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张启山—16

    正当张启山感慨自家夫人的胡闹能力时,张日山的一句话让他给惊了。
    “出门时夫人要了些炸药和霍当家一起走的。”
    张启山僵直身子,不敢相信的疑问:“不会是求爱不成,炸了二爷府吧。”
    众所周知霍叁娘恋着二月红,虽然这几年冷却下来,貌似看开了,但大家仍然认为霍叁娘还在苦恋着,只是将心意给藏起来。
    这一想张启山不由得慌张起来,赶紧让副官去二月红家打听消息,别真给惹出祸了。
    “副官你去二爷那儿看看,如果无事就将他请过来,她们总不会炸了这里。”张启山皱眉苦恼的吩咐下去。
    片刻后,二月红和陈皮随着张日山前来,这一路上他什么也不说,只说佛爷有请,把两人弄得是摸不着头绪。
    在张启山一番解释后,二月红一脸哭笑不得的模样。
    “佛爷你想多了,夫人不是这种不懂事的人,她虽爱胡闹却不是个滥杀之人。”二月红语气温和却又坚定的替冬霜辩驳着。
    “姑娘是个好人。”陈皮嘴笨说不出什么来,只会这样说。
    两人用不认同的目光看着他,张启山一阵气闷,他这是为了谁在担心。
    而且这两人还敢用着一副他不了解自家夫人的模样,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冬霜是谁家夫人,真是让张启山咬牙,感到可恨,血气上涌一阵头昏脑胀的握拳想揍人。
    二月红眼尾一扫,轻笑道:“佛爷还是多相信下夫人吧,若是让夫人得知此事怕是会伤了她的心。”
    张启山怒极反笑道:“这就不劳二爷费心了,我家夫人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的。”
    二月红不予置评的点点头。
    他这云淡风轻的模样反显得张启山的在意。
    两人争锋交对眼神厮杀一番时,冬霜手勾着霍叁娘踏着欢快步伐回来,她看了看瞬间沉默下来的众人,敏锐的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劲。
    “你们吵架啦?”冬霜躲在霍叁娘身后,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问着。
    “没这回事,我们只是在随便聊天。”张启山若无其事的想一语带过。
    二月红则是保持温柔和善的微笑看着冬霜。
    “佛爷说你要杀了师父。”陈皮貌似莽撞的说出惊人话语:“和霍当家一起。”
    随着陈皮的话一出,场面瞬间僵硬凝结住。
    一回家就被冤枉的冬霜猛然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看霍叁娘后,就不发一语直瞪着张启山,等着他的解释,心想是不是有误会。
    这凶狠的视线让张启山本能的后退一步,面上露出了尴尬笑容,心中思索该怎解释。
    一瞧他这般无赖的模样,冬霜便知道陈皮没说谎,让发现冬霜怒火节节上涨,眼神里带着火花,一步步的朝着张启山靠近。
    她进一步,张启山就退一步。
    冬霜脸上越发灿烂的笑容,在张启山看来像是要吃人般的骇人。
    这股畏缩不前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器宇轩昂的张大佛爷。
    一旁众人冷眼看着张启山妻管严的模样,心里直偷笑着。
    虽然事关自己,但是霍叁娘不出声也不阻止,正好她看张启山不顺眼很久了,这次瞧瞧他的笑话也好。
    唯一忠心耿耿的张副官,则是被二月红按着肩膀不放给拦住了。
    望了周围,毫无援军的张启山顿时觉得自己柔弱无助。
    而陈皮还在一旁搧风点火的说:“我和师父都说你不是这种人,可是佛爷不相信你。”
    “陈皮别说了,佛爷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他不是不相信夫人,他只是太过担心长沙安危。”二月红看似好心好意的帮张启山解释,实则在落井下石。
    “二爷你…”
    他这一解释下,直接把事情上升到了大义比不过小家上,气得张启山抬脚想踹人。
    “你干什么!你还想对二爷动手!”冬霜听了二月红的解释本就怒气冲天,再看见张启山的动作更是一把火上来,直接跨步踢开他想踹人的腿,再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你这个狗男人!我就知道长沙比我重要!”
