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3ⅹyǔzℎaiwǔ.ⅽlǔЬ

    自从和齐八爷聊过后,二月红整日里总是处在神经紧绷的状态。
    每天下戏也不在外逗留,连常去吃的阳春面也不去了,只想着赶紧回家守候着自己窝里的小家伙。
    晚上也总带着小棺材坐在那屋顶上,小声的哼着戏曲,殷勤地捧着小家伙晒着那洁白月光。
    就这样过了小半个月,他发现小鲛人变得越来越有人味,原本苍白的肌肤开始红润起来,银白色的头发也渐渐加深颜色转变成黑发。
    这一切的转变让二月红有种成就感,彷佛这条生命是被自己所拯救的,足以见得自己是多么的会照顾。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正当二月红对着月光唱到一半时,忽然一颗水珠子朝他迎面而来。
    “就是你!我睡觉时总是在旁边咿咿呀呀的唱个不停!”
    二月红本能的一个侧身闪过水滴,就听见身旁出现不该有的女孩埋怨声,惊得他定身一看,原来是他的小媳妇儿醒来了。
    这意外的惊喜下,反倒是让他给僵住了,在这愣着的状态下,二月红被持续而来的水珠攻击砸了满脸水光。
    “你怎么不躲了啊……我没真想砸中你的”小鲛人坐起身子靠在棺材边,一脸歉意的看着他。ρǒ⓲sf.čǒm(po18sf.com)
    “没事,打扰到姑娘你睡觉,是我的错。”他低头微微一笑,水滴从头顶缓缓落下顺着二月红那俊美的脸蛋滑落。
    二月红这有礼的致歉示好,反倒是让小姑娘的怒意消散了。
    “我叫冬霜,你是谁啊?”她双手往棺材一压一挺,就这样浮在半空中,和二月红对视着,清澈又懵懂的眼神里充满着疑惑.
    “大家都叫我二月红或者二爷,你可以叫我红倌”也许是当下这奇幻的气氛导致,让二月红自然而然的想让她亲密的称呼自己,而不是和外人般生疏的叫自己二爷。
    “红倌”冬霜用着柔软的嗓音,语气上扬的叫道。
    在她软糯的呼唤声下,二月红笑容加深,平时不见客的酒窝也出来打招呼。
    “霜儿,醒来后你身子可有不适?有需要什么物品吗?”
    不同于对旁人的客套,二月红自然亲暱的称呼着霜儿,手也在这段时间下习惯性的抚摸着她的小脸颊,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冒犯了姑娘家。
    而懵懂无知的鲛人,也没发现到二月红的举止越线,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手心上。
    “鱼,你答应过的,我若醒来要让我吃鱼的。”冬霜扁着嘴表情委屈的说道。
    手上传来的柔嫩触感让他心悸了一下,猛然回神道:“你先乖乖的别出声,等回房后我就去找人弄鱼给你吃。”二月红察觉此时不适合两人继续聊下去,便捧着小棺材,示意冬霜先躺进来,哄着她回房去。
    他慎重的捧着小棺材,手掌刻意的盖在上头,耳朵听着下人的动静,用灵活的动作回避着,以极快速度返回自己房内。
    二月红从没想过会在自己家中这样的偷偷摸摸,不过用下斗练出的好功夫来护着自家小媳妇儿也算是值了。
    回到房内再次叮咛冬霜别乱跑后,二月红随意喊个下人煮个鱼片粥来。
    随后拿出之前自己精心制作的木雕小器皿来给冬霜当作餐具。
    “你先试试,不合用的话我再做”二月红细心的把鱼片粥舀了一丁点到冬霜专属的小碗里。
    “还行吧,我就凑合着用”冬霜看着精致的小器皿,眼睛发亮满心欢喜却又嘴硬的说着:“我可是鲛人界的小殿下!平常吃饭用的可都是镶着贝母的餐具,现在是给你面子才用这个。”
    “那就谢谢小殿下赏脸,我改明就去找找镶着贝母的餐具,或是能配得上你身份的餐具。”二月红用宠溺又温柔的语气哄着,忽然傲娇起来的冬霜。
    “如果没有也是可以的……如果很麻烦的话……”冬霜说完便羞愧的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向二月红。
    “这是小事,你缺什么或是需要什么都能直接和我说,把这里当作自己家就好”
    细心的二月红能看出冬霜只是在用傲慢语气,来掩饰自己不安的心情,毕竟一觉醒来就是陌生的环境,谁都会感到徬徨无措,而他也用包容的心和温柔的态度尽量来让冬霜放松安心。
    “吃饱就该睡了,明天我再想法子带你出去逛逛”二月红越想越心疼这个流落异乡的小公主,不由得开始哄着她,想让她展开笑颜。
    “我不睡棺材的,给我个碗,里面装点水就好”冬霜侧着身示意,二月红看自己的鱼尾巴:“我尾巴都乾的要掉鳞了”
    二月红低头仔细一看,疼惜的发现鱼尾尖端的鳞片,已经有些黯淡无光,便拿出一个古董翠玉碗装着水,招呼她赶快进去解解渴。
    忙活了一番,两人就这样一床一碗的睡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