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15)

    商烟浮沉默了好久,她紧紧握着拳,指尖戳进了手心里也没能让她松开,因为她明白自己和面前这个女人原本就脆弱的关系,就这么轻飘飘的断了。
    祈止。商烟浮站的笔直,她看着祈止缓缓开口道:宗主叫你现在就跟我去大殿。
    祈止愣了愣,她觉得自己好想听错了。
    你说什么?祈止不解的看着她:故听霜找我?
    商烟浮身边的弟子眉头一皱:谁允许你直呼宗主名讳的?
    祈止并不以为意,她当初叫故听霜名字的时候,这些人还不知道在哪呢。
    只不过,故听霜为什么会突然找自己?
    祈止低着头不禁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这段时间哪里露出了马脚,让故听霜察觉出来了?
    其实在上次故听霜跟着她回院子的时候,她就应该察觉出来,故听霜那么聪明,自己和她待得时间久了肯定会暴露。
    想来想去,祈止还是觉得必须远离那个女人才行。
    自己好不容易多出来的一条命,可不能再被拉去渡雷劫了。
    祈止在沉思,可商烟浮看在眼里却觉得心中生疼。
    商烟浮不太明白,祈止不是很喜欢自己么,为什么却自动放弃内门弟子考核,连努力都懒得努力。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往大殿走去,祈止心里很乱。
    有一说一,她现在特别害怕故听霜,已经死过一次的人真的很怕再死一次。
    她不知道故听霜到底有没有看透她的身份,也不知道叫自己过去到底是为什么。
    可当她跟着商烟浮进入大殿的时候,就看到殿内高台处坐着故听霜和其他几位宗门长老,而殿内也站着十几个外门弟子。
    祈止不明白这是在做什么,风乐安看到她便伸出手挥了挥,跟她打着招呼。
    故听霜在祈止一进来就把神识在她身上缠绕,直到她站定了才收回自己的探视,轻轻抿了抿一口水,却不说话。
    大殿内明明二十多个人,可故听霜不说话,根本没有人敢吭声。
    商烟浮把人带来之后就离开了,临走时看了祈止一眼,发现她并没有看自己,心情格外复杂。
    祈止心情忐忑的等了大概一个多时辰,故听霜才放下茶杯,在安静的大殿内发出咔嚓一声动响。
    嘉正长老此刻也站了起来,对大家宣布道:三千碎片中的弟子都已结束考核,本次考核结束,一共有十三名弟子通过。
    风乐安抿了抿嘴唇,轻笑道:这一次人数比往年倒是多了不少。
    是啊。嘉正长老看着面前的十四名弟子,又看了看故听霜,行礼道:宗主,按照您的要求,通过考核的十三名弟子都在这里了。
    祈止探着头看着旁边的十三位同门,因为外门弟子实在是太多了,这十三名她都不认识,可也有几个眼熟的。
    那十三名通过考核的弟子也很诧异,纷纷转头看着祈止。
    被十几双眼睛盯着,祈止饶是脸皮再厚也有些承受不住,她为难的看着嘉正长老,开口问道:嘉正长老,弟子并未通过内门弟子考核,那我是不是可以先离开了?
    嘉正长老看了她一眼,踌躇了片刻才看向故听霜,问道:宗主?
    故听霜点了点头,示意他先坐下,自己则站起来走到祈止面前。
    祈止看着她越走越近,整个心都被揪了起来,她握着拳头不敢去看故听霜的眼睛,只能低着头。
    你的确没有通过内门弟子考核。
    故听霜看着面前的祈止,缓缓开口道:所以,我打算破例收你为亲传弟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入V啦,连续四天留言发小红包!
    第23章
    我打算破例收你为亲传弟子。
    故听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祈止能够很清楚的听到同门们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说实话,如果不是不太合适,祈止也想自己吸一口。
    这也太可怕了吧?
    祈止脸都绿色她觉得自己似乎命里就和故听霜不太合每次遇到她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以前还算是互相尴尬一下,现在倒好直接打算把她自己收为亲传弟子了。
    祈止苦着脸摇头:不行这不行!
    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高台上的几个长老听到这个消息也非常惊讶,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倒是风乐安立刻站了起来,走到台阶边缘对故听霜说:宗主这样不妥吧?
    故听霜没有回头,只是用一双星眸看着祈止。
    风乐安顿了顿说道:实不相瞒,祈止是我早已内定的弟子,她很适合我们医馆。
    祈止也把目光投到风乐安身上,希望风乐安能帮帮自己。
    也许是祈止祈求的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了故听霜的面容明显动了动,她转身对风乐安缓缓开口道:风长老这是要跟我抢人了?
