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12(h)

    热闹过后只见杯盘狼藉,外头喧嚣声渐渐停下,不断传来辞别。
    二月红步履蹒跚,满身酒气的踏了进来,只见他身着喜服,白净的脸上泛着红,嘴上带着掩不住的喜意,好一副春风少年郎样。
    喜庆的新房内,大红龙凤被上端坐着一身嫁衣的新嫁娘,柔美的朝他露出一抹甜笑,桌上喜烛火光映在脸上增添了几分娇羞,多年执念得以在今日实现,太过美好的画面,让二月红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他握上那柔嫩无骨的小手,一起来到桌前喝下那寓意美好的交杯酒。
    瞬间画风一转,冬霜指甲变得尖锐硬实,手指俐落划了几下,两人手腕分别出现两道血丝,吓得二月红脸色都变了。
    “红倌你别怕,咱们只要同时喝下彼此的血就能定下鲛人的婚契,以后你就有鲛人的能力了”看见二月红的脸色,冬霜急忙解释起来。
    二月红乖巧的听从冬霜指示,静坐了一会儿,也没啥感觉不一样。
    他疑惑的问:  “是不是还有需要做的事情?我怎么感觉没有变化?”
    “”我还没被你破身”冬霜轻轻的扫了二月红一眼,眼角带勾,毫不含蓄的把他给弄得身子都给火热起来,动作急切的准备洗漱。
    冬霜坐在妆台前,任身后的二月红取下她身上所有装饰,温柔又细腻的帮她卸下面上妆容。
    此时两人虽沉默无言,但是气氛却是黏腻,视线相交时有着化不开的甜,情意绵绵。
    床帷拉下后,二月红温柔地解下她身上嫁衣,一件件衣裳随意往外丢去,只见那大红花被上躺着裹着肚兜,长发散落的女子。
    红艳的床铺衬托出白皙的肌肤,浑圆饱满的双峰躲在凤凰肚兜下,挺立的乳尖颤颤巍巍的惹人注目,怜的他低头啄了一口,少女奶香迎面而来。
    二月红闷哼了一声,原来是身下微微硬起的火热,不小心被冬霜给触碰到。
    让他肉棒激动的吐了口沫,亵裤也暗了一块来。
    冬霜扬起脖子,双手搂住二月红,眼角含春做起索吻姿态。
    二月红欣然相迎,用深吻来表达自己的热情。
    亲密的唇齿相依,缠绵的银丝牵扯着,各自双手也忙乱的脱下彼此仅剩的衣服。
    两人初次赤裸相见,肉贴着肉,汗湿了肌肤。
    看着二月红精瘦有力的身材,线条分明的肌肉,冬霜眼神迷离,双腿不自觉的并了起来,稍微磨蹭了一下,感觉身下有了水流渗出。
    看着她这幅春心荡漾的模样,二月红轻笑着:“夫人,可还满意为夫的身材?”
    他清冷的面容笑着,眉眼一弯,瞬间变成勾人的桃花眼,诱惑力十足。
    修长白皙的手蛮横地包住那胸前的饱满,小巧的乳尖在手指缝中露出,可怜又可爱的挺立在空气中。
    二月红怜爱的用拇指碾磨起那抹粉红,另一边也不放过的用嘴唇轻抿着,舌头伸出尝了尝味道,果然有股乳香。
    猛然的刺激让冬霜身子抖了起来,眼角通红的咬着唇瓣,却还是忍不住地发出娇吟。
    随着他逐渐加重的动作,搔痒感从乳头往下蔓延,身下花朵绽放开来,湿润的花蜜也越来越多渗出。
    二月红不只用着灵活的舌头舔舐起乳头,还不忘用手揉搓乳肉来,白嫩嫩的肌肤印上了情欲的胭脂色,粉扑扑一团的好不可口。
    “红倌…我难受…”冬霜泪眼汪汪的和二月红述说起,自己体内的空虚感。
    二月红抬头一看,酒窝儿一露:“是这里难受?”手往她私处一捂,询问着。
    冬霜点点头:“这里面难受”
    二月红用两指分开紧闭的花唇,教导着:“这叫小穴,会痒就是在发骚,你来说一次这叫什么”随后拇指拨弄起敏感的小豆子:“痒吗?你乖乖的说,我就帮你止痒”
    冬霜红了双颊害羞的说着:“红倌,我的小穴痒”
    此话一落,刺激的二月红,肉棒更加硬挺火热,他难耐的拉过冬霜小手放在肉棒上。
    “你帮我摸摸它,我就来帮你的小穴止止痒”二月红用清冷俊秀的脸庞说出下流话,有着一股反差感。
    冬霜顺从的用手握着那粗壮肉棒,好奇抚摸上面冒出的经络,热呼呼的像是能把她给灼伤。
    这一摸,肉棒又更硬了几分,爽得他头皮发麻,闷哼了一声。
    二月红也不骗人的帮她止起痒来,修长手指试探性的入了一指,在穴口探索起来,拇指不落下的玩弄起花核。
    苏麻感从头皮窜起,口中不自觉的发出娇吟,这痒怎越止越痒,痒得她脚尖弓起,摩擦起了床铺。
    她只能楚楚可怜的不断喊着二月红的名,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痛快,谁知二月红反而随着她的娇传加快了动作。
    “不…不成了…嗯啊啊啊!!”一股水流随着高亢叫声而出,这股水波溅湿了二月红的手掌,并拢的双腿,把他的手严实得夹在花穴上,动弹不得。
