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二月红—20

    又是一日餍足后早晨,二月红小心地伺候好冬霜洗漱后,扶着娇软无力喊着腰酸的她,慢悠悠地往九爷家前去。
    大厅上,神清气爽带着餍足笑容的二月红无视旁若地和冬霜调笑。
    “咳!咳咳!二爷!”
    “欸~佛爷”
    看着眼前一脸春风得意的二月红,张启山感到牙根发痒,拳头都硬了起来,他嗤了声后便说起正经事。
    张启山脸色凝重,带着愁容的道:“前些日子我在那墓里找到些资料,那墓里有个应该是日本人的实验室,里头怕是有日本人藏的武器。”
    “我这里有整理出一些墓室资料和路线图。”二月红也大方的贡献出自家的纪录。
    猛然的知道自家地盘被人偷偷探过数次,让霍叁娘有点心梗,她当年怎么会看上这个狗男人。
    “别告诉我,你们还想再下去一次。“齐八爷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张启山,一脸不敢相信的问着。
    “八爷,佛爷今天不就是来讨论下地的事情吗?”副官不懂,齐铁嘴怎反应这么激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齐铁嘴满脸抗拒的撇清着:“我只是来看热闹的,别算上我去!”
    佛爷对着茫然的副官摇了摇头,现在就让这老八耍耍嘴皮子,到时候用押的也能把他带着走,当谁不知道谁啊。
    “佛爷你要先把陆建勋给安置好了才能离开,不然你们这一下去,日本人和美国人就跟着乱起来了。”解九直接说出了重点,现在要考虑的是怎处理这些外来人口。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事情来,有人说绑了,也有人说直接杀了,又有人说一击不中就打草惊蛇了,冬霜听得是一头雾水又烦躁,她只听懂陆建勋和裘德考是个大麻烦。
    二月红看冬霜开始不耐烦了,便示意陈皮带着她出去逛逛。
    陈皮愉悦地带着冬霜吃着街头小吃看着街景,忽然之间他脸色凝重,浑身开始处于戒备状态。
    “陈皮怎么了?”冬霜疑惑的看向莫名紧张起来的陈皮问道。
    陈皮眼神泠洌的将冬霜护在自己身后,小声的说着:  “师娘,那两人就是裘德考和陆建勋。”
    冬霜看着前头一脸猥琐样的一群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她将手上的吃食丢给陈皮,手指灵巧的在空中抓取一番,雾气成了透明鲛丝,手一抖腕一绕,鲛丝缠绕在一伙人身上,然后赶紧拉着陈皮往回跑,途中再用力一扯,街头便出现一群倒地不起的人。
    悄悄干了大事的冬霜,偷偷摸摸的带着陈皮回来,脸上那甜美的笑容,让人一点也看不出她刚刚下了黑手。
    二月红听见动静后抬头一看,对着捧着一堆吃食回来的两人宠溺的笑了笑,冬霜也就乖巧的和陈皮坐在角落吃着。
    陈皮看了看冬霜后又眨了眨眼,乖巧沉默的看着,眼前当家们热络讨论该怎么杀杂碎们。
    师娘没说师父没问,他也什么都不说,他可是个好徒弟。
    「瘫了!!陆建勋一伙人在大街上忽然瘫了!」
    这时手下传来的消息,吓得众人纷纷站了起来,面面相觑都不敢置信。
    “这是那路神仙出手?可真是…”齐八爷一脸牙痛的表情说道。
    张启山皱起眉头道:  “他们可有说是谁动得手吗?或者是有看见是谁动的手?”他担忧长沙怕是要起风波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被人发现,这身手可是不凡,就不知是敌还是友。
    “他们走在路上好端端的,忽然之间就倒地不起,谁也没瞧见什么异常之处。”手下也是不解,只能老实的说出消息。
    在大家议论纷纷之下,二月红若有所思的眼神看向冬霜两人,只见冬霜心虚的对他讨好笑着,而陈皮则是面无表情,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二月红。
    还真是自家的小傻子啊。
    二月红眼神宠溺,无奈的笑着说:“抱歉,是我家夫人做的”
    二月红这话一出,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小嫂子可真是莽啊!”顿了顿,齐铁嘴佩服的赞叹不已。
    齐八爷敬佩的对着冬霜,比起大姆指来表示称赞。
    “夫人这一手可是帮大忙”张启山笑得眼神透亮,酒窝儿贼甜,起身拱手道谢,他身上这股骄傲劲儿,彷佛是自己办成的事情般。
    解九爷思索着说道“是永久瘫痪吗?我怕他们醒来后会联络起外人来。”
    “那就去毒哑他们吧!或者让他们醒不过来沉睡在幻梦里,家里有药,你们谁上?”
    冬霜甜甜笑着说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兴奋的闪亮眼睛看向众人。
    “师娘,我去!”
    对于冬霜的吩咐总是第一时间执行的陈皮首先回应着。
    众人瞬间一言难尽的看向二月红,你这是怎么教的夫人和徒弟,都如此凶残。
    对于众人复杂的目光,二月红抿嘴腼腆的笑着,他可是很自豪自家夫人和徒弟的能耐。
    小聚会就这样在这诡异气氛下收场,等陈皮下好药,就能一起下地去,上面的事情就交给解霍两人来处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