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1

    长沙城内,月色迷蒙,一片安静。
    红府密室里,二月红仔细把玩着一件件收藏品,打开一个看似历史悠久的黑木盒子,小心翼翼的将盒内的藏品取出。
    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温柔细心的擦拭着手中物品,原来是条巴掌大小的白玉质材鲛人像。
    二月红那修长手指轻抚着鲛人像边回想起,当年自己父亲所说过的话。
    “红倌,这个鲛人像在咱们红家已经收藏好几代了,传说她时机到了就会复活,你可要小心照顾,说不定等她复活就成你的小媳妇儿了”红父一脸笑意,语带调侃的这么说说。
    记忆中自从父亲这样说后,自己便对这鲛人总有股说不上来的心思,从小时的懵懂到后来隐约的期望,现在看来可真是傻气。
    忽然一阵刺痛将他从回忆中惊醒,低头一看原来是手指不知被何处给刺伤,明明这玉像浑身圆滑,该不会是有破损吧!
    这么一想之下,顿时吓到他不顾自己手指的伤,紧张的捧起玉像仔细查看着。
    查看了一番后,仍是没发现有破损的情况,二月红掏出手帕想擦去刚才沾染在鲛人像上的血液,也许擦拭干净便能看清楚有没有破碎吧。
    此时他眼尖的发现那抹鲜红血迹变得浅淡,似乎像是被玉石像吸收进去了一般。
    二月红像是鬼迷心窍的拿起小刀往自己手指果断一划,殷红的鲜血就这样滴落在鲛人上,只见那白玉像吸收了血液后,从洁白慢慢变成米色中带着点粉。
    二月红耳朵动了动,灵敏的听觉让他在寂静中听见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他紧张的屏住呼吸,一向沉稳的二月红伸出颤抖着的手,轻轻的按在白玉鲛人上。
    从手指传来的柔软触感告诉着他,白玉像复活了!
    鲛人成真了!
    瞬间从僵硬冰冷的玉石变成柔软有温度的皮肉。
    原本模糊雕刻的五官,在一瞬间转变成精致貌美的容颜,从能让人随手把玩的小雕饰变成小巧玲珑的小娃娃。
    二月红用颤抖的双手像是捧着珍宝般,轻轻的将她摆放在桌上,从柜子里找出个透明小水晶棺材,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入。
    他想了想,看了看,把棺材盖放到一旁去,这玩意儿盖上去也太不吉利了。
    二月红抿嘴笑得好不腼腆,将自己的手帕对折后,给盖了上去当作是小棉被。
    二月红眼神痴痴的望着,她那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的小胸口,那隐约露出的雪白肌肤,让他耳朵红了起来,掩饰般的伸手将小被子拉高。
    二月红心想改明得去订做些小家具和衣裳,总不能让这小人儿生活简陋。
    “小媳妇儿啊”二月红浅浅的笑了笑。
    他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傻气的笑着摇摇头,却还是温柔的捧起小棺材,谨慎的关闭密室离开,带着自家的小人儿一起入睡。
    多年梦想成真,看来今晚能有个好梦。
    ※
    大清早,二月红从睡梦中醒来,侧头看向床榻上,水晶棺材里的鲛人还在沉睡着,昨晚的一切果然不是幻觉,他家祖传的小鲛人真的活起来了。
    他轻手轻脚的起床洗漱一番,换了套衣裳去练功,路上遇见何叔。
    “何叔,从今天起我的房间不准任何人进去,违背者你直接处理了”二月红用着严厉语气向管家吩咐着命令。
    “”我知道了,二爷”
    在这短暂话语里,二月红温文儒雅的外表下,露出了属于当家二爷的凶狠獠牙。
    练完功,吃完早饭,二月红放下袖子,心情愉快的哼着小曲,脚步不急不徐的往自己房里去。
    他用纤细又有力的双手,小心翼翼的将鲛人从小棺材里捧出,仔细的丈量她的身形,一早上他思来想去的还是由自己来缝制小媳妇衣裳的好。
    看着自己缝制的小衣服,他笑了起来,这情况还真像是小姑娘在玩家家酒似的,自己这也算是久违的童趣了。
    收起一上午所制作的小服饰,他该去梨园上戏了,可是这小家伙该怎么办?
    总不能放口袋,揣着出门也揣着上戏。
    犹豫许久的他只能无奈点点小家伙的头,轻声细语的说到:“小家伙,你乖乖的在家等我回来。”
    说完只觉得自己傻气,这昏睡不醒的小鲛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见他说话,难不成真把她当自家小媳妇儿了。
    这么个小不点好歹也得长大才能当媳妇啊。
    二月红也没察觉自己这想法有些那里不对劲,只当是童年的执着让他看重这鲛人。
    出门时他还不忘再次交代不准任何人进入自己房间。
    舞台上,二月红扬着袖唱着曲,眉眼间皆是百般风情的撩着人心,特别是今日的他,眉梢间洋溢着一抹初春情,这股韵味不知让台下多少姑娘心思骚动起来。
    戏曲终了,二月红在后台卸着妆容,镜中的他瞬间从美娇娘变成俊儿郎。
    踏着步伐回到家中,听完何叔诉说今天的家务事后就回到自己房间看望小鲛人。
    “二爷,晚饭准备好了。”敲门声响,外头的下人谨记二爷命令,只敢在房外提醒。
    “”放在外头,等会我自己拿进来。”此时的二月红就像个守墓者般,紧藏着珍宝,不容许他人发现自己的小鲛人。
    将饭菜摆好在桌上,小棺材也放妥在桌旁,他边吃着饭菜边和小家伙说话。
    “小家伙你都睡一整天了,不饿吗?“
    而眼前昏迷的小鲛人仍然是毫无反应的任由他自言自语。
    “今天这鱼可新鲜了,你不起来吃一口吗?”说完他夹起一块鲜嫩的鱼肉在鲛人面前晃了晃,打算用香味馋醒她。
    正当他觉得自己举动太孩子气时,眼角看见小鲛人的鼻子耸动着,嘴巴还吧唧了一下。
    二月红欣喜的再夹起鱼肉晃了晃,还用手掌将食物香味给扇了过去。
    只见她平静的睡颜变得丰富起来,皱着眉头,嘴巴咀嚼着空气,十分可爱又可怜着。
    “等你醒来,想吃多少鱼就给你吃多少,你可要快快醒来才好”
    看着她睡梦中这般逗趣的模样,二月红心中不忍的安慰着,快速的吃完饭菜,不再戏弄她。
    睡前他细腻的用湿帕子,擦拭着鲛人的脸庞和裸露出的小手小脚。
    “能让二爷我服侍的人,目前就只有你了”二月红浅笑着,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子轻声说道着。
    他心想明天该上街打听这精怪传说,说不定能找出让鲛人长大或是清醒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