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18)

    那也足够了。祈止站起来说:至少能让我稍微爽一爽,就当是娱乐了吧。
    相莲看着她,轻轻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拉着祈止的手说:那来试一试元婴期的能力吧,我们先创造个分身。
    祈止点了点头,她可能这辈子都到不了元婴期,但是在镜中莲里感受一下还是可以的。
    也不知道相莲做了什么,没过多久祈止就感觉到气海瞬间筑起了基台,之后结丹,并在丹田内出现了元婴,正式到达了元婴期。
    祈止睁开眼睛,气海里不再是空空如也,而是有无穷无尽的灵力,元婴也有自己的思维,它就仿佛是一个刚有神识的小孩子,圆乎乎的小胖手触摸着基台,抬头看着祈止。
    小元婴长得和祈止一模一样,只不过比祈止小了很多倍,就是个小婴儿的模样。
    软乎乎胖乎乎的,格外可爱。
    小元婴看着自己白乎乎的小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就是元婴期么?
    相莲对祈止说:试着幻化成两个人看看?
    祈止点了点头,她只是这么想了一下,面前瞬间出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就仿佛是照镜子一般。
    两个祈止都瞪大了眼睛,她们伸出手触摸了一下对方,只觉得好玩极了。
    如果真的能分身的话,以后我应该能够干很多事情了吧。祈止这么想着,看着自己的分身苦恼的说:我怎么就不能筑基呢
    分身祈止轻轻一笑,对她说:你把我留在这山上不就可以了么?
    祈止愣了愣。
    分身祈止说:你我共同神识,我在这个世界里学习的知识你同样也可以享用,把我留在这里,就当你另一个神识了。
    祈止眨了眨眼睛,两个人双双看向相莲:这个办法可以吗?
    相莲也意外的点了点头:可以啊,只要你的分身不离开这座山,她学习的知识你也可以用到,只不过也只能获取知识而已。
    至于其他的,祈止从镜中莲出去,还是练气期。
    既然可以,那我就留下来了。分身祈止自告奋勇的说:元婴期啊,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了。
    祈止也很羡慕,可她作为本体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只能咬牙离开这里,并和自己的分身约好,要经常互通有无,沟通一下情况。
    她们又在这山上逛了逛,这山很大也很高,相莲带着祈止飞了一圈,只不过有些地方看起来像是有结界的样子,可询问相莲她也不太清楚。
    镜中莲是我来之后给它取的名字,并不是伴随着我而生的。相莲对她解释道:我原本也是生灵,只是因为遭遇了一些事情,神识进入了这里,而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我也不是全都知道。
    她在镜中莲生活了几万年,早已经融入了这里,可要让她全部了解这个镜中世界,相莲也是不行的。
    祈止离开镜中莲之前还看了那塔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祈止总觉得今天的塔似乎有点歪,好像和上次来不太一样了。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祈止依旧要去故听霜那边,这一次她学精明了
    故听霜一如既往的坐在旁边打坐,祈止就百无聊赖的翻着心经,嘀嘀咕咕的背着,背的肚子都饿了。
    相莲也闲得无聊,上次和故听霜打了一架,她现在对这女人的好感度很低,一上午都在有事没事找祈止聊天,因为她知道故听霜肯定听得到。
    我好羡慕故听霜能教你心法,我就不行了,也就只能在镜中莲教你一些别的东西了。
    故听霜肯定不是故意折磨你,让你背这些的,你就原谅她吧。
    我也知道,可我真的好心疼你啊,如果我是你师父的话,肯定是不会让你受这种苦的。
    不知为何,祈止觉得这屋里的灵压似乎强了很多。
    故听霜睁开双眼,死死盯着祈止,准确的说是祈止神识里的相莲。
    相莲是无所畏惧,有本事故听霜就冲进来打自己啊,既然打不到,那她就乐得自在,还晃了晃脚上的小铃铛,气死这个女人。
    祈止被盯得浑身毛毛的,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硬着头皮对故听霜说:师父,午饭时间到了,弟子还没有辟谷,请问我可以吃饭吗?
    故听霜看着她身边的小包裹,一早过来她就知道里面放的是饭食,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让她吃饭。
    祈止松了口气,刚打开小包裹想着在哪里吃,毕竟整个屋子除了两个蒲团之外,就只有那一个水盘了。
    还没等祈止想好,自己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小圆桌。
    故听霜平静的说:把食盒放在桌子上。
    祈止乖乖的听故听霜的话,把香儿为她准备的小饭盒放在了桌子上,只看到故听霜一抬眼,一缕灵力便缠绕在食盒旁,很快就把冷了的饭食给重新加热了。
    相莲:
    祈止:
    故听霜重新闭上了眼睛,继续打坐,也不忘开口:吃吧。
    祈止偏头看了一眼故听霜,觉得让渡劫期的大能给自己的小饭盒加热,是不是太屈才了?
