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11)

    祈止走出来,听到这句便笑着说:师姐,那我要是通不过,你当真会把我留在医馆吗?
    当然了,我何曾骗过你?风乐安把刚调制好的药丸放在祈止的面前,对她说:把这个吃下去吧,对你有好处。
    祈止吃了药丸试着在气海运了功。
    实话实说,祈止无论是之前的身体还是现在的这个,灵力都不怎么样,如果硬要比较的话,之前的身体灵力评分是5分,这具身体能达到9分左右。
    百分制的分数。
    祈止灵力不好,可不代表她脑子不好,这药一吃下去,她就知道用的是多精贵的材料。
    这样的药浪费在她这个灵力不到十分之一的人身上,实在是太浪费了。
    师姐,你这用药祈止踌躇了半响才对风乐安说:实在是不值。
    药都是给人吃的,只要你能好起来,它们都是值得。风乐安握着祈止的手,轻笑着说:再过几日就是内门弟子考核了,虽然我很希望你能落榜,可还是想让你自己选择。
    祈止忍不住轻笑道:师姐多虑了,我是肯定考不过去的,放心好了。
    风乐安也笑出了声,她捏起一颗麦芽糖塞进祈止的嘴巴里,对她柔声说:药丸苦,吃点糖会好多了。
    嗯。祈止点了点头:谢谢师姐。
    两个人又聊了不少,离开的时候风乐安牵着祈止的手,依依不舍的说:你的身体还在恢复,考核不通过也没有关系,师姐一直在这里等你。
    祈止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胸口被填得满满的,美好的感觉都快要溢出来了一样。
    走在回去的路上祈止还忍不住哼着小调,祈止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开心与高兴。
    可就在这时,相莲低声道:继续往前走,不要回头,有人在跟着你。
    祈止微微一顿,继续哼着小调往前走着。
    她忍着好奇抽空问相莲:是谁?竟然赶在乾月宗跟着我?
    虽说祈止是外门的弟子,可一般小毛贼是没胆子上乾月宗偷东西的,更何况这种尾随人的事情,要知道乾月宗是严令禁止弟子私下斗殴的。
    可祈止不能回头,又听不到身后有人走动的声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相莲对她说:是故听霜。
    祈止:???
    相莲说:应该是故听霜的元神分身,从医馆出来就跟着你了,不过她对自己施展了隐身术,一般人察觉不到。
    你既然一开始就发现了,为什么不提醒我?
    因为我实在是不清楚她到底想做什么,所以也就没跟你说。
    相莲对祈止说:而且她丝毫没有敌意,似乎只是跟着你而已。
    祈止微微皱了皱眉头,可相莲都这么说了,她也没有办法。
    既然故听霜想跟着,那就跟着吧。
    直到进了自己的小院子,相莲才对祈止说故听霜没有跟进来,只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香儿听到声音披着外衫走了出来,看到祈止就说道:小姐你回来了啊,我去给你准备洗漱的热水。
    不用了。祈止拦住小姑娘,对她说:都快到子时了,你不要总是等我了,我这些天应该会一直这么晚回来。
    香儿担心的看着她: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小姐?
    祈止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最近不是快到内门弟子考核了么,我就想着多练习练习。
    香儿听了这话便笑道:小姐那么用心,想必商小姐也一定很开心吧?
    商烟浮?
    祈止似乎想到了这个女人,她顿了顿问香儿:这几天,商烟浮有来找过我吗?
    香儿摇了摇头:商小姐没来,倒是经常托鸳鸯姐姐给我们送东西,偶尔也问问我小姐你的去向。
    自从和商烟浮吵过一架之后,祈止这段日子也没见过她。
    祈止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女人,她得抽空把事情跟商烟浮好好交代清楚。
    虽然很残忍,可商烟浮有知情权。
    我知道了。祈止看着香儿,对她说:等我考完我们可能就要搬家了。
    搬家?香儿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道:搬去哪里啊?
    暂时还不确定。祈止神秘兮兮的对香儿说:也可能是下山,也可能是去医馆。
    医馆?香儿纳闷道:小姐要去医馆么?
    祈止笑了笑,揉了揉香儿乱糟糟的小脑袋,对她说:还没确定,但是也差不多。
    第17章
    故听霜看着面前亮着烛光的小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这个祈止,和自己的祈止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可她就是莫名的跟了人家一路,一直跟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的烛光还亮着,故听霜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谈话的声音。
    小姐要去医馆么?
    院子里的小丫鬟询问祈止,这话也同样让故听霜为之一愣。
    这个人也要去医馆?
