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免费阅读-gl(20)

    我们丹馆的中品丹砂颗粒饱满,色泽明亮,这种品相在外面都是按照上品丹砂售卖的。至于这上品丹砂圆润无颗粒感,搁在外面都是极品丹砂,所以这价格真不算贵。
    祈止摸了摸丹砂,放在鼻尖闻了闻味道,的确都是好品质。
    丹馆的这些丹砂品相都非常好,只可惜祈止太穷了。
    真不好意思。祈止无奈的对那青丹弟子说:三千灵石一两实在是太贵了,不知道你们这可有下品的丹砂?
    这话一出,青丹弟子还没开口,祈止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嗤笑声。
    祈止回过头,就看到今天早上拿着锄头把自己五花大绑的那名弟子就站在自己身后,他看了祈止一眼,满眼的不屑。
    宗主的亲传弟子,连三千一两的丹砂都买不起,还好意思出来?那人啧了两声,满眼的不屑。
    柜台里的弟子看到那人赶忙打招呼:向英师兄。
    程向英点了点头,走到柜台前看了那两种品相的丹砂,随手拨弄着上品丹砂对祈止说:宗主的亲传弟子,今天师父给你的那些灵草和材料都是上品的,如果你用下品的丹砂炼制,那肯定是会糟蹋东西的。
    他转头上上下下打量着祈止,笑道:哦,我忘了,你连筑基都没有,是注定要糟蹋的。
    相莲啧了一声,祈止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心理波动。
    毕竟这人说的没错,按照常理来说祈止这样的人的确没有办法炼制成急速丹,昨天晚上在镜中莲她也是失败了好几十次才逐渐成功的。
    而且在镜中莲,相莲给她实验用的品相都是极品的,就这还失败了几十次,换算成灵石怎么也得好几百万了。
    要知道当初医馆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七八百万灵石,青丹再赚钱,也绝对不会允许门下弟子那么练手。
    所以他们不信祈止会急速丹也很正常。
    这位师兄说的是。祈止倒是不生气,她对程向英说:今瑶长老送我的那些材料那么好,我用下品丹砂炼制实在是浪费,可我手头也实在是紧,不如师兄就慷慨一回,也送我一些丹砂吧。
    程向英什么时候见过那么厚颜无耻的人,当即冷着脸把祈止哄了出去。
    没钱来什么丹馆啊。程向英冷哼道:你还是去宗主那边多要点灵石再过来吧。
    祈止站在街上还有点懵,因为她实在没想到程向英竟然就这么不给她面子把她赶出来了。
    比自己还野。
    哈哈!相莲没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吧,人家青丹就不吃你这套,这下被赶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祈止挠了挠头,她无奈的说:可我浑身上下就只有不到一万灵石,等离开月宗山我和香儿还得吃饭住宿呢,不能一点钱都不剩啊。
    而且炼制一炉急速丹就最少需要五两丹砂,祈止就算把所有钱都砸进去买五两下品的丹砂,那钱也是不够的。
    正当祈止头疼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时,就感觉到有人从一开始就一直偷瞄自己。
    看到祈止一副发愁的模样,便悄悄的凑了过来。
    这位道友。
    一个个头矮小的中年男人看着祈止,凑过来小声的说:你是不是想买炼丹材料啊?
    祈止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是啊,道友可有门路?
    有,道友是不是想要丹砂?那男人对祈止伸出了一个手指头:一千灵石一两丹砂,品相和丹馆中品丹砂一模一样,道友觉得如何啊?
    祈止看着那中年男人,她知道这种就是二贩子,以前在医馆的时候也有人这样售卖药材,只不过她没想到竟然有人连炼丹材料都卖。
    要知道这药材本身就是植物,运气好一颗种子下地,过个几十年满山都是这种药材,只要肯动手,是可以自给自足的。
    可灵草和其他的材料不是需要灵田种植,就是要从妖兽身上提取,平常人根本碰不到,更别提贩卖了。
    祈止好奇的问道:丹馆的中品丹砂品质,你怎么卖那么便宜啊?
    男人神秘的笑了笑,对她说:道友这就别问了,我有门路,就问你要不要。
    要啊。祈止也不怕得罪丹馆,就站在丹馆门口跟那小贩说:但是我得看看货,不能你说什么品质我就买什么品质。
    好说好说。男人对祈止说:今天我没带货,等入了夜道友再来这里,我带你去看货。
    祈止觉得有意思,点了点头说:行,那入了夜,戌时三刻,我在旁边的茶摊等你。
    约定好了时间,祈止就先走了。
    相莲看她和那男人聊的这些,忍不住问道:那人的货一看就不靠谱,你真的要收他的东西么?
