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12)

    祈止倒是一点都不紧张,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说:不用担心了,香儿快吃啊,不吃这些包子就凉了。
    小姐
    香儿小眉头皱的紧紧地,明明是一个很好看的小孩此刻却担心的要命,她紧张的搅着自己的手,很不安的样子。
    祈止给她夹了一个小笼包,柔声对香儿说:别担心了,我知道自己什么水平,况且本来我也不打算通过考核,进去浑水摸鱼出来就好了,不用太担心我。
    香儿还是情绪不高的样子,脸色一直都很差。
    临出门前,祈止还揉了揉小孩的脸颊,安慰着她:乖,在家等我回来,到时候无论去医馆还是下山,我都带着你。
    香儿浅色的眸子微微闪动,拽着祈止的衣角点了点头。
    告别了香儿,祈止就带着自己的东西去了乾月宗最大的广场。
    外门弟子人数众多,但并不是全部都可以考核,万余人中只有入门时间三年以上的才能参加内门弟子的考核。
    这一届一共有两千多人符合考核的条件,而内门弟子的录取名额只有二十人。
    就是说,绝大部分的人都无缘通过这门考核。
    有些人考不过去下年再继续考,而绝大多数都下了山,外门弟子本身就会一些基础的仙术法术,下了山自然也就格外受欢迎,没什么志向的给达官贵人做个护院,有志向的就开办学堂,都是一个不错的出路。
    不说下山的,单说这些打算回去修行一年继续考的,也不是可以一直考下去的,最多三年,要是还通不过就会被赶下山。
    就像祈止这样。
    乾月宗不养闲人,绝大部分的外门弟子都像是过漏斗,几千几万人中才只能留下那么几个人。
    祈止站在广场上,看着周围的人面色或沉重或新奇,也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她还没有参加过内门弟子考核呢。
    相莲自然也从祈止的眼睛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忍不住感慨道:这么多人只选二十个,乾月宗可真挑剔啊。
    祈止虽然没有进过内门,但是也听了很多内门的故事,跟相莲解释道:这二十人中也不一定全部可以留下来,因为内门还要进行一次审核。
    不过大多数弟子都只知道内门弟子考核,不知道入内五门还需要再考核。
    内门里一共是五个宗门
    作为五湖四海最大的一个修仙门派,乾月宗的内五门也是最厉害的,无论哪一个单拎出来都是很强的宗门,特别是九剑,那可谓是一剑破九州,一出世便所向披靡,被世人称呼一声仙尊也不为过。
    相莲听完之后都懒洋洋的,对祈止说:听起来很无聊的样子。
    祈止淡淡的说:不管无不无聊都跟我没有关系,我想等内门弟子考核结束就和商烟浮退婚,之后就准备医馆的秋考,如果能留在医馆最好,要是留不下来我们就下山。
    好啊。相莲轻笑着说:我还没见过这个年代的世界呢,你可要带我好好看看。
    嗯。祈止轻笑道:如果有机会,我会的。
    可祈止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广场前边出现了空间波纹扭曲,很快乾月宗的八位长老便走了出来。
    风乐安环视了一下在场的弟子,很快就看了到祈止,她抿着唇角轻笑,伸出手悄悄挥了挥手。
    祈止也很高兴,她也冲风乐安挥了挥手。
    可那波纹并没有消失,随后,一个穿着蓝白色衫裙的女子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随着那女人走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灵力波动,相莲也正眼观瞧,看着故听霜说:这就是她的真身么?
    祈止这才知道,在这十年中,故听霜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故听霜站在众人面前,眸色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了祈止身上,不过也是稍微停留了片刻便转过了视线。
    宗主。九剑的长老看到故听霜便行了个礼,对她说:今天您怎么用真身来了?不是还在闭关么?
    无碍。故听霜淡淡的说:内门弟子考核是一年一度的大事,我也过来看看。
    几个长老面面相觑,虽说不知道为什么故听霜闭关到一半就出来了,可也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按部就班的准备内门弟子考核的准备。
    九剑的长老作为历来内门弟子考核的主要策划人,今天也是由他来为大家宣布考核内容。
    嘉正长老外表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年纪,长得威严神气,腰间配着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剑,此刻看着在场的两千多名外门弟子,用沉着的声音道:关于今年的考核内容,想必在场的各位已经有所耳闻。
    往年的内门弟子考核中脱颖而出的弟子不在少数,今年也希望大家可以力争上游。嘉正长老一挥手,广场上空便出现了一副从未见过的场景,像是飞鹰翱翔在空中,替大家看着那个陌生的大地。
    此次的考核地点是三千碎片中的其中一个,它原本是一个人间世界,可因为妖物纵横,如今已是无人之境。
    祈止抬起头,看着那地面上焦土纵横,除了大片大片的山林之外,就只剩下凶残的妖兽们了。
    旁边的弟子也忍不住惊的脸都白了。
    这么多妖兽啊?