    故听霜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扉,握紧了放在身侧的拳头,终于还是没有继续听下去,转身施法离开了这所小院。
    回到了医馆的小院里,故听霜推开门坐在了自己经常坐的位置上,开始闭目养神。
    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故听霜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个叫做祈止的人的身影。
    她的眼睛,她说话的神态,她连笑起来的小动作都是那么熟悉自然。
    可她却又不是自己心里想念的那个人。
    故听霜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为什么会把别人认为是祈止呢?
    明明那个愿意等自己回家的祈止是独一无二的。
    故听霜心神很乱很乱,特别是当看到那个祈止和风乐安在一起的时候,她是多么羡慕和嫉妒,羡慕风乐安早已经逃脱了痛苦,嫉妒风乐安身边又有了一个祈止。
    这些天,祈止和风乐安在医馆里疗伤的事情她都知道,风乐安似乎也不在意,就让她偷听。
    祈止笑着说一些趣事,祈止在私下里称呼风乐安为师姐,祈止和风乐安在一起聊天喝茶。
    这一切,故听霜都知道。
    今天更是不知为何,愣是跟着祈止走了一路,一直跟着她回到了小院。
    故听霜再也无法静下心来,她睁开眼看着漆黑的长夜,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疯了
    ***
    这眼看着内门考核的大典越来越近,就连祈止也认真起来。
    倒不是说她想通关,只是这段时间在风乐安和相莲一起的调理下,她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相莲在镜中莲里对祈止说:你的气海现在基本已经稳定了,可想筑基还是很难。
    关于这一点,祈止也能感觉出来。
    她的气海虽然有在恢复,可也仅仅是恢复而已,想要筑基还是很难的,更别提结丹了。
    内门弟子考核虽说什么样的都可以参加,但是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能进内门的最少都是筑基,甚至有不少结丹期的外门弟子一战成名,直接荣登内门大殿,被五位内门长老收做亲传弟子。
    不说那些天赋已经的弟子,就单单筑基这一项,祈止就无法办到。
    我知道了。祈止盘腿坐在宝塔前,对相莲说: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们内门弟子考核都考什么。相莲询问道。
    祈止其实并没有参加过内门弟子考核,可她从小就在乾月宗长大,自然也是知道一些的。
    内门弟子考核并不考东西。祈止对相莲说:按照以往的经验,都是把所有参加考核的弟子扔进一个三千碎片里面,这些碎片就是一个小世界,完成在碎片里的任务就可以了。
    哦,有意思。相莲轻笑着说:那岂不是和我的镜中莲是一样的?
    也不完全是。祈止解释道:那些碎片里听说都有各种凶兽妖魔,甚至可能是另一个修仙世界,不过只是乾月宗内门弟子考核,应该不会拿出那么大的碎片出来,顶多是凶禽猛兽,然后在规定的时间内获取到足够的物品。
    相莲琢磨了片刻,便对祈止说:我觉得也不是什么难的,你若真想去内门,我可以帮你取个巧。
    祈止知道相莲神通广大,帮自己解决了那么多问题,区区内门考核肯定是不成问题,但是她真的不想去。
    谢谢前辈,但是我真的不愿进内门。祈止低垂着眉眼,说:之前没有遇到我师姐,我便想着等考核结束就带着香儿下山,现在遇到了她,我又想留在医馆。
    相莲托着腮无聊的说:说起来,你那通房丫鬟真的还挺可爱,只不过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就是个普通人。
    祈止叹了口气:前辈别闹了,香儿不是通房丫头,她就是普通的小姑娘,我也从没把她当下人看。
    相莲对此不置可否,只是伸了个懒腰轻飘飘的飞起来,坐在宝塔的檐角上说:今天我们就修炼到这里,你先回去吧,有人来找你了。
    祈止纳闷:谁会来找我?
    相莲一副看好戏的戏谑模样,轻笑着晃着光洁的双脚说:当然是你那粘人的未婚妻了。
    当祈止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声响。
    商小姐。香儿对院子里的商烟浮说:小姐还在休息呢,要我帮您把她叫醒吗?
    商烟浮闻言顿了顿:还在睡?
    香儿点了点头:小姐她昨天回来的很晚,今天正好没有早课,就多睡了一会儿。
    商烟浮自然是知道祈止这段时间早出晚归,而且也知道她是去的医馆长老风乐安那里,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好,几乎形影不离。
    正当商烟浮犹豫要不要叫醒祈止的时候,祈止的房门就被打开了。
    祈止大概是因为刚睡醒,此刻披着一件青色的外衫,打了个哈欠靠在门框边抬眼看了一眼商烟浮。
    你怎么来了?祈止的长发垂在身侧,半是慵懒半是困倦的说:是有什么事情吗?