    一千灵石一两,五千灵石就是五两。祈止无奈的说:我也知道那货不是偷的就是抢的,可我真的很穷啊,我只能接受这个价格。
    相莲撇了撇嘴:这材料还挺值钱的,我们也种一点?
    镜中莲种了又带不出来。祈止说:而且现在也来不及了啊。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相莲对祈止说:你等我一段时间,等我研究出一些你能用的方法,到时候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祈止知道相莲是好心,可她现在也没空想那么多,回到砚桃苑吃了晚饭,就把之前在外门用过的炼丹工具都拿了出来,确定只差丹砂这一味材料之后,才趁着夜色去了外门。
    星辰结界闪烁着光芒,路上的店铺基本都关门了,只有一些巡逻的弟子走动。
    祈止小心翼翼的躲开那些巡夜的乾月宗弟子,按照要求来到了丹馆旁边的茶摊,等着今天那男人出现。
    很快,个头矮小的男人就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他一眼就看到了祈止,走过来低声对她说:道友,这边请。
    第31章
    夜深人静的乾月宗内星辰结界忽闪个不停。
    宗主书房内,故听霜一只手撑着脑袋,她看着面前放在竹简上的小橘子那是第二日祈止送给她的。
    故听霜知道祈止只是随便说了一下可她看着那圆润小巧的橘子眸色还是温柔了不少。
    她修长的食指轻轻按在橘子的脑袋上,然后轻轻的给它注入灵力使小橘子灵力充沛能保存十余年不变。
    充满灵力的小橘子晃了晃它的小叶子,又从蔫哒哒的模样支棱起来了看起来可爱极了。
    故听霜低垂着眉眼,看着那小叶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便伸出手按住了它的脑袋。
    就在这时,故听霜感知到一股灵力传输过来,是她施展在星辰结界上发现的异样,这些结界平常的时候安安静静的挂在天上,仰头一看都是满目的星辰格外好看,可真的要用到它们的时候也不含糊。
    但凡月宗山里有什么异样,故听霜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然后作出判断。
    而今天传输到她这里的灵力识别到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
    故听霜感知着那群人的动向,判断出这应该是藏匿在外门角落里的黑市团伙干的都是倒买倒卖的勾当。
    师父。
    白晴站在门口冲故听霜行礼道:青丹宗门前的灵田今日又被盗了一批月荧草数量不少已经影响到了青丹弟子的日常炼制如果再这样破坏下去的话灵田下季的收成就不怎么可观了。
    灵田灵药都是很娇贵的东西它们晒不得淋不得,每天还得用山泉灵力滋养,一季的产值本身就少,要是再被人破坏,就只能暂停种植,好好休养。
    故听霜点了点头,起身对白晴说:我出去一趟,处理一些事情。
    白晴问道: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不确定。故听霜披上一件月色的袍子,然后戴上了兜帽,对白晴说:时间也不早了,安排好就下去休息吧,再过几日就要启程离开乾月宗了,让随行的弟子都准备好应该准备的东西。
    是。白晴想了想,才问故听霜:今年四海比武大会,师父打算带谁去?
    故听霜淡淡的说了一个名字:祈止。
    白晴愣了愣,她看着故听霜离开了书房,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
    ***
    祈止跟着那矮小的男人穿街走巷,在一个拱桥下面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祈止问那人:不是说,要带我看看货么?
    就在这里。男人对祈止说:穿过拱桥便是。
    祈止并不信,她狐疑的看着那男人一眼,说:你不会打算讹我吧?
    道友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跟我来就是了。男人又继续待着祈止往前走,穿过桥洞之后,眼前瞬间亮了起来。
    原本拱桥周围都是荒芜的山地,可从桥洞下穿过,却进入了一个小巷子。
    巷子里人来人往,很多人穿着打扮都遮遮掩掩的,大多数都带着兜帽,或蹲或站跟摆摊的摊主聊着什么的,一副买卖的样子。
    那男人回头笑了笑,示意祈止继续跟着他往里走。
    祈止一边走一边看,她发现这里的摊主大多都是随便在地上铺块布,就这样开始做起了生意,最主要的是整条巷子都没有吆喝声,大家说话都低声细语的,似乎生怕别人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一样。
    男人没有多让祈止停留,带着她走到了巷子最里面的一个摊位停了下来,和摊主低声说了两句,才转头看向祈止。
    道友,就是这了。那男人对祈止说:你先看看货。
    说着,摊主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放在了摊位上,打开之后是中品品质的丹砂,看着有五两的样子。
    祈止蹲下来看了看成色,的确如同男人所说的那样,是不错的丹砂。
    老板,这丹砂一千灵石一两,可是真的?祈止好奇的问:这么好的品质,拿到外面卖,怎么也比在这里合算吧?
