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17(h)ⅹyǔzℎaiwǔ.ⅽlǔЬ

    春去秋来,时光飞逝,这些日子长沙城里的人事物,也发生了不少变动。
    变的是二月红收了个性子乖僻暴戾的徒弟陈皮,还有那花楼里多了个据说身价五百金的哑丫头。
    不变的是这几位九门提督,还有二爷与夫人伉俪情深,以及那位谁,不为人知,却从不离身的姻缘珠和每日佛前一伫立。
    庭园里,一双纤纤玉手在阳光下灵活的交错动作,手指从空气中随意抓取后,勾缠绕着彷佛在编织衣物,可手中却是一团空气,场景实在是诡异。
    冬霜悠闲地抓取空气中的水分缠着鲛丝织成鲛纱,而旁边是二月红在练功。
    阳光明媚,男子脸上的汗水滴滴落下,湿润了泥土。
    她心想不知道那红倌的汗水能否织进这鲛纱里来,如果能,想必那滋味可真是会让二月红一言难尽吧。
    想到这里冬霜不由得脆脆声的笑了起来。
    “我衣服够多了,别累着自己。”二月红亲昵的用手指点了点她额头,又心疼的轻吻少女的指尖,满满的爱意在两人间流窜着。
    冬霜软软的应了声好,乖巧的模样让人察觉不出她心中所思的恶趣味。ρǒ⓲sf.čǒm(po18sf.com)
    成亲这么久了,自家小姑娘还是有着少女的娇憨感,这叫二月红怎能不万般珍爱娇宠着。
    不枉费他每日每夜精心呵护,这是他宠出来的娇,他护出来的纯,最好是把她惯得只有自己能呵护,成为缠绕在他身上的小娇花。
    练完功出了一身汗的二月红,吩咐下人打水好让他洗漱。
    看向一旁托腮的冬霜,二月红眼睛亮了亮,调皮的一笑,猛然一把将她抱进自己怀里,那一身的臭汗蹭得冬霜眉头直皱。
    二月红笑着说:“和我一起洗洗就干净了。”从他闪亮的眼神能察觉出不轨之心来。
    冬霜皱着眉,用小手推了推二月红:“大清早的我才不想洗澡。”这鸳鸯戏水的下场,她可是清楚的很,才不会让二月红得逞。
    二月红拉住冬霜的手,不依不饶的撒娇了起来。
    不得不说他这张脸撒娇起来,真是让人心都软了,特别是当他故作少年样,歪头露出酒窝儿笑着时,更是让冬霜拒绝不了他任何要求。
    二月红一看冬霜心软了,便得寸进尺的要求她变出尾巴来,要知道些日子他可还没和尾巴玩过,这可是他从成亲前就一直惦记着了。
    一听见二月红的要求,冬霜顿时羞红了脸,嗔怒啐道:“你成日里都在想这档子事。”
    二月红笑咪咪的说:“夫妻之间,这档子事可是正事。”一把搂着了冬霜,在她耳边呢喃着:“好媳妇儿,你就依了我吧。难道你不喜欢这快活事儿?”
    他这话是要冬霜怎回答。
    臊得她满脸通红,眼睛带着水光的瞪了二月红一眼。
    在二月红锲而不舍的要求下,两人决定现在就去当初的山野小屋,那边有个密境,里头的山洞有山泉可泡,能安全的让冬霜肆意放出自己的尾巴来。
    ※
    看见那宽阔的池子,冬霜迫不及待的脱下衣裳,跃入了池水,白皙的双腿逐渐变化成了鱼尾。
    从缝隙打入的阳光照在尾巴上,波光粼粼,美不胜收,宛如神话世界般的奇妙。
    此时的二月红这才发现鲛人之美,那种带着魅惑又虚幻的美,难怪能用着歌声迷惑过往的船夫。
    二月红随着步伐也脱下自己的衣裳,赤裸裸的潜入水里,眼神痴迷的追寻着冬霜。
    这调皮的鱼儿不断地在他身边徘徊,就是不肯为他停下身影,他伺机而动,在鱼儿游荡过来时,一把扯过她的肩膀,紧搂不放。
    二月红浅笑着调侃道:“不知道这鱼儿吃起来是什么滋味?”话一说完,他便吻上了那红唇。
    吻得用力又缠绵,他像是啃咬般的品尝这双唇,咬得冬霜唇色加深又红肿。
    二月红的双手在她毫无遮蔽物的身上探索着,温柔又细致的打开她情欲开关。
    那柔弹的乳肉,带着一股奶香,让他一把捧起,用嘴品尝起滋味来,口中发出了啧啧的吸允声,两个嫩珠子他交互着舔舐,一个也都不冷落。
    少女的娇吟回响在山洞里,妍丽的鱼尾巴不断地摆动,溅起了阵阵涟漪。
    二月红执拗的动作,将粉嫩乳珠给催熟成红果子,雪白肌肤上添了几朵红梅,淫靡又情色。
    冬霜仰着头,挺起胸,直白的表示着自己的渴望,她的手指插入二月红的发里,将他的头贴近自己的胸脯,索取着更多的快感。