    可热好的饭菜又重新变得香喷喷的了,祈止也是饿得不行,香儿今天给她准备了两层小食,第一层是鱼香肉丝和尖椒肉,下面一层是大半份米,以及两个肉丸子。
    祈止吹了吹热乎乎的饭菜,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两盏茶的功夫过去,祈止这才把午饭吃干净,然后又从乾坤袋里拿出几个金灿灿的橘子放在桌子上。
    小金桔圆滚滚的,就小小一个,皮薄肉厚还香甜可口,是来的时候祈止在路上摘的。
    她吃了两个之后大概实在是无聊,就把一个小橘子拿在手中把玩,过了很久才转头看向故听霜,问道:你吃橘子么?
    故听霜缓缓睁开眼,看着祈止手上的橘子,淡淡的说:我辟谷了。
    辟谷也是可以吃东西的啊。祈止把手中的橘子放在地上,然后轻轻一推,那小橘子便咕噜噜的往前滚,然后吧嗒一下撞到了故听霜的脚边停了下来。
    故听霜低垂着眉眼看了看,正想伸出手捡起这小橘子的时候,就听到门外有人说话。
    师父,弟子白晴有事求见。
    故听霜手指轻轻一抬,小橘子便浮起来落入自己的怀里,她这才若无其事的对门外的白晴说:进来。
    白晴作为故听霜的大弟子,自然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她快步走来,就看到祈止正坐在故听霜身边抱着一本书在看,也愣了愣。
    何事?故听霜开口询问道。
    白晴这才回过神,给故听霜行了一个礼,道:今年四海比武大会的推荐名单已经出来了,特意拿来给师父看一下是否有更改的地方。
    故听霜点了点头问道:今年是哪几名弟子?
    今年一共五位,全部都是内门弟子。白晴打开手中的簿子,对故听霜说:九剑弟子一名,问天两名,术海两名,一共五名弟子。
    祈止听到了九剑,便好奇的问道:白晴师姐,九剑的是谁啊?
    白晴看了祈止一眼,发现故听霜没有制止便应道:九剑交上来的名单是商烟浮。
    第28章
    祈止听到商烟浮这个名字的时候顿了顿她想起商烟浮是九剑能力第一的弟子,甚至还在几个月前突破了九层。
    现在乾月宗里,商烟浮几乎可以说是最优秀的弟子了这个四海比武大会让她去也无可厚非。
    可祈止一想到商烟浮的这第九层是如何突破的就忍不住心情低落。
    这些被故听霜看在眼里就莫名的不悦,她对白晴说:知道了就按照这个名单去准备吧。
    白晴应了一声随后看了一眼祈止,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吧。故听霜倒是不介意。
    白晴低下头询问道:我看小师妹这两天都在背心经想着月底师弟师妹们就回乾月宗了,要不要安排小师妹和大家见一面互相熟悉一下?
    祈止眨了眨眼,其实她对于交际什么的并不热衷,更何况自己的这些师兄师姐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就自己这半瓢水搁人家面前晃荡,还不得被笑话死?
    不用了师姐。祈止义正言辞的挺直了腰板,对白晴说:我先天基础太差,留在师父身边能够锻炼我的体魄精进我的修为。大家都是同门,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我还是更想在师父身边多学习学习。
    故听霜下意识的瞥了祈止一眼嘴唇微抿对白晴说:祈止都这么说了就不用安排了。
    白晴点了点头便也退了下去。
    等人都走了屋子里又只剩下故听霜和祈止两个人。
    故听霜转头看向祈止和她面前怎么背都只翻了一页的心经,平静的说:你既然那么用功的话,今天就多背几章吧。
    祈止:多谢师父!
    人有的时候,就不能给自己挖坑。
    祈止一直快到亥时才从八角楼里出来,拖着混沌的脑子打算回砚桃苑,今天她大概背了五章左右的心法,故听霜给她的都是一些很基础的东西,所以背起来不是特别困难。
    就是好久没有背书了,记忆里有些减退。
    祈止抬头看了一眼乾月宗上空的星辰结界,这结界白天的时候看不见,等到了晚上就会折射出星辰的光芒,就格外好看。
    听说故听霜当上宗主之后还在原有的结界上又加了几层,以至于现在的星辰结界更好看了。
    这个时间祈止琢磨着香儿应该等着急了,便加快了脚步往砚桃苑走去,却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
    商烟浮就站在通往砚桃苑的必经之路上,她背对着祈止,漫天星辰落在她身上,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副好看的风景。
    大约是听到了动静,商烟浮转过身看到祈止,轻轻笑了笑。
    祈止。商烟浮抬脚走了过来,看着她说:香儿说你还没有回来,我便在这等你。
    祈止收回神,刚刚一晃眼她竟然觉得商烟浮很好看,站在星光下的她肤色白皙,面容娇美,连平日的气焰都柔和了不少。
    不得不说,祈止就是很没出息的爱看好看的女孩子。
    你找我啊?祈止不去看她,问道:找我做什么?
