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页

    纪乔真:相当于多活了几年,听起来还不错。
    1551见宿主面色平和,期许地问:“怎么样?”
    纪乔真嗯哼一声:“不怎么样。”
    1551垂泪:“噫呜呜噫。”
    纪乔真提醒:“别急着哭,你还没介绍任务。”
    1551意识到差点儿把正事忘了,语速都快了起来:
    “宿主会穿越到若干狗血故事中,成为其中的炮灰。这些炮灰无一例外都是恋爱脑,也无一例外地爱上了渣攻。你要做的,就是让渣攻感到痛苦,忏悔。对此,我们要求的方案是以渣治渣。简单来说,想办法让渣攻爱上你,再把他给绿了,最后评级的依据是渣攻痛不欲生的程度。评级越高,积分自然越多。这么做的意义,是让他痛定思痛,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纪乔真:悟了。
    系统之所以叫做噫呜呜噫,原来是渣攻的哭声。
    ……
    依系统介绍,纪乔真已经来到了第一个世界。
    拿了高冷霸总剧本的许景铭,心里有个白月光叫做路景,是放在心尖上捧着的人。
    许景铭对路景一见钟情,把人追到手,珍视到不舍得碰他,谈了一年恋爱,开始谈婚论嫁,步入订婚流程。
    然而并没有那么顺利,路家虽比不许氏豪门,却也有钱。路景是独生子,家里就等着他传宗接代,对于这事儿不接受,不同意。
    家人日复一日地阻挠,无孔不入地劝导、逼迫,后来路景自己也放弃了。
    但他没有主动分手,
    而是表现得愈来愈郁郁寡欢,甚至有抑郁的迹象。
    许景铭见路景情绪日渐低落,于心不忍,主动提出结束这段感情。
    路景着才得以顺利和许景铭分手,家人怕他反悔,马不停蹄地安排他出国深造。
    之后原主出道,刚闯入大众视野,就因五官和气质和路景有几分相似,被许景铭注意,由此以一个替身的身份,成了许景铭的情人。
    原主给予许景铭陪伴,许景铭则承诺给与他许氏集团旗下的资源。
    对于没有后台的新人而言,资源实在太重要了,原主极具样貌优势,若是利用好了,无疑是绝佳的跳板。
    可本就是权色交易,原主偏偏动了真情。从一开始为了资源,到后来慢慢地对许景铭沦陷,再到无法自拔,无心事业。却一直不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
    直到路景在家人的介绍下谈了个富二代女朋友,尽力尝试过却依旧无法爱其一星半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果断和女朋友分手,买了回国的机票。
    许景铭从始至终把原主视作替代品,路景回国,自然没替身什么事了,直接结束了和原主的关系。
    分手对原主来说已经是重度打击,再得知替身的事实,差点儿没往天台上站。
    这么寻死固然憋屈,但原主憋屈惯了也没觉得不行,最后把他神志唤回来的由头,竟然是对许景铭的爱——如果离开这个世界,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原主不甘心地纠缠了许景铭一段时间,试图打动他,结果不仅没有得到正向反馈,反而引起了许景铭的厌恶,加速了许景铭和路景感情的升温。
    后来路景也跻身娱乐圈,即使年龄比不上没毕业就出道的小鲜肉有优势,却开启了爽文模式。
    因与原主样貌相似,又对替身一事心有芥蒂,借着原主热度,事业迅速上升。
    而原主心灰意冷,日夜魂不守舍,如提线木偶,所有通告都进行得一团糟。本身演技欠佳,业务能力平庸,还不上进,高频率不在状态,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粉丝都脱完了,连占比百分之八十的颜粉都留不住,纷纷爬墙路景。
    当原主被最后一个代言解约,而新代言人换作路景之后,他的事业走向穷途末路,惨遭经纪
    公司雪藏。
    再后许景铭和路景官宣,路景热度大涨,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登顶。
    粉丝们慢慢扒出来,原主生活中的私服,竟然全是路景早些年的同款。各种红毯上的造型风格,也都与过去路景的正装照一样。
    当这件事在热搜上沸腾的时候,原主是懵逼的。他对路景恨之入骨,根本不可能去模仿他。更何况他穿这些私服的时候,连许景铭白月光的存在都不知道。撞款这件事,别人不发现,他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发现。
    原主仔细回想起来,他的衣柜好像无一例外都是许景铭帮他置备的。签约的虽然不是许氏旗下的娱乐公司,造型师却是许景铭帮忙划拨过来的。
    他以为许景铭给他铺好了一条娱乐圈的道路,原来只是想让他活成路景的样子。
    而公司近乎将原主放弃,更别提帮他煞费苦心地公关。最后的舆论发酵为,是纪乔真处心积虑,借着自己和路景相似的容貌,趁着路景出国留学在外,恬不知耻地勾引许景铭。
    谣言愈演愈烈,有人又往其中添了一把火,说原主和路景之所以长得像,是因为他是路氏私生子。
    本来插足别人的感情就已经引起群愤,伪造的私生子身份更是让原主的舆论处境雪上加霜。
    原主父母早逝,无法出来证明,被扣了这么一口大锅,有苦难言,在路景庞大的粉丝群面前,发的澄清声明也没有人相信。
    若说许景铭本来还可能留有一丝情面,自从原主死缠烂打过一段时间,许景铭就把他彻底拉黑了。事发过后,没有站在他的立场为他说过一句话。
    --