    “不是,这不一样啊!”张启山急忙否认。
    这本就是两码子事,被这么说在一起就成了死亡问题。
    像是在问「你娘重要,还是我重要」般的让人难回答。
    张启山不敢至信的看着冬霜,她竟然踢了自己,都是二月红这个混蛋害的,话说得这么怪理怪气,大家都是男人,谁不知道谁啊。
    那番阴阳怪气的话语,也就只有冬霜这个没头脑的才听不出来。
    吃了闷亏的张启山,从眼角余光还看见二月红得意挑衅的小眼神,这笔帐他张启山记下了,有机会肯定还回去。
    霍叁娘看着眼前闹剧,冷哼了一声,嗤之以鼻的说着:“你当二爷是啥玩意,我霍叁娘有必要杀了他吗?”
    这段日子里,她冷眼瞧着他们几个人的纠葛,看着二月红的痴情,先是愤慨又妒嫉,久了便有着幻想破灭的感觉。
    原来清冷仙人姿的二月红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男人,会有羡慕嫉妒这种世俗情绪,也会给情敌下绊子。
    当时她看见那场景时便发现,自己爱得只是她想像中的二月红,而不是这般落入凡尘的二月红。
    心情豁然开朗,转头便是不想面对自己从前的黑历史,她堂堂一个霍当家,怎会像是话本子的女人,那样死死纠缠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而今眼前又上演类似戏码,让她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回头是岸,果真女人要什么男人!拼事业才是正道理。
    “你们这些爷们,脑袋儿只会想些情情爱爱,这种乱七八糟的,就不能想些正经事吗?!。”霍叁娘不屑的开口贬低着眼前众人,随手拉住冬霜:“你和他们说说咱们今日多能干,让这群爷们瞧瞧咱们娘们的能耐。”
    莫名被鄙视的男人们面面相觑,丝毫不敢开口,这霍当家的怎感觉个性越发强硬。
    “霍姐姐说得对,我们今天可没胡闹,去干大事了。”冬霜一脸骄傲的说着:“我们炸了旧矿山。”
    “那里不是霍家的地盘吗?”张启山心中纠结,泛嘀咕的想到,这不和他适才所想的没有区别,都是在胡闹的炸人家里,还不如真炸了红府,最好是炸了二月红这个狗男人。
    霍叁娘再次顶了张启山的话:“我让她炸的不行吗?!”没办法,她就是看不惯张启山,一有机会就是要呛他几句。
    “因为我们发现那里头有日本人的实验室,就直接炸了毁掉。”冬霜双手叉腰,满脸得意,露出狐狸般狡猾笑容地抛下这个大消息。
    这下子炸得众人瞪目结舌,连总是低调的张副官也忍不住抬头看着她。
    说起正事来张启山便一脸正经八百,他严肃的问着:“你确定?”
    “之前我就觉得哪边有些古怪,便和霍当家一起下去探探,谁知道里面竟然是日本人在做生物实验的纪录”冬霜边说边想起那恶心的画面,不由得皱眉头:“他们将古墓的诅咒物用在人身上,那发丝钻进血管后就会四处蔓延生长开来,是留不得的可怕。”
    二月红思索回忆了一下说:“当年我姥爷们似乎也遇上过这玩意,我得回去查查资料才能清楚知道。”
    冬霜简单交代事情后,就同时被众人排除在外,不必跟着讨论。
    看着她无聊的样子,就在陈皮凑过去时,张启山忽然之间说:“夫人,你就帮忙跑跑腿,将八爷和九爷给请过来吧。”
    总算有事情是自己能帮忙的,冬霜哼着小曲,愉悦的应声出门去。
    “我和你一起去”陈皮也灵活的跟上前来。
    途中还能听见小姑娘用骄傲语气欢快地述说自己在古墓里的壮举,以及一旁陈皮附和应同的少年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