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之张启山—17 χyùzнaìωù.ⅽlùЪ

    冬霜和陈皮商量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的去找解九和齐八爷。
    金红色的阳光照映在齐铁嘴身上闪闪发光,拿下眼镜闭口不语的他,颇有一股世外高人的味道,只可惜那张嘴一开口就给毁了,变成市井气味浓厚的街溜子。
    “夫人上门肯定是有好事找我的吧?”齐八爷戴上眼镜咧嘴一笑。
    “找你去家里听故事。”冬霜简略含糊的说着:“大家都在,反正你来就是了。”
    “成!我这就去。”齐铁嘴出于信任便也不多问,稍微整理一下就跟着上门去。
    冬霜和陈皮前后脚的带人回来,陈皮除了解九爷之外,还顺便将在同处的吴老狗和狗崽子也带了过来,这下子将府厅塞得是满满当当热热闹闹的。
    冬霜将人都带到后也不搅和他们之间的商讨,一个人自娱自乐的坐在一旁玩起小狗来。
    小姑娘笑盈盈的和小狗贴着脸,说着谁也听不懂的汪汪狗语,还调皮的教狗崽子以后看见张启山就下嘴咬,这个人的滋味可好着。
    在霍叁娘仔细叙说着事情时,张启山分心的瞧了瞧冬霜动静,看小姑娘乖巧安分坐在一旁的模样,让他眼底满是柔情。
    “这日本人也太过了,该该他们一点教训。”解九爷语气平和带着戾气的说着。ρǒ⓲sf.Ⓒǒm(po18sf.com)
    “九爷你想怎么做说一声就行,我吴老狗听你的。”吴老狗知道自己设局智商不及解九,也不逞强,当个打手就行。
    “断了他们金源,打仗可是烧钱的。”解九爷不耐烦和日本人纠缠,便直接从根本上卡死他们:“另外咱们各家都得派出几个人暗中钉梢那矿山,还能看看长沙里有没有叛徒。”
    众人纷纷认同着解九的提议。
    九门平常不合归不合,在国家大义上可是心中各自有着一把尺的。
    听着他们的言语,冬霜若有所思的看了陈皮一眼,这视线引起陈皮的注意,她挥挥小手将陈皮招了过来。
    两人窝在一旁切切私语起来。
    “陈皮,以后你可不能和日本人来往,他们可是畜生,还有美国人,这些都不是好人,他们现在只想侵占咱们的地盘,打得都不是什么好主意。”冬霜严肃的和陈皮警告:“若是你成了他们的人,不只二爷会赶你出师门,我也会杀了你的。”冬霜认真的对着陈皮说出一番狠心话来,冰冷的目光中能看出她的决心。
    “你放心,我不会和他们搅和在一起的,若真有那么一天,不用你动作,我便自己解决自己。”陈皮态度坚定的和冬霜保证着,少年炙热的眼神有着纯粹的情感。
    他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让她不爱不喜的事情。
    二月红耳力灵敏的听见这两人说的话,心里倍感安慰,他这小徒弟有个缰绳能给困住,也是个好事,省的一天到晚他总忧愁陈皮那股狼崽子的性子会犯下滔天大罪。
    看大家讨论的都差不多了  ,各自端起茶水,嗑着瓜子吃着糕点。
    冬霜眼珠子转了转,调皮的一笑:“我从墓里有带了好东西出来,给你们大家玩玩吧”话语一落,她从放置在一旁的金属盒子里掏出一块诡异石头来。
    随着冬霜话语落,大家也好奇心起的望了过来,这一看可就不得了,众人纷纷瞬间倒地陷入昏睡状态,直接进入陨铁世界里,徒留她一人清醒着。
    冬霜不意外的看着眼前场景,毫不担心的继续吃着点心,等待大家历练归来,毕竟这是她唯一想到能改变局面的方法,让众人知道自己原本的命运,自己做出改变来,相信以九们人的本事是可以闯过这关的。
    这世道太苦了,九门未来也太过凄惨黯淡,那她就给大家开个挂,看得知未来事后他们能不能彻底改变将来,至少有个善终。
    片刻过后,先是二月红和陈皮从梦中醒来,两人对视一眼后,想起幻觉里经历的一切,瞬间有着强烈的反胃感和厌恶心。
    他二月红的夫人怎么可能是那个卖面的丫头,还花上几百金来赎人,就为了那一声哥,是脑门子被枪击烂吧?!
