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17(h)下

    心性坚定又敏锐的二月红,有察觉到自己此时的不对劲,转念之间他便明白了冬霜目的,宠溺的随着她心意,放纵的让自己那激烈又污秽不堪的欲望,给全部释放出来。
    柔软又火热的双唇,在她身上烙下嫣红的痕迹,占有欲作祟的他用牙啃咬着白嫩肌肤,如同一匹野兽般的狂野。
    皮肤上的刺痛添了快感,更让冬霜有种自己是二月红所驯服的雌兽般,顺从的挺起身子乞求他更多的垂怜。
    冬霜那乖顺的姿态,满足了二月红的掌控欲,他奖赏般的在那锁骨上了带着血丝的咬痕,怜惜的舔着丝丝血珠子,这血腥味激发起他的野性,不断耸动着的肉棒,瞬间胀得花穴通道满满。
    冬霜面上露出迷离的眼神,愉悦的说:“又变大了。”体内深处被二月红满满的充实着,她摆动着尾巴,配合着他腰胯的律动,穴肉依依不舍的紧绞着肉棒不放。
    “你这小肚子都让我给喂撑了。”二月红抓着冬霜的手放在她自己的小腹上,都满满当当的鼓了起来。
    “不够…啊啊啊,再快点…要泄了…嗯啊”冬霜贪婪的要求着,身体的快感不断地累积,花穴酥麻又瘙痒,就差那一点,她就能到了顶端。
    二月红配合的用力撞击着,他闷哼了一声,感觉肉棒子顶到了一个凹陷处,他心中一喜,这是捅到了子宫,便用力钻了钻,在入口处使劲儿的撞击着。
    “撞到了啊啊啊啊啊”
    在一阵高亢又尖锐的叫声下,冬霜瞬间绷紧了身子,穴肉紧咬着肉棒不放,身子抽搐起来,泄了一股淫水,喷射到了二月红的棒子头上,惹得他发出闷了一声的喘息。
    趁着冬霜高潮过后松懈下来的身子,二月红猛烈的将肉棒强势的插入子宫内,让刚高潮过后的冬霜又小泄了一次。
    粘稠又火热的潮水瞬间融入了清澈池水里,也烫坏了二月红的柱身,让棒子变得更加炙热硬挺。
    这肉棒进入了别有洞天的子宫,小小的花壶完整的包复住肉棒前端,内处还有个小舌头,舔舐了一下他的马眼处,让他舒爽的打了一个哆嗦。
    按捺不住快感的二月红,死死的扣住了冬霜,肉棒疯狂的操干着,还执着的往花心上装去。
    抽抽噎噎的冬霜气息还未平复,就迎来二月红的猛烈攻势,结实的棒子不断地叩打着她敏感的子宫,将柔软的子宫给捣得更加松软多汁。
    “不成了…啊…你饶了我…会坏的…”急速堆迭上来的快感,让冬霜开始惶恐的求饶了起来。
    他红着一双眼,喘着气,嘴里说着淫词浪语:“操不坏的,将你这淫荡的小子宫操成我的形状。”
    冬霜一听见二月红让人羞耻的话,身体又不自觉的激动起来,脑中遐想着,自己整日里将肉棒填入小穴里,这淫荡的画面让她又缩紧了肌肉,更加清楚的感受到肉棒上的纹路和热度。
    “我正操着呢,你又浪了起来,真是贪心。”干昏了头的二月红,口中亢奋的说出了胡言乱语,他能感觉到当自己说出淫秽话时,冬霜便会更加的动情,这发现让二月红越加兴奋了起来。
    二月红身下凶狠的抽插着,撞的池水波光荡漾,山洞里回响着水声,抽插声还有着男女欢爱声,让气氛越加淫靡了起来。
    咄咄逼人的肉棒,精准的打击到了敏感点,逼得那花壶里的小舌头,不断地对着他舔弄着,猛然的一下,钻进了他敏感的马眼,瞬间爽的他头皮发麻。
    这不间断的抽插下,冬霜不知道泄了几次,身体肌肉不断地收缩又放松,眼神涣散的落下眼泪,指尖也控制不住的在二月红身上划下抓痕。
    就在她即将昏过去时,感觉到体内的肉棒更加胀硬,就在她的尖叫声之下,滚烫的白浊强力的喷射在花壶里,爽的她也跟着泄出了一股淫水来。
    紧抱着冬霜发泄出来的二月红,用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喘着气,这次的情事太过激烈,让他现在脑袋是一片空白,余韵还残留在身体环绕着不肯离开。
    疲软的肉棒还堵住穴口,不让白浊给流出,灌入的精液让她肚子都鼓了起来,白皙的肌肤上带着斑驳的紫红色痕迹,糜烂又美丽。
    这种视觉上的冲击,满足了二月红心里的阴暗面,这就是他专属的肉套子,他独有的鲛人雌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