    一瞬间,祈止能感觉到整个大殿的气压都滴了。
    风乐安虽说已经到了结丹期可和故听霜这种早已经渡劫的人还是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当即冷汗就下来了。
    我风乐安看了一眼祈止还是硬着头皮对故听霜说: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既然我们两个人都想要祈止的话是否可以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呢?
    祈止眼睛一亮觉得自己师姐还是很聪明的只要选择权在自己手上那她肯定是不会跟故听霜走的。
    而且那么多长老都看着呢故听霜也绝对不能反悔。
    正当祈止双眼放光的时候,故听霜轻描淡写的吐出了三个字:不需要。
    她回头看了一眼祈止,平静的说:祈止根骨绝佳,去医馆实属屈才,只有在我身边,我才可以好好的指导她。
    风乐安:
    祈止:
    故宗主,您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么?
    根骨绝佳,实属屈才?
    祈止都能隐隐约约觉得坐在高台上的长老们要笑出声了,但凡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祈止的根骨并不好,甚至因为原身曾经的缘故,她现在连筑基都办不到。
    还根骨绝佳?
    故听霜你没病吧!
    要不是不太合适,祈止真的很想骂这女人一顿!
    可现在她和故听霜的差距比风乐安还大,只能默默低下头不做声色,等安顿好了通过内门考核的十三名弟子,祈止立刻跑了出去。
    她现在就要收拾东西跑路!
    现在立刻马上!!!!
    故听霜平静的看着祈止一溜烟跑了,面容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眸子微微沉了沉,似乎带着一丝笑意。
    祈止一路小跑就到了院子里,香儿此刻正在晾衣服呢,看到祈止回来眼睛都亮了,放下手头的东西就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香儿软软的对祈止笑道:考核怎么样了啊,通过没通过啊?
    祈止进了屋翻找了一些衣物,好在乾坤袋里还有不少之前准备的东西,祈止想着再带点钱就可以走了,可在屋里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自己的钱放哪里了。
    香儿,我们的钱呢?祈止不解的询问站在门口的香儿。
    香儿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说:小姐,你在干嘛啊?
    我们要走。祈止走到香儿面前,对她说:你快去收拾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下山。
    下山?香儿更不懂了,仰头看着祈止:为什么突然要下山啊,小姐你是考核没通过么?
    祈止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跟香儿解释,便对她说:有点复杂,考核不仅没通过,还被故听霜收了做亲传徒弟,你现在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走,其他的不重要,把钱和衣服都带上。
    香儿纳闷:被宗主收为亲传徒弟是什么坏事吗?
    何止是坏事啊,根本就是要命的事情。
    祈止是真的没有办法继续解释了,赶忙把小姑娘推到她的房间里,让她赶紧收拾东西,自己则继续收拾东西。
    相莲看她这副模样忍不住笑道:现在跑来得及么?
    来不来得及另外说。祈止卷着被褥说:反正我不想再死一次了。
    那你装被褥和枕头做什么?
    也不知道能不能住上客栈,现在天开始冷了,带着晚上睡觉舒服点。
    祈止很明显听到相莲啧了一声,她也不在意,等把自己的乾坤袋都塞满了之后就去看香儿收拾的怎么样了,然后帮她一起收拾。
    等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祈止拎着一个小包就带着香儿从山门旁的小路往下走。
    小姐,我们为什么不从正门走啊?香儿扶着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看着这被清理干净的小路好奇的说:这里怎么还有一条小路啊,我都不知道。
    祈止一边走一边说:这是以前我们上山采药走的小路,这边比山门少走好多路呢,就是难走了点。
    香儿愣了愣,重复道:我们上山采药?小姐,我们什么时候上山采过药啊,我怎么不记得了?
    祈止当时就闭了嘴,想了想才解释道:我说过采药了吗?可能是我说错了吧,反正这是一条小路,我们一直走就到山脚了。
    之后香儿也很乖的没有继续问什么,只是和祈止一路往山下走,走了快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山脚下。
    两个人都累得不轻,香儿这个小姑娘平常也就干干家务,哪里爬上爬下这么折腾过。
    祈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不过她这些天总往医馆跑身子好点,此刻看到香儿气喘吁吁的模样,便扶着她找了个茶摊坐了下来。
    我们歇一会儿。祈止点了一壶茶,对香儿说:你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我去驿站看有没有马车可以租。
    香儿点了点头,小声的说:小姐快点回来啊。
    祈止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就打算去对面的驿站看看,可她刚出茶摊,便看到空地上轻飘飘的落下了一个人。
    那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背着手站在祈止面前,都让她觉得内心崩溃。
    故听霜的元神□□就这么平静的看着祈止,然后抬起脚走到了她的面前,在和祈止距离两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
    怎么到这了?故听霜轻描淡写的说:我不是让你回去收拾东西来内门吗?
