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16( χyùzнaìωù.ⅽlù

    回到家中的二月红,心里有些酸意的对着冬霜道:“夫人的魅力连佛爷都抵挡不住,让二月红好生佩服。”
    冬霜不甘示弱的回嘴道:“比不得二爷您,吃个面都能勾搭人。”说完还怒嗔了他一眼。
    二月红急忙解释着:“这事儿可不能赖我头上,我就只是规规矩矩的吃个面而已。”
    他还以为这事已经过了,没想到冬霜却是一直记在心里,他可是清清白白的,这必须解释清楚才行。
    冬霜撇了他一眼后,赌气的将头扭到一边:“你规矩,可人家不规矩有什么用。”
    她这话说的就没道理了,胡搅蛮缠来着,不过二月红也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和她说道理的,吃醋的劲一上头,他说什么都是个错。
    他只能伏低做小,哄着拈酸吃醋的冬霜,还不忘记抿嘴用力笑出深酒窝来,二月红可是知道自家夫人,最爱的就是这酒窝儿。
    果然他这法宝一出,冬霜憋着笑意的白了他一眼,这男人就只知道用美色来讨好自己。
    雨过天晴后,冬霜依偎在二月红怀里,耳鬓厮磨的说着私房话。
    这眼下气氛正好,男人的手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二月红灵巧的指上功夫,此时用在快速又不着痕迹的解衣扣上,待冬霜发觉时,前胸的整排扣子都让他给解开了,那白花花的胸脯,就在布料间隙中晃了出来。Ⓟǒ18sf.cǒ㎡(po18sf.com)
    平日里夹着铁丸的手指,这时夹的是柔软乳尖,带着茧子的指缝摩擦起敏感的乳晕,粗糙的指缝添加了快感,在他灵敏的动作下,乳头挺立了起来,那粉嫩嫩的可爱极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冬霜娇软的瘫坐在二月红身上,在刺激之下,她一句短短的话,分了几次才说完。
    二月红轻笑了一声,一手继续把玩着挺立又敏感的乳尖,另一手则是撩起了她的裙子,探入了私处,隔着亵裤,用手指描绘着私处的轮廓。
    厅堂上,冬霜衣衫不整的背坐在二月红身上,正面对着紧闭的厅门。
    她抓紧敞开的胸口衣服,却也挡不住二月红在胸前作乱的手,裙底下并拢的大腿夹着二月红灵巧的手指,修长的手指不断地,在花穴缝隙间来回滑动着,湿意渐渐地从亵裤扩散开来,沾染到了二月红的指尖上。
    她嘴里咬着自己的手指,口中发出压抑过后的呜呜咽咽声,这还是在大厅上呢!让人看见还得了!
    紧张又羞耻的情绪充满了冬霜的脑子,绷紧神经后,反而让她更加敏感起来,快感节节攀升,下身流出的淫液将亵裤都给湿透了。
    此时二月红还在她耳边调笑的说:“你瞧瞧,我这指上功夫还行吧,之后我练习不用铁丸了,用你这肉珠子就行。”他边说还用指缝夹着乳头扯了一下。
    随着他的话一出,冬霜脑中有了画面,顿时羞涩又刺激,这快感直冲脑门,身子一个哆嗦后,发出了咽在喉咙的闷叫声,双腿夹紧了二月红的手,瞬间泄了出来,过多的潮水让亵裤也挡不住,滴答的将地上积出了一摊湿润。
    她松开自己紧咬的手指,瘫软的喘着大气,嫣红的眼角含着泪光,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
    当她平复好气息时,发现二月早就红无声无息的,将自己的衣服都给整理好。
    还摆出一副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无辜样子,气得人想捶他,要不是自己还出于事后状态,早捶死他了。
    二月红也知自己这次过份了些,便开始小意殷勤的伺候冬霜起身,还贴心的问着她要不要打水洗澡,结果换来冬霜面色含春的一眼嗔怒。
    看他现在正人君子的模样,谁能想到私底下会是这种人,这让冬霜以后该怎面对那铁丸暗器,想想就觉得羞耻。
    此时的二月红心想不能怪自己玩的过火,这刚开荤的男人,定力总是有些不够,更何况今日自己还受到佛爷的刺激。
    毫无悔意的二月红还在盘算着,之后还能开发什么新场景,新玩法,虽然玩一次就要哄上好几天的冬霜,那也是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