把人带到了自己的卧房,遣散了身边服侍的弟子,对祈止说:今天遇到故宗主吓坏了吧?她就是这个样子,不要太过介怀。
    我不是在想她的事情。祈止叹了口气。
    风乐安则坐在她的身边,说:我知道,你是不是在为你的身体发愁?
    祈止闻言惊讶的看着她。
    风乐安眨了眨眼睛道: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的身体不好了。
    每个人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气场,风乐安作为医馆的长老,自然是很清楚祈止的身体状态。
    风乐安伸出手对祈止说:让我来具体看看吧,也许我能帮到你呢?
    祈止想了想,还是伸出了手。
    风乐安给祈止检查了一下,越是检查眉头越深,她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人:你怎么伤得那么重?
    祈止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体,她收回手腕低下头没有说话。
    你是否使用过禁术?风乐安看着祈止,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
    祈止抬头看着她,终究还是没有隐瞒:是,在半个月前,曾经用过禁术。这禁术是家族传承下来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告诉师姐,现在我虽然活了下来,可气海却伤的很严重,应该这辈子都无法筑基了。
    祈止目前最相信的就是风乐安,除了不能告诉她自己是祈止之外,真的是知无不尽。
    风乐安眉头微皱,她对祈止说:虽然我不清楚你们家族的禁术是怎么回事,可你现在的身体一旦调养不好就很危险,如果救治不及的话,顶多百年便会
    便会如何,风乐安没有说,祈止也清楚。
    即便如此,当个普通人也是很好的。祈止笑着对风乐安说:师姐不用担心我,能活下来已经是侥幸了,实在是不能奢求太多。
    阿止
    风乐安叹了口气,牵起祈止的手说:我既然遇到了你,就不会让你这么莽撞了,从明天开始,你下了课就来医馆吧,我来帮你治疗。
    祈止正在犹豫的时候,相莲就开口道:我觉得可以答应下来。
    相莲对祈止说:你的身体损耗严重,再往后需要用到的天材地宝更是价值千金,就凭借你一个人是搞不到的。我看着风乐安对你是真的上心,不如接受她的好意,先把你的身子调养好再说。
    祈止皱眉:可是,她现在只把我当成原来的我啊。
    可无论怎么样都是你啊。相莲说:难道你忍心看你的师姐那么难过么?她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你也不想让她再难过吧?
    祈止还在犹豫,风乐安却开口劝道:不用在想了,阿止,我帮你不仅仅是为了你,更是为了我。
    她摸着祈止的脸颊,眸中泛着点点的光:就当是我为阿止做的一些弥补吧。
    祈止终于还是没能拒绝,她知道风乐安是想对她好,加上自己现在在乾月宗没有势力,真如相莲说的那样,以后的东西她一个人是万万寻不到的,有人帮忙总是好的。
    风乐安让祈止每天下了课就来她这边,到时候她会为祈止施法治疗。
    ***
    也不知道是因为临近内门弟子考核了,还是因为之前商烟浮替祈止撑腰的缘故,现在无论是在课上还是比试,都没有人在刻意为难祈止了,甚至还有一些人会主动跟祈止打招呼。
    看着莫名的怪异。
    祈止倒是不在乎这些,因为无论内门弟子考核的成绩如何,她都要离开这里了。
    下山也好,去医馆也好,乾月宗那么大,祈止只要想躲,总能躲开不想见的人。
    每天下了课祈止就去找风乐安,这个时候风乐安都会备上一桌饭菜,都是祈止喜欢吃的。
    风乐安明明已经结丹,也辟谷很久,可只要祈止来找她,她总是会带祈止去吃饭,有的时候是在院子里自己弄,有的时候则是出去街上寻摸一些小店。
    要说到底是医馆的长老,相莲之前提过的那些药材,风乐安总是第二天就备好了,并且还给祈止弄了一套疗养的方法,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要把祈止气海的伤势弄好。
    师姐。
    这天,祈止刚刚泡完药浴,隔着屏风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再过不久我就要参加内门考核了,我觉得我可能通过不了。
    风乐安坐在屏风后面调制药丸,闻言便笑弯了眉眼:通不过更好,内门都是舞刀弄枪的道修术修,哪有我们医馆好。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