    还抛弃祖宗行当又倾家荡产的,还断友弃信,这么个败家子不可能是他二月红。
    不管怎么想,他都不觉得自己会为了个女人如此没有智商,冷眼旁观的他都能察觉出那丫头的心机,她一步步的举动看似柔弱不得已,却是在逐渐弱化红府在九门的地位和声望,而那个自己竟然也毫无察觉到。
    让二月红怀疑她是日本人的间谍,或者是有不可抗力的原因迷惑了自己,让他人生只能走上这条路。
    陈皮就没二月红想得这么复杂,他只觉得不就是一场梦,反正师父是不可能娶丫头,他也不可能为了丫头做出那些没人伦的违逆事。
    师徒二人各自有着不同的心思,唯一相同的便是止不住的厌恶和反胃感,他们觉得自己脏了,不只是身体,连脑袋都被污染了。
    陈皮表情扭曲发出阵阵干呕声,二月红用着大毅力,强行保持着仪容,唯有紧锁的眉头和苍白面色能看出他的不适。
    在陈皮的干呕声中,齐八爷清醒过来,他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间滴落。
    稍微平复心情后,他起身和冬霜庄重且恭敬地鞠躬道谢,身为玄门的人,他心知肚明,眼前这一切都是夫人的功劳,虽然他不知道夫人付出多少代价,但是这份心意他心领了。
    张启山和副官醒来时面色自若,似乎没有被幻觉中的一给切影响到,但是握紧的拳头,浮现的青筋诉说着并不是如此简单。
    张启山一直以来都知道夫人是自己所强求来的,对于梦中原本人生该有的另一半他丝毫不在意,他始终坚持我命由我不由天,若真有那狗屁天意,那他便反了这天,逆了这命运。
    而副官脑袋有点混乱,这夫人不是那位夫人,佛爷的命不跟着天走,可还行?可是佛爷喜欢现在的夫人,佛爷的命又被夫人带旺了,他该怎么办?
    张日山那困惑的小眼神看向佛爷,张启山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对着冬霜说出:“我夫人只有你。”
    这下子张日山也不在纠结,佛爷说的是,一切都照佛爷意思做。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剩余之人也都醒来,反应也是各自不同。
    解九爷是怒气冲冲的上前朝着张启山揍了好几拳,口中不断骂着不堪入耳的话语,和往常不同的暴虐模样吓到了旁人。
    副官想阻挡却被佛爷给制止,他知道这是他该挨的打,谁让九门毁在他手上,就算那是还未发生的未来,张启山仍就认了这笔账。
    而霍叁娘则是口中啧啧称奇的绕着二月红走,眼神诡异的看着他:“想不到二爷你如此多情又痴情,你是脑子被尸鳖给吃了吧?还是戏唱多了把自己给唱傻了?”
    霍叁娘的话让二月红脸色都难看起来,能不能别再提幻觉里的事情。
    替幻觉里自己抱不平的刺了二月红一下,看他的臭脸色让霍叁娘心情稍微好了起来,转头和陈皮说:“你若想当四爷得先说一声,我能帮你,就别搞得场面那么难看。”
    “我家仙姑还小,你别招惹她。”霍叁娘随后想起又对着吴老狗叮嘱一声,她可不想霍仙姑将来和幻境那般被个老猪给啃了。
    随着一阵混乱过后,场面总算是安稳下来。而惹出纷争的冬霜,早在张启山捱打时就偷偷摸摸的离开了,她只是给了他们看见未来的机会,该怎么改变还是得靠他们自己想办法。
    过了许久,张启山脸上带着伤,走路一拐一拐的走进房来。
    看那张俊朗脸蛋被毁了大半,就能知道大家是对于九门被毁有多么愤怒。
    冬霜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佛爷你唯一优点就是这张脸,这下子可怎么办啊?”
    她这肉眼可见的促狭,是生怕张启山不知道自己被笑话似的,只见佛爷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后用手指点了点空气,无奈的语气说着她淘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