    娇媚的眉眼染着艳红,高潮后无力瘫软的身子正微微颤抖喘着气。
    过激的刺激后,使得二月红稍一抚摸都能引起她啜泣般的呻吟,他只能好声好气温柔的安抚下来。
    稍作歇息,紧绷合拢的双腿微开,蠢蠢欲动的手又开始作乱,两根手指进入通道扩张开来,甜腻的叫声伴随着水润声响起。
    频繁进出的手指上满是潮水,他一反手将黏液裹在自己肉棒上润了润,手一扶将棒子顶在入口处,腰身一挺,贪婪的小穴馋得将肉棒给含住了头,光是入口处就能感受到紧致,可想而知那内里嫩肉会是多么的美好。
    “红倌,等等…”她皱着眉头,有点抗拒这异物入侵的不适感和疼痛。
    二月红停下动作,耐心的等待她适应良好,温柔亲昵的吻上她的双唇,手指挑逗着阴蒂,用各种法子来转移她的焦点。
    感受到她身子放松了下来,二月红狠心的使劲一挺腰,直接将凶残的肉棒结结实实撞了进去。
    他滚烫的肉棒被蠕动的穴肉紧紧围绕不放,这猛然一下的快感,让二月红控制不住的骂了一声操。
    他稳住自己想操干的心,使劲儿的让冬霜放松下来,这小穴夹得太紧,让两人都有些难受生疼。
    在二月红爱抚花蒂的动作下,冬霜紧绷的身体逐渐松软下来,坦然的接受了体内的异物存在。
    粉嫩多汁的穴肉一张一合绞着坚硬的肉棒,顿时让他头皮发麻,二月红抖了个哆嗦,快感从尾椎骨往上攀爬到了头颅。
    他扣住冬霜纤细的腰肢,紧紧的不让她逃离,动作猛烈的抽插起来,恶狠狠的捣进了花穴。
    硬挺的肉棒将穴肉给捣得软烂,粉嫩的花穴颜色也变得嫣红糜烂。
    二月红彷佛不会疲累般,不断重复着抽插动作,撞得结结实实,不留一丝空隙,溢出的淫液浸湿了床榻,啪啪的撞击声在两人耳边响起。
    此时的冬霜已经没有余力羞涩,过度承载的快感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不断地呻吟着。
    这当中她不知道泄了几次,身体一直不断地紧绷后又放松,只能随着二月红的动作而摆动着,她的四肢攀附在二月红身上,克制不住的落下了道道抓痕。
    背上传来的疼痛,反让二月红更加兴奋起来,他放肆的分开冬霜的大腿,将正在吞噬自己肉棒的花穴给敞开。
    这淫靡的景象让他眼眶通红,瞬间肉棒子又更胀了几分。
    他死命盯着被操干的花穴,挺着腰撞向深处去,肉眼可见那操出的白沫,还有抽搐着的嫩肉,他一下又一下的猛击着冬霜的要害。
    在这动作下,冬霜感觉这棒子撞的更深,她哭哭啼啼的开始求饶起来:“我不成了,你就饶了我吧。”
    二月红不言不语的继续律动着,他现在只想把小姑娘操成他专属的肉套子,成日里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一直含着他的肉棒就好。
    肉棒感觉越来越舒爽,龟头痒的想泄出来,二月红腰眼一酸,酥麻麻快感让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用力撞击几下后,伴随着少女的尖叫声,二月红将自己的初精完完整整的射进了冬霜体内。
    情事过后,二月红喘着气,浑身是汗的摊在冬霜身上,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要怜爱小姑娘,看着被自己折腾到无力的冬霜。
    二月红笑着拭去她脸上的汗水,轻柔的将她拥入怀里,温柔的抚摸她的背脊,试着安抚下来她过激的身子。
    早晨冬霜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媚眼如丝满脸春意的瘫软靠在二月红身上,他餍足笑容让冬霜不满用手指扭了上腰,饱含怨气的动作换来二月红宠腻的亲吻。
    二月红真诚的道歉着:“是我的不好。”
    二月红细碎的亲吻伴随着歉意,温柔的按摩着冬霜疲惫的腰肢,小心翼翼的哄着,呵护着。
    “以后一天只能一次,这太累人了。”冬霜很天真的和他商量着。
    “好,好好好,一次就好,这次是滋味太美妙,我克制不足。”二月红抿嘴笑着和她保证着。
    眼前画面两人看似真诚,但是此后这情况却时常出现在红府中,就能得知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床上小宝贝不要停,床下小宝贝你说停我就停,可真是两种样貌。
    这段时间两人新婚燕尔,在家恩恩爱爱,也没有不长眼色的人上门讨嫌,唯一困扰的就是府中下人过多,让二月红不能随意在家畅快淋漓的享用小娇妻。
    数日后,缠绵多日二月红总算带着他的夫人踏出红府,让好奇许久的长沙众人能见着她的真面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