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17)

    香儿虽说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可也很会察言观色,看着白晴的目光就知道她想吃,拿过几个生煎包好塞在白晴的怀里,对她笑道:我做的生煎可好吃了,师姐辟谷了也可以尝一尝。
    白晴看着这小丫头,又低头看了一眼那几个金胖胖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生煎包,眼眸微微垂了垂,应道:谢谢你。
    快吃呀,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吃了生煎包,白晴这才带着祈止离开了砚桃苑。
    我们今天是要去做什么啊?祈止好奇的询问走在前面的白晴,她来内门的次数不多,更没有多少机会能这么深入到内门,所以这一路上还是很好奇的。
    先去见见师父。白晴对祈止说:之后师父会安排你之后的修行。
    祈止狐疑的走着,实在想不通故听霜要怎么安排自己,最主要的是她根本猜不出来为什么故听霜要收自己为亲传弟子。
    是自己什么地方暴露了吗?
    祈止一路走一路想,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漏了馅儿,让故听霜察觉出来自己的身份。
    很快,白晴就带着祈止走到了一座两层楼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师父。白晴冲小楼行了个礼,低垂着眉眼恭恭敬敬的说:师妹已经带来了。
    祈止抬头看着那小楼,这八角楼封的严严实实,看起来很大也很古朴,祈止从未见过这个地方。
    就在此时,八角楼的门瞬间打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白晴看了一眼打开的门,便对祈止说:师父让你进去呢。
    祈止愣了愣,她看向那黑洞洞的门,总觉得里面不是什么好地方。
    师姐。祈止皱着眉头问道:师父在这里吗?
    师父在闭关,她的真身就在这八角楼里。白晴对祈止解释道:这八角楼里有师父收集来的各式仙法秘籍,你进去之后先给师父行礼,师父就会帮你挑选适合你修行的心法。
    祈止恍然大悟,竟然还有这等好事?
    师姐,你说师父的真身在这里。祈止看向那黑漆漆的入口,说:那这个地方是否还会有别人来?
    除了师父的弟子,一般内门弟子是不会来这里的。白晴说道。
    祈止点了点头,她看着那打开的门扉,还是决定进去和故听霜见一面。
    现如今跑是不太容易了,那不如先看看故听霜打算和自己说些什么吧,之前夫妻一场,虽说人死如灯灭,之前的事情她都不想去纠结了,可现如今她还是比较好奇,自己的前妻到底为什么非要把她留下来。
    第26章
    八角楼里丝毫不透光明明是大白天,可那些阳光陷入到屋里就仿佛是被吸干了一般,毫无踪影。
    随着祈止的步入大门又重新关闭起来。
    一瞬间祈止就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漆黑的世界一般。
    正常的黑好歹也能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轮廓,可这小楼里的黑似乎要把所有东西都吞噬掉一样。
    压迫感袭来祈止眉头紧皱这种感觉让她下意识的想逃跑。
    实在是太黑了,祈止根本不敢动相莲今天又自闭不愿意出来,弄的祈止非常不安。
    师父。
    祈止硬着头皮喊故听霜:师父你在吗弟子来了,这里太黑了,能点灯吗?
    话音刚落,那原本漆黑的屋子突然从穹顶开始发出光芒。
    不刺眼,甚至还带着柔和的美感。
    祈止抬起头看着穹顶的漫天星辰,只觉得美的不可方物。
    星光折射下来的光芒,照亮了屋内的场景祈止这才看到整个小楼里空空荡荡,只有正中间放着一个水盘。
    那水盘竟然是弧形祈止走到它面前看着它缓缓地转动里面仿佛是液体一般流动着灵力仿佛是星河。
    祈止看的出神她以前在医馆的时候都是跟药材打交道还从未见过这种水盘。
    而面前这个弧形的水盘看起来就孕育着天地灵气,让祈止分外好奇。
    她伸出一根手指头,想戳一戳这好看的水盘,可还没等她触碰到那水盘的时候,便被人制止了。
    别动它。
    故听霜的声音从祈止身侧传来,她握着祈止的手腕,轻声说道:水盘里机关重重,碰了会要你的命。
    祈止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变得缓慢,她转头看向故听霜,与她的星眸四目相对。
    太久了。
    十年真的是太久了。
    久到祈止分不清楚时间的流逝,也分不清楚自己的心。
    祈止依稀记得自己与故听霜的初次见面,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她对故听霜是一见钟情。
    少女的心性就是那么懵懂纯粹,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一个人,满心满眼都是她。
    故听霜那么好看,喜欢她的人那么多,祈止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不是自己可以替她挡雷劫,相信墨生宗主也不会同意自己和故听霜成婚。
    自己已经死了十年,可故听霜却还是如同初见那般美好。
    祈止以前想了很多,想着如果两个人再见面的话,她应该说些什么。
    可真的见了面,祈止才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故听霜看着面前的人,她能感受到祈止震荡的内心,却依旧紧紧握着她的手腕。
    祈止能够闻到故听霜身上的香味,像是雨后的栀子花的味道,沁人心脾,却在提醒她此刻的身份。
    师父。
    祈止低下头抿着嘴唇说:您有什么安排?