    她这贪心的举动,二月红欣然接受,用灵巧的舌头在那乳晕打转,换来的是冬霜梗了一下后的叫声,她断断续续的喘息声里,以及还能听见带着尾音的嗯嗯叫,能证明她对二月红舌上功夫的满意。
    想不到这二月红不只指上功夫了得,连嘴舌功夫也有过人之处。
    冬霜喘着气,身体疲软的飘荡在水面任由二月红施为,他蠢蠢欲动的手开始往垂涎已久的尾巴而去。
    自带着黏液的鱼尾,上头有着冰冷的鱼鳞,二月红滚烫的手搭了上去,一手搂着她的腰身,一手则是指头摸索着鱼鳞,细心的寻找那隐藏起来的入口处。
    二月红凭着自己练出来的好眼力,稍加衡量了下身体比例,他一下子就找到了那紧锁在鳞片之下的入口点。
    试探的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就涌出了些许湿润,他耐心十足的用手指,在上头不断地打转摩擦着。
    二月红的上下夹攻,让冬霜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红倌…嗯…哈…”急速上升的快感,让她不自觉的摆动腰肢想逃离,却被二月红强硬的手给制止住了。
    在他耐心攻势之下,那入口处总算却从鳞片里露了出来,狭小的入口一打开,就贪婪的将他指头给裹了起来,穴肉不断蠕动着,像要将入侵者给吞的更深似的。
    纤长的手指在里头勾勒了起来,细细地抽插着,带出了粘稠的体液,在淫液的滋润下,二月红探入的手指又添了一根,缓缓的动作着,灵活运用起他的指上功夫来。
    二月红动作谨慎又缓慢,他将鲛人身体当作了古墓穴来对待,这开启越是麻烦的墓穴,之后的收获也就越是珍贵。
    他不骄不躁的缓步添加着刺激,探入的手指加到了叁根,抽插的动作速度也放快,从耳边渐渐提高的叫声,象征着他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果不其然的在一阵高亢的尖叫声下,他感觉到那穴肉紧紧的缩了起来,肌肉收缩又放松后,泉涌般的潮水喷射而出,随之而来的是绽放的入口,一张一合的正等着他进入。
    鲛人脸颊潮红,眼神水盈盈的看着二月红,冰冷的尾巴贴在二月红滚烫的性器上,这异于往常的触感有些猎奇,他眸子一暗,直接挺身将坚硬的肉棒捅了进去。
    炙热的穴肉包裹住他的肉棒,外围处的冰冷鱼鳞,带着崎岖不平的触感,这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让他的欲望更加强烈,肉棒也又硬了几分。
    二月红这猛然的撞入,让冬霜耐不住的哎了一声,娇滴滴的喊着:“红倌,你轻点。”
    稳着不动的二月红还在沉浸于,这奇特的感觉中,他暧昧的一笑后说:“是要这样轻点吗?”话语一落,那腰身狠狠的撞了上去:“还是要更轻一点?”伴随着的是下身凶狠的耸动。
    “太深了…嗯啊…慢…”支离破碎的话语夹杂着叫声而出,花穴酥麻麻的让冬霜痒到骨子里,还带着些许的疼痛,让她摆动着尾巴越迎又拒的矛盾着。
    滑溜的尾巴调皮的在二月红双腿间摩擦着,那湿滑的触感,让他清楚的表白着,自己此时操干的不是人类,而是一条鱼,这带着禁忌感的欢爱,让他顿时冲动了起来。
    不像往常的温柔情事,二月红带着一股凶狠劲儿  ,死命的耸动着,手掌用力按着冬霜腰肢不放,肉棒往紧致的穴肉里钻,里头嫩肉紧咬着他不放,呼松呼紧的按摩着他的性器,连龟头处也不放过。
    “太深了…啊啊啊,水进来了…”冰冷的池水随着抽插动作入了花穴,小穴受到了刺激,不断地收缩想要排出多余物。
    二月红眼角泛红,额上滴着汗水,恶狠狠的说:“你可真是贪心,这小穴肉棒还吃不够,连池水也不放过,还真是淫荡。”
    陷入欲望中的二月红,说出了平日不会说的下流话,他那清冷的面容说出这种话来,一点也不低俗,反而带着反差感。
    冬霜痴痴的看着满脸情欲之色的二月红,他的这幅模样是自己带给他的,是她让二月红堕落进了欲海。
    心中不由得漾起自得,妖媚的笑了起来,悄悄地发动了鲛人的魅惑能力,她想看这仙人之姿的二月红,更加疯狂的模样,便在娇吟声中带着古老的韵律,一步步的让二月红沉迷的陷入了情欲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