    自从你来了内门,我就一直没有空和你好好谈谈话。商烟浮想了想,说:我给你的传音玉佩你也一直没有用,所以我就亲自过来找你了。
    传音玉佩?
    祈止从乾坤袋里摸出那玉佩,没有多做犹豫就递给了商烟浮:这玉佩你还是拿走吧,我也用不到。
    商烟浮看了一眼那玉佩,并没有接过来。
    祈止,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商烟浮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人: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好,可你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我们也可以考虑订婚的事情了。
    能不能不订婚啊?祈止皱着眉头:你也知道我这内门弟子的身份是怎么来的,故听霜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非得让我做她的弟子,我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她对商烟浮说:你看我这两天,什么都没学会还早出晚归的,说不准哪天就被赶出去了,你又何苦呢。
    商烟浮没有说话,她深深地看了祈止一眼,才往前走了一步站在祈止面前。
    这几天,我就要开始准备四海比武大会了。商烟浮背对着星光,低头看着祈止道:可能要出去两个月的时间,玉佩就还留在你这里,如果想我了
    商烟浮柔声道:如果想我了,就用它和我联系。
    祈止实在是没有办法再说什么,她之前已经和商烟浮说过自己的身份,也多次强调自己和她不可能在一起的,可商烟浮依旧是一副你在耍小脾气的表情,总是不信。
    商烟浮把祈止送回砚桃苑之后就离开了,祈止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手中握着那枚玉佩,心情一时很乱。
    祈止这么晚回来,香儿都等得着急了,看她进来赶忙把人扶着坐在椅子上。
    小姐,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啊?香儿给祈止倒了一杯水,担忧的说:您休息一会儿,我去把饭菜热一热。
    祈止也的确饿了,吃了饭之后泡了个脚,就休息了。
    这两天背心经背的祈止脑子疼,一沾枕头就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镜中莲里,祈止从地板上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没有看到相莲,便又倒了回去继续睡。
    浑浑噩噩睡个半梦半醒,祈止就觉得有人在戳自己,她睁开眼就看到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祈止:
    她从地板上醒来,看着分身祈止正拿着一根小木棍戳着自己,就不高兴的问道:你干什么啊?没看到我在睡觉吗?
    对方撇了撇嘴,也坐在地板上说:你不是说,要我们多交流多沟通,互通有无么?
    祈止捂着脑袋,困得直打哈欠:那也得等我睡饱了再说啊,睡眠不足很影响心情的。
    今天我和相莲研究了一个东西,你要不要看一看?
    嗯?
    祈止听到这话睡意就没了大半,问道:你们两个研究了什么?
    分身祈止冲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就牵起祈止的手,穿过宽敞的回廊推开了一扇门。
    相莲之前带着祈止逛镜中莲的时候,有很多空空荡荡的房间,祈止一直没想到应该怎么用,所以就这么空着,可现在镜中莲多了个人,就把这些空房间都利用了起来。
    这件是丹炉。分身对祈止介绍道:相莲前辈说,你的气海还是不足,最常用到的就是丹药,我就想着先弄个丹炉房出来。
    祈止之前也是练过丹的,看到屋里的这些东西都格外亲切,问道:丹修药修不分家,那有没有药房啊?
    药房有。相莲走了过来,对祈止说: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把你可能用到的丹炉房、药房都弄出来了,接下来我和你的分身还打算把炼器房和符箓房给你弄出来。
    相莲对祈止说:你现在的灵力只有符修和丹修比较适合你,其他的都太消耗灵力了。
    祈止点了点头,符修她不太懂,可丹修以前在医馆的时候也接触了一些,倒是问题不大。
    这是急速丹的配方,依你现在的灵力,一炉应该可以出五枚以上。相莲把一枚玉签递给祈止,对她说:容错率你的分身已经帮你调整过了,你记下来就可以练。
    玉签一贴到祈止的皮肤就被吸收了,她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炼丹的配方和其他注意事项,甚至连一些小错误都记住了,而且有分身在镜中莲实验,这急速丹一炉出五枚已经是最低的概率了。
    祈止把这些都铭记在心,对俩人说:那我试一试。
    一觉醒来,祈止躺在床上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昨夜她在镜中莲试着做了好几炉急速丹,最低都是七枚成品,甚至还有一炉出了整整十枚丹药。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