    故听霜眸色渐深,她松开祈止的手腕想了想,说:的确有安排。
    话音落下,周围的星光开始变得明亮,把整个屋子都照的亮堂堂,仿佛是点了灯一般。
    故听霜走到水盘前,伸出手在某个位置轻轻一点,便在手中浮现出了一本装订好的书本,交给了祈止。
    你根基不牢,这是门派心法。故听霜平静的看着祈止,对她说:今天不要求你做任何事情,就陪我在这里,把它熟记了吧。
    祈止翻着那本书,只觉得头晕眼花。
    故听霜这是要干什么?
    不是说进来能得到一个心法么,怎么现在要自己在她面前背书?
    故听霜坐在团蒲上打坐,祈止就坐在她旁边盘着腿看书。
    要说这心法可真的晦涩难懂,还有好多生僻字祈止不知道应该怎么念,抓耳挠腮的完全是看不进去两页。
    她瞟了一眼正在打坐的故听霜,只看到她周身流转着点点灵力,仿佛是围绕在她身边的星辰,忽明忽暗的衬着她的面容更加精致。
    祈止也实在是看不进去了,便托着脑袋看着故听霜。
    一边看一边琢磨,自己当初到底对她哪里心动,为什么死乞白赖的要和她成亲?
    就因为这女人长得好看吗?
    祈止自己都翻了迷糊,然后越想越出神,以至于连故听霜睁开双眼都没察觉到。
    看够了吗?
    故听霜看着祈止,开口问她:让你背书,就那么难?
    祈止打缩了缩脖子,小声的说:不难,就是有些字不认识,太生僻了。
    她看了一眼故听霜,想了想还是鼓足勇气说:你为什么要收我做亲传弟子啊?
    祈止的根骨她自己清楚,她现在连筑基都很难,背这些书也都是无用。
    故听霜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祈止,看了两眼才说:有人来了。
    祈止愣了愣,就看到故听霜转头看向门口,门外有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
    故宗主,在下医馆风乐安,有事要见您一面。
    师姐??
    祈止眼睛亮了一下,她看了看故听霜,满眼都是期许。
    故听霜面露不悦,起身对祈止说:接着背,今天背不完前三章休想出去。
    啊?前三章十几页呢,一天背完?!祈止赶忙从团蒲上爬起来,跟着故听霜就往门口走:师父,我、我突然想起之前和风长老还有事情没交代,正好她在这,我和她说说话可好?
    故听霜瞬间就停了下来,祈止差点刹不住一头撞上去,趁着故听霜回头赶忙后退了好几步,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祈止,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的身份。故听霜回过身,走到祈止面前,盯着她说:你现在是内门弟子,和外门早已没有关系,以后也不要去见风乐安。
    凭什么?祈止不悦:我为什么不能去见风长老,我从未答应过要做你徒弟,是你硬把我收过来的。
    你说的没错。故听霜看着祈止:可你既然是我的徒弟,有些规矩就应该要知晓,现在我要和风长老谈事情,而你,接着背书。
    祈止张口还未说话,故听霜便一甩袖子让她重新坐回到蒲团上,甚至还下了言咒,动弹不得。
    眼睁睁看着故听霜离开屋子,祈止真的是恨得牙痒痒。
    她果然应该离开这个女人!
    ***
    八角楼外,故听霜见到了站在台阶下的风乐安。
    风乐安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行礼:故宗主。
    故听霜沉声道:风长老,今日可是有什么事情?
    还是关于祈止的事情。风乐安开门见山的说:故宗主,当初的祈止已经死了,她是不会回来了,为什么你还要执着于现在这个祈止呢?
    故听霜抿了抿唇角,道:风长老不也是?
    风乐安愣了愣,面色难看的说:故听霜,当初我师妹死在渡仙台,我已然没有跟你计较,现如今我好不容易遇到了现在的祈止,你为什么又要跟我抢?
    风长老这话说得我就不明白了。故听霜走下台阶,看着风乐安说:当初你父亲失踪,你作为新长老根基不稳,是你让祈止与我成婚,来巩固你医馆长老的位置。
    如果不是你逼她,祈止也不会与我成婚。故听霜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女人:要说害死祈止,你和我都有罪,又何必在这里跟我叫板?