    祈止苦笑道:收拾东西了啊,然后想着缺点什么,就下山来看看。
    哦?故听霜淡淡的说:那你缺什么,需要去驿站看看的?
    祈止:
    她挠了挠头,想胡乱编个理由糊弄过去,故听霜却把目光放在茶摊里正在休息的香儿身上,缓缓地说:连丫头都带上了,你不会是想离开乾月宗吧?
    祈止只觉得故听霜这个女人比十年前更可怕,十年前的故听霜还有点人情味,会笑会体贴。
    她还记得当初两个人一起去逛中秋花灯会,那个时候的故听霜还冲她笑得温柔,那如水一般的眼眸祈止这辈子都忘不掉。
    可现在,故听霜从头到脚都是冷的,祈止甚至都怕她眼睛里放出武器,把人生生戳死。
    祈止挪了一步挡住了故听霜看向香儿的目光,对她说:我承认,我的确是想跑来着。
    故听霜收起眸子看向祈止,平静的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我、我根骨极差,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故宗主,您要是不瞎就别选我做亲传弟子了。祈止破罐破摔,硬着头皮对故听霜说:我觉得商烟浮就挺好的,本事大能力也强,最适合做您的弟子了。
    您就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吧!
    故听霜却莞尔一笑,她腰间挂着剑穗轻轻晃了晃,祈止都以为自己看错了,故听霜怎么笑了?
    自己的话就那么好笑吗?
    祈止越想越觉得故听霜不太正常,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祈止。故听霜用星眸看着面前的女人,对她说:我已经决定让你做我的亲传弟子,那就不会让你跑,现在带着你的丫鬟,跟我回内门。
    下山祈止和香儿用了快一个时辰,上山却因为有故听霜带着,一盏茶不到的功夫就上来了。
    祈止垂头丧气的跟着故听霜往山门走去,香儿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这跑上跑下的到底在干什么,只是好奇的看着带头的故听霜。
    这个乾月宗的宗主好好看啊,像个仙女一样。
    正当这时,故听霜迎面就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商烟浮面露慌乱的带着人往山门跑来,却看到故听霜和她身后的祈止时停了下来,愣了好一会儿才对故听霜行礼道:宗主。
    嗯。故听霜应了一声。
    商烟浮面容动了动,她深深看了祈止一眼,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对故听霜说道:宗主,请问我是否能与我的未婚妻说上两句话?
    故听霜没有动,她只是看了商烟浮一眼,停顿片刻才说道:祈止现在是我的亲传弟子,以后你与她便再也没有婚约了。
    故宗主。商烟浮抿着嘴唇,往前一步道:我与祈止从小便定下了婚约,之前是她没有办法通过内门弟子考核,所以一直没有完婚。
    可现在她已经进了内门,便是我的道侣。商烟浮伸出手,祈止看到她手中有一块成色极好的翠玉。
    商烟浮对祈止和故听霜说:这是我的玉佩,请故宗主允许我把它佩戴在祈止身上,就当是我们两人的信物。
    第24章
    商烟浮毫不避讳自己和祈止之间的关系她就站在故听霜面前,手中拿着属于两个人的信物。
    祈止只觉得这两个人的气氛很诡异,她看不到故听霜的表情却能看到商烟浮的眉眼。
    两个人四目相对商烟浮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便抬脚走了过来。
    故听霜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倒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很懂事走远了两步。
    祈止。
    商烟浮走到祈止面前,低头看着她说:内门和外门规矩不太一样而且你去的又是故宗主的门下,规矩更是多。
    她牵起祈止的手把自己的玉佩放在她的手心。
    祈止只看到这玻璃种的玉佩在自己手中起起伏伏,最后缓缓落在她的手心中。
    水润冰凉的玉佩触感非常好,连祈止这种没什么见识的人都能看出这枚玉佩不便宜,最主要的是里面蕴含的灵力非常庞大,即是一件装饰品又可以是一件法器。
    你要把这东西送给我?祈止抬头看着商烟浮:这个很贵重吧?
    商烟浮眸子柔和了很多,她点了点头道:的确很贵,但是却很适合你。
    你之前跟我说过你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了,我就准备了这枚玉佩。商烟浮握着祈止的手低垂着眉眼对她说:在内门会很忙我们可能很少见面但是如果你想我了就可以用这枚玉佩传音于我。
    祈止听到传音便好奇的拿起那玉佩看了又看:可以传音?那这是一件宝贝啊。
    商烟浮轻笑着说:你喜欢就好。
    山风缓缓吹过故听霜虽说站得远了可她还是一句不落的把两个人的对话都听在了耳中。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