    商烟浮的目光落在她微微敞开的胸口,以及那好看的锁骨上。
    她悄悄的移开了目光,一脸正经的说:给你送点东西。
    祈止伸出手,对她说:东西给我吧,就不留你了。
    商烟浮不为所动,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祈止,末了才说:你就这么对待客人?
    祈止微微皱了皱眉,收起手对香儿说:香儿,给商小姐倒杯茶吧。
    香儿看了看祈止,又看了看商烟浮,点了点头就溜了。
    祈止转身进了屋,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一大清早的,你这是做什么,就为了送我东西?
    马上就要内门弟子考核了。商烟浮目不转睛的盯着祈止的腰身,看着她穿衣服,说:送你一些可以带进去的药丸和符箓。
    祈止穿鞋子的手就是一顿,她抬起头看着商烟浮。
    面前的这个女人依旧是打理得一丝不苟,一身鹅黄色的衫裙穿在身上,衬托着她俏丽又高挑。
    商烟浮的眼睛已经浮现出了星辰的印记,那是彰显着她实力的证明。
    事实也证明,商烟浮真的很优秀,比世间绝大部分人都优秀。
    可就是这样的人,祈止实在是不愿意骗她,现在商烟浮看自己的眼神让她觉得格外心虚。
    商烟浮。祈止坐在床上,对商烟浮说: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
    商烟浮点了点头,此刻香儿端了一杯茶进来,原本她还想帮祈止梳洗的,祈止却摇了摇头,让她先离开。
    等香儿离开了之后,商烟浮才看着祈止说:你想和我说什么?
    有件事情你可能很难理解,但是我必须告诉你。祈止下定决心告诉商烟浮真相,认真的看着她:我其实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祈止。
    商烟浮平静的看着她,并不言语,可祈止却能看出她握着茶碗的手紧了紧。
    我原本已经死了十年,前些日子因为机缘巧合而重生在了这具身体上。祈止看着商烟浮,低垂着眉眼继续说:之前那个祈止,因为施展禁术而魂飞魄散了,现在的我是另外一个人。
    商烟浮沉默了好久,久到都让祈止怀疑她是不是没听懂自己的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商烟浮却笑出了声。
    祈止。商烟浮抿了一口热茶,平静的说:你生我的气为何要编出那么离谱的故事?
    祈止心沉了下来:商小姐
    我知道,之前我对你并不好,甚至还在闭关的时候羞辱你。商烟浮起身看着她,眸色深沉:我愿意道歉,是我不好,我天性如此并不会说些好听的话,如果那些话伤了你,请原谅我。
    我
    内门弟子考核,还请你放在心上。
    商烟浮看着祈止,轻声道:只要你通过内门弟子考核,我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到时候我会让师尊为我们证婚,举办合契大典。
    商烟浮!祈止气愤的站起身,看着她说: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么?我不是不原谅你,而是我根本不是那个人!
    商烟浮依旧是那副平静的面容,只是眼眸中带着丝丝的痛楚: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在生气,我会等你原谅我的那一天。
    说完这话,商烟浮便转身离开,只留下祈止一个人站在屋里不知所措。
    怎么办?
    明明说了实话,可商烟浮她不相信怎么办?
    相莲自然是从头听到尾,她对祈止无奈的说:我觉得她是听懂了,可又不想相信。
    祈止也是这么想的,任谁听到这种事情都不愿意相信,更何况祈止能看出来,商烟浮是很喜欢原身的。
    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要伤害对方呢?
    祈止看着商烟浮放在桌子上的那个乾坤袋,拆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灵药符箓还有一些野外生存的工具全都有,商烟浮是怕她在内门弟子考核的时候出意外,才把什么都考虑到吧。
    为什么?祈止握着那乾坤袋,喃喃自语:为什么不在她还活着的时候说出这些话呢?
    如果商烟浮愿意好好解释,她和原身想必就不会天人两隔了吧。
    第18章
    乾月宗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就到了内门弟子考核的时候了。
    头一天风乐安给祈止做了全身的检查,并塞给了她不少的灵丹妙药,祈止都一一接受了下来。
    相莲并没有做什么表示,反正她每天都和祈止形影不离,倒是不在意这些。
    一大清早,香儿就准备好了早点,都是祈止最喜欢吃的。
    内门弟子考核当天是没有早课的,所以祈止也难得在家里吃一顿早点。
    小姐。香儿看着祈止吃饭,紧张的说:今天考核,小姐你觉得你能通过吗?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