    摊位老板低垂着眉眼,轻声说:带出去麻烦,都是无本的买卖,一千灵石就行。
    无本的买卖?
    祈止心里盘算,这些丹砂果然是黑货。
    可不管是黑货还是白货,丹砂是好丹砂,价格也是之前说好的,倒是不贵。
    我要五两这种品质的丹砂。祈止对那老板说:不能缺斤短两啊。
    摊位老板点了点头,给祈止用廉价的布袋包了五两的丹砂,都是在祈止面前装起来的,祈止也在手中掂了掂分量,的确是五两还要多。
    离开那摊位的时候,祈止还看到摊位老板给矮小的男人分了一些灵石,应该是介绍客人的回扣吧,祈止也并不关心,她倒是更好奇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在乾月宗生活了那么多年,竟然从没有来过。
    祈止看到那些摊位上售卖的除了材料之外,还有一些小动物。
    小动物也大多都不是普通的动物,绝大部分是灵兽的幼崽,或者是某些动物的卵。
    除此之外,武器和暗器也都有,可祈止看了一下,品相都不怎么好。
    姑娘,看看货吗?
    路过一个摊位的时候,摊主竟然开口叫住了祈止。
    那摊位小小的一块,还被挤到了角落,不叫人的确很容易被忽略。
    祈止看他在叫自己,就停在了摊位前。
    姑娘,都是好货,看看吗?摊主是一个带着兜帽的男人,看不清楚面容,也看不清楚年龄,只能看到他摊位前的月莹草。
    这些月莹草品相都还不错,只不过祈止一搭眼就看出来它们还没成熟就被人摘了下来。
    月莹草的用途很广,可炼药可炼丹,甚至还可以辅助炼器,就连在武器上刻制符文,也会用上一点月莹草的汁液,所以这月莹草非常常见,却并不便宜。
    可没有成熟的月莹草被拿来售卖,其成效就会大打折扣,想必卖价也不会太高。
    这些月莹草怎么卖啊?祈止看着那蔫哒哒的小月莹草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这些药材都或多或少有些灵性,感觉有人在摸它们,便悠悠的贴了上来。
    看起来可怜极了。
    姑娘要是买的话,一万灵石都卖给你。那摊主说。
    祈止不用想,她浑身上下包括私房钱都没有一万灵石,刚刚又花了五千灵石买丹砂,现在更是只有两千灵石了。
    钱没带够,今天可能没办法买了。祈止起身问那摊主:你们明天还出摊么?
    摊主似乎很为难的说:姑娘带了多少钱,这些月莹草我可以便宜卖给你。
    祈止说:就只有两千灵石。
    摊主摇了摇头:太少了,卖不了啊。
    那就没办法了,等改天带了钱我再来吧。
    姑娘等等。
    摊主想了很久,才咬牙说:两千灵石都卖你了。
    祈止盘算着月莹草的价格,虽说这些月莹草都没有长成,但是两千灵石她也是赚的,刚打算答应下来,身边便插进一个人影。
    那人戴着月色的兜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除了一张嘴和半个鼻子之外,根本看不出对方是什么人。
    祈止看着那人露出的下半张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
    这些月莹草,我要了。
    那人平静的说着,给了那摊主一万灵石。
    祈止欸了一声,看那摊主把月莹草打包直接给了这人,顿时就来气了:你怎么插队啊,我都和那人讲好两千灵石卖给我的。
    那人回头盯着祈止,似乎悠悠的叹了口气,把手中所有的月莹草给了她。
    你既然想要,就拿着吧。那人平静的说:以后需要什么直接买就行了,何必来这种地方。
    因为穷啊。祈止抱着那一堆月莹草,对戴着兜帽的人说:也不能让你全亏,我这还有两千灵石,给你吧。
    不用。
    那人看着祈止,过了很久才伸出手抓着她的手,对她说:跟我离开这里。
    祈止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人牵着手离开了巷子。
    相莲观察着这人,对祈止说:她身上的袍子有问题,上面刻有遮盖行踪和辨识的符文,还有掩盖声音和气味的符文。
    祈止纳闷:可她怎么好像认识我,是我的熟人吗?
    看不出来,你认识的人就那么几个,不然问一问?
    这样好吗?
    相莲劝她:反正她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你问一问也没有什么。
    祈止觉得也是。
    那人牵着祈止的手走出了桥洞,祈止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还是那副旷野的模样,哪里有什么巷子?
    这里被人施了空间法术,从桥洞穿过便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那人一边牵着祈止的手一边对她说:能在这里售卖的货物不是偷的就是假的,以后你也不要再过来买东西了。
    祈止看着那人的背影,也许是袍子上的符文太厉害了,祈止始终没能看出这人是谁,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那个我们是不是认识啊?
    穿戴袍子的人平静的说:的确认识。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