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4

    晨曦初露,一抹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探了进来,鸟儿高低起伏的啼叫声也开始响起,二月红眼睛眨了眨,从床榻上缓缓起身,用冷水洗漱让自己脑袋清醒。
    他看着矮榻上的翠玉碗,里头小鱼儿沉在水里,肚子仰着天,尾巴滑出靠在碗边缘,随着呼吸泡泡的韵律而摆动着。
    二月红伸手探了探水温后,放心的换了身衣裳的去练功。
    在他练功的途中,起起落落的喧闹声响起显示着府中人的清醒,一阵活动后,拿起准备好的手帕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吩咐下人备水好让他冲洗一番。
    回到房内谨慎的将冬霜连碗带鱼的藏在床榻上,才让下人进房备水。
    正当二月红舒坦的坐在大澡盆里放松身子之际,忽然一个娇俏的少女嗓音在旁响起。
    冬霜睡眼惺忪的打了声招呼:“红倌,早上好”只见她张着迷蒙的双眼,慵懒的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浑身上下散发着少女的娇憨气息。
    “……早上好”二月红没想到冬霜会这么早起,此时想用屏风遮挡也来不及,只能看似镇定的回声问好,不过耳朵却肉眼可见的通红起来,双颊也泛起无法掩饰的红晕。
    “你的池子真可大啊~我能进去游一圈吗?”小鱼儿流畅的跃出水面看了看二月红,她长着大眼,俏皮的用尾巴拍打水面,一脸羡慕的要求着。
    她这要求瞬间让二月红羞赧万分,急忙解释试图说服着:“这水我用过了,不干净,让下人换水后再让你游”二月红用力一拍水面,趁着水幕漾起时的遮蔽,赶紧起身穿上外衣。
    “你怎么起来了?”冬霜眉眼间充满疑惑的看着他,这泡水这么舒坦的事情,怎二月红不继续呢?
    “姑娘家是不能看陌生男子的身躯”二月红皱着眉,有些头痛的解释着,心想该教她些人情世故和男女大防。
    “可是你不是我的红倌吗?”冬霜弯起眸子,一脸不当回事的,用着清脆声音回着。
    她这话一出,瞬间说服了二月红,也满足了他潜在的占有欲。
    “……是啊,红倌是你的,而小媳妇你也只能看红倌一个人”二月红眼神柔和的勾起嘴边笑意,语调温柔而宠溺。
    他看着眼前冬霜懵懂天真的眼神,二月红眼神暗沉深邃,选择不多做解释,就这样直接定下了两人的名分。
    说他狡猾也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应当的,他可不是什么大善人。
    自小他便知道自己看似温柔其实内心藏着一头野兽,占有欲极强又阴暗的猛兽,一旦认定了就是一生一世的事情。
    眼前这纯净天真的小鱼,是最适合当他这野兽的粮食,最好是吞进了骨,咽进了心,整个人都融进他的血肉里。
    他能有耐心的等待小鱼儿长大,最好是自愿的游进渔网里,若是不愿,那他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来囚禁对方,让冬霜成为自己的禁脔。
    冬霜歪着头,用漂亮的桃花眼水汪汪的看着二月红,忽然涌上心头的求生欲,让她乖巧的不敢吭声。
    “霜儿还小呢。”二月红收起眼中的暗晦,面色温和微露笑意,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冬霜自然地蹭了蹭他柔软的手指,眷恋不已的靠在上头。
    “我只要每天晒着月亮修练就会咻咻咻的长大了,用不了多久就不是孩子了”冬霜一脸郁闷地鼓着腮帮子说着这些话,口中说着自己不是孩子,但行动上却有股孩子气。
    “只需要月光吗?我的血对你可有影响?还会和之前那样变成玉石像吗?”这二月红一听之下,便面露担忧的关怀着。
    “我的传承记忆告诉我,只要月光就好了”冬霜搜索了下记忆中的传承后又说:“我的传承记忆还没完全解开,现在只知道我吃了你的血就是你的另一半,不然会变成泡沫消失的。”
    “那你可愿意当我的小媳妇儿”二月红清亮的眸子溢着喜悦和丝丝情意,金黄色的阳光映在他脸庞上,更添了几分的英俊。
    “当然好啊!毕竟你长得好看。”冬霜小脸红通通,一脸痴迷的看着他。
    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会靠这张脸骗来一个媳妇,这让二月红不禁有些好笑。
    二月红轻笑了一声,用手指凌空点了点冬霜,便去准备外出的装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