    这也太危险了吧?
    万一死在里面怎么办啊?
    嘉正长老听到了下面的窃窃私语,正色道:你们的目的,就是进入这碎片之中,寻找传承残片,一共有20份,谁先拿到这些的人便可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
    这个时候离得最近的弟子忍不住问道:那剩下的人要怎么回来呢?
    回来的方法有三种。嘉正长老说:一是放弃考核,便可带你们出来。二是所有传承残片被拿到,剩下的人也都会回来。三是过了规定时间,无论拿不拿到传承碎片都得回来。
    可如果在受到伤害,并没有及时放弃考核,那我们也毫无办法。嘉正长老正色道:所以你们要有自己的判断力,能不能赢,能不能躲,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众人听闻这话都面色沉重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这话的意思,就是在考核的途中被那些妖兽一招毙命,那也不归他们管。
    修仙界是残酷的,这点毋庸置疑。
    相莲听了这些规定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祈止说:这么能取巧的事情,你真的不打算让我帮你么?这20份传承残片,我只要一落地便可以帮你搞到手。
    不了。祈止摇了摇头:我自己有办法,前辈要是实在想帮忙,就帮我保住这条命吧。
    相莲轻笑了一声,淡淡的笑道:这个,好说。
    经过嘉正长老的介绍,大多数人都明白这次的内门考核是考什么了,他们抬头看着那些凶猛的妖兽,想要在里面寻找到传承残片真的是很难。
    要是运气不好,说不定一落地就被这些妖兽吃了进去。
    故听霜看着面前弟子,目光紧紧盯着祈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是身边的几位长老喊了她一声,她才微微颔首。
    好。嘉正长老对在场的弟子说:现在开启碎片入口,祝你们好运。
    话音刚落,嘉正长老手一挥,头顶的那画面便急速的落了下来,正好罩住了广场上的弟子们,随后广场上便空无一人。
    宗主,考核已经开始了。嘉正长老对故听霜说:我们进入内殿看考场情况吧。
    故听霜看着祈止站着的位置沉默了半响,才点头道:走吧。
    ***
    与此同时,被传入到碎片里的众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全部都在半空中,而且正在急速的坠落!
    一个反应快的弟子立刻施法稳住了身形,而有的惊慌失措之中没有控制好自己,直接摔在了地上,不知生死。
    祈止自然也是在半空中,风吹得她眼睛都要睁不开,眼看着就要落在地上摔成泥,便赶紧往口中塞了个药丸,喊道:起!
    瞬间方向改变,祈止张开双臂缓缓落在了地上,这才松了口气。
    她运气好,落在了一处断崖边,看向悬崖对面,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落满了人影,他们各自施展着法术在空中游走,有好心的好互相搀扶,但更多的则是急速坠落进了林间。
    也许是血腥味引得林子里的妖兽躁动不已,祈止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一股妖力在林子中四窜,而且数量很多。
    掉进林子里的人估计已经没救了。相莲轻飘飘的说:这个世界的妖兽比你们厉害太多。
    祈止看着那广袤的林子,不知道还有多少自己的同门葬身在这里,就忍不住心中发疼。
    她是医馆出身,虽说看淡了生死,可刚到这里便损失了那么多的同门,实在是惋惜。
    别想太多了。相莲安慰着祈止说:他们判断不了自己的能力,要是真有自知之明,在从空中落下的时候就应该放弃考核,而不是被摔成烂泥。
    有的时候,知道自己有多大本事,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考核内容。
    祈止纵使再有心,也没有办法救那么多人,再说她身上带的药物并不多,根本没有办法救所有人。
    走吧。祈止被山风吹乱了头发,她看了一眼林子,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进去。
    祈止沿着山路往下走,期间相莲施展了自己的神识,把这个世界探查了一遍。
    还好,也就比我的镜中莲大那么一些。相莲对祈止说:这里的妖兽有大有小,但是你基本都打不过,而那些残片的位置我探查到了十几个,剩下的应该都藏起来了。
    相莲诱惑祈止,对她说:你真的不要吗?离你最近的那个残片就在附近二里的范围,而且周围也没有人靠近,你过去了就是第一个拿到残片的人了。
    祈止因为有相莲在安心了不少,此刻无奈的说:我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我打算等过一段时间就自动放弃,到时候我们就出去了,这期间最好不要遇到什么妖兽,平平安安的最好。
    那多无聊啊。相莲撇了撇嘴,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前辈?
