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18

    二月红打着伞挡住了太阳,将两人的甜蜜掩盖在阴影下,和往常一样恩爱的去梨园上戏。
    銄锣声里,身着军装的张启山在大门口一眼就瞧见坐在中间的冬霜,他理了理衣袖迈步上前,熟门熟路的坐了下来。
    冬霜礼貌性的对他微笑道好,张启山笑了笑,脸颊上浅浅露出一个酒窝。
    或许是军人的习惯,张启山每次一见面,总是会细细打量着冬霜的面容和身形,一开始让她怪不习惯,这时间久了也就能坦然自若的。
    有时还会嘴上打趣的问他,今天的自己能入佛爷眼不,每次她这一问,总能让张启山脸颊上的酒窝笑得更深些。
    台上演出的二月红眸色一暗,看着台下的人们,恍若无事的继续唱着大戏。
    梨园里总说这角儿若是能有一场戏唱得好,演得真,可是能唱上一辈子的,他瞧着那张启山现在也能成为一个角儿了。
    在一片喝彩声中,赫然响起不和谐的吵闹声,冬霜只听见一句贬低二月红的话语,就脸色沉了下去,双手在空中快速的一勾又一扯,叫嚣声就安静下来。
    张启山平淡不惊讶的回头和副官眼神示意,将这不识趣的人给处理干净,可别扰了梨园清净。
    换下一身戏服二月红缓缓而来,不开口就先低头吻上冬霜粉嫩的脸颊,又亲昵的用嘴唇蹭了蹭那柔软的脸颊肉。
    冬霜茫然的眼神看着二月红,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上佛爷,二月红总变得特别黏人,时不时在外头做出些亲密举止,他不是一直说这些亲密事情,不能在外人面前做的吗?
    唉~也许这就是人类所说的秀恩爱吧!
    二月红疑惑的问着张启山:“这几日长沙不是来了辆鬼车,佛爷怎还有空过来梨园看戏?“
    话语一停,二月红歪了歪头抿嘴笑,清冷的面容蹦出个小酒窝,气质瞬间变成软糯少年郎样,唯有眼里一闪即逝的锐光透露出些许深意。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看戏,就是为了鬼车之事来找二爷你的,这是从里头发现的,说起南北朝的东西,二爷你可是行家。”
    张启山随着话,就从口袋掏出一枚戒指递给二月红。
    二月红凝神一看,表情瞬间严肃起来,仔细观看一番后收起戒指,邀张启山回红府详谈。
    回程路上冬霜见二月红脸色凝重,也跟着他一起沉默寡言,心中扬起一丝担忧。
    “师父,师娘”才进大门,陈皮马上就迎了过来。
    二月红严肃的交代着:“陈皮,你在门口守着别让人靠近。”
    二月红交代后就将两人带入书房内,打开暗柜取出一枚相似的戒指出来对比着。
    “佛爷,你看看?”二月红将手上的戒指给张启山比对着。
    “这两枚戒指好像是同一系列的,可是有什么来历?”张启山仔细对比后,疑惑的问二月红。
    “这是当年我姥爷从山上一座古墓里带出来的,当时一组人马活下来的只剩下他,之后别千叮咛万嘱咐的说那里十分凶险,绝对不可进入。”
    二月红一脸沉重的说出这段往事,他实在不希望这鬼车和那座墓有所关联,也不想张启山再继续探究下去,当年姥爷回府那骇人的样子让他印象深刻,这朋友一场,他不希望张启山也落得如此下场。
    张启山严肃的说:  “多谢二爷告知,但是这事关日本人,我必须查下去。”
    张启山知道二月红的意思,但事情摆在眼前他不得不查,毕竟他不只是张启山,他还是长沙的布防官。
    拱手一摆,张启山拿走带来的戒指离开了红府。
    说服不了张启山的二月红脸色担忧又阴沉。
    “红倌,你别担心,不过就是个古墓,我们这些年去的墓还少吗?大不了我多扯几件鲛纱给你从头穿到脚,这样啥鬼东西都伤不到你。”
    冬霜看不下去二月红那凝重的脸色,撇了撇嘴,安抚宽慰着他。
    对于冬霜的安慰,二月红浅笑道:“是了,我都忘记夫人的能耐,原谅为夫这一次可好?”
    二月红想起冬霜那些本事,也觉得自己太过担忧,古墓里再怎样离奇也都是人造的,自家夫人可是逆天的物种。
    这么一想之下,让他的心也松了一口气。
    “我若不原谅你,又待如何?”小姑娘她眉头一抬眼神一挑,挑衅的对着二月红笑着。
    “那我只好晚上再多努力求得夫人原谅。”
    冬霜羞红了双颊,啐了二月红一声。
    他低声轻笑,搂着小媳妇儿的细腰,在她耳畔说着甜言蜜语,逗得人在他怀里娇柔的笑着。
    书房里,紧闭着窗门,纸糊的窗口上倒印出两人缠绵的身影,随着男子的动作开始响起阵阵娇喘声。
    冬霜这勾绕的嗓音,勾得门外那少年的心,是一阵阵的触动,身子也僵直了起来,紧握的拳头显现他内心的纠结和青涩的欲望。
    当年的救命之恩,后来的收容之情,早已经转变成了不容世俗的感情,道德伦常紧缚着陈皮,他彷佛成了穿上人皮衣的魔物,想挣脱开来又害怕看见她厌恶的眼神,只能日复一日的紧紧抓住那身限制住自己的外皮。
    平日里,他能看见二月红眼里的深情,也能察觉出佛爷的注慕,以及镜子里自己丑陋的欲望。
    早些时候当他不懂事想出手时,马上就二月红察觉到了,便和他说明了冬霜的身份,以及鲛人一生只能爱一人,若是被破坏了便会化作泡沫湮灭于世间。
    他震惊却相信,因为那单纯的小姑娘一点都不认真的掩饰自己身份,他稍微仔细观察就能发现。
    之后他开始学会隐藏,和其他人一样压抑着爱意,只为了守护她平静的生活。
    罢了,这也算是另一种相守在一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