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张启山—15 χyùzнaìωù.ⅽlùЪ

    张启山灵巧的手指转着钢笔,姿态随意坐在椅子上,听着副官汇报今日冬霜外出所发生的事情。
    当他听见二月红和陈皮招惹的烂桃花时,他先是不可置信后,脸上开始笑得灿烂,这桩趣事乐得他拍了拍自己大腿。
    “这二爷的容貌可是惹祸啊。”张启山打趣了一句,心中暗自嘀咕,他就说做人还是冷酷些的好,整日里笑个不停,这不,桃花就招上门了,看二爷之后要怎打发掉。
    张日山面无表情耿直的吹捧着:“佛爷你的容貌也是不输二爷的好。”
    “可是我不招惹女人啊。”
    “佛爷你洁身自好,二爷比不上你。”张副官也是很捧场的回应。
    一旁听着他们谈话的冬霜心里偷偷回了一句,那你就是招惹男人。
    张启山看见冬霜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动着,就知道她肯定在心里偷骂自己。
    他大手一捞,直接将小姑娘给圈进怀里,让她窝坐在自己大腿上。ρǒ⓲sf.Ⓒǒm(po18sf.com)
    强而有力的一手将细腰禁锢着,另一手捏捏冬霜滑嫩的脸颊,收着力道的小心不在脸上留下痕迹。
    “怎么,你在偷骂我什么?”
    “说你男人味十足,在夸你呢!”面对恶势力,冬霜只能说出讨巧话来,小脸是乖巧又谄媚的笑着。
    张启山挑眉笑了笑:“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冬霜娇俏俏地在他脸上随意亲了几口,软呼呼的撒娇着说:“你就信我吧,我的好佛爷。”
    这猛然被香吻糊了一脸,张启山露出无奈又宠溺的笑容:“信,我信,你这跟狗啃人似的,我信还不行吗?!”
    冬霜不满的瞪着他:“你懂不懂什么叫做撒娇!你给我再说一次。”
    “你这是猛虎落山式的撒娇,一般人可真是不懂也受不得。”看冬霜怒了起来,他随即改口安抚说:“不过我不是一般人,就爱你这种撒娇法。”
    冬霜也不服输的回着:“你这是什么态度,有本事就撒娇给我看看,让我见识一下张大佛爷的柔情。”
    她挑着眉头,一脸挑衅的看向了张启山
    这要求让张启山一下子给哽住了。
    他这硬汉子怎么能撒娇,能瞧吗?!
    自知比不上的张启山也不回嘴,直接捏住她下巴,将脸给扭了过来,温热的嘴唇吻了上去,用行动堵住这调皮鬼的小嘴。
    被两人忽略的副官也只能放轻脚步的离去。
    两人就这样打打闹闹的调情起来,感情也随着这种日常逐渐加深,在玩闹斗嘴中培养出了都属两人的默契,只能说床上和谐就一切和谐。
    日子渐渐地过去,张启山心中的不安定感也慢慢消退,他开始学会适当的给予信任和自由,从大男人想法变成两人有商有量的过日子。
    而平常时,二月红和陈皮有时后也会上门拜访,虽然他们师徒二人眼神有着情愫,但是言行举止之间没有越矩,这也让他放下心来,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是好兄弟。
    虽然外头局势开始不稳定,但是长沙城内仍然依旧安稳着,小老百姓们也过着自家和美的小日子。
    这日大清早,张启山没听见冬霜那查呼声音,便疑惑的问着副官:“夫人呢?”
    “夫人天还没亮就出门了,说是去找宝贝。”
    张启山嗤笑一声:“啥破铜烂铁她都能当宝贝,都是让老八给带坏了的。”
    自从冬霜和九门人熟悉后,他就习惯整天都见不到人,肚子饿了才会回来。
    特别是和齐铁嘴混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是到处上门骗吃骗喝的小组合,可真是丢他张大佛爷的脸。
    就连霍叁娘这别扭脾气也能包容他们上门打扰。
    比如上次他们两人抗着一款石头找上吴老狗,说这石头是宝贝,形状和吴老狗家的狗崽子长得像,就特意送过来。
    这种狗屁理由还真被吴老狗接受了,收了不说,还在他那儿蹭了一顿饭。
    也许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着大家消失许久的天真吧,让人忍不住包容几分。
    想到这里张启山忍不住的发笑,酒窝儿深深,包容的说着:“算了,就随她去闹腾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