    故听霜!
    风乐安,我告诉你。故听霜看着她,嗤笑道:我不管你当初是怀着什么心思把祈止送到我身边,可祈止已经死了,现在留在我身边的那个人,你休想再靠近她一步。
    风乐安听闻这话当即就气坏了,她红着眼睛说:你难道忘了,当初你五感尽失的时候,是谁救得你么?
    故听霜沉默不语,只是紧紧盯着风乐安。
    风乐安看她这个样子便笑出了声:十几年前,你出现在月宗山密林深处,是我爹把你救了回来。如果不是我照顾五感尽失的你,你怎么可能还好好活着?
    当你重伤之时,我爹又把你远渡送往蓬莱仙岛,这才让你修习归来,拜入墨生宗主门下。风乐安走到故听霜的面前,对她说:当初我的确喜欢你,我也想过当宗主夫人。
    权力地位我很看重,可我同样也想要祈止回到我的身边。风乐安放缓了语气,走到故听霜面前,对她说:故听霜,你不喜欢祈止,又何苦再折磨你自己呢?
    把里面的那个祈止交给我吧,十年了,你还没有解脱吗?
    风乐安对故听霜说:现如今我已经想通了,知足常乐的确是人生幸事,我也想要回到从前,想让祈止回到我的身边。
    不可能。
    故听霜看着她:我们谁都回不去从前,祈止现在是我的徒弟,她不会去医馆,也不会回到你身边。
    这话让风乐安眉头微皱,她看着故听霜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故听霜没有回答她,只是背对着身子说:风长老,我的话说的已经足够清楚明白,如果你还想继续当你的医馆长老,就不要再打祈止的主意。
    撂下这番话,故听霜也不管风乐安当时是什么表情,抬脚走进了八角楼。
    祈止规规矩矩的坐在团蒲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默念着心经,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一眼故听霜,小鼻子哼了哼又接着背,倒也有点可爱。
    故听霜站在远处看着她,却不敢往前一步,生怕面前这人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祈止硬着头皮背了一天的心经,她不明白现在的心经都用玉片记录,可以直接传送到神识里,为什么故听霜要自己硬生生的背?
    多累啊。
    饿了一天的祈止回到家就跟饿死鬼一样吃着饭菜,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没筑基,就要被故听霜折磨死了。
    就在这时,祈止感觉到神识里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从宝塔里走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相莲看着自己今天刚研究出来的分身,得意洋洋的对祈止说:我昨天晚上从别人那偷学的技能,祈止你想不想学啊?
    第27章
    祈止完全没有听到相莲的那句从别人那偷学的而是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分身上。
    快速的吃完饭,祈止对香儿说自己要睡觉了,然后脱掉鞋子就躺到床上很快就进入了镜中莲里。
    两个相莲还在面面相觑她们互相观察着对方,甚至还能聊天。
    祈止伸出手摸了摸两个人惊讶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要知道分身可是需要元婴期才能办到,元婴比结丹还要困难目前乾月宗的元婴期大能也不过一二人而已。
    你是怎么办到的啊?祈止好奇的问道:哪个是本体啊?
    我是。左边的相莲说道:你想不想试一试幻化分身?
    可分身要元婴期以上的才可以,连我师姐都才只是结丹期我更是连筑基都办不到,怎么试?
    我也不是元婴期啊,可你看我不也一样有分身了吗?
    左边的相莲一挥手,旁边的相莲便化作一缕烟消失了,只剩下相莲和祈止两个人。
    相莲笑得眉眼弯弯她伸出手搂着祈止的腰,对她说:来。
    还未等祈止有所反应,相莲就带她飞离了地面。
    祈止虽然吓了一跳可并没有害怕她下意识的抓着相莲的肩膀,顺着她的力道一直往天上飞没多久祈止便看到天上竟然有一座山。
    那山也不知道距离地面有多远祈止眼睁睁看着它越来越近最终出现在面前。
    这里怎么会有一座山?祈止踩在山上的时候还忍不住蹲下来摸了摸那泥土触手非常真实:这是什么山?
    不知道。
    相莲对祈止说:我来到镜中莲之后过了很久才偶然发现这有一座山我也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
    可你带我来这里
    虽然我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可是在这里我可以调节你的修为。
    相莲对祈止说:你现在是练气中期,在这座山里你可以使用元婴期才有的修为,如果可能的话,渡劫期的能力你也是可以用的。
    祈止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看着手中的泥土,只觉得它那么平平无奇,怎么会让自己使用超出自身以外的功法呢?
    不过也没什么用。相莲背着手对她说:你一旦离开这座山,修为还是练气中期,离开镜中莲也带不走任何东西。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