    我的神识探查到了一样东西。
    祈止一听这话就停下了脚步,好奇的询问:是什么?
    如凤鸟。相莲对祈止说:它是一个妖兽,早在几百年前就绝迹了,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
    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祈止好奇的问。
    当然有关系了。相莲认真的对祈止说:你不是一直都想筑基么,这如凤鸟的元丹,就是能帮助你筑基的灵药。
    第19章
    如凤鸟的元丹?祈止不解的问道:那是什么?
    相莲跟她解释道:如凤鸟是一种百年前的飞禽,它身姿曼妙多为金黄两色,飞在空中的时候宛如一只凤凰。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它也浑身都是宝,其中元丹更是有起死回生的疗效,所以近千年间,如凤鸟都是世间人抓捕的妖兽。
    也因为抓捕的缘故,早在百年前如凤鸟就绝迹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在这个世界里看到它。
    祈止听闻这话不解的说:那它应该是很稀有的存在了吧?
    是啊。相莲说:在这整个世界里,我只探查到它一只,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后一只如凤鸟了。
    祈止忍不住皱了皱眉:最后一只?
    相莲知道祈止在想什么,劝道:你现在气海空虚,想要活得长久就必须要筑基,如果能够得到如凤鸟的元丹,那你就有希望在体内筑基结丹了。
    可我也不一定能抓住它吧?祈止说:更何况,它是这世间最后一只如凤鸟了。
    不管如何有希望总得去试一试。相莲对祈止说:就是方向有点麻烦,如凤鸟在森林的对面,需要穿过面前这片森林才可以。
    但是森林里多的是猛兽妖物,祈止一个人过去非常难。
    这个道理祈止也是明白的,其实她并不打算去找什么如凤鸟,可相莲看起来很积极的模样,祈止便打算试一试,万一真遇到了什么危险,也有个好理由退出考核。
    好,那我们去找找看吧。祈止折了一根树枝,对相莲说:先穿过树林!
    相莲大概告诉了祈止应该前进的方向,然后选择了一条看起来曾经是官道的路往前走,按照相莲说的,大概走五六个时辰便可以穿过森林了。
    因为森林中野兽妖物很多,相莲施展了法术,把祈止身上的气味度掩盖掉,这样那些妖物看到祈止也会装作没有看到,所以一路上倒也很踏实。
    中途饿了,祈止就吃了干粮喝了点水,然后继续往前走。
    相莲在神识中也无聊,絮絮叨叨的跟祈止先聊着天,后来也聊累了,就哼起了歌。
    祈止沿着路一直往前走,期间偶尔遇到妖物也被无视,倒是看到了不少新鲜的血液,也不知道是自己同门的,还是野兽们纠缠造成的。
    落地的时候是白天,可太阳逐渐西落,祈止还没有走到森林的边缘。
    相莲苦恼的说:是我太高估你的脚力了,按照你这个行走速度,大概得到第二天才能到森林边缘。
    祈止愤愤的想:我哪有那么弱啊,我不就走的慢了点么。
    可那也没办法啊,她毕竟不像成绩好的同门,甚至有的都可以御剑飞行了,祈止只能全靠两条腿慢慢地走。
    等拿到如凤鸟的元丹,我就教你如何飞行吧,御剑飞行太傻了点,你应该像我一样轻飘飘的随意上下翻飞,那才是女孩子应该有的姿势。
    祈止已经累的没有力气和她争吵,她摸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水壶拧开喝了一口。
    可还没等她喝完,相莲便对她说:对面河谷里有人。
    祈止拧紧水壶的皮口,对相莲说:是我的同门么?
    是,人数大概有四五个的样子,身上带着血腥气。相莲顿了顿,才对祈止说:你要去看看么,你们还挺熟悉。
    熟悉?
    祈止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外门能有什么熟悉的人,想了想还是说:那我们绕开他们走吧。
    可他们之中似乎有人受伤了,你之前不是医馆的大夫么,不去帮忙看下?相莲问她。
    祈止纳闷的说:你怎么那么好心让我去帮助别人了?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绝对没有。相莲轻笑道:我只是觉得你那么好心,肯定不希望她们受伤的,毕竟被抛弃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祈止站起身,对相莲说:不,他们还可以选择退出考核。
    可话是这么说,祈止还是往相莲说的方向走了过去。
    穿过并不深的河谷,祈止就看到河岸边有人在生火,她眉头微皱,发现火堆旁边围着三五个人,都是穿着乾月宗弟子的服饰,便知道是自己人。
    谁让你们在河边生火的?祈止走到他们不远处提醒道:烟火的味道会引起妖兽们的注意,这条河谷又是森林里为数不多的水源,你们在这生火会被发现的。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